【秦鹏直播】杨某侠身份证曝光 徐州事件已近真相大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5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2月14日,京港台时间2月15日,我是秦鹏,欢迎收看“秦鹏政经观察”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中国法学教授:今年没有情人节;知名制片人“都知道是李莹,但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杨某侠身份证曝光,还两张?徐州事件已近真相大白。

徐州铁链女事件依然在发酵,很多人不满中共当局自相矛盾的四版说法,依然在坚持追寻真相。中国人大法学教授张新宝的一首《今年没有情人节》,引发网友共鸣。

徐州丰县人,中国网制片人、导演王圣强最新作证“(丰县人)都知道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的说法,也被热传。

铁链女的真实年龄到底是多大?杨某侠的身份证被知名公益人、前调查记者邓飞曝光。被封杀的@陈酿数据库等网友在追寻小花梅和李莹的真实下落过程中,发掘出更多真相。当局的移花接木骗局已趋于清晰。

法学教授:今年没有情人节 知名制片:“有人不让她是李莹”
今天实际上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西方的情人节,也叫圣瓦伦泰节(Saint Valentine’s Day),祝观众朋友们节日快乐。

关于西方情人节的来历,有两个说法,都是讲发生在古罗马公元三世纪,当时基督教还没有获得信仰自由,依然在遭受罗马当局的迫害。其中一个故事是,当时的罗马皇帝克劳狄二认为单身男子的战斗力更强,所以禁止他们结婚,而一名叫瓦伦泰的神父不理会政府的禁令,依然替人们证婚,结果被发现后于公元269年2月14日被绞死;为纪念他的勇敢精神,人们后来将每年的2月14日定为纪念日,这就成了后来的“情人节”。

另一个版本的情人节来历,是说有一名年轻的信徒叫瓦伦泰,因为当时罗马政府禁止信仰基督徒,被捕入狱。在狱中,他用特异功能治好了典狱长的女儿的盲眼。而罗马皇帝克劳狄二世因为害怕他的超能力和政府“争夺群众”,动摇他们的统治,所以下令将瓦伦泰处死。临刑前,他给典狱长女儿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告别信,信的落款是“来自你的瓦伦泰”。重见光明的少女在瓦伦泰墓前种了一棵开红花的杏树,寄托情思。这一日是2月14日。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因为有一个坚贞信仰的基础,所以就像网友说的,情人节并不是让你去找个情人,而是做一个有情有意的人,对天地有敬畏之心,对苍生有怜悯之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重要的不在于你有没有情人,而在于你是不是一个有情怀的人。

今年的情人节,张新宝教授的一首《今年没有情人节》打动了很多中国网友。这首现代诗写道:

当我们同性中的一些人用拴狗的铁链拴着一个女人——
当我们同性中的一些人把拐买来的女人关押在黑暗的洞窟长达8年、10年、20年之久——
当我们同性中的一些人父子三人蹂躏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生下8个孩子——
面对狗链女们的惨绝人寰,
我们没有资格说自己是女人生的!
我们不配有妻子、情侣、恋人!!
我们更没有作为一个物种在这个星球延续下去的一星半点理由!!!

他还说,“在所有狗链女得到解救前,这个社会永远没有情人节!!!”

2月14日当天,有朋友追问张新宝教授的一段对话,也让很多人产生共鸣。朋友问,如果他被官方处理会怎样?他回答:“觉得真不会发生。如果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事件碰巧发生了,那也值得吧!毕竟,这个世界不缺我这样一个老男人,但是却有不少狗链女需要被解救、被保护、被关爱。”

张新宝教授只是这近20天来,关注徐州铁链女事件的上亿人中的一个。最新值得关注的一些人,还包括因为心痛写下《母亲啊,母亲》的著名美籍华裔作家严歌苓,她现在又因为在人大前教授周孝正教授的网络对话厅中,一起讨论中国的人口买卖问题,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周孝正说“习近平就是人贩子”,严歌苓附和“对,习近平就是人贩子,妈的。”严歌苓现在被中共当局网络封锁。没有看过这段视频的观众朋友们,我们来看看:

另一个最新的消息,来自一名丰县人王圣强,微博名字叫@王圣强呀,一名80后的学者和作家,现在是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的制片人、导演,中国网音乐频道副总编辑。他也在清华大学出版社等出版了《After Effects 6.0影视包装教程》等几十部著作。

2月14日,他在微博上写道:“我老家的事,就在我们临镇。都知道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丰县铁链女的牙,是用钳子掰掉的,男人QJ她的时候嫌她咬人,就把牙用钳子掰了。我家就是丰县的,我有当地村民的录音。”“是的,村民说他爷三用一个女人,那时候老头还没有死。”

他还解释了为何政府不敢承认她是李莹:“她可以是王莹,可以是张莹,就是不能是李莹。李莹的父亲是jun(军)人,保家卫国,自己的女儿都不能保护的了,好说不好听,被拐卖到丰县,名字谁给改的?户口谁给办的?结婚证谁给办的?ZF(政府)官员不参与能办这事?一扯能扯出一窝来,所以坚决不能是李莹!”

当然,不久,王圣强在微博上写道,“老家政府领导来电话了,不让我说这事。”再后来,他还是把相关内容删除了,解释说是因为(政府动用了)当地多名亲戚劝说他。

在最新的微博中,在回应网友提问说:“那你能再心疼心疼这个可怜的女人吗?”他回答到:“必须心疼,要是自己的姐姐或者妹妹,杀人的心都有。你觉得我看了不难受?”

八孩妈身份证曝光 网民抵制徐州货

情人节这一天,让广大网民揪心牵挂着的人,还有@乌衣古城(小号@我想抱起120斤)和@小梦姐姐这两名年轻的女孩。2月11日,她们亲自怀着爱心的花朵,到丰县精神病院去望8个孩子的妈妈,在精神病院内她们的手机被抢,随后两人去派出所报案,但在当晚被丰县警方扣押。2月12日上午,网友打电话给当地警方,得知她们已经被拘留,但拘留时间和理由不明。这让网络很气愤,也很担心她们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

近两天,网上爆出,有网友已经开始抵制徐州货。

网友们把这个抵制事件,看作是徐州8孩妈事件曝光之后,第五波舆论风暴。而在这新的一轮舆论热潮中,还有几个典型事件,包括微博大数据王老蛮/陈酿数据库被连续炸号。

老蛮,也叫蛮族勇士,我之前介绍过,他最近这些年以挖掘官方统计数据中自相矛盾的地方,揭露中国经济真相,而得到了国内外经济专业人士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各省市政府和中共统计局为了和他“作战”,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没有能够驳倒他或者让他收声,所以只能在他的号做大之后,一次次给他炸号。他最近比较大的微博账号叫@陈酿数据库和@数据为皇。

这一次陈酿数据库引起中共当局注意,开始于他挑战说徐州当局根本没有对小花梅所在的云南亚谷村——这个说傈僳族语言的村庄——进行严谨调查。他这个判断,后来在徐州官方被迫发出一名辅警带队到亚谷村的照片,以及两名调查记者的报告《寻找小花梅》所印证。

调查记者们走访了小花梅的邻居、儿时玩伴、老支书、她的舅舅、堂弟、表弟等人,这些村干部和村民看了徐州8孩子妈妈视频,识别她说话的口音,比对她的五官、眼神,都无法确认视频中的杨某侠就是小花梅。而且还认为她的口音既不是傈僳语,也不是怒族语。这显然打脸了徐州官方说的“组织亚谷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

陈酿数据库,还做了几件事,彻底惹怒了中共当局。包括:1. 运用他超强的分析和推理能力,清晰地指出徐州通告里诸多谎言和自相矛盾之处;2. 要求它们把小花梅的户籍登记年龄,及1998年在丰县的婚姻登记照片发出来;3. 指出丰县和徐州财政收支都趋于实际破产状态,号召抵制徐州货和徐州企业,还号召各金融机构的人要警惕徐州和丰县,不要购买它们的债券,这样避免拿到的钱被当地政府用来维稳和掩盖真相。

最近两天,还有两个重大证据曝光,暴露出徐州当局的谎言,一个是前调查记者、知名公益人士邓飞,发布了他们获得的杨某侠的身份证,上写她的出生日期是1969年6月6日,也就是说杨某侠公开的年龄是52岁,邓飞质问:“但这肯定不是我们在视频看到的杨某侠的真实年龄。所以,杨某侠到底多少岁?”

这个年龄和央视新闻中故意打了马赛克的精神病院的住院卡片信息倒是一致,但很明显都是假的。那么,问题来了,谁给她造的假身份证呢?

另外,当地知情人士还透露出,他查出了8孩妈妈2011—2015年生产孩子时的记录,上面显示她的证件号码前六位是320322,这是徐州沛县的号码,而她的名字是杨庆英,孩子父亲一栏始终是董志民这个名字。这名知情人士还说,“而且孩子妈说难听点真是个生育机器,2011年3月生一个男孩董X,2012年4月又生一个男孩董X,2014年又生一个女孩,这个孩子倒是一直没有办出生证之类的。”

他还说,“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从医院到政府部门都存在着很大的管理漏洞。”

这样一来,难道铁链女又有两个身份证吗?一个叫杨某侠,一个叫杨某英?黑幕重重,难怪中共当局不敢承认铁链女是李莹。

当然说到这里,很多人会问那么那个小花梅的DNA检测是怎么回事儿?真实的小花梅又去了哪里呢?之前很多人猜测小花梅可能去世了,但是我们先讲一下网友的重大发现。那就是,调查记者去云南亚谷村寻访的时候,拍摄了一张小花梅的舅舅李永元的照片,他的侧影和董某民隔壁的那个常年趴在地上的钟某仙的高鼻梁几乎一模一样。

这个发现非常重要。因为我们说过了,小花梅是傈僳族,外貌上是典型的氐羌族高鼻梁等特征,和汉人是不一样的。她显然和8孩子妈妈以及李莹都不一样。

财新网在前几天报导了这个被买来的钟某仙的事,但随后,这篇报导被删除了。显然,财新网遭到了当局的压力。为什么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购买拐卖妇女案要被这样对待呢?现在这个暴露出来的高鼻梁,恰恰说明,钟某仙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傈僳族的小花梅,而不是会说很流畅的汉语、英语和四川话的8孩子妈妈。而后者,只能是李莹本人。

回到中共当局为什么不敢承认铁链女是李莹。根本上是因为,这个城市中产阶级出身的未成年少女遭遇之凄惨,会让更多人认识到中共当局的邪恶。中共对中国社会的控制无孔不入,如果四川当局能够及时立案和追查、徐州当地政府没有包庇拐卖和给她们的孩子上户口,那这样的罪恶就不会发生,或者不会这么多年才被发现。而当人们发现,一个军队转业干部的女儿都无法得到保护,中共的军队也无法安心,大量的军人不会再替中共卖命。

所以,现在,中共为了自己的统治,还是要欺骗下去。而可怜的李莹,还是要继续被当局关押迫害。当局为了掩盖真相,也不可能让真实的小花梅,被亲人接回云南去休养。

我提醒过大家,中共接下去会装模作样叫嚷打击贩卖妇女,还会建立看似更完善的法律,但只要中共这个魔鬼不倒,这一切就只是表面文章。而由于徐州案件的示范作用,一定会导致各地人口贩卖者得到鼓励,更加肆无忌惮地作恶,会有更多的母亲、姐妹、女儿遭到邪恶之人的荼毒。

祝朋友们新年和情人节快乐,但是就像张新宝教授说的那样,“在所有狗链女得到解救前,这个社会永远没有情人节!!!”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