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间谍金无怠潜伏美国三十多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大陆,有一本名叫《世纪》的杂志,由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主办。

2019年第1期《世纪》杂志发表钱江的文章《燕京中人“超级间谍金无怠》。作者称,金无怠“肯定列名世界情报史上最著名的潜伏者之一”。这是大陆公开发行的杂志上第一次正式报道金无怠。

文章称:金“潜伏时间长达37年之久,而且进入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系统。”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国家)安全部官员俞某叛变”,将金的情况透露给美方,导致金被捕。“在证据面前,金无怠知道无法掩盖,最后承认为中方提供了情报”。

金无怠被逮捕

据海外第一部完整、详尽介绍金无怠案的英文著作《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共对中情局的渗透》介绍,1985年11月22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公务轿车,专程到华盛顿附近的亚历山大市(Alexanderia)敲金无怠家的门。

金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给中共情报单位的事,想请教金几个问题,或许对案情有帮助。金毫无疑心地邀请三名探员到饭厅坐下来谈,并说很愿意回答问题。

谈话持续了六小时,因为探员已经掌握了金做中共间谍的确凿情报,金不得不承认向中共提供了情报。金还谈到,他得到了中共情报部门的15万美元。

当晚10点37分,联邦助理检察官亚若尼卡授权FBI正式逮捕金无怠。

FBI还搜查了金的办公室和住所,收缴了几大箱证物,包括六本日记。

金无怠被监控

FBI在逮捕金之前,对他进行了较长时间的秘密监视和调查,了解到与他有关的不少信息。

比如,FBI在北京的线人提供了潜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中共间谍的如下消息:1982年2月6日,此人搭乘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机,抵达北京,入住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在客房里,他打电话联络了中共公安部外事局副局长朱恩涛。为了安全起见,两人用英文交谈。在北京期间,公安部举行了一个聘请仪式,他被任命为副局级官员。当天,中共情报界高层悉数出席,还为他举办了一个高规格晚宴,发给他五万美元奖金。

FBI经过仔细调查发现,线人提供的班机应为中国民航的一架班机,2月6日飞北京,2月27日返回美国。FBI查阅了2月27日中国民航的返程记录,又请旧金山海关调出当天的入境信息,根据线索一一核对:发现潜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中共间谍叫:金无怠,61岁。

1983年4月14日,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授权FBI监听金的电话,并对他的信件、住所及行动进行监控。代号“鹰爪行动”的调查正式启动。

金无怠被定罪

1985年11月27日,美国联邦检察院对金无怠提起诉讼。指控金1952年至1985年的三十多年间,向中共提供了大量情报;因涉及国家安全,金不能保释,必须立即转入监狱。

1986年2月4日,“美利坚合众国诉金无怠案”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东区地方法院正式开庭。2月7日,陪审团裁定:金的17项控罪全部成立,其中包括共谋间谍罪、危害国家安全罪、泄露机密罪等,定于3月4日宣判。

陪审团对金的指控主要有:从1952年起,作为联合国军的翻译,金就开始向中共提供情报。在以后的三十多年中,金给中共提供了大量情报,包括1960年代,美国对华政策的情报;美国总统尼克松希望和中共建交的情报;越南战争期间,为中共和北越提供美国政府的对越态度,包括发动战争、退出战争等。

金多次往返美国、香港、多伦多、澳门和北京,同中共情报部门接头,提供文件、照片和其它资料。

金无怠狱中自杀

1986年2月21日,金被捕三个月、宣布罪名成立后半个月,金突然死在了弗吉尼亚马纳萨斯联邦监狱,时年63岁。家属得到通知,金是用一个塑料袋套头,然后,在颈部用一根鞋带扎紧塑料袋,窒息而死。

对于金自杀之说,金的家人提出三个疑点:第一,金自杀时所用鞋带是在拘留所购买的球鞋鞋带,但金一向不穿球鞋,且这双球鞋比他正常穿的大三码;第二,金在拘留所每天吃的是治疗糖尿病的药丸,而在他自杀当天早晨,护士却给他注射了针剂;第三,金系窒息死亡,按常理,面部应有呼吸困难和挣扎的表情,金却面容平和。

金无怠案的联邦助理检察官亚若尼卡说,金的自杀方式“需要无比的自制力。他像是专门练习过似的。人们的自然反应、直觉应该是把塑料袋扯下来。但金不是。他就那么坐着……我认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否则他应该不会这么做。”

亚若尼卡所说的“有人”,指的是金生前接待的最后一位访客——纽约《中报》记者陈国坤。《中报》当时是纽约华人社区一份亲中共的中文报纸,与中共关系密切。

亚若尼卡说:“或许我过分解读了这件事,但是当有这样一位访客,一位中国的记者,我确信他是中国情报部门的人,或大使馆或领事馆派来的。”

中共称“不认识”金无怠

金的太太周瑾予1998年在台湾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其中谈到,金被捕后,曾要求她到北京面见邓小平,希望中共能与美国谈判,像美国与苏联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

但是,中共不承认与金有任何关系。

当时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起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

北京出现金无怠的墓

三十多年后,2017年6月,有人在北京香山碧云寺和卧佛寺之间,香山玉皇顶停车场附近的一个果园里,发现了金无怠的墓。

墓碑高1.1米左右,宽约50厘米,厚约20厘米。碑上的主体文字刻着:先父金无怠之墓。右上首刻有碑主生卒年:1922-1986。碑左下方刻着三位立碑人的名字,分别是:女,美石;子,巨石、鹿石。

金无怠受命于中共

1944年,抗日战争烽烟遍野,在燕京大学还没有毕业的金无怠,在美军驻中国福州联络处谋得一份秘书兼翻译的差事。

1985年11月22日,FBI讯问金的笔录中,记载了金的一段话。金说:“联络处有位王医生。他是中共党员,给我灌输了共产主义理想。那时候,中国很多知识分子都支持中共。1949年,中共在中国掌握了政权。我去了上海,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王医生介绍我认识了当地的一名警察,也姓王,也是中共党员。王先生鼓励我尽可能地为他提供情报。我同意了。”

从1944年开始,金成为中共潜伏的红色间谍。

1945年抗战结束后,金辞职返回在北平复校的燕京大学继续读书。之后,考进设在上海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1948年,转到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任翻译,并在上海开始了第一段婚姻,育有一女两子。之后,随美国总领事馆迁往香港。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金奉调到韩国,在美军战俘营任翻译。1952年,金由韩国返回香港,途经东京时,考取美国“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处”,从此,正式进入美国情报机关,一直工作到退休。金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

结语

1985年金无怠被抓捕后,中共一口咬定与金无怠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不认识金无怠这个人。

但是,2019年,《世纪》杂志发表钱江的文章终于承认金是潜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超级间谍”。《世纪》杂志的主办单位分别是: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中央文史研究馆是中共国务院领导下的具统战性、荣誉性的文史研究机构,上海市文史研究馆是上海市政府领导下具统战性、荣誉性的机构。

中共讲媒体姓党,这两个机构主办的杂志无疑属于中共党媒,是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否则,早就被中共查封了。上述钱江的文章能够发表表明:作者的看法,是得到中共认可的。也就是说,事隔三十多年后,中共承认金无怠是中共打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超级间谍”。

既然如此,想当年,中共是何等决绝地与金无怠一刀两断。金无怠的经历值得今天仍在替中共当特务、当间谍的人深思。当中共不需要你时,它会像扔一个破抹布一样把你扔掉。

百年中共,干了太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前车之鉴,理当引以为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