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两封匿名信吓昏江青 酿特大政治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6日讯】1959年3月底4月初,中共党魁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在上海锦江饭店突然收到两封匿名信。这两封信,不但打翻了江青的“五味瓶”,还惊动了中共最高层的许多大人物,引发了一起特大政治案,和许多人意想不到的后续故事。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节目,我是贾岛。两封匿名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今天,我就主要根据《法制文萃报》2001年2月19日的报导《令江青心惊胆颤的匿名信》,还有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发表在《炎黄春秋》杂志2015年第1期上的文章《江青为何怨恨公安机关?》和大家说说这件事。

第一封匿名信

1959年3月26日中午,江青正在上海锦江饭店的一个房间里拉二胡,自娱自乐。这时,饭店办公室主任郝德光给她送来一封信。郝德光离开后,江青拆开信封,刚看了一会儿,她就大惊失色,昏了过去。原来,这是一封匿名信,揭露的,是江青三十年代在上海的老底。

当晚,时任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登门拜访,他跟江青关系非同一般。江青拿出那封信,康生看后不淡定了,他大叫道:“不得了,这是一起特大政治案件啊。叫罗瑞卿来,公安部应当火速侦查,叫他立即布置下去。”

3月29日晚,周恩来飞抵上海,为即将开幕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做最后准备。江青和康生先后向他说了“匿名信事件”。当晚10点,周恩来把公安部长罗瑞卿召到自己的房间,限他在10天内破案。第二天,公安部刑侦专家宋添福就带着两名破案高手,飞到了上海。

由于这件事发生在上海,周恩来也通知了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要求他在上海抽调公安人员协助破案。柯庆施立即安排上海市公安局长黄赤波上阵,还选派了近20名上海公安系统的刑侦人员参加专案组。

但是,专案组一开始就被一件事难住了:江青啊,死活不肯交出那封“匿名信”,只给了他们一个信封。没办法,办案人员只好从信封、送信人、收信人查起。

第二封匿名信

就在办案人员一筹莫展时,1959年4月1日下午3时,江青刚刚离开饭店去机场接毛泽东,锦江饭店就收到了当天的第二批邮件。其中一个信封上写着:“饭店负责同志收”(和第一封匿名信的外信封一模一样)。

这封信,立即引起上海市委警卫处派驻饭店人员的警惕。他们按信封上的寄信地址,给北京船舶机械附件厂打电话,对方回答说,我们没有向上海寄过信啊。信转到专案组后,办案人员拆开外信封一看,里面还装着一封信,写着“江青同志收”。办案人员不敢私自拆开,只好转交给江青。结果证实,内容和第一封信差不多。

由于第二封匿名信是从北京寄出的,专案组马上决定,派10名侦查员飞往北京调查。公安部先后锁定两名嫌疑人。其中一名,经过鉴定,笔迹不符;另一名嫌疑人曾微川,被公安部长罗瑞卿亲自否定。原来,这个人是中共高层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党员,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就在上海从事秘密工作。

到这一步,调查的线索再度中断了。

在专案组开案情分析会时,有人提出要了解匿名信的内容,方便获取线索。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不敢向江青要信,罗瑞卿只好硬着头皮找江青,结果被江青一口拒绝。罗瑞卿没辙了,去找周恩来。周恩来亲自找江青,终于拿到了两封匿名信。

“宝石牌”打印机

这两封匿名信一模一样,上面的字,都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说的是江青三十年代在上海当演员时乱搞男女关系。具体写了什么呢?信中列出了江青当时交往的一个个男子的姓名、职业、地址,甚至描述了江青对几个男子做的种种媚态,内容详细到令人吃惊。信的最后,还对江青一通抨击,言词尖刻。

专家给出的鉴定结论是:两封信都是用一台“宝石牌”打字机打出来的,这台打字机使用了10年以上,打字的人水平不高,不是专业打字员。

据调查,全上海共有81台“宝石牌”打字机,分布在10个区的81个单位。于是,办案人员一一走访了这81个单位,取回每台打字机的字样和数十个常用铅字,逐一鉴定分析,还专门从上海字模厂请来一位高级技师,协助做技术鉴定。最后,疑点集中到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资料室工作人员汤沛菁身上。

4月12日上午,3名侦查员前往海燕电影制片厂进行秘密调查,了解到在三十年代,汤沛菁曾和江青在“电通影业公司”一起工作过,两个人熟识。汤沛菁的档案显示,她有一个已经自杀的表姐,而她的表姐夫,正是匿名信中提到的与江青有不正当关系的男子之一。汤沛菁表姐自杀,就是因为这件事。在掌握这些信息后,专案组决定立即对汤沛菁进行秘密监视,收集证据,准备拘捕。

谁知道,这个方案刚获得批准,突然传来一个消息:汤沛菁精神病复发,砸坏了不少办公用具,包括那台“宝石牌打字机”,已经被送去精神病院了。专案组有人怀疑她装病,于是秘密入院,在医学专家的配合下,对她进行催眠状态下的审问。但是,案件没什么实质的进展。正当专案组打算和汤沛菁正面接触时,她却在逃离医院途中遇车祸身亡。

最后,专家对汤沛菁使用的打字机进行技术鉴定,结论是:那并不是制作匿名信的打字机。

草绿色的胶水

4月16日午夜时分,专案组在无意间发现,匿名信信纸的装订胶水是草绿色的。他们调查得知,使用这种信纸的,只有海军司令部设在东海舰队的一个情报部门——“1287办公室”。

专案组立即调阅了“1287办公室”全体人员的档案,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海军中尉金柏麟身上。

金柏麟,28岁,苏州人,已婚,出生于“革命烈士”家庭,父母都曾是中共地下党员。6岁时,他的父母因为“叛徒”出卖,遭逮捕后被处死。金柏麟由姨妈史文慧收养,长期住在苏州。史文慧原来是上海的评弹演员,认识江青,了解她的黑历史,平时也和金柏麟议论过江青的坏,对金柏麟产生了影响。

1953年,金柏麟参军,在东海舰队服役,是“1287办公室”第13小组副组长。他的办公室,就有一台“宝石牌”打字机。

专案组对这台打字机进行了鉴定,确认两封匿名信都出自这台打印机。接着,他们又对匿名信原件和“1287办公室”的信纸进行了纸质化学物质对比鉴定,结果完全相同。

1959年4月21日,金柏麟被逮捕。审讯中,他痛快地承认是自己写的匿名信。他说,江青入住锦江饭店时,他正好路过那里,一眼就认出了江青。当天回到办公室后,他用打字机打了两封信,一封从上海寄出,另一封到北京出差时从北京寄出。他写这两封匿名信的目的,就是想把江青当年那些丑事抖搂出来,羞她一羞。

最后,军事法院以“泄密罪”,判处金柏麟有期徒刑3年。据说,当时有军队高级将领发过话,说金柏麟是“革命烈士”子弟,应该从宽处理,才有了这么一个结果。后来,金被押解到大西北的劳改农场。

办案人员全部挨整

两封匿名信的案子,终于是破了。但是,这件事并没划上句号。十年文革前,江青对参与破案的公安人员表面上客客气气,目的当然是希望他们对她有好感,替她保密;文革爆发后,江青的权力达到顶峰,于是原形毕露,将参与办案的人统统关进监狱。

1978年1月3日晚,来自北京、上海等地方,在文革中坐过牢的25位公安厅长和公安局长,开了一个座谈会。有人在发言中几次哽咽,也有人泣不成声。其中一个人因为情绪激动,血压升高,晕了过去,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一位局长说,“我接触过江青15次,每次都尽心尽力为她服务,可是文革开始不久,江青就点了我的名,把我押解到北京,关了7年半。”

另一位局长说,“江青三十年代的历史我比较了解,当时她在上海当演员,和几个男人同居过,绯闻比较多。尤其是1936年和唐纳结婚后,不久就闹翻了,又和别人同居,导致唐纳在济南、上海两次自杀未遂,闹得满城风雨,一时间,这成为上海滩最大的绯闻。1967年,江青说我整她的黑材料,把我关了10年。”

当年参加侦破此案的上海市公安局长黄赤波,1968年2月被押解到北京,一关就是8年。在这期间,他十根肋骨被打断,1978年病死。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收看,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