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新冠疫苗如何抑制免疫系统(中)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eph Mercola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链接上文,点击这里可看

新冠疫苗会使免疫系困惑

斯蒂芬妮·塞内夫(Stephanie Seneff)博士指出,新冠疫苗是如此不自然,以至于免疫系统从此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的感觉是,免疫细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免疫细胞大量产生这种有毒蛋白质(刺突蛋白)。这是极不寻常的。没有任何病毒感染的迹象,因为这些核糖核酸看起来就像人体核糖核酸一样。”

“就好像人类免疫细胞突然决定制造一种非常有毒的蛋白,——这正是它们正在做的事情——而免疫系统对此完全感到困惑。免疫细胞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当然,充斥着刺突蛋白的免疫细胞就说了,‘我必须摆脱这些东西’,于是它们以外泌体的形式运出。(外泌体中的)核糖核酸认为受体细胞将需要这些特定的信号分子,来帮助它竭尽所能来应对这种毒物。”

“这样,在我看来,人体就把刺突蛋白散布到全身——只为了消解脾脏中的毒性,这些外泌体也非常适合训练抗体。有一篇很好的论文显示,释放出的外泌体在其膜(外层)内有刺突蛋白。”

“刺突蛋白在那里现身,这很好,因为这让免疫细胞——需要近距离接触它的B细胞和T细胞能够认清楚如何制造抗体。与暴露在外泌体表面的有毒蛋白相匹配的抗体得以形成。”

“在第二次(疫苗接种)约14天后,外泌体诱导抗体反应。(研究人员)认为外泌体在这种由B细胞和T细胞(适应性免疫系统)产生的极端抗体反应中起着关键作用。”

“但我认为疫苗的起效方式是,除了制造抗体之外,你别无选择。这是你唯一能与之抗争的办法。这些免疫细胞生成出一种有毒的蛋白,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制造抗体。”

“它们(免疫细胞)努力大量制造抗体,以黏附在有毒的刺突蛋白上,并阻止它们通过ACE2受体进入细胞。这就是抗体要做的事。它们一开始做得很好……。它们确实可以保护你免受疾病侵害。可惜,抗体水平会剧烈、急速地下降。”

还有一些抗体会促进疾病而不是对抗疾病,这些抗体水平的下降速度比保护性抗体慢。由此,几个月后,你最终会陷入负面的免疫反应。换句话说,你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感染病毒。塞内夫解释道:

“有那么一个交叉点,促进疾病的抗体强过了保护性抗体。这时,你就会出现‘抗体依赖性增强’(注: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简称ADE,即病毒在感染细胞时,体内已有的相关抗体会增强病毒的感染能力)。人们过去在(其他)冠状病毒疫苗中看到了这种现象。我们仍在探究(新冠疫苗)是否属于这种情况。我们有一些零散的证据,但还不(足以得出结论)。”

细胞毒性T细胞的重要性

在那项印度研究向塞内夫和彼得·麦克劳(Peter McCullough)博士提示了干扰素问题后,他们偶然发现了一项中国的研究,该研究追踪了新冠疫苗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在这里,他们发现感染导致了CD8 + T细胞的增加,CD8 + T细胞是重要的细胞毒性T细胞(cytotoxic T cell),可以杀死受感染的细胞。

塞内夫指出,CD8 +细胞是防御新冠病毒的重要组成部分。重要的是,CD8 + T细胞在应对自然感染时得到增强,应对新冠疫苗时不会这样。他们同样发现了疫苗接种后的1型干扰素抑制。因此,接种疫苗的后果,不单是人体最前线的反应——1型干扰素反应降低,你清除受感染细胞的免疫反应那部分也不见了。

导致心肌炎风险的微核糖核酸

由新冠病毒自然感染产生的第三种微核糖核酸是miR-155,它对心脏健康起着重要作用。在疫情早期,有报导称新冠肺炎会导致心脏问题。

塞内夫怀疑含有miR-155的外泌体也可能在疫苗注射后存在,并且可能在报告的心脏损伤中起著作用。具体而言,miR-155与心肌炎有关。如前所述,微核糖核酸抑制某些蛋白,然后引起复杂的(免疫)级联反应。当作为关键参与者的特定蛋白被微核糖核酸抑制时,就会发生完全不同的级联反应。

为什么注射新冠疫苗后可能会出现自身免疫问题

由注射疫苗产生的抗体中还具有几个短肽序列,这些序列以前已经在与自体免疫性疾病相关的几种人类细胞中发现。塞内夫解释说:

“坎达克(Darja Kanduc)写了很多有关文章。她是这些抗体的专家……(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人类蛋白高度重叠。这意味着当你对刺突蛋白建立非常强大的抗体反应时,这些抗体可能会混淆,它们可以攻击具有相似序列的人体蛋白。”

“这是自身免疫疾病的典型形式,叫做分子模仿。有许多不同的蛋白与之匹配。这非常令人惊讶……它似乎经过了很好的设计:如果你生成针对刺突蛋白中那些序列的抗体,就会诱发自身免疫疾病。”

女性的神经系统问题

这些疫苗也与神经系统问题密切相关,例如无法控制的震颤和抖动。奇怪的是,这种副作用“一边倒”地影响女性。这里的机制再次涉及外泌体。塞内夫解释说:

“我觉得这个想法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信号在支撑着我正在推动的一个想法:那些免疫细胞在脾脏中制造刺突蛋白,并通过外泌体来释放它。在对帕金森症的一些研究中已经表明,这些外泌体沿着神经纤维游走。”

“它们会沿着内脏神经移动,它们会搭上迷走神经,它们会上到大脑里,进入大脑中所有这些不同的神经。当你查看VAERS(美国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数据库时,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强烈警讯,表明不同的神经发炎了。”

例如,有12,000例与新冠疫苗相关的耳鸣病例,这只是报告了的案例。耳鸣是一个强烈的讯号。耳鸣是听觉神经的炎症。这意味着外泌体必须从脾脏一直走到迷走神经,然后连接到听觉神经引起耳鸣。

“还有贝尔氏麻痹(Bell’s palsy),这是面神经炎症。还有偏头痛。有超过8,000多例偏头痛,这与三叉神经炎症有关。”

“我怀疑,它可能也沿着脊柱的神经纤维走,可能会导致了所发现的一些瘫痪病例。还有很多与这些疫苗有关的行动不便问题。

“我看到了对髓鞘造成很大干扰的可能性,我们在论文中讨论了这一点。它再次涉及复杂的信号。1型干扰素被破坏可导致髓鞘问题。

“这再次涉及一种称为干扰素调节因子9(IRF9)的东西。这种蛋白可触发肝脏产生脑硫脂(又称硫苷脂),这种蛋白被我前面提到的微核糖核酸抑制了。”

脑硫脂是一种重要的脂质载体,是人体内唯一的硫化脂质。肝脏制造大部分脑硫脂,然后由血小板(血细胞)携带到身体其它部位。髓鞘含有大量脑硫脂,这是髓鞘保护机制的一部分。在脱髓鞘疾病中,脑硫脂受到侵蚀,最终使髓鞘受到攻击。

塞内夫认为,在这些引发炎症的外泌体作用下,新冠疫苗会导致严重的髓鞘损伤。这种损伤不一定会立即出现,尽管一些接种者会受到严重的破坏性影响。脱髓鞘疾病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长时间才会发病。

“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人们比以前越来越早地患上这些神经退行性疾病”,塞内夫说,“我认为任何已经患有这些疾病的人(在接种疫苗后)病程都会加速。”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约瑟夫·默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网站的创始人。作为一名骨科医生、畅销作家和自然健康领域的多个奖项获得者,他的主要愿望是通过为人们提供有价值的资源来帮助他们控制自己的健康,从而改变现代健康模式。

原文“How COVID Shots Suppress Your Immune System”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