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最高层出动 铁链女案未来四大走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18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分水岭到来,江苏调查组究竟要调查谁?最高层恼怒,内部会议预示铁链女案四大走向;财新DNA比对报导之谜:两大诡异信息背后是什么?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有个事情需要先和朋友们说明一下。在徐州铁链女事件刚刚曝光发酵的时候,我们曾经与大家约定过,由于“杨某侠”这个官方称谓实际上是一个耻辱性的性奴代号,所以我们除了个别时候引述官方原话外,不使用这个名字来称呼铁链八孩母亲这个人,而是暂时使用“徐子八”——也就是徐州生育八孩女子的缩写,作为对这位女性的代称。

也就是说,这其中并无任何对其不尊重的意思,而恰恰是因为不想侮辱这位女性,一时又没有一个合适的称呼,所以暂时使用了与中共大外宣李子柒作为对应的“徐子八”这个代称,因为这才是中国部分农村地区真实生态的写照。

但随着事件真相逐步进入大众视野,情况也在变化,尤其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很可能董家8个孩子并非都是铁链女一人所生,那么继续使用“徐子八”这个代称就不够准确了,而且可能对人产生误导。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使用国际社会普遍报导采用的“铁链女”这个名词来指代这位女性当事人,希望朋友们理解。

【铁链女轰动全球 案件分水岭到来?】

徐州铁链女事件,从被抖音博主曝光后一路发酵到今天,刚好过去了3周。这两天网络上都在热传一张图,说据初步的统计,目前该事件已经在全球最主流的十大语种得到报导,至少有一百多亿的阅读量,三十多亿人都知道了这位身世诡谲而悲惨的女性的故事。

也就是说,全球差不多一半的人都在与亲友谈论这条超出大多数人认知极限的新闻,而且这个庞大的数据还在不断往上增加,因为我们都知道,距离整个事件的终极真相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100亿这个数据不知道是怎么统计出来的,但我觉得大体上差不多,因为仅仅是江苏省委省政府成立铁链女调查组这么一个短消息,从17日中午12点过公布,到当天下午4点,就这么短短的3个多小时,“#调查组成立#”这个话题就冲上微博热搜第二,话题阅读量就高达9.7亿,这意味着差不多所有有手机的中国人都知道了徐州调查组搞砸铁链女案件这件事。而“#官方通报徐州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情况#”这一个话题,截至昨天晚上的阅读次数也高达39.7亿。

所以,江苏调查组成立这个短消息可以说是整个铁链女案件的分水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场官民之间对真相的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随着这则短消息的发布,此前一直处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状态的全国近500家大小官方媒体,突然像开闸泄洪一样,全部都开始转载这个消息,手脚快的也马上开始发表社评,义正词严地呼吁查明真相、严惩罪犯了。

这当然不是这么多媒体突然集体从沉睡中被唤醒了,而只能是它们集体从此前的装睡中被允许醒过来了。原因当然只有一个:最高层点头松了口。

【高层内部会议纪要曝光】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和大家来讨论的第一个重要信息,就是一份高层内部关于徐州事件的“六级四方”会议纪要被曝光了。

这个会议据说是在徐州举行的现场会,参会者多达500多人,因为参与的级别多达六级,就是指中央、省、地区、县、乡镇,一直到村。而四方则是党、政、警、医四大系统。

从内容看,这份会议纪要中最主要的发言人——我们姑且称之为“训话人”,应当是代表最高层的某个官员,很可能是中央处理铁链女事件专项小组的组长或常务副组长之类的人物。不管是谁吧,总之这份记录能够让我们了解到中共高层对待此案的一部分态度,也可以让我们对未来的案件走向做出一个大致的判断。

文件的内容还是比较长的,我个人归纳了一下,其主要的要点大概有如下几点:

1. 训话人当场质问董集村村长和所属乡镇干部对铁链女及八孩事件是否知情,这些人都以自己是近些年上任,了解不多为由进行推脱,然后训话人顺水推舟,说“时间跨度长,可以理解”。大家注意,这是第一个可能暗示未来案件走向的信息。

2. 训话人询问为什么不公开董志民结婚证照片,下面回答说,我们发现照片不像,怕引起进一步麻烦,所以不给看,对外说年代久远,结婚照找不到了。然后训话人接着表示说,为什么不像,是人不对还是容貌发生了变化,要实事求是嘛,真是容貌发生了变化,它非要不像,你有什么办法。

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首先,就像我们说的,徐州官方是恶意在隐瞒真相,他们知道结婚照女子和铁链女相差太大,怕牵扯出更多内幕,所以干脆对外撒谎隐匿关键证据,这已经涉嫌伪证罪和包庇罪。如果不是被网友公布出来,他们可能真的就瞒天过海成功了。

其次,训话人并没有斥责说你们撒谎不对,反而还疑似在给下属暗示:容貌差异大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结论,这是一个很流氓也很危险的暗示。

3. 训话人询问南京医大法医鉴定专家的DNA鉴定结果是否有把握,专家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从小花梅母亲衣服上提取到了干细胞样本。然后训话人要求再组织一次权威机构的检测,说拿出过硬的根据来,是错的就认错,悬而未决,也比经不起推敲好。

这里的信息很微妙,因为训话人等于自己已经承认了徐州方面委托南京医大做的DNA鉴定结果经不起推敲,说明最高层对DNA可能造假是心中有数的。

4. 训话人逐级追问到了当地派出所和分局的公安,结果公安回答说早年曾经有尝试调查解救,但遭到村民集体围攻,怕引起群体事件,就不敢管了。

结果训话人先是以天津大邱庄的禹作敏事件为例说村民抗法不足虑,然后话锋一转,说四份情况通报,前后矛盾,漏洞百出,难以服众。为什么不考虑周密以后再发布?同时还训斥宣传上也暴露了不少问题,官方媒体没有出面说话,没有发挥舆论引导作用,放任自媒体兴风作浪,遗祸无穷。

这位训话人还特别举例,说如果安排《人民日报》记者出面采访董某,采访人贩子桑某,恐怕效果会好很多,也会省很多周折。

大家要注意,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其实这场官民争夺战才刚刚开始的最大原因。训话人的指示,已经摆明了要求官方媒体控制铁链女案件的话语权和解释权,不是以调查事实为基础,而是安排党媒采访董志民和桑某妞这两个犯罪嫌疑人,用他们的说法来为此案定性、洗地、下结论。这对无数坚持追问真相的网友来说,可能才是真正最艰难的时刻。

从这个角度说,党媒宣传机器保持沉默不是最可怕的,这些机器一旦开动起来开始集体撒谎维稳了才是最可怕的。

5. 训话人也训斥了当地警方,提到了去丰县医院被抓的两位女性志愿者,说工作方法不要简单粗暴,说中央护犊子,会帮你说话,给你撑腰,但中央也要面子,如果你缺少政治智慧,捅了篓子给中央添乱抹黑,中央也不想跟着背锅。

最后总结的时候,训话人特别提醒说,这事儿只是极端个案,不代表社会主流,由于基层干部政治思想工作水平低,导致这么一个陈年旧案搞得沸沸扬扬,让中央抗疫工作、反腐倡廉、经济建设和冬奥会等都受影响,对这一类给中央添堵的现象,中央绝不姑息等等。

这个讲话在海外流传很广,其内容有多大真实性呢?我个人看法,大体上是真实的,因为我们看到至少有几个要点立即被兑现了。

首先,讲话提到说昨天看到北大学生联署呼吁,这份呼吁是2月15日公布的,所以这个会议应该是在14日开的,会后3天,江苏省级调查组就宣布成立了,这显然就是开会讲话的结果。

其次讲话强调了官方媒体要起到引导舆论作用,果然在江苏调查组成立的同时,我们就看到大批官媒开始说话了,这与讲话的要求一致。

第三,讲话提到了两位被抓的女志愿者,那么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这两位女士也都获得释放了。要知道,她们原本是被刑事拘留的,还不是一般的行政拘留。这样的案子说放人就放人,只可能是高层发了话,下面才有可能不顾刑拘的司法程序,如同儿戏一般才抓了几天就放人。

从整个讲话的基调来看,最高层的确非常生气,但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被铁链女案件超出人想像的残酷性所震动,而是因为基层工作能力差,应对不得力,导致一件农村的陈年旧案没有捂住,令最高层在冬奥会各国来宾面前颜面扫地而恼怒。

【铁链女大案未来4大走向】

换句话说,高层斥责的重点并不在于事实真相是什么,而在于地方没能干净利落抹平这件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大体上可以得出下面几点判断了,不一定准确,只是提供朋友们参考:

1. 江苏省委调查组名义上是地方级别,但其调查报告必须得到最高层认可才能发布,这个调查组就是实质上的中央调查组,而且很可能其发布的任何通报都将被作为最终结论而定案,各级官媒也一定会大肆渲染为其背书。这个定案一旦出来,再有反对、质疑的声音,可能会被扣上造谣传谣、寻衅滋事等罪名打压。

2. 董志民和桑某妞等3人可能会被加重处罚,部分基层官员或办事员可能也会被抛出来追责,但级别普遍不会高过县级,不排除个别市级官员会涉案处罚。但舆论基调一定会沿着“党中央和社会制度都是伟光正的,只是个别地方恶势力与渎职官员不好,本案彰显了党的强大自我纠错修复能力”等等方向去展开。

3. 铁链女案大概率将会被最大限度局限化、个案化,董集村和徐州其它地方囚禁的类似女子,包括其它地区存在的大量拐卖妇女案,极可能被隐藏、掩盖得更深,媒体会反复渲染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生活依然光明美好充满爱心和温情,尤其董家8个孩子可能会成为各级部门关注重点,树立为“党的关怀暖人心”典型案例进行宣传。

我们看到在曝光结婚证的邓飞微博下,已经有徐州沛县人向他爆料,说在距离董集村5公里左右的地方,还有很多被拐卖来的年轻女性被囚禁在家里暗无天日,希望借助这次几乎是唯一的机会能够拯救她们。这再次凸显了类似铁链女一样的恶性案件在当地极具普遍性。

4. 至于最关键的,铁链女与小花梅这两个明显不同的人是否仍然会被最高层认定为是一个人,客观地说,肯定和否定两种可能性都存在,而其中关键的因素,恐怕要取决于3点:

其一,如果确认了她们是两个人,那么小花梅的下落和铁链女的真实身份会牵扯到多高级别的官员以及多大范围的拐卖黑幕,这是否会引发党内派系斗争等等就是当局重要权衡因素。请注意,训话人在讲话中明确提到了“内部邪恶势力”这个说法,说明此案已有内斗因素参与。

其二,如果推翻徐州市级调查结论,徐州DNA检测造假就是定案,这将对中共基层政府的信用度带来多大摧毁效果?他们内部肯定会对这个因素进行评估。

其三,民间挖掘真相能力和保持舆论关注的热度将是最大变数,因为我们都看到了,徐州调查组被江苏省调查组取代,最大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董志民结婚证被网友挖出来曝光了,结果就是徐州调查组被一刀毙命。这个变数是唯一不在官方掌控之中的。

【财新网报导掀波 李莹母DNA鉴定疑云】

说到铁链女的身份,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需要和朋友们来讨论,这就是财新网最新的一篇影响较大的报导,说李莹母亲梁晓清女士被官方告知已经两次比对过她和铁链女的DNA,结果都是不匹配。

与此同时,梁晓清也向记者表示说,她认为视频中的铁链女和李莹在外貌上和口音上的差异还是挺大的,还特意强调了李莹曾经有400度近视,眼神和铁链女不太像等等。

李莹失踪24年,如果被拐卖倍受摧残,其外貌发生较大变化是极其正常的事情,而一个青少年假性近视在长时间不看书写字的情况下会得到恢复,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至于说口音,我们就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就在这几天,《南方周末》在2001年发表过的一篇题为“被拐六年”的报导在网络热传,讲的就是一个14岁北京女孩被拐卖到河北山村的经历。这个很长的故事我们这里就不复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查看。但这篇报导就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就是当这位女孩逃出来第一次和她母亲通话的时候,她母亲怎么都不敢相信电话的那头是自己的女儿,说了这么一句话:“口音全变了,和小时候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像,一口的河北腔。”

我们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明,一个在未成年时期被拐卖的女孩,在异地他乡囚禁才6年,口音就完全改变了,如果同为未成年被拐卖的李莹就是铁链女,她已经在徐州生活了20多年,口音改变才是正常的,说一点不变反倒才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想梁女士的视觉听觉判断上,不排斥可能是受到了DNA比对结果的影响。

至于最关键的DNA比对,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最尖锐问题,我们先看看财新网原文报导是怎么说的。

报导说,2020年11月,公安机关曾将被锁女子杨某侠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对比,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

然后报导说,南充公安和徐州公安对李莹母亲和“铁链女”各进行过一次DNA比对,结果均没有配对上。

南充公安比对的过程,是从李莹母亲的血液中提取DNA样本,与丰县“铁链女”录入公安系统数据库的DNA样本进行比对;而徐州公安则是从丰县“铁链女”的血液中提取DNA样本,与李莹母亲梁晓清录入公安机关DNA数据库的样本进行比对。

两次比对都不是活人面对面比对

大家看到了吗?这里面就存在两个巨大的问题:第一个就是两次比对都不是活人面对面比对。从亲子鉴定的角度,两个当事人当面提取样本进行面对面比对才是最可靠的,因为亲子鉴定往往牵涉巨大的财务和继承权等纠纷,只有这样才可以最大限度避免样本被中途掉包的可能性。

以现在中国的交通状况,梁晓清前往徐州进行面对面比对根本就不是个事,为什么徐州警方就是不允许?

铁链女的DNA样本早一年多被存

第二个问题非常诡异,就是铁链女的DNA样本居然早在2020年11月就被当地公安录入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这是丰县调查组于1月30日发布的第二号通告公开说的。

我相信朋友们可能都看到问题所在了:在2020年11月,外界根本就没人知道铁链女的存在。那个时候,她一直都是以“杨庆侠”这个名字作为当地有合法户口身份的人而存在着,她生下这么多的孩子都正常办理了出生证,上了户口。

也就是说,那时候的铁链女不是任何官方意义上的被拐卖人口。那么,为什么当地公安要上传她的DNA样本到打拐系统中去?

公安知道铁链女来历不明?

公安的这个动作说明了他们其实知道铁链女来历不明,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上传样本?他们上传的DNA样本又究竟是谁的?这些问题恐怕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们从这里看,当地公安极有可能卷入了这个贩卖性奴的产业链,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所采的所谓铁链女的样本可信度有多高呢?反正我是高度怀疑的。

我们都知道,在大陆的DNA亲子鉴定这个行业,掺假造假早就不是秘闻。随手一搜就可以看到包括新华社、《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官方媒体都有过报导。就在2020年9月,新华社记者还曾经卧底调查,用3份假血样和3个假名字,让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迅速给出了两个不存在的人确认有父子关系的鉴定报告。

这样的事情,难道就不会发生在堪称蛇鼠一窝的徐州丰县吗?

不管怎么说,徐州调查组的信用已经破产,他们可以隐匿结婚证照片来欺骗大众,他们当然也可以伪造血样来忽悠上下级。江苏省调查组目前还没有发布任何通报,所以我们也不妄下结论,我们也希望铁链女案件最终能够有一个水落石出的结局,但我们希望那是一个正义真正得到伸张的结局,而不是又一个精心编织出来的谎言。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