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主任:移植医学界不应做活摘器官的帮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9日讯】编者按: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所参与主办的“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峰会”(World Summit on Combating and Preventing Forced OrganHarvesting)在2021年9月17日到26日的两个周末举行了六场会议,19国的38位专家和政要参与,分别在医学、法律、政治、媒体、公民社会及政策制定六大方面,探讨中共活摘器官对人类各方面的影响。第一场线上会议医学专家论述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残忍及在医学伦理上造成的巨大伤害,同时提出了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的建议。讲者韦尔登‧吉尔克雷斯医师(Weldon Gilcrease) 是美国犹他大学医学院肿瘤学主任、副教授,也是亨斯迈癌症医院的医学部主任和血液学/肿瘤学研究员训练计划总监。吉尔克雷斯医师还是 Alpha Omega Alpha 荣誉医学会的成员并且获得了无数教育奖项,以表彰他对医学教育的不懈奉献。

《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9月26日发布。欧美亚洲5个非政府组织,9月17日到26日合办“反活摘世界峰会”,呼吁人类共同签署支持,后续将在全球各地展开实践宣言的活动。(“反活摘世界峰会”主办单位提供)
《打击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9月26日发布。欧美亚洲5个非政府组织,9月17日到26日合办“反活摘世界峰会”,呼吁人类共同签署支持,后续将在全球各地展开实践宣言的活动。(“反活摘世界峰会”主办单位提供)

以下是讲者的演讲内容:

大家好,感谢各位今日的与会。很荣幸能和大家谈中共活摘器官,这个当今最重大的医学伦理议题。我希望就几个我认为活摘器官中重要的观点提出看法,倒不是概述证据和资料,而是分享一些我们如何运用这些证据资料的经验,以及这件事如何影响我们的医疗机构。

首先我想谈谈普遍对于中共活摘器官的沉默。尽管大卫‧麦塔斯及大卫乔高早在2006年就公布了第一份调查报告(出版为《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在随后的15年里,伊森‧葛特曼在2014年发表了调查报告(出版为《大屠杀》一书);2016年由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及伊森葛特曼共同发表上述两本书的更新报告;以及2019年2020年由“中国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问题独立人民法庭”做出的判决,综观以上所有报告,全都得到同样非常不幸的结论,那就是活摘器官确实在全中国各地的医疗机构和移植中心发生。但一直以来医学界大多不愿承认,事实上全世界也大都如此。

因此,这样的沉默是如何发生的呢?我以自己为例。我在美国中部一家中型教学医院服务。在这间医院,我和一些同事们尝试采取一些行动来遏止中共活摘器官。我和某位负责医院器官移植事务的同事,我们每年做的移植量不算多,我们想用自己的方式阻止中国医师来我们医院接受移植手术的训练,因为他们回到中国大陆后可能会参与活摘器官。接下来发生什么呢?虽然这情况还没有成为我们医院的常规,但当我与医院主管们联系时,基本上我得到一致的回复是:毫无疑问,中共活摘器官确实正在发生,但与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明确表态对立,对我们的医院、大学部和研究所可能都有危险。

另一个例子是在2019年底,我找了我们医院主管们,跟他们说我们必须正式表态,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讨论,针对中共活摘器官我们能做些什么,特别是中国法庭的报告刚发表,报告中他们详细面谈了超过50位证人,检视了所有的证据和资料,且绝大多数出自中国的资料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从2000年代早期开始,中国国内器官移植数量便呈指数型成长,也唯有中共杀害无辜民众获取他们的器官才能合理解释这个现象。这种令人发指的大规模犯罪,在医疗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

当我找我们医院主管谈的时候,他说他毫不怀疑中国共产党会做出活摘器官这种暴行,它确实正在发生,但假如我们对此正式表态,中国就会把他们的学生都送去德州。这让我觉得奇怪。我们医院并不在德州,就算中国将他们的学生都送去德州又怎样?我认为害怕中共经济报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因应方式。

另外我更担忧在我们医院的临床上,已经训练了至少两位中国医师,其中一位是胸腔内科医师,另一位是心胸外科医师,当他们回到中国,他们在中共统治下的医疗体系并无法独立行事,基本上所有人,包括所有在中国的医师和外科医师,都在中共的严密控制之下。此外,我们医院也有同事在工作上与中国医院有密切的合作往来,他们会去中国授课,也带着中国医事人员来这里.事实上,在我们医院的实验室和临床门诊中,有位同事就找了一位中国人在实验室帮他做国家卫生研究院补助的研究计划。

为什么我们过去都对中国采取合作交往的方式?2017年温蒂‧罗杰斯、马修‧罗伯森、和雅各‧拉维在《英国医学期刊》(BMJ)发表了一篇评论,我建议大家都读一读这篇文章。文章只有一页,详细说明了在2006年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的报告发表之后,国际移植医学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TTS)对中国所采取的方式,实际上那也是医界大多采取的交往合作方式。所以,这种与中国交往合作的方式有效吗?简单来说没有。美国在外交与经济方面也采用类似的方式,但真的都是负面结局收场。其中一个例子是最近这几年内,我们医院几位顶尖的科学家、顶尖的临床医师和大学教授必须离职,因为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有密切往来的财务关系,但却没有尽到向美国联邦政府通报的义务。类似的案例,也发生在2019年的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以及2019年底至2020年初之间位于佛罗里达州南部的莫菲特癌症中心(MoffittCancer Center)。有9位主管被迫辞职或离开现有的职务,他们都不是中国人或华裔美国人,原因也是没有向美国政府通报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密切合作所带来的危险,但实际情况比这还更糟。

我认为与邪恶政权控制下的医疗体系合作是很危险的。这确实从活摘器官一事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事不是凭空发生的。事实上,大多数带头在中国成立移植中心的医事人员,都曾在美国或其他西方先进的医疗机构接受移植医学的训练,在2006年调查报告发表之前,医疗网站上还拿这点来炫耀。移植医学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医疗成就之一。正因为如此,这里不是谴责移植医学,而是谴责利用移植作为邪恶手段的这个邪恶体系。

还有一个我想说的重点是,要认清中国共产党并不代表中国这个国家,也不代表中国的历史或文化,更不代表中国人民。这是中共对它控制的人民还有全世界使用的障眼法。中共想让全世界相信,中共是中国这个国家和中国人民的同义字。因此,任何对中国共产党的抨击就是在抨击中国人民和中国。然而事实正好相反。当我们试图谴责中共活摘器官严重侵害人权时,我们就在努力维护中国这个国家及中国民众的清白,避免他们成为中共

利用中国医疗体系犯罪的帮凶。当我们做出这类声明时常会被认为是“搞政治”,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爱用词汇。无论是不是搞政治,我们医学领域务必远离政治。但这不表示我们要避免表达让中共不舒服的反对立场。事实上,这其实是表示,如果中共要继续拢络医学界、医学专家、内科医师和外科医师,我们应该公开表态反对它。这点是我们一定要表达而且不能保持沉默的。

最后一点我想谈的是,即使今天中国完全停止了活摘器官,我们也务必将犯下那些令人发指罪行的负责人绳之以法。这对防止类似罪行的再度发生是很重要的,而且这也是合理解决这个被医学界放任了15年的罪行的唯一方法。

最后,感谢所有今天的与会者。我认为只要我们共同发声,就可以促成改变。我们能让我们的医疗机构、移植中心做出改变,我们要做的只是强有力的齐声说出:我们不能再容许中共活摘器官继续发生。我们不能再沉默了,过去正是因为我们的沉默,才让中共活摘器官持续发生着。谢谢大家今天拨出时间参加这个会议,我很愿意待会儿回答大家的提问谢谢。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授权刊载)

QRCode连往《反活摘之世界宣言》官网。https://ud-cp-foh.info。7个语言文本可在官网下载,可在官网参与连署支持。(图/宣言发布单位提供)
QRCode连往《反活摘之世界宣言》官网。https://ud-cp-foh.info。7个语言文本可在官网下载,可在官网参与连署支持。(图/宣言发布单位提供)

延伸阅读:
09-27 联大期间《反活摘之世界宣言》问世 吁全人类制止中共暴行
09-27 《反活摘之世界宣言》 团结人类制止中共暴行
联合国人权专家:《反活摘之世界宣言》强化合作终结反人类罪行
09-18 反活摘世界峰会19国参与 欧美亚医界吁勿沦中共帮凶
09-19 反活摘峰会吁各国立法 全面惩治中共活摘暴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