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李莹妈否认铁链女 律师:让她出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9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2月18日,京港台时间2月19日,我是秦鹏,欢迎收看“秦鹏政经观察”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李莹叔叔再提DNA鉴定铁链女;网友嘲笑徐州参与鉴定李莹妈是“坟头上烧纸”;中国律师:让铁链女自己出来;这可行吗?

财新网2月17日的一篇报导引发网络热议。该文称,他们对李莹妈妈进行了采访,还说江苏和四川两次DNA鉴定均否认铁链女是李莹。然而,外界对这样的结果存疑,而李莹叔叔呼吁在第三方的监督下重新比对。

目前,我从各方面获得的消息看,江苏省调查组主要功能不像调查,而是编剧。它们的最重要目标,是把目标从李莹身上转移。而中国民众也普遍对该调查组信任度存疑,有中国律师要求让铁链女公开出来讲话。这可行吗?

官方鉴定铁链女非李莹?李莹叔叔再提DNA鉴定

昨天和今天,我们看到铁链女、8孩妈事件再次有了大的进展,财新网引述消息人士称,丰县“铁链女”事件舆情发酵后,徐州公安和南充公安对李莹母亲和“铁链女”各进行过一次DNA比对,结果均没有配对上,李莹叔叔呼吁在第三方的监督下重新比对。

也许只是巧合,关注铁链女事件的有影响力人士邓飞和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主持人制片人、王圣强等人,也都提出来,要官方满足李莹叔叔的DNA检测要求。

邓飞在微博说,2月7日,李莹叔叔向公安部递交赴徐州重新比对的申请书,他打电话给李莹父亲李大忠的战友女儿@自由的蓝色鸢尾,问:“如果不是李莹怎么办?”@自由的蓝色鸢尾回答说,官方之前通报,一说不存在拐卖,二说2020年她的DNA样入库,现在南充公安说和李妈妈没比上,但如何保证2020年入库DNA样就是铁链女性的真实样?所以,李莹叔叔才恳请公安部主持比对。

@自由的蓝色鸢尾还说,她们只有两个请求,1. 确认从铁链女性取DNA样,2. 确认有公信力第三方比对。“如果她真的不是李莹,没有人会胡搅蛮缠,相反我们可以帮助来澄清这个事,可能更有说服力。”

2月18日晚,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主持人制片人、导演王圣强在微博提出同样要求:“李莹叔叔好几次要做DNA比对,江苏都没同意。这个要求,不过分吧。父亲去世了,叔叔跟亲爹一样。能不能在多方监督的场合下,让铁链女和李莹叔叔做DNA的比对,或者多个机构来做。毕竟,你们懂。”

他还贴出了@自由的蓝色鸢尾一段话,2月9日时,李莹叔叔要求被徐州拒绝,“9号我接徐州JC电话提出过李莹叔叔想见八孩妈,想采验DNA,JC说会转达,没有下文”。

从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看,徐州警方这样的行为很可疑。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大家看看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2月7日,李莹叔叔公开信向中共公安部提出检验DNA,当天半夜徐州官方发布了第三份公告,因为声称通过云南亚谷村村干部和村民,通过照片和口音识别确认小花梅就是铁链女,被网友驳斥得体无完肤。——请注意,这里面没有最可靠的DNA检验,同时他们却拒绝了李莹叔叔的请求。而中共公安部也离奇地没有回应。

2月9日,徐州警方打电话给女孩@自由的蓝色鸢尾,要求她闭嘴。@自由的蓝色鸢尾再次通过他们转达李莹叔叔要求、随后被无视。

2月10日,徐州警方姗姗来迟地发布了第四份通告,声称做了DNA检测报告,再次称小花梅就是铁链女。——时间上这很可疑,因为调查组的核心人员、那些资深警察当然知道DNA校对的重要性,肯定会优先去考虑采集。但是,所以按理说至少徐州警方应该在1月30日接手案件后,就会尽快去采集DNA样本,而检测最多只需要1-2天,为何2月7日还要说用照片和口音校对确认小花梅身份,又为何在3天之后在网上对它们的检测方法质疑、舆情汹涌的背景下,才公布所谓的DNA检测结果呢?

再之后,2月15日,公益人@邓飞将董某民和52岁的杨庆侠结婚证曝光,民意再次沸腾,认为这和铁链女完全是两个人。中共官方沉默几天后,不得不宣布启动江苏省调查组。

好了,回顾完整个过程以及李莹叔叔的要求,我们再来看财新网的报导。里面透露出的内容,被网友普遍发现存在至少三大疑点,包括:DNA鉴定谜团,徐州警方很诡异的2020年那次DNA检测,李莹妈妈否认不像的依据也很奇怪。我们来一一分析一下。

财新网的报导称,“铁链女”事件舆情发酵后,警方先后做了两次DNA检测。第一次是李莹妈妈梁晓清说,在1月30日,四川南充警方就采集了她的血液样本,“第二天区公安就电话告诉我,我和丰县被锁女子的DNA样本比对结果是没有配上”。第二次,则是接近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的,说“铁链女”事件舆情发酵后,徐州警方也做了一次,没有匹配上。

这两次检测具体是怎么做的呢?第一次,南充公安是从李莹母亲的血液中提取DNA样本,与丰县“铁链女”录入公安系统资料库的DNA样本,运用常染色体STR多态性检测方法进行检测。第二次,则是徐州警方从“铁链女”的血液中提取DNA样本,与李莹母亲录入警方DNA资料库的样本,进行检测。

大家注意到什么没有?是的,网友们普遍的观点也是,检测过程不可信。因为,两次鉴定都有徐州参与。徐州警方和丰县是利益相关方,后两份通告中与丰县前两份通告自相矛盾,徐州警方不仅不去质疑,还试图圆谎,它们的结果怎么值得信赖呢?——这是我们说的第一个疑点。

从检测的先后顺序看,应该是先有了1月30日南充方面的检测,后来才有徐州方面的检测,不过,徐州的检测结果很奇怪没有出现在2月7日和10日的第三和第四通告中。这样一个有助于提高徐州公信力的检测,为什么不通告?这是让我觉得无法解释的地方。

另外,1月30日,南昌警方比对的对象,很明显是丰县官方在第二份通告里面所称的:2020年11月,(丰县)警方曾将被锁女子杨某侠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DNA资料库”对比,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

而2020年,丰县警方为什么要去采集、录入和检测杨某侠DNA呢?这实际打脸它们第一份通告,它说“不存在拐卖行为”,而当时,丰县县委宣传部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网传(拐卖)说法不实,女子也是该镇(欢口镇)的人,和丈夫1998年结婚,因其有暴力倾向才被家人安排单独住在小屋里。

既然不存在拐卖,既然铁链女就是欢口镇的人,既然在最近几年欢口镇将该村视为幸福典型,按理说没有道理将杨某侠的DNA录入系统进行检测的。而且,我们注意到,在2月15日邓飞所透露出的结婚证照片中,杨某侠的“身份证号”部分是空白、没有录入信息,那么也不存在该身份证号被发现是外地人,丰县或徐州警方被外地警方要求去采集和录入杨庆侠DNA的问题。

所以,2020年11月,警方曾将被锁女子杨某侠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DNA资料库”对比,为什么要这么奇怪的操作呢?

而按照常理,我们知道,四次通告暴露出徐州、丰县是官官相护、层层相互,对当地数十万被拐卖人口给予上户口、发结婚证、孩子上户口,所以,合理的一个推测也是:即使因某一个原因,徐州警方被动采集了杨庆侠的DNA、要与失踪人口等数据库进行比对,为了避免暴露杨某侠的身份是拐卖妇女,丰县警方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去采集了假的DNA数据,所以,这一次录入的DNA数据是不可信的!

李莹妈妈用口音辨识和外形辨识 认为铁链女不像李莹
财新网的这一次报导中还提到,李莹妈妈用口音辨识和外形辨识的方式,认为铁链女不像李莹,这也被网友认为是第三个不可信的地方。

李莹妈妈梁晓清是这样说的:“网上有人比对李莹小时候的照片和丰县铁链女的照片,说相似度非常高。但现在网上比对的李莹照片不是我扫描上传的原始照片,网上的照片做过一些修正,看起来确实是像,但是我看了丰县被锁女子的视频,凭着母亲的直觉,从外貌上和口音上我觉得差异还是挺大的。李莹的鼻子比视频中的女子更塌平,李莹是内双眼皮,眼睛近视400度,看人眼神有点虚,而且我们南充的口音和视频中被锁女子差别很大。”

但这样的陈述,被认为可信性不足:

第一,口音问题。网友@柳拂堤这样说:口音说是个屁,我90年代9月初到上海读大学,大家都讲普通话,我好几天都没开口。后来开始讲普通话,国庆节高中同学来找我玩,我一句家乡话都讲不出来[允悲]硬憋几句都是走音的,我急死了,有腿不能走的感觉,他们都笑话我[允悲]寒假在镇上下了车,我到一个理发店坐了好久,找到家乡话的感觉,才敢回家

另外,也有一个非常典型的拐卖儿童方面的案例,这几天也在国内网络被热传。这是2001年,《南方周末》的一篇热门新闻报导《被拐六年》,受害人张小丫(化名,为保护女孩隐私)当时只有14岁,是北京的一名初中女生。记者陈韵秋的文字没有半点声泪俱下的控诉,但仅仅是朴实的描写,平静的叙述下令人不寒而栗,令人窒息。

女孩被强奸时只有14岁半,而买她的“丈夫”、河北高碑店的田志宾已经30多岁了。女孩买回来不久便遭到强奸并被安排结婚,在田志宾的“老姨夫”村党支部书记徐金池的运作下,女孩有了新的高碑店出生的户口本、合法的身份号码以及警方出具的结婚证。户口本上还写着,与户主的关系:妻子。

就这样一个被贩卖的14岁的孩子的身份就这样“合法”化了,小丫于是每天都在被“合法”强奸。

15岁,张小丫就怀孕了,孩子生下来后,长到4岁发现是个哑巴。她多次逃跑,多次被抓回挨打。因为全村人都看着她。

2000年12月9日,张小丫终于逃回北京的家。回家前,她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报导中是这样说的:妈妈接到小丫从良乡打来的电话怎么都不相信电话的那头是自己的女儿:“口音全变了,和小时候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像,一口的河北腔。”

而这个张小丫离开北京的家不到6年,而1996年12月6日,李莹失踪,迄今25年多了,她的妈妈认不出来很奇怪吗?

第二,梁晓清说的,12岁的李莹“近视眼,看人眼神有点虚”,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我们知道,小孩子的近视眼都是假性近视,如果常年不用读书看电脑之类的,那么也很容易恢复。所以,这一点也并不能够作为否认她是李莹的足够证据。

第三,关于梁晓清说的网上李莹照片和图片不像、做了美化的问题,我们来比对一下,寻亲公益网站“宝贝回家”上的照片,和网上做对比用的照片有什么明显的眼睛、鼻子等关键部位的改变吗?这些才是脸部识别公认的标准。可以看出,并没有做出特别改变,只是利用AI对清晰度做了修复。

另外,李莹的同学提供的班级参加菊花展的时候合影中,提取的李莹照片,大家也可以看看,是不是和“宝贝回家”上的照片一样?

其实,真正可疑的,反而是中共官方的所谓照片比对方式,它们承认了邓飞发布的董志民和杨庆侠的结婚证照片,而之前又说他们到了云南亚谷村“组织干部比对照片、口音”得出小花梅就是杨庆侠的结论。大家看看,这两个那一点像?

更何况,别忘了铁链女还有那著名的一段带有四川口音的话:“这一窝都不是东西,全家都是强奸犯!”大家也可以再来看看,回顾一下。

这也让我又想起来,原籍为徐州丰县的制片人、导演王圣强之前披露的,他们老家的人都知道“八孩母”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

揭秘调查组神秘目标 律师:让李莹自己出来说话

讲这个部分之前,我先说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希望观众朋友们和网友们和我一起去呼吁:那就是应该让铁链女到第三方可以信任的地方,比如上海或北京的一个医院,并且在接受公众监督的情况下治疗,而不是继续在丰县治疗。最好进行实时的网络直播,让我们看看她的真实情况。因为徐州官方很可能为了保护自己的信誉,而对她痛下杀手。

可以这样说,其实,徐州铁链女这个事件一开始只是一个村民、董某民涉嫌拐卖、强奸的个人刑事犯罪案件,但是在丰县官方和徐州官方,以及江苏省政府、中共公安部的参与之下,成功地变成了中共当局执政合法性的一个答卷。不得不说,当局的成绩单惨不忍睹——0分!

就像胡锡进昨天哀叹的那样:“一个基层事件搞成现在这样,江苏省委省政府不得不另外成立调查组,确定真相,从政治上说,这是悲剧性的。它是官方公信力已经非常脆弱再清晰不过的警钟。”

有一个网友说的非常有代表性:“本来我还不太敢确定是李莹,但是徐州的做法,尤其是第四份公告,简直是此地无银,反倒让人确定了那就是李莹!如果徐州不心虚,如果铁链女不是李莹,它们没必要急吼吼地否认,急吼吼地出公告说是云南的小花梅,要知道徐州控制了董和桑拐子,铁链女到底是谁,徐州官方早应该知道了。”

另有网友说:“是的。他们截止目前为止,谎话连篇,简直就是坟头上烧纸,哄死人。”

这也是我们看到民意滔滔,整个中国国内关注度高达60亿人次,远远超过了对冬奥会的关注,北大、清华、人大、川大等校友出来联署要求中共中央调查的原因,……我们这里不是说,我们有100%的证据证明,这铁链女就是李莹。但是,官方的做贼心虚,实在让人无法相信它。

今天,我看到有人主张公布各位成员信息供大众监督。我觉得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希望网友能想方设法去挖掘,公布出来,让他们接受公开监督。

当然,这里我们又回到目前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江苏省调查组可信吗?我在昨天的分析中说了,它和徐州有太深的利益相关性,我做了六点预测,包括调查结束的时间、对铁链女的身份认定结果等等,我说中共可能会打击一小部分丰县的拐卖,但是会继续掩盖徐州等存在的大规模拐卖妇女问题,还说中共会基本把处罚范围限定在丰县,而不会揭开徐州乃至江苏省、中共政法委和宣传部、央视等有组织的欺骗社会的问题。是不是这样呢?也让我们继续观察。

今天,有知情的朋友向我独家爆料关于调查组的一些惊人的消息,也让我进一步确定,目前的调查组的真正出发点很值得怀疑。目前冲在最前面的,不是调查者,而是两拨人,一拨是徐州警方,一拨是中共央视他们都对李莹等亲人、小花梅的亲人、村民们进行特定的警告和误导,其核心目标有两个,是要让他们承认52岁的杨庆侠就是42~43岁的小花梅,另外让她们拒绝承认李莹和铁链女有直接关系。

所以,这样的调查组,到底是调查组,还是编剧组?

也许是巧合,我今天也发现这一段时间一直关注徐州铁链女的推友@骄傲女孩也说:

1,他们已经安排了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各大平台的营销号,彻底否定“李莹”说,并说网上的那些图片进行了修复,不可信!
2,他们拿的是小花梅的DNA与李莹母亲做的比对,而并没有提取现在还在医院里李莹的DNA与李母进行比对,
3,与四川方面配合公布:与李莹母亲DNA没有对上!
4,召开新闻发布会,各大无耻官媒配合报导,彻底否定是李莹!

她提供的一些内容,和我们目前看到的惊人相似。会不会当局就是按照这样的剧本在做呢?我们且静静看着它们表演,也盯紧它们:铁链女是谁?李莹到哪儿去了?小花梅到哪儿去了?52岁的杨庆侠到底是谁,她现在在哪儿?是死是活?还有,哪些官员应为过去三十年人神共愤的黑暗负责?……

今天,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声音,我觉得只得我们来讲一下,那就是有律师公开呼吁《她是谁,让铁链女自己说》,北京执业律师、九三学社会员彭瑞萍说,她对铁链女是精神病的鉴定结论持怀疑态度。

因为,她看过铁链女相关的视频,她应该是有表达能力的。她能说出“一屋子都是强奸犯”,她能非常清晰地说:“远、远、远!咋可能走?不可能走!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这个世界不要俺了”,如此有哲理的话,一般人都说不出来。

在央视的一段采访视频里,当男医生在凶巴巴地说:“睡一会睡一会就好了!睡吧,睡吧!”铁链女说:“放我走吧!”

所以她认为,铁链女并没有完全失去表达能力,她应该是长期处于一种被虐待被凌辱的环境,暂时失去了一些语言表达能力而已。

彭瑞萍律师说,希望在一个很宽松的环境里,身边不要站着凶巴巴的医生,让铁链女说出她是谁来。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也看到邓飞、老蛮等人,提出了类似的说法,那就是让铁链女自己说出来这些信息。

当然,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我们应该去呼吁:那就是应该让铁链女到第三方可以信任的地方,在公众监督的情况下治疗,而且要允许李莹叔叔和网民代表去探视,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徐州官方对她再度伤害。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调查的公正。

好了,我们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让我们继续努力,去寻求公正调查,也争取解救千千万万的被迫害的铁链女。谢谢大家!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