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富人太多?华尔街抢“肥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0日讯】去年,在中共行业政策打击、疫情“清零”政策等冲击下,华尔街在中国的投资可谓是遭遇了重创,但是,颇有些奇怪的是,在中国经济下行、A股市场不振的情况下,一些国际投行却又开始押注中国市场,争相加码投资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它们的押注,又真的能换来回报吗?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方面的话题。

中国消费疲弱 但奢侈品销售两年翻番

我们看到,虽然在新年假期中共放宽了旅行限制,但数据显示,旅游、电影、餐饮等民间消费依然疲弱,反映出中国消费市场依旧不振,可能成为今年GDP增长的最大拖累。而中共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1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升幅仅有0.9%,跌破了“1区间”,是4个月来的低点,也进一步证实了消费的疲弱。

另外,根据国泰君安证券近日发布的问卷调查结果,在后疫情时代,居民的消费能力面临三重因素的影响,分别是:收入受损、消费场景受限以及消费欲望低迷。比如:年轻的、收入不太稳定的群体,选择全面节流、削减预算;年龄较大、收入比较稳定的群体,也削减了出游、社交、美容等相关消费;同时,拥有更多物业的群体,则面临周转压力,对消费的减少效应更加明显;此外,生育对家庭消费的影响很大,不管是新手父母还是二胎家庭,首先考虑的都是子女教育和家庭开支,其次才是社交、出游、美容以及爱好等消费。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在过去两年中,尽管疫情对民间消费造成了巨大冲击,但是,却丝毫没有阻挡中国奢侈品销售总额的飙升。根据贝恩公司1月20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中国个人奢侈品市场,继2020年取得48%的增长之后,预计2021全年,将实现36%的增长,达到近4,710亿元人民币,和2019年相比,整体规模几乎倍增。报告还预计,如果这种增长趋势能够延续下去,无论未来出境游复苏的进展如何,到2025年,中国市场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我们看,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是如此悬殊。根据世界银行中国官网2020年9月的报告,中国的人均收入只有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有大约3.73亿的中国人,每天的生活费仍然只有5.5美元。

中共总理李克强也在2020年两会期间披露,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另有统计显示,中国有9亿多的人口,月收入不到2,000元。

此外,去年9月,中共国家统计局长宁吉喆也提到,中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在2008年达到最高点0.491后,2009年至今,一直呈现波动下降驱势,2020年时,降到了0.468。

基尼系数,是国际间普遍用来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基尼系数为0,代表居民所得绝对平均;基尼系数为1,代表所得分配绝对不平均。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制定的标准,基尼系数0.4是所得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超过0.4就意味着贫富两极分化,我们刚才提到,中国2020年的基尼系数是0.468。

因为低收入人群在人口中的占比太高,再加上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导致经济增长无法通过刺激内需、刺激消费来驱动,所以到了现在,中共不得已又提出了“共同富裕”的口号,希望推动经济转型,扭转中国GDP的趋势性下降。

不过,中共去年采取的监管措施,让经济更加陷入低迷,又要面对“稳增长”的压力。而经济的衰弱也反映在股市的行情上。虽然A股的指数这星期开始飘红了,但奇怪的是每天只升一点点,就算是大多数个股都在下跌,指数也不会变绿。所以,上证指数连升4天,才升了1.8%;而创业板指数连升3天后,周五又跌了0.46%。

路透社引述的分析认为,A股市场无论哪个板块,都比较缺乏交投,后期可能还是高低波动的情况。

华尔街去年遭受重创 但难舍中国市场

不过,尽管A股整体表现疲软,大家看到,媒体报导却说,越来越多的国际投行,开始改变先前的审慎态度,认为现在是购买A股股票的时候了。

比如,瑞士信贷在近期发布的2022年全球股票策略报告中,时隔近12个月,将中国股票的评级重新提升回“增持”(Overweight),理由是,全球许多地方货币政策正在收紧,中国则相对宽松。

高盛也在1月23日的一份报告中,预测MSCI中国指数(MSCI China Index)今年将有16%的升幅。

另外,海外研究公司EPFR Global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沪港通北上资金,净流入167.75亿元。不过,EPFR的研究主管说,最近的一波买入潮主要来自海外机构投资者,并不是自去年年初以来对中国兴趣逐步减弱的海外散户投资者。

这也说明,海外的机构投资者确实在加码投资A股。但问题是,这些外国投行对于中国市场的预测就一定那么准吗?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钟情于中国成长股的华尔街,就遭遇了重挫。

比如,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在经过去年持续惨烈的下跌之后,2022年整体来说,颓势依旧。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去年重挫了42.7%,而今年初到现在,又下跌了5.5%。

而《中国基金报》报导说,金融市场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29日,海外规模最大的10支中国股票基金中,9支在2021年呈现亏损。其中,3支亏损幅度超过20%,5支亏损幅度超过15%。而这些基金的管理者都是全球资产管理的巨头,包括安联投资、摩根资管、施罗德投资、富达国际、瑞银资管、法国巴黎银行等。

而现在,虽然中共央行已经降准和减息,但A股的疲弱表现,已经让外国投行感到担忧。

路透社报导说,施罗德投资管理,在2月17日表示,近日中国A股回调,主要是因为房地产行业去杠杆化持续,加上美联储近期表明,很可能会更快和更大幅度加息,所以,市场忧虑GDP增速可能会进一步下行,而且,整体投资情绪,也受到中国当地疫情的影响。所以,市场仍希望中共当局,会释出更有力的政策讯号。

也就是说,外国投行自己也清楚,它们对中国市场前景的预测未必准确,但是它们还是押注中国市场,并争先恐后地加码投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中国的赚钱机会 让华尔街“垂涎”不已

华尔街依旧钟情中国市场,是因为中共当局对外资开放了金融市场,尤其是在2020年,取消了金融、保险和经纪行业的外资股比例限制。

这让外国投行兴奋不已,因为它们知道,中国市场的巨大体量和成长转型空间,将给它们提供更多赚钱机会。因为众多的IPO、并购、增发等投行业务,迅速扩容的居民财富,以及潜在的养老产品需求,都将为资管机构带来无尽商机,而这些是稳定成熟的欧美市场无法提供的新机遇。

比如: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近期又加大了对中国公司的押注,增持阿里巴巴、百度和蔚来汽车等公司。自1993年以来,桥水基金一直在管理中共政府的资金,其中包括为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和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管理大约50亿美元资金。而桥水基金,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信息披露资料显示,它在海外发行的中国基金,资产总值已经突破了340亿元人民币。

再比如,去年获准在中国设立全资共同基金的贝莱德(BlackRock),也将中国市场视为拓展业务的最重要市场。去年9月,它从中国投资者手中筹集了10亿美元,成立了中国首个由外资运营的共同基金。此外,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养老金专业管理机构,贝莱德还将通过和中国建行子公司,以及富登管理私人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在中国市场开展养老金业务。

另外,中国迅速增长的财富管理市场,更是让华尔街银行垂涎不已。

去年2月8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财富报告》,将家庭资产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600万人民币的“富裕家庭”、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家庭”、亿元人民币的“超高净值家庭”,以及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报告还揭示出这些家庭的数量和地域分布情况,包括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和台湾。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富裕家庭”的数量已经达到501万户,“高净值家庭”达到202万户;“超高净值家庭”增长到了13万户,而“国际超高净值家庭”,也就是3,000万美金的家庭,达到了8.6万户。

从总财富来看,“富裕家庭”的总财富,达到了146万亿元,是GDP的1.5倍,其中,中国内地占到了近九成;“超高净值家庭”的总财富为94万亿元;而“国际超高净值家庭”的总财富为89万亿元。

该报告还显示,中国未来10年,将有17万亿元财富传给下一代,未来20年将有42万亿财富传给下一代,未来30年将有78万亿财富传给下一代。

瑞信集团发布的《2020年全球财富报告》也指出,未来,全球四分之一的新增财富将来自中国。

所以,总结外界的评论,那就是,尽管在中国的获利有可能受到冲击,一些金融机构,仍然认为它们是“别无选择”,因为中国市场未来的成长潜力无穷,要想分得一杯羹,就必须及早卡位,如果因为赚不了太多钱就不去投资,等于是断送了大好机会。

而中共呢,也正是因为深谙资本的贪婪本性,所以只是用“金融业对外开放”这一招,就让这些外国大投行们乖乖听话,不敢随便发表批评言论。比如,摩根大通的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说出“摩根大通的命比中共长”之后,第二天就紧急表示“后悔”,两次道歉。桥水基金的创办人瑞·达利欧(Ray Dalio),提到中共的人权迫害时,也是轻描淡写,只把中共政府说成是“严格的家长”。

事实上,大家也能看明白,中共看似强大,却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虽然在外国金融机构的配合下,中共可能会多喘息几天,但在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危机下,中共日薄西山的颓败之势已是定局。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