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李莹母通过官媒发声 为何说漏洞百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点:李莹妈妈公开发声!她不要自己女儿了?计生办抢别人孩,变国际商品;未婚女被盯上,中共催生阴谋;党内发起骂习攻势,习的20大“三个目标”能实现吗?各中小学被强令聘“警察”当副校长。

【往往一盘散沙的舆论 面对的是中共精致的谎言机器】

中共的宣传部门啊,那是专门的“谎言加工厂”,其实整个这个体制的各个部门,也都是这么存在着。“谎言”和“暴力”是共产党的两条腿。

如果没有对共产党深刻清醒的认识,是无法用正常人的底线加以揣测的。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是迫不得已,有时候说谎吧,或者是,即便是经常说谎,有时候也说点实话吧。不管怎么认为,都是抱着一种“说实话”是人类天性的本能底线,来认知中共的宣传。

长时间以来,让一些人看不清共产党面目的原因,就在于我们用人类的理性去揣摩它,而不是用魔鬼的定义,来对它进行剖析。前者,你永远看不懂中共,而后者,却是能划破中共很多画皮的“利剑”。

中共党内,有很多经验丰富的专业化的职业“说谎者”,他们以此为业、为荣、为傲,把民众心理、舆情走势、大众心理弱点、还有能够切割、分化、离间公众意见的各种细节,研究得极其详细。中国人为什么长期面对中共的谎言宣传,可总有一些人被屡骗不爽,就是醒不过来呢?

是因为,人们面对的是一个有着几十、上百年经验的相当精致的谎言机器,它的招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不能做的。社会公众以一个带有共同目标的、但却如黄沙般松散的舆论聚合体,面对着这样一部精细组合的机器,有时,如果没有对追求真相笃定的信念,没有对魔鬼本性的深刻认知,是很难开启看透其所有邪恶招数的“慧眼”的。

【江苏刚说调查 官媒异口同声否定八孩母是李莹

就在2月17日,江苏成立调查“丰县生八孩女子”调查组的同一天,大陆《财新网》突然发表了一篇对四川南充失踪少女“李莹”生母的专访,而李莹被外界普遍认定就是“八孩母”。李莹生母名叫“梁晓清”,在李莹生父死后已经改嫁,2016年,梁晓清还向法院申请,宣布“李莹死亡”,而此举被认为是,主要是为了处理李莹生父的财产,而目前,梁晓清已经改嫁。

截至2016年,李莹已经失踪了整整20年,是死是活仍是未知数,而其生父已离世,改嫁的母亲对这个女儿,还有多大的感情,这一点,难以捉摸。

在《财新网》的采访中,梁晓清说,四川南充的公安,在1月30日就采集了她的DNA,跟八孩母的DNA进行了比对,说配对失败,等于是否认了自己跟“八孩母”存在血缘关系,否认了八孩母是李莹。而且DNA配对很快,头一天采集,第二天就配上了。

通常来讲,国内的DNA配对两天能完成就算快的,隔天就完成,那一定要“加速”才能完成。当然,在现在的“加速年间”,我们不能小看了他们的“加速度”,特别是这种要否认什么事实的时候,那更得是撒了欢的加速,要加速到多快呢?快到根本不用做配对,直接填一个结果了事,反正是“上级指示”已经给了结果,没有比这更快的了。

但是好不容易发了一篇李莹母亲的采访,只说个DNA配对失败,那就是物没尽其用啊,一定是把所有相关的,都要辟辟谣才算满足。

于是,梁晓清对官媒说,网上传的李莹失踪前照片,经过修改了,跟本人不一样,而且说“八孩母”的口音和相貌跟自己女儿差异挺大。这句话说的,不知道疯的是梁晓清、是八孩母,还是疯的是我们。好像李莹失踪二十多年了吧,那么小被拐走,经历那么多折磨,舌尖牙齿都被摧残没了,要说跟自己女儿口音相貌极其接近,那才叫“奇迹”。除非李莹穿上了《西游记》中紫阳真人的“五彩霞衣”,妖精们一碰她就手疼,不然的话,是不会出现那种奇迹的。

【李莹妈向官媒否认与“八孩母”有关 为何说漏洞百出?】

可是,梁晓清出来辟谣有用吗?那得看她说的跟现在大家掌握的信息匹不匹配。

首先是DNA配型,梁晓清说,南充公安是1月30日找她采集DNA,1月31日就给了她结果。这个时间点很有意思。大家记得1月30日是什么日子?是黄历腊月二十八,去年没有三十,所以腊月二十九是除夕,也就是1月31日是除夕。好嘛,从没见过中共警察这么勤劳,在腊月二十八,除夕的前一天,为一件民间案子,放弃过年,并且连着一直到第二天除夕,都在忙这事。这可跟咱们印象里的中共警察有点不一样啊。

而八孩母的事,是1月28日由新浪微博用户“是段小姐来了”发出的一段短片曝光的,引发关注。到了1月29日,才有微博名称为“想看法桑起床”的用户,说铁链拴着的女人,跟自己叔叔家的失踪的闺女李莹有点像,她大院里的老人都说,眉目有点像李莹,当年失踪时12岁,但已经长得很高了,像15、16岁的女生,而失踪女子的爸爸因为思女成疾,已经过世。

这是1月29日下午1点多发出的微博,同时,事发地江苏徐州的丰县,在28日和30日,先后发出通告,先说“八孩母”是精神病,于1998年领证结婚,不是被拐卖的,后来又说1998年“八孩母”曾在当地乞讨,后来被董家收留,然后便生活在一起。所有官方通告,无一字给那个“想看法桑起床”的用户提出的“李莹”说以一点点关注,怎么远在四川南充的公安就这么积极,为了一个微博“怀疑文”,就主动找到家属检验DNA配对了?

这么“热心”的警察叔叔,在中国大陆的现实中应该是找不到的。而且,为什么在全国民众呼号这么久了,直到快2月中下旬,才把当时的DNA配对结果拿出来讲啊,这是在玩什么玄虚、装什么深沉呢?

另外,梁晓清说八孩母长得不像自己女儿,口音也对不上。那口音呢,因为牙齿没了,舌尖也没了,又在异地生活那么久,隔了这么多年,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口音有变化也是正常的。至于说样貌,微博用户“想看法桑起床”就是李莹的亲属,她说南充当地居民大院里的老人,都说八孩母眉目像李莹,她自己也感觉像,李莹的叔叔也感觉像。

这种见识过本人觉得像,跟我们看照片还不一样,我们看照片都觉得像,那见过本人的说像,就更说明问题。可李莹自己的妈妈却说八孩母长相跟自己女儿李莹“差异大”。还说网上流传的照片是经过修改的。

不过,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李莹照片,是取自李莹家属的“寻女启事”,这种寻人的照片,怎么还经过PS呢?难道李莹的家人闲得无聊,故意叫大家找不着人吗。

另一位微博用户“自由的蓝色鸢尾”,在2月18日登出了同样的李莹照片,是直接拍摄的老的一寸照片,显示照片上的李莹,跟寻人启事那张几乎别无二致,是李莹的长相没错。而“自由的蓝色鸢尾”自称父亲也是军人,跟李莹的父亲相识,说明是认识李莹亲属的微博网友。

另外,网上还传出了另一张从小学生集体合影中“撷取”出来的李莹照片,但是与此前大家看到的李莹照片差异很大。为了把事件做成当局希望的结果,中共的宣传部门也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什么招都使。从小花梅到这个照片中的女孩,都是跟八孩母或少女李莹有一点点神似,但仔细看,又不太像的人物。

不过呢,最后这张照片中的女孩,到底是不是李莹,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关键。问题关键,李莹是不是八孩母。不管李莹长得是之前照片中流传的那样,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最需公开证明的是李莹这个人和八孩母的身份。

可是,当局就是一概否定这一点,而公众,多数是认定八孩母就是李莹,现在被搅得是真真假假。而这绝不是这件事正常解决的逻辑。对于这种全国关注的具有疑点的案子,应该把DNA配对检测的任务,交由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哪怕是国际机构,去进行检测,而不是由中共公安自己,这样得出的结果1就是1,2就是2,你如果没有说谎,公众疑虑不就自然平息了吗。

另外,八孩母是不是李莹,这不是这件案子唯一要解决的。可现在官方把公众焦点就往这上面引,今天好多官方媒体一起发声,否定八孩母是李莹。

【八孩母案最重点:“铁链女子”本人安危更令人担心】

大家可以关注,但我们一定要清醒地知道,这不是此案唯一要点,或许也不是最关键的。更要解决的是当事人的安危,去解救她!

大家看到的那个,被铁链子拴住脖子的女人,她现在是死是活,怎么受了半辈子董家父子的蹂躏,现在获得关注了,却因为不符合你共产党的胃口,就要搞到公安手里摆布,是死是活、是冷着了是热着了,外界都不知道,是这个道理吗?

那不是应该,不管她是谁,先把人解救出来,她要是还能有一点正常逻辑,就叫媒体采访她,然后这么大个事,安排一个条件更好的地方,让她调养。

不管是云南小花梅,还是四川李莹,都让相关亲属到现场,认认亲,媒体也报一报,这不正好是赢得民心的时候吗,为何这么好的机会不要,却遮遮掩掩的。

其实真相就是如此,事情发展到现在,我相信,很多朋友与我一样,坚信必有官员掺和在其中,有很见不得人的勾当,从开始就掩盖,到现在雪球越滚越大,越来越要掩盖,而涉事官员还有其更高层级的保护伞,有其所属的派系,由此呢,还变成了权力斗争的问题。

在一个邪恶荒唐的党派管理下,一件终于真相大白可以还受害者以清白的案件,却忽然间变成了波谲云诡、真假难辩的悬案,受害者刚从董家出来,又在“赵家”失踪了,唉!我就奇了怪了。说这共产党是个精神病政党,真的是毫不夸张。

【徐州安徽重庆 恶性案子不胜枚举 湖南孤儿成国际商品】

而这事发地徐州呢,其实历史上也是“前科”累累,这点大家都有不少了解了。我今天又看到一位网友的分享,是说2013年9月,好多找失踪孩子的家长到徐州沛县法院,因为该法院当时正审理一个案子,一个小时候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生父母,结果生父母被买孩子的一方告上法院,目的是索要抚养费,好多家长是去声援被卖孩子的亲生父母,结果跟索要抚养费的买孩子一方,在法院门口有了冲突,公安把这些家长全给抓走了,直到有正义律师介入,才解决。

但是,徐州绝不是全中国唯一一个存在这种不公的地方。在中共治下,活人买卖、人体买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产业。我看真有人留言说什么,哪个国家没有拐卖什么的,我就觉得这样的人,你说你跟他说什么好,是非都混淆了,好坏都不分了。

在这种人的逻辑里,如果中国人不吃遍十八层地狱的苦,所谓政府如果插手主持一次公道,好像这世界就不正常了,好像中国就不是正常国家了。以后咱们在海外的可以反过来说,看哪个国家发生什么不公,就可以说,墙大的中国都发生过这种事,咱们这蕞尔小国发生这点案子,算啥啊,是吧,发生就发生吧,鼓鼓掌。如果把这种人放到国外来,他一定是这种逻辑。

咱就说啊,徐州不是中国唯一一个拿人当买卖的地方。

有网友提到,安徽萧县曾有一个女性,年纪轻轻就被卖给一个老汉,冬天也是光着腿,成天蹲在地上,被强迫生了五六个孩子,生到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子宫都生掉出来了,说明根本没得到好好的照顾,处境凄惨。

在大陆重庆,就还有一位叫方思月的女士,前些日子因为关注八孩母,她就受到媒体关注,她的微博用户名是“巫山六月雪”,她本人也被拴过铁链,也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遭遇买家强奸。期间跑出来到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派出所报案,结果那个派出所受到买卖她的人的贿赂,根本不管,最终有幸逃出魔掌。

近日因为持续关注八孩母,方思月又被那个双龙镇派出所传唤,她在微博发文说,害怕自己就此被关起来,接着又流落街头被坏人捡走。截至我们今天成稿,她还没有去派出所报到,但已经被便衣跟踪,现在还没有方思月的进一步消息。

还有湖南邵阳,这是跟孩子有关的一个悲剧。2011年5月,那里曾被曝光一个案子,当时限制生育的计划生育政策下,好多超生的孩子呢,可以被称为是“非法婴幼儿”,非法出生的,这样的孩子呢,当时报导说,被湖南邵阳的计划生育部门强行从医院带走,报导针对的是一次带走了十几名婴幼儿的案例,然后一起送到邵阳的福利院,然后一个小孩3000美元,卖给外国人,也许是真正的领养家庭,也许是外国的人口贩子,如果是真正的西方领养家庭,那起码孩子的未来应该还算幸运,但是领养家庭却要支付更加昂贵的中共的有关外国人领养的税金。就是这样。

那会儿,中共还限制生育,现在发现人不够用了,想各种办法要多生孩子。

【解决人口问题 未婚女被盯上 中小学聘公安当“副校长”】

在美国很多保守派选民那里,其实是很反感做人流的,认为那跟杀人害命无异。可是,历史上强制人流、肢解腹中胎儿的事,当政策干了几十年的中国共产党,如今在人不够的情况下却喊要“限制人流”,实在是令人作呕的行为。

现在中共的计划生育协会,已经把“干预人流”作为工作要点提上了日程,《美国之音》引述一位微博网友的话评价说:开始对未婚女士下手了,逼着生育,以后的黑诊所不会少。

大家不要小看这一个问题。共产党想解决人口问题,它有共产党的办法,这事不是“黑天鹅事件”,而是“灰犀牛事件”,是显而易见的危险,就是什么时候能冲过来的问题。就像变换手法玩宣传一样,共产党会想不同的损招、赖招、昏招、阴招,让中国女人把孩子生出来的。只要它还存在。

但是孩子生出来,思想上还得满足共党的需求,所以现在中共教育部规定,今年5月开始,强制在各个中小学校,设置由公安或司法人员担当的所谓“法治副校长”,向中小学生灌输习近平思想、还有所谓预防“犯罪”,其实是预防“反党”。我觉得这对学生来讲是个很恐怖的事,也必然是中共自己压垮自己的最后因素之一。

这叫我想起来以前中共搞什么政治运动,进行群体镇压的时候,要全国人民表态,就包括中小学生,让他们公开在派到现场的公安监视下签字,表达对共产党镇压、迫害人权的支持,连学校老师都得配合,谁不配合,那可能在中共看来,就是政治错误,甚至会带来人身安全的危险,现场就有可能被带走问话。

所以,“法治副校长”进入校园,长期驻扎,绝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他要惩治某一位同学,那学校老师、校长,都不一定管得了。

不作不会死,中共这么折腾,对它自己来讲,不是什么好事。

【“燕山雪花大如席” 与北宋和南陈灭亡的历史典故】

我今天看海外《新唐人》在网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是宋宝蓝,说张艺谋在冬奥开幕式上运用的主题“燕山雪花大如席”,是谶语,跟历史上的那些预示政权崩塌的“无意之作”有得一比。文中举了几个例子,比如,宋徽宗宣和元年,奸臣蔡京在徽宗面前赋诗一首,有一句是:定知金帝来为主,不待春风便发生。7年后,到了1125年冬天,北宋京城被大金国女真人攻破,徽、钦二帝被掳北上,受尽屈辱,是为“靖康耻”。果真应了那句“定知金帝来为主,不待春风便发生”。

还有隋朝开皇九年,隋灭了南陈,南陈国主陈叔宝被俘虏,客死洛阳,他在位七年,期间曾创作一首诗叫《玉树后庭花》,有一句云: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整首曲子都满不吉利的,被后世称为亡国之音,所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陈叔宝的朝廷,也确实在隋文帝强大的攻势下,如昙花一现般迅速消亡。但是中共灭亡了,如果也有一个类似的曲子,没准可能反而会被后世赞美。

【习保党但党不姓习 《联合早报》发文公开反习连任】

中共到了现在,内外涣散,貌似强大的外表下,是陈破不堪、千疮百孔的破烂体制。习近平想靠保党连任,但是他没有仔细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这个中共却不是姓习的政党,它是由不同红色权贵势力范围切割划分的,其中尤以江派势力为大,保一个不姓习的党,来维持权力,可是这个党却在反他,不断的内斗,就是他与共党的互搏厮杀,最终结果呢?

脱离中共体制的前中央党校蔡霞在推特发文说,她自己会写一个短文,来指控习“2018年非法修宪”,她说当年自己受到当局压制,没写出来,现在她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来弥补当年的罪错。

同时,蔡霞转载了《联合早报》在2月18日最新发表的,署名“梁兴国”的文章,题为《任期制:共和国重要的制度基础》。当中提到,兵无长帅、帅无长师,军队只忠于共和国,而不是听命于某个执政官,还引用法国人孟德斯鸠的话说:一切官职,权力过大,任期就要短等等。

这篇文章也是“反习不反党”,所谓“共和国”,也是在包装和美化中共政权而已,但是它能这样在一份亲共报纸上发表出来,说明是习近平党内的敌对派系的声音,而这证实,20大前,党内厮杀相当严重。

【袁红冰指习近平20大上有三目标 党内发起骂习攻势】

旅居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也在2月18日对《大纪元》说,党内反对习近平的群体,正在推动“骂习”的舆论攻势,要把习置于万夫所指的境地,并且指出,习20大上想实现高中低三个目标,第一个高目标是像毛泽东那样担任党主席,第二个中目标是至少继续连任,做总书记,第三个低目标,是为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创造依据,把解决台湾的习近平方案确定下来。

但习近平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党内好多利益集团,都反对他连任,对他发起舆论骂战。我们从近日《客观评价习近平》的长文、《联合早报》的这个最新文章等,都印证了这一点,而接下去,在20大前,这种趋势,只会越发严重。

那最后说个事,Youlucky网站上,票选最具人气YouTube主播的活动,还在进行,到2月26日截止,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投票,投票链接,我会放到今天节目留言区置顶。

好,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新闻拍案惊奇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