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母案管控升级 舆论忧“铁链女”处境险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1日讯】中共江苏省官方组建的调查组接手徐州“铁链女”案后,网络言论管控立即升级,热心关注此案的网友纷纷受到施压和威胁,徐州丰县董集村已被严密封锁。与此同时,网络上传出“铁链女”下落不明的讯息。民间舆论强烈质疑江苏官方无意还原事实真相,而“铁链女”处境险恶、结局堪忧。

江苏省调查组介入后舆论管控立即升级

中国徐州“铁链女”事件从1月底在网络上曝光以来持续发酵,不仅在国内引发网民的广泛关注,也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被欧美多国的主流媒体报导。

在海内外探究“铁链女”真实身份与对徐州、丰县官方谴责的声浪日益高涨之际,江苏省官方于2月17日宣布成立专案调查组,誓言要对此案进行“全面调查”,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云云。

然而,外界随后就发现网络管控明显升级,江苏省的专案组接手此案后的首要调查目标,似乎并不是受害人的真实身份与冤情,而是封杀与案件相关的资讯向社会传递的渠道,打压并试图止息任何对此案发出的质疑与对公权力的诘问。

首先,就在江苏省专案组成立当天,阅读次数高达39.7亿的“官方通报徐州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情况”的话题,在网络社交平台的热搜榜上被撤下;微博热搜关于徐州方面的热度已经呈“断崖式下跌”。

然后,从18日起,全国各地开始对发布与此案有关的“敏感信息”的网民封帖抓人。各地网络社群中的活跃人士纷纷接到警局的电话,被要求删除有关铁链女的所有帖文图片视频,退出声援签名连署,“否则后果自负”。“F姜立军”发出的帖文披露,针对徐州“铁链女”案,全国已经统一部署要开始“息声”。

据“民生观察”发布的消息:广西公民陆辉煌、徐州市鼓楼区的蒋冠华姊妹等人,已因关注并呼吁要求彻查“铁链女”事件被警方传唤。还有一些体制内的网友传出工作单位“打招呼”的微信截图,指当局针对此案“人工降温”的手段正在悄悄施行。甚至连1989年出版的《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一书也“躺枪”,从网络书店中消失。

目前,中国大陆的社群平台微博的热搜榜上,已经看不到任何与发生在徐州丰县有关的话题。与此同时,媒体记者或热心网友想深入丰县实地查访也已经不可能。

中国网友在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转发的影片显示,徐州丰县董集村的村子里,所有入口现在都有人把守,如果有当地人要进村必须由村民来接。

湖南卫视的记者18日前往丰县董集村欲实地采访,却发现董集村已经被地方当局以“防疫”为借口全面封锁。现场拍摄的视频和图片显示,“铁链女”所在村庄已经被铁皮围墙包围起来。

网传中国徐州“铁链女”事件发生地丰县董集村已被全面封锁。(网络图片)

“铁链女”突然下落不明 外界忧其处境险恶

一直关注徐州“铁链女”的公益团队“骄傲女孩”在推特上发帖披露,目前“铁链女”已经下落不明,连丰县精神病院的人,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了。该消息令众网友对“铁链女”的生命安危十分担忧。

与此同时,网络上流传一篇未标注作者的网文,对“铁链女”当前的处境和可能的结局进行了分析。

文章表示杨庆侠与董志民的结婚证在网络上曝光,是“铁链女”案的一个重大转折,证件上名为“杨庆侠”的女子明显与网传视频中曝光的“铁链女”不是同一人,这个事实加速摧毁本来已所剩无几的徐州官方的公信力,同时也爆出了“铁链女”事件背后可能隐藏的更多黑幕。

该文分析称:结婚照曝光显示,被董志民残害的女性很可能不止“铁链女”一人,推测与董志民结婚的女性可能有三个:一是大儿子董香港的生母“杨庆侠”;二是结婚证上的女子“小花梅”;第三个才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铁链女”李莹。而前面两名女子现在已经“消失”,她们究竟是死是活、身在何处,还有待进一步查清。

此文还进一步分析指出公众应该关注以下三个方面的情况:

其一,调查组是以江苏省名义成立的,背后实际上是中央直接在指挥;现在省级调查组已经派人员到董集村“入户做工作”,要村民否认说过“铁链女”是李莹的话,彻底封口。

其二,调查组进行了更严厉的控制舆论:网络上相关信息被删除,多起丰县法院不准许被拐妇女离婚的判决已经被删除,微博等自媒体的关注热度被急速降温,表明“这一次舆论控制会加大力量,更加全面”。

其三,针对网民要求“铁链女”与李莹亲属对话的要求,为了不让“铁链女”有记忆和清醒的意识存在 ,官方可能会“用药物彻底弄傻铁链女李莹”,让她的命运更加悲惨。

江苏省调查组的行动受到外界质疑

海外网络社交平台上有中国网民披露,调查组的成员中有徐州前公安局局长,调查组进驻徐州后,首先采取的行动是在调查寻找曝光“铁链女”信息的知情人。

据“骄傲女孩” 2月19日在推特披露的消息,江苏省调查组进驻徐州后,首先就董志民、杨庆侠结婚证泄露事件约谈了数十人,并警告随时听候下一次聆讯;然后成立小组一分一秒的分析到过欢口镇的车辆,并通过步态识别、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分析进出欢口镇的每一个人;并警告内部人员一律不许参与群组、对外讨论,否则“开除公职并追究相关责任人”;还要求各区县“做好各拐卖家庭的思想工作,不能再有任何新的视频、图片、音频传出”等等。

江苏省调查组上述一系列严控舆论和资讯渠道的行动,令外界对其调查的公正性提出强烈质疑,网络上直指江苏省调查组“涉利益关联”的声音开始出现。

@刘志强教授发帖称,江苏省、市、县存在上下利益关联,苏省委省政府对此案理应回避。他建议此事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或由国务院牵头携其他有关部委进行调查。

@汪浩律师则以《不可能有独立的调查结果》为题发帖指出:李文亮当年被训诫的调查组是国家监委成立的,结果调查了40多天就认定了李文亮是“工伤”。他提醒中国人永远要记住,“一个时时刻刻要对司法独立亮剑的政府,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独立的调查”。

@历史周期发帖指出:1.部省公安机关已参与DNA检验,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由此可知部省与徐州为同一利益链,已经无公正性。2.徐州为江苏管辖,相当于自己查自己,如果查处徐州官员牵连出上级领导,可能引火烧身,无法保证公正性。最终结果还是针对孤案抓几个替罪羊,大事化小事化没。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