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传铁链女失踪 更猛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21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铁链女突然下落不明,调查组意欲何为?大数据检索董志民居然是“未婚”!董氏宗族黑幕曝“尝鲜”背后惊人罪恶;金融圈出手制裁徐州。

在上次的节目中,我们刚刚和大家讨论了一个判断,就是随着江苏调查组的成立,大陆民众为营救铁链女而奔走呼吁的努力,将会面临最艰难的时刻。从17号成立到今天为止,这个调查组才运作了4天,大陆整个的舆论环境已经空前恶化,我们此前对这个事件走向的大致判断,非常不幸的可能都会成为现实。

今天我们会尽量简要地和大家系统回顾一下这个周末都发生了什么,尤其是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人和事,这有助于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徐州铁链女事件的紧迫性,更有助于我们认识到加大力度发声,不能让这件事彻底坠入黑暗的重要性。

江苏调查组:解决所有提出问题的人

就整个大的方面来说,这个周末爆出来的的大量信息可以大致划分为两大部分,依然是截然对立的官民两大阵营。我们先来说说官方这边的情况。

江苏调查组到现在为止并未公开发布一个字,但这个机构显然已经有了大量的部署和行动,而且效率惊人。从各方曝光的信息来看,江苏调查组所有的行动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解决所有提出问题的人,最大限度为铁链女事件降温并垄断解释权。

就我这里不完全的初步收集,江苏调查组干的事情,或者说干的不是人干的事情,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追查董志民结婚证出处

1. 调查组起手第一件事情就是严厉追查董志民结婚证的出处,想要追杀究竟是谁把结婚证照片拿到手并发送给了前调查记者邓飞并在大众视野中曝光的。

这个行动已经得到多个信源的确认,邓飞本人在今天早上发出微博,证实包括南京网友叫“珍珠”的已经遭到徐州警方多次讯问,还有其他多位网友自报遭到警方约谈,都一个目的:是否发送了结婚证照片给邓飞。

而邓飞也公开声明,说自己确实收到和公开举报了一组董杨结婚证照片,现已被有关部门证实是真实证件和照片,但他确实不知道是谁发送的。他建议江苏集中精力去查明结婚证女性,小花梅和铁链女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等等。

说白了,就是建议江苏调查组把精力用在解决问题上,不要浪费在提出问题的人身上。

而据知情人士对海外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仅江苏、安徽两地已有一百多人被公安传唤,都是为了追查董志民结婚证的来源。

与此同时,一个名叫姜立军的人发帖,声称是自己进入丰县民政局官网,在婚姻登记档案室找到了照片并公布,让调查组来找自己不要去打扰其他人。

我们无法判断这位姜立军说的是真事还是一种反讽,但江苏调查组一上来不查罪犯先查举报者的举动——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党内帮规——这动作还是犯了众怒,这是不争的事实。

丰县董集村被封锁

2. 在事件发生地丰县董集村,现在已被大量警察和丰县人民武装部人员封锁。还有网友上传了照片说董集村疑似已经被一圈铁皮沿公路完全围住,禁止任何外人进入,成了名副其实的“墙村”。

我们都知道,各地武装部系统早在1996年就已经归属军方管辖,所以董集村事实上已经进入军管状态。而根据推特近期倍受关注的名叫“骄傲女孩”账号披露的信息,当局已经在欢口镇董集村周边,使用步态识别、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对进出该镇的人进行排查分析。

对民间呼声全面压制

3. 江苏调查组第三个高效率的行动,是针对全国范围内的民间呼声开始全面压制。这个行动包括了针对大批活跃的微博博主、微信公众号进行删帖、警告或干脆炸号封杀的措施;包括了对多地书店公开表达同情铁链女、呼吁大众不要遗忘这个女子的行为进行约谈警告并强制其取消。

除此之外,还包括了对大量公民自发的联署征签活动。就连我这里都收到了大陆朋友发来的信息,说他们自愿发起的网络征签活动,在收到的签名超过一千后,签名群屡屡被封,很难继续下去。

北大带头发起联署公开信之后,部分高校跟进,这引起了中共当局高度紧张。我们都知道,自从89年六四屠杀事件后,高校的任何动静都成为中共最敏感的神经,碰一下它们就会关起门来惊恐不已哆嗦半天的。所以目前各大高校和官方媒体,都接到了内部通知,禁止谈论、转发铁链女事件。

其中深圳卫视媒体中心甚至还爆出一份内部通知,要求下属各媒体和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均不得转发《正午三十分》栏目在2月18号关于铁链女事件的报导。这条报导,是我个人看到的第一条国内官方电视媒体对该事件的报导。所以,这条报导很有可能成为国内电视媒体报导中的孤例。原因很简单,调查组的口径还没统一好,谁提前报导了,有可能增加后面圆谎的难度系数。

而另一个代表性的案例,是上海一群女学生于19号晚上在淮海路上发传单,呼吁大众持续关注铁链女案件,结果警方神速锁定了相关人士,转发的微博也被立即封杀。这个例子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共警察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如此迅速就锁定一个人的身份,但却无法分辨小花梅的照片和铁链女是不是同一个人,这是中国高科技非常有党性的又一次科学验证。

当局的封口行动迅速

4. 当局的封口行动之迅速,甚至已经覆盖了遥远偏僻的云南亚谷村。据我所知,已经有多批多名公民记者前往亚谷村实地调查,根据其中一位公民记者披露的信息,给出小花梅本人照片的小花梅舅舅已经接到警方电话警告,同时也已经有央视的人前往他家里进行了大量拍摄。

在强大的压力下,这位老实巴交的贫困村民不得不改口推翻了之前的说辞。所以如果在未来央视出面声称小花梅舅舅认定了铁链女就是小花梅之类的说法,我想我们大家都会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出现大量五毛水军帖子
5. 当局采取的第五个行动,是在微博微信等平台中,突然出现了大量五毛水军的帖子,其内容或攻击为铁链女发声的大v反华带节奏配合境外势力;或直接为董志民及拐卖产业链洗地,说什么铁链女儿女双全,50岁了还有夫妻生活其实很幸福,什么解救被拐女性将造成家庭离散悲剧。甚至还有人振臂高呼,说铁链女毫无大局观,没有爱国意识,她应该出来发表声明说自己过得很幸福,只有这样才不会给安定团结的大好盛世抹黑等等。

甚至就连与李莹家庭关系密切的亲友出来说话,都受到五毛和小粉红的攻击,说她是“领狗粮的”。

这些官方豢养的恶毒物种各种突破天际的无耻言论实在太过恶心,我这里就不想详细去描述这些内容了。总之,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当局这种封杀的力度和广度,远远超越了一个江苏省委的权限。我们早就说了,这个调查组名义上是江苏的,但实际上就是中央级的。

民间揭黑幕 声援铁链女呼声高涨

与官方拚命捂嘴封杀相对应的另外一大信息板块,是民间揭露黑幕的行动依然在进行,而且站出来声援铁链女的呼声依然在高涨,甚至包括了一些体制内人士。我们在这里也和大家来简要地梳理一下究竟有哪些值得重视的关键信息。

铁链女下落不明

1. 第一个关键信息,是推特“骄傲女孩”率先披露的铁链女的下落,说丰县精神病院的人,都不知道李莹在哪了。她说的李莹就是指铁链女,这个账号一直认定铁链女就是李莹。

这个信息在今天得到了另外一个渠道的验证,《新闻看点》的博主李沐阳先生给我分享了他的观众从大陆发来的消息,说铁链女现在已被秘密转移,既不在丰县,也不在徐州。如此一来,大众舆论让铁链女本人出来说话的呼声,恐怕只能落空。

铁链女并未完全丧失与人沟通的能力,这从她此前在视频中表达“不会让我走”、“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这一屋子都不是东西,通家都是强奸犯”等都可以看出来。现在官方将其严密控制,被送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方,从好的方面去推想,这是为了保护她,防止被徐州当地灭口。从坏的方面去推想,这是为了永久切断她与社会的联系,永久让她处于疯癫状态,也就达到了事实上永久灭口的作用。

与此同时,“骄傲女孩”发布了李莹被拐卖的路线图,显示李莹从南充-重庆到了贵阳,这里是云贵川被拐卖妇女的集散地,然后转道长沙-郑州一线被卖到了徐州铜山县(今徐州铜山区)之后才被转卖到了丰县欢口镇董集村。

该账号特别声明,说这是得到了当年一些警察的帮助,也包括一些过去曾经参与人口拐卖,现在有了赎罪愿望的人的帮助,才还原出来的。

这个信息与此前其它渠道披露的李莹先被卖到铜山,后被转卖丰县是一致的。

丰县没有任何傈僳族人

2. 第二个关键信息,是推特注册为人大校友的名为“鲁难”的账号发布的,他贴出的查询资料照片中,徐州市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丰县没有任何傈僳族人,而只有1名怒族女性。

但按照官方说铁链女就是小花梅,而且小花梅出生于1969年的说法,2010年小花梅应该是42岁,但官方自己的人口普查数据又显示从40-44岁年龄段人数为零。这显然等于官方自己否定了自己。而更加令人惊奇的是,有网友在今天通过大数据中心查询结果显示,董志民公开的身份资料居然显示为未婚!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离谱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玄幻了。我们看到都是来自官方的公开资料,但这些资料相互矛盾,信息之混乱,足以反映出当地将拐卖妇女合法化的操作之随意性、公开性,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无天、群魔乱舞的程度。

董氏宗族是黑帮化势力团伙

3. 这一条来自民间的爆料是匿名的,我对匿名信息一般都比较谨慎,但这条信息我个人感觉比较接近真实情况。其中提到的重要信息如下:

当地买媳妇是公开行为,而且当地头面人物有对新买媳妇“尝鲜”的规矩,其中至少有两个已经被董志民招供出来了。

董氏宗族几十年来在整个徐州形成了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的权力体系网,上达北京某些部委,下至县乡村各类行业,红黑两道通吃,任何市县一把手新官上任,不买他们的帐基本难以待下去,有特别不买账的甚至曾经被下毒。

也就是说,董氏宗族在当地已经形成了红黑一体的黑帮化势力团伙,丰县和徐州4次通报之所以漏洞百出相互矛盾,就是因为各系统里面有董家人参与作用的结果。在这次的事件中,董家甚至有人在小范围内部会议中撕破脸,以同归于尽来威胁在座的徐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丰县县委书记以及各级公安局长。

从这个角度看,江苏调查组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一个剧组,因为江苏官场和徐州官场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调查组成员之一江苏省公安厅副厅长陈辉曾经就担任过徐州市公安局局长。

这么一个起码的利益相关方都不进行回避,调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人性觉醒 民间呼声高涨

4. 值得一提的是,为铁链女呼吁的声音也有来自体制内一定层级的人。像深圳前市委书记厉有为,为此写了一首诗呼吁“恶行比追究”;而中共元帅孙女叶静子也在微博发帖,反对当局强压之下作秀粉饰太平,呼吁彻底解决问题,并点明丰县肯定只是冰山一角,其它的也应当追查。

5. 在大陆民间,除了舆论上的呼声,也有采取行动的人。谁也没想到的是,向来被大众视为“吸血”行业的金融界,这次居然成为站在第一线的人群,而且是让徐州和丰县遭到经济重创的人群,让无数人看到了这个圈子庞大人群的良心所在。

简单点说,就是金融圈人士罕见地站了出来,对丰县城投债表达了某种集体性的厌弃,而且这种抵制并没有哪个正儿八经的金融公司出面来发文呼吁,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小号或个人号在讨论这件事。没谁登高一呼,但大家无形中就形成了某种强大的默契,抵制、下架徐州和丰县的金融产品。

用圈内人自己的说法就是,很多曾经软磨硬泡求爷爷告奶奶才到手的项目,说撤就撤了,就停就停了,而且还是针对江苏这种经济发达的好区域,这对这些总是把收益率计算到小数点后四位的金融人来说,前所未有。

不仅如此,淘宝上也出现大量网友开始抵制徐州和丰县的一切商品。这个场景与此前大陆网友抵制日货,抵制美国货的行为看起来非常相似,但最大不同在于,这一次没有任何官方媒体煽风点火,甚至都没有哪个大v出来带个头啥的,大家就这么很自然地避开了徐州和丰县的东西。

从铁链女事件进入公众视野到现在,一直都有人在讨论,为什么这样一个曾经被认为是司空见惯的拐卖妇女案件,会有如此之巨大的能量,在官媒集体装聋作哑,在谷爱凌和冬奥会信息高密度轰炸,甚至在普京可能在乌克兰地区大动干戈这种超级热闹大事件的面前,几乎以碾压的态势始终占据着信息关注度的榜首。

这背后的原因当然是见仁见智。就我个人的看法,我更理解刚才提到的金融圈人士的一个说法,金融圈为什么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个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句大白话,说中了铁链女事件最本质的东西,就是生而为人,就不应被这样对待。这是任何一个还有人性在,还有最起码的善念良知在的人都能够认同的最大公约数。

铁链女难以想像的残忍的经历,击中了这个最大公约数,让我们看到绝大多数国人内心深处最柔软、最宝贵的东西其实依然存在,包括很多体制内的人士。尽管它一度被各种各样充满党性的宣传和强制性的灭绝人性的洗脑所淹没,但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它仍然会突然被点亮,并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因缘际会,铁链女充当了这个点亮的人。

到今天为止,铁链女事件已经不再是一个案件,而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中国人一次道德自我救赎的运动。无数人都在关注、转发、呐喊的过程中逐渐找回了自己原本就有的善念,并且惊奇地发现这个善念其实可以拥有巨大的力量,去改变了很多我们一度认为不可动摇的东西。

为什么有人在说,不是我们在拯救铁链女,而是铁链女在拯救我们,也许这就是原因所在吧。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