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江苏调查组全力维稳封口 北京冬奥最后的狂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2日讯】江苏调查组全力维稳封口;铁链女事件突破人性底线,民众觉醒;北京冬奥:最后的狂欢?| 唐靖远 Jason | 方菲访谈 02/21/2022

【方菲访谈】江苏省调查组声称要彻查丰县锁链女案,不过所为之事都是封口维稳。然而民间的关注有增无减。目前外界分析此事已经让官方公信力荡然无存,甚至动摇中共执政。 在全民关注铁链女事件下,北京冬奥尴尬落幕。张艺谋称闭幕式是“最后的狂欢”, 是否会一语成谶?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2月21号星期一。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江苏省政府2月17号成立联合调查组,声称要彻查丰县的铁链女案。然而调查组成立后,第一件事却是调查结婚证的照片如何外泄,并传唤各地近百人,同时将董集村严密封锁,并开始舆论管控。然而民间关注的人群越来越广泛,甚至连红三代也为铁链女发声。

目前外界分析,此事已经让官方的公信力荡然无存,甚至动摇中共执政。在全民关注铁链女事件下,北京冬奥尴尬落幕。这次的冬奥让中共更长脸还是打脸?张艺谋称闭幕式是最后的狂欢。是否会一语成谶?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给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那我们先来讨论一下铁链女案件的最新发展。唐靖远先生先请您来解读一下,我们看到江苏省调查组是上周四成立的,当时成立时候很多人说这个调查组要一锤定音,这个并不是一个什么好的兆头。结果事态的发展,我觉得跟很多人预期的也差不多。现在基本上很多人认为,它是一个维稳、封口的这样的一个组。所以先请您点评一下,迄今为止这个调查组到底做了些什么?那您怎么看,它能调查出来什么?

唐靖远:照我的看法,它们最主要是做了起码是5个方面的工作。首先第一个,它们一上来第一件事就是追查结婚证的下落,追查结婚证是谁泄露出去的,这明显摆露出来,表现出来就是这是在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这个问题本身了。同时这个铁链女据说现在有比较可信的消息,是铁链女已经不在丰县当地了,已经不在那个精神病院了,而且不但不在丰县,连徐州都不在了。

所以说现在不知道这个人现在被转移到哪去,那么这个毫无疑问是一个,相当于是一个封口的动作,不让铁链女跟外界有任何的接触,这个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这个董集村当地据说是被用铁皮,把它整个村都把它给围起来。但这种围起来我们现在不太清楚,他们这个调查组究竟想要做什么,因为围起来它只能产生一个效果,就是说里面的人一个都不准跑出来,那么外面的人你也一个都别想进去,它其实起到是这么一种效果。

换句话说,不是还有消息报导,这个是自由亚洲报导,它们得到比较合适的,整个董集村已经是被当地的武装部人员所接管。那么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武装部它其实是在1996年就已经被归属到中共的军队系统去指挥了,就是一般的地方的行政政府它是没法去指挥它的。现在它既然由武装部来接管,其实相当于董集村已经进入到一种事实上的军管状态,我是这么来看的,这是第二个他们做的动作。

第三个动作就是他们在全网,对重点的一些大V,就是比较活跃的,为这个铁链女事件去发声的,进行了消声、封杀。

主持人:就是打招呼,你们不能再说话。

唐靖远:各种形式都有,有的它是打招呼,让他们自己把发的这些敏感的微博给删了,比如说像王圣强,王圣强曾经有公开地曝光嘛,说这个铁链女就是李莹什么的。同时也有一些大V是整个号就直接就炸掉了,像那个什么这个数据库是吧,存量数据库等等这些号。同时还有一些人是,让他自己把他所写的东西全部就撤掉以后,然后对他的号进行一定时间的限制,比如说这个半个月还是一个月,你不能够发声等等,反正就是它程度不等。

但是它这一波的消声,它主要是集中在一些大V,和一些就是受热捧的,因为很多人都写了很多文章,用自己的公众号嘛,有个人号的这种写了很多文章,把一些热点文章什么全都给屏蔽掉了。但是他们在这点上他没有敢,就是做到完全一刀切,禁止任何人来谈论铁链女这个事情,他们还没有敢。所以现在你要到微博还是微信群,你可以看到一般的普罗大众,就你没有什么影响力的,你就说我还是就这个事情发表一些议论、一些看法,你这个还是可以,它没有敢完全封杀掉,所以它现在是这么一个状态,这是第三个动作。

第四个动作就是他们针对关键人物的维稳,你可以看出来,他们非常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它是针对关键人物,像定点清除一样。云南亚古村的小花梅的相关的亲属,都受到了严厉的警告。像小花梅的舅舅,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最新的消息是说,他已经收到,第一个收到了警方的电话,第二个据说中央电视台已经派人到他家里去拍摄了。拍了很多东西,不知道他们究竟会怎么来讲这个故事。

但是这个小花梅的舅舅就已经非常紧张,因为你想他就一个村民,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这种阵仗把他吓住了,所以他都已经推翻了他自己以前的说辞。

主持人:好像改口了。

唐靖远:这个是第四方面。第五方面就是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有很多的五毛、这些粉红,或者这些就出来开始洗地,发表了很多这些非常恶心的、无耻的这种言论,就是为铁链女这个事情洗地。好像一方面他是把这个董志民说成是,好像董志民他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另一方面,好像这个铁链女实际的生活状态,并没有像大众所认为的那样子的凄惨,她还是就是还比较,甚至还有说的比较幸福的等等。就是很多这样的无耻的,非常的这样的一些言论,大体上就是这五个方面。

主持人:然后据说这个调查组的成员,居然还有原徐州公安局的局长。然后人家说你这是自己查自己吗?那这种情况您觉得他能查出什么?他会给第五份通报吗?大概有可能往哪个方向走呢?

唐靖远:第五份通报我认为它肯定是会要给的,因为这个是官方,它是既定的这个程序,既然成立了一个新的调查组,它无论如何它要给出一份通报出来。只不过我认为它这个,首先这个调查组的成立,就像你刚才说的,它已经违背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回避原则,利益相关方而且是重大的利益相关方,你都没有回避。别说这个调查组的成员,他以前曾经当过徐州市的公安局的局长,包括江苏省的很多官员,他们其实和徐州这个地方,它都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这种联系的。

你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根本就无法保证这种调查可以公平、公正地去进行,这个是一个。第二个,我觉得他们最终所得出来的结论,它很有可能,你从现在他们做的这些做法,就刚才我们历数了这么多,你已经可以看出它这个趋势了。即便是它最后有可能真的把,比如说把董志民这三个人已经抓着了嘛,它可能会处一个比较重的刑罚,然后也不排除。它可能会抛出少数的这样一些基层的官员,来作为平息众怒的一种方式。

但是它一定会有一个大趋势,我觉得它不会变的。他们会把这个案子整个案子最大限度地把它缩小、压缩,就是把它局限化,把它说成是这个只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个案,没有任何的代表性,也不具备任何的普遍性。而且甚至它还会把它历史化。什么意思呢?就是它会把它说成是这是一个陈年旧案,你看这是发生在20多年以前的案子了。意思就是现在其实应该已经不存在,或者说这样的现象已经极其的少了。

即便它不管说是完全已经断绝了,没有这种现象了,但是它一定会把它局限化、历史化,就是这只是过去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现在的这个,你看党的政策也好,我们的这个现代人民的生活也好,还是充满阳光,党依然还是伟光正的,民众的生活依然是充满阳光,是非常幸福美满的,这种只是属于极个别的这种现象。我认为它基本上整个大的这个基调,是在往这个方向上去走。

而且然后它由官方的媒体,现在大量的官方媒体,包括这些五毛是都被发动起来。明显就是他们要和整个这个民众自发的这股巨大的舆论的力量,去进行一个争夺,争夺对这件事情的话语权和解释权。它最后要把它完全掌控在官方的手里时候,官方说它是黑就是黑,官方说白就是白,反正一切都是由官方来说了算。只要这个定性一旦定了,如果说民众还有谁再不服的,你要再说我认为还有什么疑点要质疑或者怎么地,它就可以给你扣上一个,你这是寻衅滋事啦,或者你这个就是传播谣言啦,给你扣上很多罪名来打击你。

主持人:对,我觉得它这个官方的算盘肯定是这样的。甚至以前人家觉得说,你会不会太有可能把低层的一些人抛出来作为替罪羊,我觉得这个都很难说。但是这个事情我觉得有一个不同寻常,很多人意识到了说,这个事情你如果让它再这样过去的话,那就是没有希望了。我看到网上有一位历史学家,他就说如果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徐州胜了的话,那它是一个社会脱序的一个转折点。

那很可能就是你,接下来这种所有的信任、希望全部失去,就是说你这种暴虐的事件会越演越烈。所以现在其实我觉得民间的话,它那个反应倒好像是一种,就是它的反响越来越大,而且形成这种跟官方的博弈。所以您怎么看迄今为止民间的这个反应?好像不同的人,你比如说像深圳的前市委书记历有为,对吧,然后红三代叶剑英的孙女都出来发声了。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里面它背后有主要是两个原因,首先第一个,就是由于这个铁链女这个事件本身,它不是任何,至少表现出它不是任何政治事件,它不带任何政治事件,从表面上看的就是一个单纯的刑事案,而且它的这个善恶是非的这个性质是非常的清楚,没有任何模糊地带。所以所有的任何一个这个公民他站出来为这件事情去发声的时候,官方它就没有办法做任何的这样的,就是去为董志民辩解,或者说是去否定他,它不敢这样做,因为它的这个善恶的这种性质太清楚了,就是怎么说呢,非常的绝对,它没有任何模糊地带的存在。这个是一个,就是铁链女的这种遭遇,她因为过于惨烈,基本上是触动到了,我认为是触动到了每一个人的最起码的那个良知的底线,尤其董志民的这么残酷的这种折磨,这个是超越了人的这个认知和底线的。于是很多认为在现在我们这种,它和现在当前中共自己的那种宣传形成一个极其,大国崛起啊,甚至是大家都这个超英赶美,都活得非常的好,跟这样一个这个场景,它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我认为它其实这个作用,从这个角度上讲,它等于是刺破了很多人的过去的认知的那种,他认为的这个大国盛世的这么一个虚幻的景象。

主持人:而且它不是一个个案呢,它很有代表性,而且甚至可以说是冰山一角。

唐靖远:对,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说,它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把它当成这只是一个就是普通的一个拐卖案,是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但是随着是中共官方自己,中共官方它自己通过四次的通报,再加上很多民间人士不断的这种爆料,把这些相关的黑幕给挖掘出来,拔出萝卜之后带出泥。结果让所有人现在发现,原来这个普通的刑事案,其实是不普通的。它原来真的和中共的体制是有关系的,拐卖妇女这种罪恶,它是跟这个体制的很多的事例,很多的这个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这样一来,它就带来一个非常关键的后果,所有人,他就立马觉得自己的安全都受到威胁,他立马都觉得自己他的安全没有任何的保障了。原来曾经一度认为离自己很遥远,因为过去认为拐卖妇都是这么在穷乡僻壤,那个农村的妇女,可能有这种危险。他认为我生活在城市,是吧,我觉得我们受过高等教育,可能不存在这个问题。等这些黑幕都被挖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在这种一个这么一个就是没有保障的体制,一个极权的体制这样下,你哪怕你是城市里的人,哪怕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同样不可避免,这样的会遇到遭遇这样的命运。

所以这种危险就让很多人感觉到,几乎所有人他都感觉到这个危险就在我的身边。所以这样一下子,让所有人我必须建立,他要不为这个事情发声,他就会知道,那么将来他自己下一步,很有可能就会轮到他,下一个就会轮到他。所以这个案子,从这个角度上讲,他真的和那个南京当初判决那个彭宇案一样,它对整个社会的那个价值观的走向,它有一种决定性的分水岭式的一种意义,如果这个案子就这么被黑下去,从此以后,我觉得中共的整个社会的它这种价值观,和整个社会的善恶的这种颠倒的程度,它会远远的,就是出现一个跨越式的这么一个变化。

主持人:是,那Jason博士也请您很快的点评一下,就是一个就是徐州调查组这样的一个做法,甚至可以说明目张胆的这种封口,维稳的做法啊,让您吃惊吗?

Jason:我不吃惊,就是周末节目我是谈了,他们这次核心目的就是,包括这一次一定是从中央,因为是必须是江苏的这个调查组,它是中央指派他做这个事儿的,那么中央一定是从最高一层,制定了一整套所谓的作战计划。那么呢,他们是在严格执行这一条作战计划,而且呢,在整个你刚才谈到一个词,叫做一锤定音。这个词非常关键。什么叫一锤定音呢?就是因为前面四锤,全都是,越锤整个这个事情闹得越厉害。它要一锤定音意思是啥呢?什么叫一锤定音?就是说别人的声音都压下去以后,它敲啥就是啥。

那么整个这个过程中的话,我当然也就是没有想到这么恶劣,我就是周末做自己节目的时候呢,我觉得它还是会体谅民意,但是呢,没想到它第一步先做的是压制民意,这是后来想想有一锤定音这样一个指导,也必须这么做,因为啥呢?因为历史上每一锤,中共敲了四锤,每锤都敲的这个事情越热闹的原因就是,它每敲一锤网上就有新的消息爆出来,然后呢,把它驳得体无完肤,就包括它第三锤、第四三锤,敲出一个小花梅这个概念,也会被一个这个结婚照的照片彻底打的体无完肤。

那么它意识到的话,它要一言堂,它要一锤定音,就必须得要把所有别的声音全部压下去。那么它第一做的就是这个事情,把内部有同情心泄露消息的人控制起来。把民间有正义感、有影响力的人控制起来。包括一些大学了,企业单位了,就是你单位都传递消息,不许在网上再传这个事儿了,把民间的意愿压下去,而且呢,他们也在塑造民意。刚才你谈到了小花梅,就是云南那家人,包括她的舅舅,已经开始收声,甚至否认以前的说法。

其实我们没注意到17号晚上,就是在成立江苏这个调查组的那个公布的当天,大家满怀希望的时候,17号晚上在民间有比较高一点的财新网的这样的一个就比较高声望的财新网,大家认为它不是官方,最赤裸裸最无耻的媒体,居然也有一个特殊的报导,报导李莹的母亲,说网上流传的李莹对比的照片是做过手脚,但它没有说具体怎么做手脚。而就说,整个这全是在塑造民意,这个过程中的话,其实就是把你以前的,因为大家很多中国人对这么凄惨的事情,有人知道这是中共一贯在做的,如果他对中共有整个的认识,大部分在中共长期欺骗的环境下,他是有那种将信将疑,甚至不愿意相信这么的凄惨的事情发生在中国,这样的一个潜在的心理底蕴。

那么这个底蕴下,如果中共稍微给他一些借口,让他否认这个事情,就可能把一些不是所有的民怨,一些人的想法拉回来,因为毕竟过去这么一年多、两年,中共在疫情上好像声称自己做的很好,而经济上宣称自己做的很好,中国的这种很多人的这个幸福感一下爆了棚,甚至说是这个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所有这些概念,让很多人很兴奋的情况下,遇见这个事,很多人就打击得非常厉害。那么中共如果给他一些自圆其说的说法,那么这个人有可能就愿意相信中共这个说法。这叫塑造民意,就是不同层面的瓦解现在整体的这种反抗的民意,然后呢,在过程中塑造民意。那么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其它的声音,在塑造出它希望你往上走的民意,最后它说出任何想说出的话,你都没有办法反驳。

主持人:对,我觉得这个是中共的这个如意算盘,但是就是说,其实现在,并不是像它想得这么简单啊,你看这个胡编,对吧,胡锡进自己都说了,说这个事件,是这个体现了这个给中共的什么公信力敲了警钟,就这意思。

Jason:你看他这个话是什么时候说的。是中共有了统一决定以后说的,还是这是,在这之前很多人都说,就是分水岭,事实上是在17、18号,17、18号以后说的话的人,和17、18号以前说话的人,你要看成两个状态。

主持人:对,但是您觉得就是说这个事情对于中共的公信力,因为至少我看很多人他们对于官方第五份通报,或者后面的这个要说什么的,他们是不相信的。就是基本中共说这个DNA比对比不上呢,很多人说我不相信,就是现在这种对于中共的这种不相信的话,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是体现的比较明显的。所以,很多外界的分析就说,其实中共现在它是陷入一种塔西佗陷阱,就不管你说什么人家都不相信。所以您觉得这个事情对中共的公信力是有这样的打击吗?

Jason:对,就是对于你、我这样的人,我们观察中共已经观察十几、二十年了。所以说呢,我们其实是没有任何吃惊的地方。但是对于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中国人,这个事情就是一个再教育的概念。这个再教育的过程本身的话,其实就是在让一群新的人,对中共的这种公信力产生就是彻底的这种让中共公信力彻底破产的这个过程。

你刚才谈到的塔西佗现象,事实上是,这个塔西佗现象不是说就在中国出现一次就完了,因为不停的有人出生,不停的年轻一代全是在中共那个谎言中成长起来的,你几乎可以默认80%从他们中学、大学出来的孩子,你都叫粉红级的那种孩子。那么这个事件,其实就在让这一批人清醒很多,这次参与的很多人都是年轻一代,而这个年轻人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就是说,就是整个人就是理念崩塌的那种打击感,网上有这样一个一些说法。就是其实这就是我说的,就是中共不断的洗脑培养出自己的小粉红,但是又用自己的行为不断地让这些小粉红中一些还有理性的人清醒起来,这也是上天对于中国这个地方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的一种眷顾。

主持人:对,你刚才说的,也是我看到的,就是有一位网友她不是被抓吗?她是去丰县当时看铁链女两个被抓的女性之一,后来她出来以后,她又在微博上发了很多她的经历。我印象很深,她说沛县的经历让她世界观崩塌,她说以前她一直相信政府宣传的东西,全部现在发现是谎言,而且变为利剑刺入她的身体。

Jason:对。其实这种人是表达力非常准确的人,而且有胆、有势、敢有行动力的一个女孩子。实际上我的感觉,就是你知道这个事情的点击量、阅读量已经上百亿了。其中多少人没有这么明确像她这样走到最前线,但是如果中共将来出台一个,侮辱全民智商的第五个官方报告,我想有一大批人会在这个过程中,再次像这个女孩子一样清醒起来。对于中共描述的很多东西都开始有最根本的怀疑。所以在我看来,中共在所谓维稳的过程中,它其实做得越过分、越赤裸裸,将来出的报告越匪夷所思。在我看来,起到真正让中国人清醒的效果越好。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其实官方的舆论管控已经开始了。比如它还跟这个学校的学生说,谁也不能再谈铁链女的事情,去管控微博大V,或者自媒体。但是确实现在不同领域的人,包括金融领域、包括文艺界,像我刚才提的,以前体制内的人物,他们都在发声。所以您觉得中共这次能不能还像过去一样,通过维稳的方式,很快把这些声音压下去呢?

Jason:中共有枪杆子、有控制一切媒体,最终这事儿它是会压下去的。但是压下去的效果肯定不如,就刚才说的是灾难性,它不知道这将是灾难性的一个效果。在我看来,这个事情刚才你跟唐靖远也都分析得非常好了。这个事儿如果历史上,你对于一些政治问题,或者是其他的一些问题、民族问题,你还有一点点非道德因素,让你做出一些跟随中共的决定,这个事儿是没有任何的理由,让你再完全追随中共的,据说连塔利班都看不过去。

主持人:阿富汗国家塔利班。

Jason:对,连塔利班都觉得这样子对待妇女是受不了的。你可以看到,你只要还是个人,你在这个身上其实就没有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知道连唯利是图的,债券圈、中国的金融圈的人都开始抵制封建这种国家发的集资的债务。这个过程中,它实际上是摆放位置。很多网上也说了,如果男的对这个事儿是这么一个态度,你可以离他远远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最根本的,在这个事情上是一个最基本、最基本,人类没有比这个再低的底线来衡量这个人是不是人了。如果在这个世上他仍然把所谓党的名声,所谓政府的稳定放在这个概念之上的话,这个人的是非观念已经低在最基本人这个标准以下,他已经是跟动物那种,所谓的弱肉强食,这种极端残酷的动物那种生活方式已经没有区别了。

主持人:是。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这个事件造成中共政权公信力进一步丧失,还有对民众觉醒起到的作用?

唐靖远:首先塔西佗陷阱,其实照它这个名词定义的本身来说,它是只当一个政府,如果它要是失去了公信力的话,无论它说什么、做什么,大家都不会相信它,而且都会给它往负面的方向去下一个判断。即便它说的是真话,大家也都不会相信它,认为它是在撒谎,它是指的这个定义。其实我觉得这个定义毫无疑问,它大体上它是能说明当前中共政权所面临的这么一种困境,但是我觉得它还不完全很准确。因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至少就这个事件本身而言,我们可以看到铁链女这个事件,从发展到现在,它表现出来的是所有官方所说的这些话,最后都被证实是谎言。它还不存在它失去公信力,它即使说了真话大家都不相信它,最后发现它所说的全部真的都是谎言。包括刚才就是提的那位女士,她的网名叫做什么,我能抱起一百二十斤,我们简称。

她所写的那个文章写她整个进去的一个经历,写的还非常长,阅读量也非常的高。其实这个经历本身就暴露出来,其实说明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东西,她用一个非常清晰、非常真实的一个角度,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共的警察是如何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是践踏了所有的法律、践踏了所有人最基本的准则,想要怎么弄你就怎么弄你,想要怎么治你就怎么治你,完全是凭着他们的,只要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其实这篇文章等于是起到了,从另外一个角度又反过来让所有人看到,的确中共所谓的官方、所谓的司法部门,这些本来应当都是拥有公信力的部门,他们说出来的话是多么的一钱不值。

我觉得它其实是起到这么一个巨大的作用。所以这一次铁链女的事件,我觉得它对整个中国人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一种惊醒,就像泼了一盆冷水一样,让很多人突然一下就他们说的,从大国荣光、岁月静好的那种状态之中,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因为这个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刚才我们说了,中共不是发了四份通报,本来刚开始大家都认为这只是一个孤立的、简单的一个拐卖案,妇女拐卖案。结果它通过这四份通报,中共自己把自己这个拐卖案与中共的体制之间那种深层的联系,它自己给暴露出来了,所以才让所有人感到一种空前的危机,原来我们这样可怕的事情,它就在我的身边。

主持人:而且你碰上你还解决不了,谁都救不了你。

唐靖远:你这没法解决,因为这是体制性的,整个体制都在帮着那个罪犯掩盖,整个体制都在纵容这样的犯罪,都在视而不见,都在不作为,甚至还主动的参与,很多警察甚至都参与进行拐卖。所以这就让很多人觉得他的三观完全颠覆,就像这个一百二十斤一样,她觉得她不经历这么一次,她完全不可想像,原来所谓的人民警察居然会是这么的流氓,是这么的无耻,突破了所有的底线。所以这种震撼性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其实它对促进中国人真正的清醒过来,让他们意识到、看清楚当前这个政权,它的真正的面目,觉得它是有非常大的好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它又不完全是那个标准的塔西佗陷阱。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现在很多不同的人群都在发声,您觉得中共能很快压下去吗?

唐靖远:从技术手段上面讲,我认为中共至少在短时间之内,它是可以做得到的。因为它现在有大数据统,有定点清除的,非常精准的这么一整套,而且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了,它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但是我不认为它们这次一定能够成功。因为这个就像物理上有一个定律说,这个作用力越大,可能反作用力是越大的。很多人他一旦清醒过来以后,他即使暂时的表面上他不能够说话,但是那个怒火、那个东西、那个能量是积压在那儿的,将来说不定在某一个,就像这个铁链女事件本身一样,看上去是就像拐卖案件,案件过去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次这样,突然一下发酵到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这种程度。

其实说白了为什么这次能发酵这个程度,其实也是长久以来,民众对政府的这种不信任,政府不断的撒谎、不断的被揭穿,这种不信任的积累、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爆发。所以像这样的事情,我认为在将来不排除可能还会再次出现。尽管它可能现在在全力的封口,垄断了这个解释权,官方可能出来一个第五份通报,然后用强力把它给压下去了。但是说不准可能又因为一个什么微不足道的,这么或者一个小小的事件,可能又让这个事情突然又爆发出来,又让它最后面临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一点点不寻常,不一定政府真的能压下去。现在好像很多人自己自发的在地铁上,比如说发传单,甚至用手机把这个讯息传给隔壁的人,air job什么的。所以我觉得中共很可能它的老一套不一定能起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唐靖远: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再对抗政府这种消声、封口,本身就是一种对抗。

主持人:对,非常少见。好,还有点时间,我们再谈一下另外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我请Jason博士先来解读一下。我们看到北京冬奥落幕了,当然现在基本上很多人都在关注铁链女的事情,对冬奥的关注并不大,但是冬奥不管怎么说,官方办了这么一次,现在落幕了,很多人也都在分析说这一次冬奥到底给中共带来了什么?它是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特别是冬奥的闭幕式,那个张艺谋那么一句最后的狂欢也让很多人在解读:你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东西虽然说可能是无意中说出来的,但是他真的有一点点宿命的那种感觉。所以请您给谈谈您对整个冬奥的一个总结或者综述。

Jason:其实你用的宿命这个词我觉得很恰当。你要是看中共的话,它的巅峰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那么此时此刻的话,你感觉好像中共是历史上没有现在经济这么强大,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其实它已经是从经济各方面,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它实际上生命最旺盛的时候是2008年,但是此时此刻真的是在最后的狂欢。

从这次冬奥会的整个国际的反响,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这次冬奥会之后,几乎国际上所有对这次奥运的西方文章,我看了所有的文章,大家都清醒地看到了这次奥运会,事实上是一个中共想主导世界的一个奥运会。这个结论本身的话,就是一个对于中共未来的世界事务上参与的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因为啥呢?因为你办完奥运会以后,大家就像是您请了一个客,花那么多钱,结果大家感觉不是你这个人很好客,招待我们很高兴。反倒是说这个人很危险,我们以后一定要防止这个人。那么这堆钱就是白花,而且是起了负面作用,而且有实质的负面作用。

你比如说这次奥运的过程中,在好像有几个项目它直接跟韩国在直接拼。那么韩国就感觉中共在很多法规制约上,都在欺负韩国,韩国民怨在整个冬奥过程中爆棚的反共。这个结果韩国3月9日要大选,大选的两个人一个是中共特别想让上的,一个是中共特别不想让的。因为一个是亲美,一个是想中美之间保持平衡。那么这个过程中,发现民调各方面都对于韩国的这个总统大选产生重要的影响。当然最终结果我们知道得到韩国到时候再看,但是不管怎么说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次它在国际的影响是非常非常糟的。

而且这一次它的不择手段只剩下钱这个概念,其实让中国人也理解了。奥运会其实是体现本国民众参与这个运动、参与这个游戏的过程中,然后集中起来把精英在全世界做一个竞赛。它事实上从最开始产生都是某种意思上讲,是基于民间自发展现出来的。但是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头,共产主义国家始终把奥运会重新定义成了体现他们制度优越性的一个标杆。但中共不幸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始终在冬奥这个项目上是上不去,各种项目上不去。那么它就只剩下钱了。

这次冬奥会一个最大的一个主题,就是很多中共奥运会的代表团的成员,事实上是违背中国基本国际法的双国籍人士。包括给中共挣两枚金牌、一枚银牌的这个谷爱凌。没有她,中国的奖牌就是低于美国,有她就是高于美国。那么这样子胜出来的一个结果,中国人闭着眼睛去欢呼。其实你仔细想一想,你是在颂扬中国的民间冬运体育项目在蓬勃发展,还是在颂扬美国的这个体育项目在蓬勃发展?

你某种意思上讲,你会体现到中共只剩下用钱来全世界赎买,来给自己壮名声,连它的体制的优越性在过程中已经完全不在乎是不是能体现出来了。那么当然最后一点的话就是你刚才谈到了,整个奥运会其实是被铁链女这个事件完全给覆盖住了。其实奥运会488家媒体鼓噪,结果据说有10亿个点击量,但是这个铁链女现在是上百亿的点击量。其实你可以看到老百姓说了:奥运金牌离我十万八千里,但是我跟这个铁链女的区别就是一个闷棍的一个区别。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自己身心更相关的是什么,所以说在民众中,这次奥运也是彻底的失败。你可以看到国际上失败、体制上失败、民众中收买人心也失败,只有极傻的那些人还跟着好好。那个好好的人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拿钱买的五毛。整个来说在我看来这次奥运,事实上是中共可以说是最后的狂欢。它用所有的钱砸进来做这个事情,结果是在给自己买来国内、国内外了很多的厌恶者和敌人。

主持人:对,而且在国际上它又被俄乌这个危机掩盖。因为是普京来了拿了一堆钱,然后回去以后在乌克兰那边不消停,结果把中共这个冬奥会的光芒又给盖过了。

Jason:是,是。其实就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冬奥会为了让人来,给普京给了几千万的单子,其他的国家包括中亚几国也是,每个国家多少亿美元的这种单子。最终买来的什么呢?让人嘲笑,就是你对比2008年来的这些国际的人士和今年2022年来的,你可以看到中共的没落。当时你还可以说是高朋满座,现在就是剩下那些黑朋友了。

主持人:好的。

Jason:但是它这个黑不光是皮肤黑,还包括它国体黑各方面的。

主持人:好,了解。那唐靖远先生,如果让您对这次北京冬奥做一个总结和综述,您会怎么说呢?

唐靖远:它毫无疑问是所失远远要多于它的所得,它被打脸是打得很惨的。我们可以这么看吧,就是中共这次开奥运会它最起码想要达到四大目的。但是这四大目的全部都被打脸,而且打得非常的严重。第一个它不是想要表现这个大国盛世吗?就是刚才说的,刚才Jason已经分析得很详细了。它就是相当于被铁链女这个事件,等于完全撕下了它所有的这些伪装、它所有的一些装饰。那么第二个目的它是要营造一个所谓的万国来朝的这么一个假象,结果这个所谓万国来朝的假象也被,国际上不是很多外交抵制吗?

主持人:对。

唐靖远:由于你践踏人权的这个抵制,相当于把你给废掉了。那么第三一个它其实想要营造一种就是所谓东升西降,习近平不是所谓东升西降吗?那个假像,尤其是为什么拚命宣传这个谷爱凌,就是想把她作为一个,你看一个美国精英,为了向往中国,宁愿放弃在美国…

主持人:为中国效力。

唐靖远:过来,然后为我们中国这个效力。它其实想营造这么一个就是作为一个政治象征来进行叙事,来进行宣传。其实这个谷爱凌因为这个国际纠纷到现在弄得灰头土脸、两头不是人,其实有点已经变成是这样子的。所以其实相对没起到它想要的那个效果。那么最后一个就是,它一心想要把这个奥运会和他那个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挂钩,他甚至在这个发言当中都已经公开地把它提出来说:这个奥运会的理念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相通的,怎么怎么的。他想要从政治上来操弄它。

但是结果实际上我们看到是在整个这次奥运会,比如说由于这些黑哨的风波,再加上对外国运动员的进行言论管制。好几个例子了,一个是有德国的运动员得了金牌之后,她在那不敢说话:我要回到我国家以后,我才来发表这个言论,还有就是有的运动员不是屋里漏水吗?漏水之后结果被拍了这个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被中共这边第一时间要求他先把那个删除掉。就这些事件,其实你别看事情小,其实它在国际上引发的反响非常大。因为它造成了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它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你所谓鼓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待遇。

就连人最起码的日常生活漏了一点水,这种话都不敢随便说。那么它就让所有人,尤其是最初很多外国人其实对中国还有点好感,认为中国发展得很好,这个经济好像很发达。结果一来之后,所有这些幻象全部都破灭了。我觉得它不相当于自己把这个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台给拆掉了吗?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就是它这四大目的可以说全部都没有达到这个效果。再加上刚才提到说张艺谋的这个大凶之兆的这种…

主持人:开幕和闭幕全都不吉利。

唐靖远:对,尤其是他在开幕式用“燕山雪花大如席”,它是出自于李白写的那个《北风行》。里面特别有这么一句诗,除了这个《北风行》本身它是描写那个战乱死亡,其实是非常悲惨的这么一个景象。它是不吉之音以外,在那个里面他特别有一句诗句说,就是这个妇女,她丈夫遗留下了一双白羽剑,这个白羽剑她不忍见此物最后把它焚之已成灰,最后把它给烧掉了。白羽剑,我们都知道白羽两个字合起来不就是习近平的习字嘛,这个可以说是犯了中共最大的忌讳。居然这样的事情堂而皇之地被放到了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所以你能怎么去解释?我觉得它真的就是可以只能说是鬼使神差,它真的就是一种天象了。就是在告诉给你,你现在这么折腾,其实它表面上看上去光鲜,其实背后很有可能你面临的将来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结局。

主持人:对,所以最后的狂欢,你最后的狂欢的收尾真的是太贴切了。是,还有一个我觉得看到运动员,因为你刚才说禁言嘛。那么运动员回国之后,我们看到有不少运动员在发声。像德国的滑雪选手就说她以后再也不回中国了,那另外一个瑞典的,他批评国际奥会说,把这个冬奥会让中共这么一个没有人权的地方举办,是极为不负责任的。所以感觉上就是这些运动员,其实他们在中国是经历了一番屈辱的。那当然他现在就是到了一个自由社会,他能够发声了。所以您怎么看这些对他们的影响?另外就是说这些运动员会不会以后能够更加站出来,真正为自由发声,而不是为了这个利益而去屈辱了,就是让自己去屈身于这种屈辱。

唐靖远:对,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要从两方面来看。首先第一个就是这些运动员他们尽管是回去了以后,他还是终于还是敢于发声,其实至少说明很多人…他们应该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就是他们并没有被中共这一台豪华盛大的,甚至奢侈的这个奥运会的外表的光鲜所迷惑。他其实还是看穿了这个外表光鲜的背后的那种可怕,它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回去之后,你看他说“我再也不会去中国了”或者说“中国不再适合举办奥运会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其实是个可怕的东西。他至少还敢于这么说话,没有受到这个迷惑,我觉得从这一点上讲还是比较难得的,再加上中共不是还给他们很多大礼包吗。

这个是一个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其实它也反映出来,就是说很多的运动员他还是愿意我宁可保持沉默。我先去得了它的好处、得了它的名和利以后,我回来再回到自由的社会,再来发表我的真实想法、看法。这个本身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你就是已经在向这个强权、在向这个极权制度去妥协了,你在去向它下跪了嘛。你其实还是无形中用你的这个行为,你去跟它做了一个交换。那么这样的行为,我觉得其实相比起那个像坎特这样似的人物,他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就至少看到坎特他可以很充满自信地说,我可以不考虑下一笔这个…

主持人:对,他就说,有的时候挺身而出,比领到下一张支票更重要。

唐靖远:对,所以我觉得就是说至少坎特,我觉得他是表现出他是把人的这个价值观或是原则,对和错、善与恶的原则我们先要放到第一位,至于说物质利益把它放到第二位。从某种程度上讲很多的这些运动员,他表现出来我先闭嘴不说话,我符合你的要求我跟你交换一些利益之后,然后我回到安全的地方的时候我再来发声,在来抨击你。他其实还是有些差距,他其实客观上反映出来什么?恰恰说明中共所谓的这种极权模式,它对国际社会的扭曲、价值观扭曲,已经体现出它的效果了。

主持人:是,我想这些运动员回国以后,可能会看到体内里的报导。如果看到这样的话,我估计他们下次可能还真的会考虑考虑要不要去中国参赛了。

唐靖远:更加深刻的体会。

主持人:是,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那我们节目时间快要到了。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