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的体育政策牺牲运动员青春

(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将体育视为其维护世界主导地位的途径。它决意通过中央计划、国家资助和牺牲本国公民来实现这一目标。

“拼搏超越,爱国争光”上海市体育运动学校(Shanghai Sports School)的一块标语写道。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体育不是自我完善或良性竞争。体育是党可以宣称自己在全球至高无上地位的又一个舞台。为此,运动员是国家用完即弃的工具。

自中共参加夏季奥运会以来(至2020年),它共获得634枚奖牌,其中金牌262枚,银牌199枚,铜牌173枚;而美国总共赢得了2,635枚奖牌,包括1,061枚金牌,836枚银牌和738枚铜牌。在美国参加的28届夏季奥运会中,有15届美国是赢得奖牌最多的国家。中国唯一一次获得奖牌总数第一是在2008年,当时它主办了夏季奥运会。

运动员赢得奖牌时,所有国家都感到自豪,但中共将此推向极端,将赢得奥运会作为政府的优先事项。因此,它调动了整个国家的资源,包括产业政策。中共有一个与体育资金和训练挂钩的国家战略。该战略侧重于运动员获得最多奖牌的几个项目:体操、跳水、射击、乒乓球和羽毛球。

作为中共极端政策的一个例子: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国家资助的乒乓球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的国家。

1997年4月29日,中国选手邓亚萍在曼彻斯特(Manchester)举行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子团体赛上对阵韩国选手金英姬(Kim Hyon-hui)。(Bob Colli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02年,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2001—2010年奥运争光计划纲要》,要求中国在2008年奥运会上跻身奖牌前三名。该项目包括“119工程”,旨在提高中国在游泳和赛艇等历史上表现不佳的项目的水平。

(注:“119工程”指奥运会赛场上的田径、游泳和水上项目(赛艇、皮划艇、帆船)的金牌分别为46枚、32枚、41枚,三个项目金牌总和为119枚。这三个项目是奥运赛场金牌大户,几乎占据奥运会301枚金牌三分之一,“119工程”就是力争在这些项目上拿奖牌。)

2021年,中国体育管理部门从中共获得了10亿美元的资金。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在夏季奥运会上表现良好的澳大利亚向澳大利亚体育委员会提供了1.24亿澳元的政府资金。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分配给奥运训练的资金为零,因为美国运动员由私人资金和赞助支持,而不是政府。

美国和中共对待奥运会的方式的差异是他们如何对待一切事物的缩影,从教育和经济到工业化和城市化。在美国,政府提供了一个规则和法律框架,确保财产权、自由和安全,同时允许公民有广泛的独立自由。经济、工业化、城市化、体育组织自然发展。在美国,体育联合会是私人的,是自我监管的,而在中国,这些机构是国营的、国家控制的、由国家资助的。

美国政府不仅没有具体的奥运战略,而且大约42%的美国人口肥胖。美国联邦法律不要求学生在学校接受体育教育。然而,美国赢得的奥运奖牌比历史上任何国家都多。

美国的体育教育体系与中共截然不同。美国在自愿的基础上向所有儿童提供体育运动。而那些有特殊天赋,想要追随奥运梦想的人,可以自由地去做。相比之下,中共强推少数精英运动员,把他们压垮,直到只有少数人在艰苦的训练中幸存下来。

中共的体育学校系统

“向同志们学习,共创辉煌新奥运”的字句被张贴在潍坊市体育运动学校的自我批评板上。

在中国,高中和大学一般不设运动队,也不提供培训。基于苏联模式,顶级运动员在指定的体育学校和大学中产生。训练人员在全国各地旅行,寻找具有体育天赋的孩子。

选定的儿童将接受各种身体测试,包括测量他们的脚,手臂和腿,以及DNA测试,以确定他们最擅长的运动。如果父母同意,年仅四岁的孩子就会被招募到寄宿学校,在那里他们按照严格的时间表进行培训。那些表现出色的人被调到职业/国家队,在那里他们可以领取政府工资。只有不到3%的孩子最后能实现这一目标。这些运动员的长期目标是在中国奥运代表队获得有限名额中的一个。

2016年8月7日,中国选手范忆琳在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奥运会期间参加在奥林匹克竞技场举行的艺术体操女子平衡木项目资格赛。(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李小双体操学校是武汉市一所著名的国营体育学院,工作人员为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工作。这所学校在西方的众多纪录片和报导中都过介绍,这些纪录片和报导聚焦于在体育系统中长大的中国儿童所受到的孤立、极端训练和虐待。但这只是中国数千所体育学校中的一所。

中共体制的一个主要缺陷是,孩子们必须离开正常的教育才能参加体育运动,才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体育学校声称有学术课程,但学术水平极低。

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富裕,父母们要求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更高质量的教育。因此,越来越少的父母愿意让孩子接受体育学校的严格训练,特别是以牺牲学业为代价。

1990年,中国有3,687所体育学校。到2016年,这个数字已降至2,183。我没有找到体育学校儿童人数的最新数字,但2005年有40万人。

根据2014年的数据,每年约有10万名学生从体育学校毕业,只有2,700名学生被职业/国家队录取。每年只有不到5,000名运动员被体育大学录取。对于中国其余的体育学校毕业生来说,他们的运动生涯将结束。由于没有资格进入学术性大学,他们将不得不去找其它谋生的方法。

美国拥有更多的运动员

美国的奥运会和职业运动员来自学术和大学的运动队体系,在那里他们参加常规课程,与非运动员相同,然后在课堂之间进行体育训练。

根据监督高中体育的私人组织全国州立高中协会联合会(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State High School Associations,缩写为NFHS)的数据,近800万高中生(约占15%)参加了学术运动队。NFHS管理18,500所高中的16项体育运动。

负责大学运动队的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the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缩写为NCAA)报告说,超过46万名学生参加大学体育比赛。NCAA监管20项大学体育项目。

美国高中生和大学生在体育运动中训练和参加比赛的人数大大高于在学术和大学队中比赛的人数。学校并不提供花样滑冰、拳击、空手道、跆拳道和骑马等奥林匹克项目的训练,因此父母雇请体育联盟以外的私人训练。

未计入学术和大学总数的运动员还包括参加小联盟棒球和垒球比赛的300多万美国儿童,以及参加美国体育联盟(the American Athletic Union)提供的35项运动的70万美国青年。

加在一起,美国有超过1200万高中和大学年龄的运动员,可以从中挑出代表参加奥运。例如,美国游泳协会是一个私人组织,管理着3,000个游泳队。美国总共有超过327,000名业余竞技游泳运动员。这些运动员经过多年的选拔,最终争夺美国奥运游泳队不到60个位置中的一个。

获奖之后的生活

绝大多数中国运动员没有工作技能,许多人只有五年级的阅读水平。幸运的人可能会得到教练的工作。大多数人将成为工人、推销员,或保安。

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导,前奥运跳水教练于芬说,“运动员没有为离开培养他们的体育系统做好准备。”

中国的皮划艇静水比赛金牌得主杨文军在一所体育学校长大。他告诉《纽约时报》,他非常后悔错过了适当的教育:“作为一个孩子,除了运动,我什么都没学,现在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做不了。”

2021年8月5日,中国队的金牌得主全红婵于2020东京奥运第十三天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的女子10米跳台决赛颁奖典礼上。(Clive Rose/Getty Images)

据《中国体育报》报导,中国30万退役运动员中有80%受到失业、残疾或贫困的困扰。

与中国不同,美国大学生运动员在大学里主修任何他们想学的科目,商业、金融和经济是最常见的专业。此外,美国学生运动员的毕业率与非运动员基本相同,约为69%。

中国只有不到10所容纳量有限的体育大学:北京体育大学约有14,000名学生,武汉体育学院有10,000人,西安体育学院有9,000人,上海体育学院有7,000人,南京体育学院有7,000人,天津体育学院有6,000人,广州体育学院不到6,000人,首都体育学院有5,000人。

这些数字是学生的总数,包括非运动员、学术学生、研究生和成人学习者。这意味着任何一年的运动员入学量都只是这个数字的一小部分,估计不到5,000人。

即使是进入体育大学的一小部分运动员,也只能学习与体育相关的专业,因此他们的市场竞争能力有限。

每年大约有6,000名中国运动员从比赛中退役,据中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国家体委)估计,中国共有30万退役运动员。

在2008年奥运会上,中国唯一一次获得奖牌总数第一的奥运会,中国代表队由639名运动员组成。中国网民认为,没有获得金牌的运动员不爱国,赢得铜牌的运动员通常被排除在政府荣誉之外。这意味着在奥运会前的四年中,有23,930名运动员一无所获。所有的运动员都放弃了学业,忍受了一生的训练,为中共赢得了48枚金牌和22枚银牌。

许多在体育学校就读的中国学生甚至因为受伤而没有完成学业——他们的处境是最糟糕的。他们缺乏职业培训和教育,也可能背负着身体残疾的额外负担。

被抛弃的运动员——受伤的、贫困的、被降级为社会最底层的人——是中共中央计划体所造成的真正损害。中央计划体系耗尽中国公民的青春,然后抛弃他们。尽管如此,美国在奥运金牌方面仍然领先于中国。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居住过20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关于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s Sports Schools Destroy Lives and Fail to Deliver Gold”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