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乌克兰开启战火 烧着中南海的眉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奥运会结束仅仅三天之后,俄罗斯开始进攻乌克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肆张扬、公开运兵、提前告知、谋划充足、并让新闻记者全部到位之后才开始的现代战争,终于在人们的遗憾和无奈之中,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作为全世界“和平、友谊的象征”的余音未落的讽刺中,正式开打了。但是,在俄罗斯武装入侵、乌克兰开启战火的时候,同时被灼烧着的,可能还有中南海的眉毛。因为北京的共产党政权面临着国际政治、外交、经济和技术上因为乌克兰事件引发的全面的危机。

俄罗斯总统普京凌晨5点半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俄罗斯将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拜登随即发表声明,谴责普京发动“有预谋的战争”。普京说,北约的进一步扩张和北约使用乌克兰领土,“是不可接受的”。从普京的宣称来看,俄罗斯这次侵略的目标有四:解除乌克兰的军事力量(非军事化);更换乌克兰现任政府(非纳粹化)、扶持亲俄政府;结束乌克兰东部长达八年的战争;阻止乌克兰获得核武器。但普京还有第五个目标,他没有明说,正如笔者在《北约理应回应普京 重新定位直取中共》一文和多次视频采访中所说的那样,就是乌克兰永远不能加入北约。当然,这也是俄罗斯扶持亲俄政权的首要目的。

中共在乌克兰问题上,朝三暮四、信誉全无,如今已落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北京冬奥会开幕的当天,中共用重金获得普京到场支持,但却仅仅获得部分的背书,因为普京在拿到钱(十五项合约)和中共的保证之后,置中共刻意准备的豪华晚宴于不顾,径直回府,准备发动战争。但中共的俄罗斯在奥运开幕当天匆忙发布的联合声明,却把中共绑上了俄罗斯对峙欧美的战车(参看笔者《中国被绑上对峙欧美的战车》一文)。联合声明中,莫斯科只是老调重弹,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北京却冒天下之大不讳,声明支持俄罗斯、反对北约东扩。

这个站在俄罗斯立场,为俄罗斯背书,从经济上支持俄国,反对北约东扩的声明,激怒了欧美各国。只是因为俄乌已经开战,他们还没来得及针对中共的这个立场有所反应。北约东扩,准备接纳乌克兰,把北约的战略前沿推进到俄国的西部边境,恰恰就是这次俄罗斯-乌克兰纠纷的焦点!但就在俄国入侵乌克兰之前,中共突然改变立场,表明反对俄国侵犯乌克兰的主权。据说中共政治局为此还闭门三天,专门讨论,最后还是做出了这个朝三暮四、让自己落入进退两难境地的决定。

但是,中共会因此而与美国和欧洲站在一起,全力反对俄国入侵,全力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反击,并全面参与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中共也不会这样去做。实际上,中共目前面临的处境,在世界各国中,独一无二,非常尴尬;中共当局如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持俄罗斯反乌中共不敢,支持乌克兰反俄中共也不甘;正是因为这样骑墙和毫无原则立场的“立场”,使得中共国在这次俄罗斯武装入侵、乌克兰开启战火之时,惹火上身,灼烧了中南海自己。中共面临的挫败,可以从国际政治、外交、经济和技术上展现出来。

联合国在这次纠纷中,可能会失去信誉,变成毫无用处的官僚机构。因为俄罗斯正好是安理会的主席国,加上俄国的否决权,相信安理会不会通过任何有意义的、谴责和制裁俄国的决议案,没办法对这次侵略战争起到任何阻止和维和的作用。中共会怎样投票呢?如果中共投赞成票,加入国际制裁,中共会和俄罗斯结下梁子,中共过去二十多年辛苦经营的连俄抗美战略,可能一夕瓦解。如果中共加入俄国、投否决票,会激怒整个世界,同时中共会面对另外一个更微妙的难题:如果中共效仿俄国对台湾也用同样的策略,俄国接受乌东两个小共和国(顿内次克(Donetsk)和卢甘斯克(Lugansk))的公民独立投票,中共就也必须接受台湾的全体公民的独立公投。如果公投的结果也是独立,中共敢承认吗?如果公投的结果不是和中国大陆合而为一,而是加入美国成为一个州,中共又情何以堪?!所以,中共很可能会沿用他们多年在联合国的老套子,可能会投弃权票,凸显这个昏庸政权的无能为力、无所作为。

本来,中共曾经有一个机会,去试图调停俄罗斯和乌克兰。法国总统和德国总理,都先后前去莫斯科与普京会谈,试图调停俄乌之间的冲突,但都无功而返。法国和德国作为北约的主要军事大国,还真的很难在这场“拉架”中做到不拉偏架,因为北约显然是和乌克兰站在一起的。但中共不同,中共一直同时保持着和俄罗斯、乌克兰的友好关系,与两国都有紧密的军工、能源和贸易上的合作。俄罗斯和乌克兰发生纠纷,与双方都交好的中共,本来有一个在国际上展现外交实力、外交手腕、纵横捭阖的绝好机会,这是美国和欧盟国家都完全不具备的。中共假如真能调停成功,会是一件大大的功劳;即使调停不成,也可以凸显大国的影响力。可惜的是,中共外交部、中南海那些脑满肠肥的高官,精于权斗和内讧、镇压国民,却疏于国际关系和国际交往,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但是,俄罗斯点起的乌克兰战火,虽然会让乌克兰人和那片土地蒙难,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恐怕会殃及中南海观鱼的人。中共恐怕很难在这场战争和随后的国际制裁和选边站中逃脱干系。为什么这么说呢?

英国情报机构最新的建议,是乌克兰开打时,如果西方真正要制裁俄罗斯,就必须同时甚至首先制裁中共。因为,西方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中共和俄罗斯的十五项协议,加上之前的能源协议和军火合同,中共对俄罗斯的经济支持,是维持俄罗斯战争机器的关键。而要摧毁俄罗斯的战争机器,就必须摧毁中共和俄国的经济联系,甚至摧毁中共的经济实力。

中共因为台湾问题投鼠忌器,在俄乌战争中,偏向反对俄罗斯的侵略。但如果中共因为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延及对中共的经济制裁,中共可能不得不明哲保身,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和政权的安危,放弃对俄罗斯的支持。但正如笔者如上所述,俄罗斯的愤怒和未来的报复,也可能吞噬了中共这个俄国人扶持起来的政权。

中共如果忌惮俄罗斯的愤怒,或者因为与俄国的多项协议而不能抽身,就会得罪乌克兰而导致另外的损失。中国在乌克兰的经济和国防利益,都会受到损害。中乌之间的贸易关系,从2013年以来快速增长。乌克兰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19年超越俄罗斯,成为乌克兰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2021年两国的贸易总额为189.8亿美元,比2013年增长近80%。乌克兰对中国的主要出口是铁矿石、玉米和葵花油等大宗商品,而从中国进口的主要是机械和消费品。如今,中国是乌克兰大麦的最大进口国,去年中国玉米进口的30%(超过800万吨)来自乌克兰。

再者,乌克兰是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枢纽。乌克兰于2017年加入倡议。大型中国公司包括国有食品集团中粮集团(COFCO Corp)、国有太平洋建设集团(China Pacific Construction Group)、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CHEC)、华为等都在乌克兰大量投资。在战争焦点的顿涅茨克,中国电建(Power Construction Corp of China)与顿涅茨克的当地合作伙伴签署了价值10亿美元的800兆瓦风电场协议,是欧洲最大的陆上风电场。

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后,乌克兰领土上留下苏联30%的国防工业,包括750家工厂和140家科研机构,雇用100万人。乌克兰继承的前苏联的军事科技,让中共从中获益。中共军方的仿制武器产业、航空、船舶发动机、航天产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乌克兰的国防企业。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之际,中共党媒旗下官微,把如何处理关于俄乌两国冲突消息的上级指令,不小心发布到了微博,其内容提到“对俄不利、亲西方的不发”的原则。从这个角度看,中共很有可能在俄-乌冲突中,选择拳头大、实力强的一方,也就是俄罗斯,作为支持的对象。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中共可能失去在乌克兰的利益,也可能必须承担西方制裁俄罗斯时、殃及池鱼的后果。

乌克兰的战火,不知会烧多久;但中南海恐怕要注意自己的眉毛,还有整个身子了。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