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铁链女”调查通报的几大疑点

作者:李宇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23日,江苏省调查组发布“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处理情况通报,看上去参与调查的单位权威、数据权威、结论权威,似乎要盖棺定论,以此回应社会、平息舆论。但是,外界,特别是一直关注“铁链女”的广大网友并不认账,指出了很多疑点。

最大的疑点——铁链女看上去和小花梅一点都不像

为什么铁链女和小花梅一点都不像,这个问题几乎是所有网友都在质疑的。

调查通报称:“公安机关调查发现,杨某侠近照系从抖音视频中截取,经修图后流传到网上,与实际容貌有差异。同时,受年龄增长造成的皮肤老化、毛发退化、脂肪组织液化以及牙齿缺失等因素影响,杨某侠容貌也发生了变化。”

这段话其实经不起推敲。修图是可以把脸上的斑点、皱纹去掉,皮肤变得细嫩。但是,抖音的自动美颜功能并不能改变生理结构。何况还有未经修图的视频存在。从小花梅舅舅手机里的小花梅照片可以看到,小花梅是小脸、高颧骨、塌鼻梁、朝天鼻、眯缝眼、目光发呆、眼距大、细弯眉、眉梢耷拉、嘴形平整,可以说比较丑(注:并非出于相貌歧视)。这些特点和结婚照上的杨某侠很符合,目测基本是同一人。也和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光某英有相同的家族遗传特征。

而从没有经过修图的视频和央视报道的铁链女看,眼睛大而有神、鼻梁高(不是朝天鼻)、眉毛粗、眉梢上扬、嘴唇有曲线、嘴角翘,更像李莹的脸部特征,而和小花梅相去甚远。有网友用专业软件对比铁链女和李莹,相似度在90%以上。铁链女的长相在一般人中也算是好的,尤其是央视报道的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视频中,铁链女收拾干净后的形象。有网友感概,历经20多年的磨难,小花梅竟然比当初漂亮得多,从脸型、眼型、鼻梁到眉距,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人的一些基本结构、特征不会随年龄增大而改变。一些局部可能会随着老化、胖瘦有些小的变化,比如,眼角耷拉、毛发变稀疏、皱纹增多,但不可能小眼变大眼、眼距变大、眉毛变粗、越变越漂亮,等等。

就连人民日报都看不下去了。调查通报发布一个多小时后,人民日报微博发帖:“‘八孩女子’杨某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是不是失踪的李莹?杨某侠的多张照片为何看上去不像同一个人?不同证件显示杨某侠年龄不同,她到底多少岁?”

亲人、乡邻都认不出铁链女是小花梅

2月9日,原云南信息报记者铁木和马萨到小花梅的老家亚古村调查,发现小花梅的邻居、儿时玩伴、老支书、舅舅、堂弟、表弟都忘了她的模样,从口音、长相都无法确认视频里的铁链女就是小花梅,能回想起的只是她小时候有一张白白胖胖的脸。

亚古村就一条主街,人流集中,铁木和马萨从商店和饭店的老板开始打探情况,无人知晓视频中女子,也都否认有人来调查过。

但是,2月7日徐州发布的通告却称,警方通过查阅户籍底册,组织亚古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

另一位前媒体人赵先生也曾二度到当地采访。第一次,接触的村民都说铁链女不是小花梅;第二次,小花梅的舅舅李永元先是指着李莹和铁链女的照片一直摇头,说这两个都不是,后来在旁边人的影响下又改口说不太记得了、不好辨认。事后赵先生才知道,央视来采访过李永元,警察也打来过电话。

为什么铁链女不能是李莹

长相对不上,亲人、乡亲认不出来。23日发布的调查通报去掉了组织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的描述,改为模糊的写法:“让相关群众辨认杨某侠结婚登记照片、现实生活照片。据和某某(亚谷村原村干部)反映,杨某侠可能是本村的小花梅(父母已故)。”这份调查通报重点在DNA比对和鉴定机关的权威性。

问题来了。为什么在人人都认为铁链女和小花梅长得完全不一样,却非要用DNA确认铁链女就是小花梅?为什么铁链女不能是李莹?

从通报追责来看,基本圈定在“违反工作纪律”“工作不负责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基层组织建设、妇女儿童权益保障、特殊群体救助关爱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和短板”,等,也就是个人的工作问题。

而据知情人称,当年李莹刚被拐来时,因为年轻漂亮,上上下下能管到这事的干部都眼馋,甚至还闹出镇干部妻子为了镇干部“沾腥”而大闹的事情。李莹受不了凌辱,反抗激烈,被打得只剩下两颗牙齿,还被剪掉了舌尖。由于早期受害人喊叫导致那些男人没了兴致,就灌药毁掉了受害人的嗓子。残酷的打击、凌辱最终导致其疯掉,彻底疯掉且年长后,才在董志民家被锁住为董家父子三人连续生下7个孩子。

也有人说李莹是人贩子用来性贿赂当地干部的。

丰县人王圣强在微博中称:“丰县铁链女的牙,是用钳子掰掉的,男人QJ她的时候嫌她咬人,就把牙给用钳子掰了。我家就是丰县的,我有当地村民的录音。”

如果,公安机关把这些爆料作为查案的线索之一,查出一众地方干部参与其中的罪行,那就不是简单的个人“工作问题”了。如果查实铁链女就是李莹,就不是现在通报所说的简单的拐卖、虐待的问题了,其恶劣程度、影响程度将远远超过腐败,将彻底破坏中共的形象。所以铁链女不能是李莹。

况且,这种现象在拐卖妇女中不是孤例。在拐卖妇女严重的地区,很多地方政府、公安机关直接或间接参与、纵容、包庇买卖妇女,有的甚至认为解决了娶不到老婆的老大难问题。最近网上流传的数起丰县法院不准被拐卖妇女离婚的判决文书中,法官均不支持原告离婚诉讼。

一个铁链女事件已经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丰县如此,其他地方呢?查不查?一个铁链女已经全世界尽知了,再来十个八个,甚至更多,舆论海啸就会淹没中共,民众的愤怒就会直接对准中共。这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必须遏制在萌芽状态。

维稳

铁链女引发巨大的舆论风波后,中共不是把它作为解救被拐卖妇女、保护妇女权益、追查犯罪行为的工作来对待,而是定性为“网络舆情”,并为之专门成立了“1.28舆情处置指挥部”。此时正是冬奥会如火如荼之时,所有媒体都在报道冬奥会盛况,没有一家媒体关心铁链女。从徐州几次通报来看,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被他们搞砸了,篓子越捅越大,引火上身。

而江苏省委在强大舆论压力下成立“铁链女”调查组,则被人认为背后是大维稳。调查组进驻徐州后,第一件事是追查结婚证是怎么泄密的、是谁泄露的。舆论信息管控、相关人员管控工作随即展开——不允许任何内部人员参与对外讨论,否则开除公职;成立由网警、宣传部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与网信办、媒体、网络大V、自媒体结合,引导舆论风向,疏散注意力;大学教师接到口头通知,课堂上禁止谈论有关徐州的事情,违者后果自负;丰县董集村以疫情防控、修路的名义被围得严严实实,不许外人进入,只有央视记者可以进入,独家采访。有网友戏称,俄乌战争,炮火连天,央视记者都进去了,传回来实时报道,小小的董集村,竟然成了“马奇诺防线”。

造假也可以是维稳的方式之一。如果需要,DNA也可以造假,就像武汉肺炎刚爆发时的掩盖、隐瞒,如果大家还记得李文亮医生的话;就像“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编造“1400例”抹黑法轮功,而无视1亿人修心向善、医学界专家的调查结果——法轮功祛病总有效率为99.1%……

塔西佗陷阱

徐州几次通报,掩盖事实、前后矛盾、漏洞百出,政府已经失去了公信力,陷入塔西坨陷阱,说什么都没人信,做什么都会引起人们的厌恶。

有人说,铁链女事件引起了高层震怒。也许尚有人性的人会为铁链女的悲惨遭遇感到痛心。或者还有时机的因素,铁链女事件的发酵,正好在冬奥会召开之时,其黑暗盖过了冬奥会的光环,铁链女就像细细的一根针,刺破了吹起来的“冬奥泡泡”,捅破了中共的全面小康“脓包”;借冬奥会铺天盖地宣传中共形象、制度优越、防疫成就,而集体失声于铁链女,反过来彻底破坏了中共的“伟光正”形象。这如网友所说:“我与谷爱凌的距离差着十万八千里,而与铁链女,只差一记闷棍。”谷爱凌只有一个,但中共治下人人都可能成为铁链女。今天你对之失声,明天就没有人会为你发声。铁链女拷问着每个人的良知。

铁链女使中共深陷塔西坨陷阱,也使冬奥会成为塔西坨陷阱的牺牲品。

中共可以为冬奥会花费巨额资金,却不愿意及时解救铁链女,没有一个媒体为她发声,就因为她挡在了冬奥会的路上。但是,铁链女却吸引了全球几十亿人的眼光,仅微博传播量就达50多亿,远远超过人们对冬奥会的关注度。有网友说,冬奥会没怎么看,就关注铁链女了。

张艺谋称北京冬奥会闭幕式是“最后的狂欢”,也许这句谶语暗示了中共政权的命数将尽,永远走不出塔西坨陷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