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谷爱凌微笑背后 铁链女的哭泣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二月份向世界展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两个脖子上挂着物体的女人。其中一位是自由式滑雪运动员和模特谷爱凌(Eileen Gu),她的脖子上有两枚金牌;与此同时,另一个女人颈上有一条铁链。

正如我之前所讨论的那样,每一个谷爱凌背后,都有成百上千的中国女性受到折磨和虐待。不要被谷爱凌胜利的笑容所迷惑。中国有一个黢黑的阴暗面,中国共产党(CCP)试图利用谷爱凌的奥运成功来分散我们对这一事实的注意力。

但中共的努力失败了。正如美联社所指出的那样,“14亿人口中的一名妇女”让我们得以一瞥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真正发生的事情。

人们不禁要问,脖子上系着铁链的妇女是否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可悲的是,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毕竟,中国是一个存在严重人口贩运问题的国家。

更具体地说,正如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部(the women’s rights division at Human Rights Watch)副主任希瑟‧巴尔(Heather Barr)所指出的,“中国存在新娘贩运问题。”“从邻国贩卖妇女和女孩的残酷生意”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买卖。

中共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根据巴尔的说法,中共“无视有关当局参与这些罪行的越来越多的指控”。 换句话说,中共不仅没有采取行动,而且似乎正在积极推动人口贩卖交易。而且,不仅仅是年轻女性有被贩运的风险。

人口贩运领域的专家乔治‧贝利索斯(George Belitsos)博士指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已成为“奴工和性贩运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来源国、目的地国和过境国”。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2018年人口贩运报告》(2018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在全国各地,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在砖窑、煤矿和工厂遭受强迫劳动,其中一些厂矿利用政府执法不严非法经营”。

贝利索斯指出,中共基本上对人贩子没有任何控制。人贩子通常从农村地区招募穷人,并“利用欺诈性的工作机会和胁迫相结合的方式,将他们带到城市中心。(向他们)征收高额旅行费,没收护照,限制受害者,或对受害者进行身体和经济威胁”。

根据博根项目(The Borgen Project)的研究人员的说法,中国甚至有一个婴儿黑市。此外,人贩子在中国和邻国之间自由流动,以低至3000美元的价格招募和买卖妇女和儿童。

2022年1月,中国江苏省徐州市一名八个孩子的母亲被铐在农村小屋里。(视频截图)

让我们回过头来说谷爱凌。她是旧金山人,她选择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冬季奥运会已经结束,但现在同样的问题与2月4日奥运会开始时一样重要。

为什么,谷爱凌?你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选择中共,一个把女性被当作农场动物对待的政权,而不是美国,一个对女性无法再更好的国家?

你为什么同意成为中共奥运宣传的海报女孩?

只有她才能回答这些问题。但人们可以想像,她选择中国而不是美国的原因有很多。事实上,确切地说,似乎至少有4200万个原因。中国新闻媒体天下网商(Tianxia Wangshang)最近报道,自从同意代表中共以来,谷爱凌已经获得了至少价值4200万美元的赞助和代言交易。她与多家中国公司签署了利润丰厚的协议,包括中国银行、中国移动、瑞幸咖啡(中国版的星巴克咖啡)和乳制品公司蒙牛。

谷爱凌还与安踏体育(Anta Sports)达成了一项协议。安踏体育是一家体育用品公司,使用来自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棉花。无论谷爱凌是否知道——我想她太清楚了——代表安踏,就意味着她代表的是一家从侵犯人权行为中获利的公司。谷爱凌,现在是中国“最热门的商品”,对发生在安踏棉花的来源地区的种族灭绝视而不见。

此前,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代表中国(中共)而不是美国时,谷爱凌谈到了两国团结的愿望。但是,从她与可疑的中国公司达成的众多商业交易中可以看出,谷爱凌关于希望团结两国的说法听起来很空洞。

谷爱凌选择代表中共是为了钱吗?我会让读者回答这个问题。但答案似乎是一个相当响亮的肯定。她是一位18岁的千万富翁。如果谷爱凌有良知的话,这个决定应该困扰她的余生。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利翁(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Behind Eileen Gu’s Smile, a Chained Woman Cri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