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巧用《兰亭序》 改一字即成祭文

作者: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2日讯】清朝时期,纪晓岚妻子去世后,乾隆皇帝问他是否有悼妻佳作。纪晓岚朗诵了《兰亭序》[1]中的一节。纪晓岚改了一个字,就把序文改成了祭文

纪晓岚(1724年─1805年),名昀,谥号文达,其人才思敏捷,学问渊博,是乾隆年间著名的大学士,曾经担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

乾隆六十年(1795年),纪晓岚72岁这年,他的嫡妻马月芳去世。说起这位马氏出身于东光望族,其父是马永图。马永图官至内阁中书,与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同朝为官,两人私交甚好。仕宦之家门当户对,纪晓岚是才子,马月芳是名门才女,两人婚后情投意合,一生相濡以沫。

所以马月芳去世后,乾隆认为纪晓岚写给爱妻的祭文,一定是千古难得的佳作。乾隆派侍卫前往致祭,纪晓岚入朝谢恩之时,乾隆问他:“你在海内享有文豪之美誉,且你们伉俪二人素来笃诚。你为爱妻写的悼亡之作,必多是佳作。”

纪晓岚说:“臣已经老了,既衰老又有病,文字也颇为萎靡不振,不足以登上作者之堂。然而,六十多年结发之情,鼓盆[2]之悲痛,又怎会停止!臣只不过抄袭古人旧文罢了。”遂即,他朗诵了《兰亭序》中的一节: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纪晓岚朗诵的那一节,大致意思是说,人与人之间相互交往,俯仰之间很快就度过了一生。有的人与友人在屋室内,面对面地畅谈胸中的抱负;有的人则寄情于山水,不受任何约束地生活。虽然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性格或安静或躁动也不同。当他们对所得到的东西,一时感到快意释然,怡然自得时,浑然不知老死之期就要到来。

对于得到或喜爱的事物感到厌倦时,感情随之而变化,感慨也随之产生。过去喜欢的东西,转眼间就已成为陈年旧迹,尚且不能不引起心中的感慨,况且寿命长短全凭造化而定,最终都将消逝。古人说:“死亡也是大事。”怎能不让人悲痛呢?

而纪晓岚朗诵时,将“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的“夫”改成“孺”,就成了“孺人之相与俯仰一世”。古代称大夫的妻子为“孺人”。而纪晓岚只改了一个字,便把序文改成了祭文,读来竟也不违和。

乾隆听了,说道:“王羲之的《兰亭序》,你将‘夫人’的‘夫’字读作‘孺’字,便是一段哭妻祭文。你真是擅长抄改。”

纪晓岚妙借《兰亭序》之颂,表达对爱妻的祷颂之意。

注释:
[1]兰亭序:东晋永和九年(353年)上巳节,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举行禊礼,风流名士欢聚一场,彼此饮酒赋诗,这些诗作结为一集。王羲之于酒后挥毫写下324字,为此事写了一篇总述,这就是史上著名的《兰亭集序》,又名《兰亭序》。
[2]鼓盆:出自《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成玄英 疏:“盆,瓦缶也。庄子知生死之不二,达哀乐之为一,是以妻亡不哭,鼓盆而歌。”后来,世人以“鼓盆”比喻丧妻,以及丧妻之痛。成语“鼓盆之戚”也是由此而来。

事据《清稗类钞》卷38@*#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