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美国会通过轴心法 北京将自食其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了解二战历史的人都知道,当时与美英等同盟国对垒的德意日等法西斯联盟,被称为“轴心国”(Axis powers)。之所以称为“轴心国”,是源于1936年11月1日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在与纳粹德国达成协调外交政策的同盟条约后,在一次演说中称:“柏林和罗马的垂直线不是壁垒,而是轴心。”因为柏林和罗马在同一经度线上。在世人的印象中,“轴心国”代表着邪恶。

几十年后的当下,美国众议院在4月27日以394票赞成、3票反对的压倒性结果,通过了由共和党人提出的“关于评估习近平如何干预和妨碍美国对俄罗斯制裁的法案(Assessing Xi’s Interference and Subversion Act)”,其英文简称为AXIS Act,这居然很巧合地与英文“轴心”重合,翻译成中文为“轴心法”,即一部针对邪恶轴心的法案。这冥冥中的天意在告诉世人什么?

具体来看,法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法案标题,在法案标题中明确提到习近平的名字,应该是前所未有的,说明美国朝野业已注意到了在支持、援助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的事务上,习所发挥的重大作用。

第二部分包括“国会的发现和认知”两个方面。国会调查发现的内容包括:今年2月4日,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几周,普京和习近平会晤后发表联合声明,表明其“无限制”的战略伙伴关系和无“禁区”的合作;2月24日,俄罗斯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无端入侵乌克兰;在联合国安理会两次谴责俄入侵乌克兰的决议中,中共国都投了弃权票。截至4月1日,中方尚未公开谴责俄罗斯无端非法入侵乌克兰。在3月18日与习近平的通话中,美国总统拜登明确表示:“如果中(共)国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城市和平民进行野蛮袭击时向其提供实质支持,将会产生影响和后果。”

此外,国会认为:中共国虚假宣传俄乌战争,帮助粉饰俄在战争中的罪行,包括滥杀(不分青红皂白第杀害)无数乌克兰人,不论男女老少。国会还认为,如果发现中共国在实质上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应该迅速而严厉的让中共国承担后果。

第三部分是要求国务院在法案生效后30天内向国会提交非机密的评估报告,说明中俄之间的合作情况,中共政府、中共、任何中共国有企业和任何其他中共国实体,是否提供给俄罗斯任何援助,或协助俄罗斯逃避国际制裁。法案还要求国务院在提交报告后必须每90天对内容进行更新。

需要向国会提供的证据包括:帮助俄政府或俄实体逃避或规避美国制裁或多边制裁和出口管制;故意阻碍美国政府在中共国进行现场出口管制最终用途检查,包括采访和调查;向俄提供任何支持俄罗斯情报或军事能力的技术,包括归类为 EAR99 的半导体;建立能够减轻美国制裁或多边制裁影响的经济或金融安排;助长俄的虚假信息和宣传工作;协调阻碍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边组织,向乌克兰人民或政府提供援助、谴责俄罗斯的战争、追究俄罗斯对入侵和发动战争的责任,或追究那些同谋负责的反应;提供任何物资、技术或后勤支持,包括向俄罗斯军事或情报机构以及俄罗斯国有或与国家有关联的企业提供支持。

可以说,法案提到的中共对俄罗斯支持的这七个方面,中共全部都有,而现在美国就要开始收集证据了。目前仅从中俄双方媒体中就可以搜到不少证据,不妨列举如下:

一、经济支持。

2月4日,在普京访问期间,中俄双方有关部门和企业共签署了15项合作文件,其中包括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石油、天然气、小麦等大宗商品的购销协议,而有关石油、天然气的合同高达上千亿美元。

2月23日,在俄军入侵乌克兰的前一天,依照协议,中共海关总署突然发布《关于允许俄罗斯全境小麦进口的公告》,允许俄罗斯全境小麦进口。

在俄入侵乌克兰前后,有网民披露,在北京首都机场,很多飞机几乎满载向俄罗斯运输的战备物资。此外,中共的霍尔果斯、阿拉山口、二连浩特、满洲里等口岸,接连不断向俄罗斯运送物资。

3月1日,俄副外长莫尔古诺夫与中共驻莫斯科大使张汉晖讨论了加强俄中合作以及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协调问题。同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俄双方将继续开展正常的贸易合作。

另据《湖北日报》3月26日报导,3月25日,满载41车货物的咸宁首趟中欧班列“长江号”开行,预计14天后抵达莫斯科的沃尔西诺站。

二、政治支持。

普京冬奥会访华前,于2月3日在新华网发表的《俄罗斯和中国:着眼于未来的战略伙伴》文章,可以看到中俄最高层对双边关系早已定好基调,文章称“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入新时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文章还阐述了双边当下以及未来在经贸、金融领域、能源、信息和通信业、医学、空间探索等方面的合作。

2月28日,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将25日普京与习近平的通话内容分享到了官方微信公号,共有四大要点,其中第四点是:双方要加强务实合作,其中考虑到了双方2月4日在北京的会谈结果。双方对当前国际形势进行了评估,并重申愿意在联合国和其它多边平台上进一步密切协调和相互支持。他们指出,“绝不允许使用非法制裁来实现个别国家的自利目标”。

在拜登警告之后,北京当局公开表明了自己挺俄的态度。一方面自3月29日起,在官媒人民日报上,连续发表署名钟声的“从乌克兰危机背后看美式霸权”的系列社论,将乌克兰危机的责任全部归罪于美国,发出了公开挺俄的信号。

另一方面,中共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会晤,明确双方合作无上限。王毅称中俄关系“保持着正确前进方向,体现出坚韧发展势头,双方发展双边关系的意愿更加坚定,推进各领域合作的信心更加牢固,中方对此给予高度的评价”,“愿同俄方一道,共同落实好两国元首达成的一系列共识,推动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更高水平迈进”。

而对俄入侵乌克兰,中共除了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弃权票外,在国内官媒中都不隐瞒自己挺俄贬乌的立场,中共御用专家在分析俄乌战事时,更是满嘴的假话,迎合当局,欺骗民众。

三、金融支持。

据大陆媒体报道,近年来,中俄金融合作快速发展,合作范围不断扩大,金融合作机制包括上海合作组织银联体、中俄直接投资基金、“亚投行”、丝路基金等金融平台。大陆国内商业银行与俄罗斯超过200家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构建了包括美元、人民币、卢布在内的三位一体的资金清算网络。

不仅如此,中俄银行间从传统的商业银行间业务合作逐渐延伸至央行间货币合作、保险及金融市场等领域的合作,银行也从原有的结算机构发展为集结算、清算、跨境投融资、现钞调运为一体的金融主体。2017年3月,中国工商银行在莫斯科正式启动人民币业务清算行服务,中国银行也与俄罗斯境内34家同业签署人民币现钞批发业务协议,成为俄罗斯境内人民币现钞流动性的提供者。国家开发银行与俄储蓄银行、俄外经银行、俄农业银行、俄天然气工业银行共签署510亿人民币贷款协议,支持对俄跨境人民币贷款项目建设。

在俄遭到西方金融制裁后,尤其在3月2日,美欧提高制裁力度,将俄罗斯银行踢出SWIFT系统后,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不赞成单边发起的制裁,中方不会参与这样的制裁。

3月6日,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宣布,俄罗斯多家银行将开始发行新的俄罗斯支付系统“Mir”和中国银联卡,转向中国国有银联系统,希望可以绕过金融制裁。此后,俄罗斯企业和民众开始使用银联系统。

4月29日,中共又以加强能源供应保障为名,将从5月2日开始下调煤炭进口关税,直到2023年3月31日,届时将重新审议。这无疑是在变相支持俄罗斯。显然,在中共金融系统的支持下,西方的金融制裁还达不到最大效果。

四、媒体宣传。

大陆中共各种官媒除了在报道中不隐讳挺俄立场外,还一再散布俄乌战争的各种虚假消息,如称俄对乌克兰的入侵为“特别军事行动”,洗白俄的入侵行为;宣称俄军在布查等地的大屠杀是虚假的,并炮制乌克兰总统逃离乌克兰,乌克兰不堪一击等等。这样白纸黑字的报道,搜集出来就是铁证。

五、科技支持。

2月26日,俄罗斯遭遇网络攻击后,中共派华为公司立即驰援,帮助俄罗斯维护网络。

4月15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记者问时称,“科技合作是中俄务实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中俄科技合作交流活动均正常推进”。

不过,对于俄罗斯因西方制裁导致无法进口的芯片,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警告下还不敢公然出口。3月23日,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强调,任何国家的任何公司,如果违反美国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对俄实施的严厉出口管制,都将受到美国的惩罚。她说,所有中国的芯片公司都依赖美国的软件来制造芯片,这一点在美国的管制范围之内,严重时可以让中企关门。

六、军事支持。

3月初《纽约时报》引述美国以及欧洲官员的消息说,一份西方情报报告显示,中共高官乃至中南海最高层对俄罗斯的战争计划或意图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后,14日,《金融时报》等媒体称,俄罗斯在入侵开始后的某个时间点,向北京提出了军事和经济援助请求。

而据熟悉美国外交电报的官员透露,美国已告诉盟友,北京释放信号愿意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包括地对空导弹、无人机、情报相关设备、装甲车辆以及用于后勤和支持的车辆,以支持俄入侵乌克兰。但美国国务院发给欧洲和亚洲盟国的电报没有说明北京是否已经开始提供军事支持,也没有透露北京在冲突的哪个阶段似乎愿意提供帮助。

因此,目前并不清楚中共对俄的军事援助达到哪种程度,是否向俄提供了任何支持俄罗斯情报或军事能力的技术,包括归类为 EAR99 的半导体。不过以美国的情报能力,调查出来并非难事。

法案接下来将送交参议院等候审议。在获得两院通过后,法案将被提交到白宫,由总统签署成法。如果三十天后,美国国务院提交的第一份报告列出中共支持并援助俄罗斯的证据,美国“速而严厉的让中共国承担后果”将一定不会是句空话。届时中共海外资产、中共权贵家族的海外资产也难逃被冻结的命运。

提出法案的肯塔基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巴尔表示:“现在是美国直面对抗这个新邪恶轴心的时候了。”此前的4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讲过:“当我们警告大规模、前所未有的后果时,普京总统可能认为美国和我们的盟友是在虚张声势。但是——正如拜登总统喜欢说的——大国不能虚张声势,美国不虚张声势。普京总统严重失算。”

或许意识到了美国的警告并不是儿戏,不久前,中国银联突然暂停了对俄服务。另据英媒《金融时报》5月1日报导,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监管机构在4月22日召开紧急会议,包括中共央行和财政部的官员,以及汇丰银行等数十家本地和国际银行的高管,均参加了这次内部会议。会议主要讨论如何避免中共海外资产遭到像俄罗斯一样的命运。但现场无人想出好的解决方案,中共的银行系统根本没有做好资产被冻结或是被排除在Swift系统以外的准备。

无疑,美国“轴心法”的推出是悬在中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将给予中共重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