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解字谜 一个“败”字终应验

作者:宋宝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4日讯】曾国藩创立湘军,他的麾下有一员战将李续宾,为国出生入死,大战了数百阵,立下赫赫战功,深得咸丰皇帝荣宠。当李续宾攻打九江时,清军气势如虹,捷报连连。曾国藩在家乡守丧,一天他到弟弟家小坐,看到私塾先生正在玩占卜。看似一个猜灯谜,他却解得一个败字。曾国藩悚然,不知道哪件事会败。等到事后,他才恍然明了。

曾国藩在家书中,提到祖辈星冈公在世时曾说,“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他觉得曾家子孙们应当遵守祖辈的话,不要轻易听信这三件事。他也曾经对幕僚宾客说,他从来不相信小道巫术,但有一件事例外。因他亲自目睹了全过程,并最终得到了验证,而且那件事也和曾家有关。

湘军战将李续宾(1818年—1858年,谥号忠武)攻打九江时,曾国藩父亲去世,他回家乡守丧。一天,他去九弟曾国荃家,看到私塾的老师正在和人们玩扶箕(或扶乩,一种民间小术),以占卜科举考试之事。当时曾国藩心想,这些人在戏耍狡猾,有什么凭证能让人相信?这时,木棍在沙盘中忽然写下“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

曾国藩站在一旁,看到这句话,觉得这和猜灯谜差不多。赋得偃武修文,就是把赋字的武字去掉,只剩下一个贝字。贝字修文,意思是再加上反文旁,那就是一个败字啊。曾国藩说:“这和古时猜灯谜一样,那句话说的是一个败字。他们问的是科场之事,一个败字能表明什么意义?”

继而,木棍在沙盘中写出九江战事“不可喜也”,结果不是很好。看到这儿,曾国藩心里一怔,诧异地说到:“新到的九江消息,说清军大捷,杀敌无算,怎么会败呢?”他又暗自揣测,这里距离九江有二千里,我现在又不主管兵事,这个占卜忽然提到九江之事,也真是很奇怪。但因六弟曾国华(字温甫,号深斋)还在军中任职,和李续宾协力负责九江战事。所以曾国藩问道:“所说不可喜,是为天下占卜而言,还是为曾家所言?”占卜判词曰:“既为天下大局而言,也为曾家而言。”

这一天是咸丰八年(1858年,戊午年)四月初九日。曾国藩感到一阵悚然,心里产生不祥的预感,但他又实在想不出来哪件事会败,九江战事怎么就“不可喜”?

自从太平天国起兵后,李续宾协助罗泽南(1807年—1856年)办团练(地方民兵制,训练乡间民兵)多年。到了咸丰六年(1856年),罗泽南被飞炮击中,伤重不治,湘军右营由李续宾代领。

李续宾与太平军交战数百余阵,堪称是真正的百战英雄,在军中他的名望如日中天。李续宾能征善战,又深得咸丰皇帝荣宠,所以对很多人而言,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清军久攻九江,一直没有结果。罗泽南于咸丰六年去世后,李续宾率军攻打九江,咸丰皇帝很倚重他的征战实力。

此时的太平军,经过天京事变后,元气大伤,民心涣散,军事持续出现逆转。眼看着太平天国败象大显,很多清国大臣将攻克九江的希望,寄托在能征善战的李续宾身上,认为他必会克艰克难。

咸丰八年四月,李续宾平定九江,咸丰皇帝龙颜大悦,赏赐他黄马褂,加巡抚职衔,特许他专折奏事(指使用奏折向皇帝奏陈公私事务)。

就在李续宾请假探亲的空档,太平军将领陈玉成,攻陷了麻城、黄安。当时李续宾声望如日中天,其威望冠于诸军。在京师做官的浙江大臣,联合上疏奏请皇帝敕命李续宾领军援助浙江。

于是李续宾和曾国华带领了近七千湘军,按照战略部署,远袭安徽庐州,将太平军一切为二,再一战而收全功。

咸丰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李续宾领兵抵达三河。这一带是太平军囤积粮秣军火之处。清军若能再向前推进,太平军就会彻底覆灭。

这时太平军将领陈玉成、李秀成,主动与捻军结盟,一共集结了十万大军,包抄重围李续宾和曾国华的五千人马。两军数目差距太大,李续宾深知大势已去,拒绝突围,焚香向京师方向叩首,烧掉所有奏折,跃马提枪,率领清军冲杀太平军和捻军的联军,直到清军将士全部战死。

清军于三河战败,且全军覆没。李续宾、曾国藩胞弟曾国华全都战死。消息传到北京城,咸丰皇帝悲痛欲绝,含泪批奏:“惜我良将,不克令终,尚冀其忠灵不昧,他年生申、甫以佐予也。”御批提到的申、甫,是西周时匡扶周室的二位中兴名臣申侯和尹吉甫。在咸丰皇帝心中,将自己倚重的李续宾和西周名臣古将相比拟。

曾国藩原本对李续宾抱有极大的信心,根本不认为李续宾会遭受到灭顶之灾,也没有想到六弟会战死。即便清军战败,哪怕做最坏的打算,李曾二人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然而战况出乎意料,曾国藩得知六弟战死的噩耗时,顿时泪下,“念逝者遗骨莫收,而家叔殷忧莫释,中夜以思,泪下如雨。”对李续宾之死,曾国藩说:“如车脱一轮,鸟去一翼。”

军队之胜败,对于国家关系甚大。那时,曾国藩在家守丧。东南线战局,由李续宾、曾温甫负责。李续宾是曾国藩的部下,曾国华是曾的亲弟弟。李曾二人率军攻打太平军半年,一直居于上锋,军队气势如虹。清军打了半年,都没有失败的迹象。但冥冥之中,神灵垂兆,提前半年向曾国藩等人预示了战事的结局。

晚清官员薛福成整理《庸庵笔记》收录此事,评论道:“凡事莫非前定,岂不信哉。”

资料来源:
《曾国藩家书》
《清史稿》卷407,卷408
《曾文正公全集》第103页@*#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