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被迫对俄乌战争变调却难解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6日,美国与40国官员在德国举行军事会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直言,“我们希望看到俄罗斯被削弱到这样一个程度——无法再入侵乌克兰”。此言一出,俄罗斯试图强硬回应,但中共却先受惊了,近日来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和说法很快出现了变化。不过,中共难以就此解套,还可能陷入更尴尬的境地。

党媒文章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造成欧洲最大不稳定

4月30日,中共党媒新华社刊登了对乌克兰外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的专访,库列巴说,“欧洲当前出现的最大不稳定正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造成的”。这一立场与中共完全相反,但中共党媒却没有删改,甚至没有回避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说法。

3月20日,中共驻美大使秦刚曾接受美国CBS电视网直播采访,面对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问题,秦刚慌乱以“不要天真”回应。中共外交部和中共党媒,一直都极力回避“入侵”这一事实,此次新华社等于后补报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应该是中共高层同意的。

4月28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称,北约“不断制造对抗、制造事端”;“搞乱了欧洲”。 他仍然称,中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

两天后,新华社却刊登了乌克兰外长库列巴的原话,“欧洲当前出现的最大不稳定正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造成的”。中共似乎在急转弯。

新华社也同时刊登了对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专访。拉夫罗夫把战争的原因归咎于美国和北约“鼓励基辅政权实施暴力反俄路线”。

新华社故意同时刊登了乌克兰和俄罗斯外长的专访,貌似摆出了中立的姿态,一改之前几乎为俄罗斯代言的做法。中共至今并未公开承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也没有承认这是导致欧洲安全危机的原因,但新华社刊登这样的观点应该是首次,与以往的宣传手法显然大不相同。

中共最终是否承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或承认俄罗斯“入侵”导致了欧洲的“最大不稳定”,尚难预料。不过,中共也没敢全部同意俄罗斯的说辞,并未极力宣传美国和北约“鼓励基辅政权实施暴力反俄”的内容,大概中共也觉得太牵强。中共曾不断捧俄贬乌,甚至刻意引导出乌克兰活该被打的结论,并带动乌克兰应缴械投降的风向;如今,类似的宣传也转向了。

新华社报导乌克兰“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

5月3日,新华社刊登了记者从前方发回的最新报导,《乌方称将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报导引用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叶尔马克的话说,“在与俄罗斯的谈判中,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乌方不准备妥协的根本性问题。乌克兰将继续战斗,为收复乌克兰全部领土而战。”

从后补报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再到直接报导乌克兰“为收复乌克兰全部领土而战”,新华社转变立场的幅度可谓相当之大。

当然,新华社的报导也加上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话,称北约和欧盟“只听美国的话”;甚至称,“美国和加拿大在训练乌克兰的新纳粹分子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

中国大陆一些媒体之前曾以“纳粹”为题抹黑过乌克兰,但新华社等党媒没敢这样报导。如今,新华社一面引用俄罗斯外长的话,另一面又报导乌克兰“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中共党媒从之前一面倒式的挺俄宣传,变成了貌似中立却自相矛盾的调子。

新华社的变调,实际经过了一个挣扎的过程。

5月2日凌晨04:09:36,新华社曾连夜赶稿报导,《俄国防部:俄军从亚速钢铁厂解救出80名平民》 。这篇报导还在按老路子挺俄,但内容却与标题不符。报导内文称,“俄军在‘静默模式’下开辟了一条人道主义走廊,以安全疏散平民”。

由此可见,俄军只是暂时停止了狂轰滥炸,放出一条通道让平民离开,并不是俄方“解救”。报导也承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4月26日访问俄罗斯后,同俄总统普京举行会谈,普京原则上同意亚速钢铁厂平民疏散。按逻辑应该算联合国秘书长“解救”了这些平民。

报导还称,“所有被解救人员都撤到了顿涅茨克别济缅诺耶居民点……对有意愿前往乌克兰当局控制地区的人,俄军已将他们移交给联合国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

这些文字表明,俄方不但没有“解救”这80名平民,还把他们当作俘虏,弄到了俄军控制区,实在不愿意的人,才交给联合国和红十字。

这样的报导显然漏洞太大。5月2日16:10:54,新华社发出第二篇报导,题目改为“80名平民走出亚速钢铁厂画面曝光”。这篇报导相当于推翻了第一篇俄方“解救”平民的报导,但又替俄方辩解说,“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就此表示,撤出钢铁厂的人道主义通道早已开启”。

5月2日23:39:59,新华社发出第三篇报导,《最新动态:俄方说百余平民从亚速钢铁厂撤离 乌方称将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

一天之内,新华社对同一话题的三篇报导,调子转变得相当生硬。第三篇报导虽然故意增加了乌克兰“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的内容,但仍然代替俄军发布了当天的战果。可见,中共党媒应该在高层授意下不得不变调,但又心有不甘。

俄罗斯外长的声明让中共高层心凉

美国和40国官员的军事会议,应该迫使中共不得不重新调整立场,否则很可能成为下一个直接被针对的目标;但真正令中共决定更大转弯的,大概是俄罗斯外交部的声明。

5月2日,新华社报导,《俄外长表示俄不会赶在5月9日前人为结束特别军事行动》。

俄罗斯外交部的声明应该试图解释,俄罗斯不准备在5月9日的阅兵式之前宣布在乌克兰取得胜利。这一声明等于承认,俄军在乌克兰东部战场上无法很快取胜,未来也很难说,俄罗斯已经自觉实力不济。

报导还称,“俄罗斯不要求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投降,而是要求他下令释放所有平民并停止抵抗。俄方的目标‘不包含使乌克兰发生政权更迭’”。

美国和北约公开提出削弱俄军,令中共很难受,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中共当然希望俄罗斯能尽量挺住,结果,俄罗斯自己一再降低目标,怎能不令中共高层心凉。俄罗斯领导人可能已经在琢磨如何下台阶,中共也只好赶紧找退路了。

估计在中共高层的授意下,新华社先同时刊登了乌克兰和俄罗斯外长的专访;看到俄罗斯的声明后,又加紧变调,开始报导乌克兰“为收复全部领土而战”。然而,这样的变调又令中共面临新的尴尬。

中共难以应对下一步的尴尬

中共被迫变调实属无奈,但对乌克兰和北约来说,中共这样的态度仍然模糊;若中共真想脱身,还需要进一步高调转变立场,否则无法蒙混过关。

4月29日,新华社曾报导,《赵立坚说中方一向支持俄乌继续谈判》,最先开启了变调的进程。同日,新华社又发表文章,《新华社评论员:抵制域外操控 推动铸剑为犁——化解乌克兰危机的中国立场符合世界根本利益》。

中共眼看俄罗斯无法取胜,最终还得在谈判桌上解决,因此再次宣称支持和谈,但中共又很难实际参与。

4月30日,新华社报导乌克兰外长库列巴的专访中,库列巴巧妙地称,“我们毫不怀疑,中方不愿看到乌克兰局势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也认为,这场战争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引发的全球粮食危机和经济问题,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威胁”,还有“一带一路”; “如果现在不阻止俄罗斯,几年后它会引发更多危机”;“确保乌克兰长治久安的唯一途径,是在国际公认的边界内恢复对所有领土的主权”。

乌克兰政府当然知道中共支持俄罗斯的立场,但也知道中共现在进退两难,此时若能劝服中共适当转变立场,至少不公开支持俄罗斯,甚至能声援乌克兰,在政治上会造成俄罗斯的进一步孤立。

乌克兰外长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说,“我们提议中国成为乌克兰安全的保证者之一,这是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尊重和信任的标志。”

这句话实际是双关语,一方面乌克兰希望中共能参与和谈,并签字保证俄罗斯不再入侵;另一方面,库列巴也在暗示中共,只有实际行动才能取得乌克兰的信任,只是口头表态没有多大意义。库列巴还点明,“希望中国从必须避免局势升级的立场出发,呼吁俄罗斯停火”,因为“局势并非因乌克兰而升级,我们是在行使自卫的权利”。

美国和欧盟一直在敦促中共公开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乌克兰则更进一步,直接要求中共劝说俄罗斯停火,并成为担保人。这对中共显然是一大难题,实际根本做不到;中共不愿意真正和俄罗斯切割,而是等着俄罗斯被削弱后,成为容易摆布的棋子,继续对抗美国和西方哪!

中共的变调等于将了自己一军,后续的事态发展值得观察,或许还有更多精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