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必封杀Web3.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5日讯】《有冇搞错》。5月5日。

最近网上有篇文章,题目是“信任崩溃,是上海疫情最大后遗症”。文章作者牛皮明明,列举了不少上海疫情一个多月以来的现象,说明上海的“信任”正在崩溃。他说的信任,包括上海居民之间的相互信任,包括上海人对防疫当局的信任,对大白的信任,也包括对医疗卫生专家的信任。

比如上海人的群组中,以前相互鼓励,现在因为担心一个阳性造成社区全部被封,开始相互举报。甚至为了某些小事而恶言相向。对原来备受景仰的卫生专家,大家也开始质疑。当然,上海人对政府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4月初,上海政府宣布“全城静止五天”,大家相信很快解封。然而现在,很多人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是不信任,唯一相信的就是拚命把冰箱塞满。

这样的不信任,也在迅速扩散。就因为上海这次疫情的整个失序,让其他城市的人对自己城市的各种供应等,也丧失了信任和信心,也开始未雨绸缪地囤菜了。

牛皮明明说,“一个月的时间,我能清楚地看见信任在消失。”

在西方,有关信任的社会学研究很多。通常而言,专家认为信任和现代社会进步和发展密切相关,没有信任,很多现行的体制基本无法运行,最典型的是金融体系。所以基本上说,一个社会信任消失,将造成社会体系的冲击,而信任崩溃,基本上会形成社会崩溃。

牛皮明明的文章,谈到的是作为一个典型中国城市上海的民间信任。但实际上,信任从来是相互的,比如上海政府宣布“全城静止五天”,不一定是对形势的误判,而是对上海普通居民的不信任。因为如果当局说封两个月,可能一半的上海人就跑掉了。它不信任你,所以最后造成你也不信任它了。

“信任”这个话题,分析起来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高深很深刻很哲学。

两千三百多年前,商鞅在秦国变法,最著名的措施只是一件小事情,南门立木。一根木头搬几百米,就可以得到很多钱。因为报酬过于优惠,以致没有人相信。但最后,秦国政府用这件事,在秦国形成了对政府法令政策充分相信的社会环境,也为秦国后来其他所有变法奠定了基础。

这是上到治国的道理。儒家讲究仁义礼智信,没有最后这个“信”,其他都可能是骗人的假仁假义假礼假智。

德国人西美尔(Georg Simmel),在19世纪末出了很多有关信任和现代社会体系的研究。后来不少学者跟进,无论是在社会层面,还是在个体层面,信任都显示出它的重要性。信任研究吸引了众多的学科参与,尽管分歧很大,即使像信任的概念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仍然没有达成一个公认的、清晰的定义,但在信任的重要性这方面,不同学科的研究者却达成了高度的一致。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初期,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国内媒体经常报导老百姓有钱不存银行,而是偷偷藏在家中的新闻。比如有人把钱埋在猪圈里面,或者藏在房子的夹层中。这些新闻的重点通常是,这么不安全的存钱方法,最后都有令人伤心的后果,比如埋在猪圈里面的钱烂掉了,或者是一场大火,烧掉了全家的积蓄。

当时这类新闻最后都呼吁大家把钱存在银行里面。中国的国有商业银行那时候刚刚起步,为了鼓励大家存钱到银行,银行想出了各种招数。比如非实名制,不需要证件,不需要证明,都可以开户存钱。从银行取钱也不需要证件,只需要一个密码。当然这也造成了很多纠纷,因为不看证件,所以只要知道账号名字和密码,就可以把钱都提走。

但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后来,很少有人问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当时中国人不把钱存进银行,而宁愿埋在猪圈下面?

答案是不信任。共产党上台后打倒地主资本家,把有钱人打成黑五类,不光钱分掉,很多人还因为自己有钱而死于非命。八十年代,文革刚刚结束,没人敢“有钱”。就算是改革开放了,邓小平号召“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巨大的阴影仍在,对中共不信任的阴影还在。

事实上,文革后期不仅是经济上大家相互不信任,老百姓相互之间也不信任,不仅是官民之间不信任,官场中官员之间也互不信任,甚至连家庭成员之间,也都是互不信任,因为夫妻互斗、子女告发之类的事件太多了。

结果是社会面临崩溃。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文件说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说边缘是好听的,其实已经崩溃了。信任和社会经济之间的关系,可能错综复杂,但信任崩溃和社会体系崩溃却总是相伴出现,这一点是绝对真实的。

因此,八十年代中国民间对中共的不信任达到高峰,有钱,当然不能存银行。

德国社会经济学家西梅尔认为,信任,是介于知与无知之间的一种选择。

因为人要行动,信任让人敢于行动,但这种信任基于对未来的预测和计算之上。如果你像大神一样无所不知,彻底知晓一切事情,当然也就不需要去信任;而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没有任何知识,也无从判断,根本不可能对别人信任,就像是动物一样。所以信任,是一种假设,假设某种行动会带来某种结果,但这种假设是根据你对世界的认知,因此,信任是知和不知之间的状态。

比如你在俄罗斯做生意,如果你是普京的朋友,你完全掌握他的一切想法,那就不存在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你直接去赚钱就好了。而如果你对俄罗斯一无所知,大概你也就不会去做生意。大部分实际的情况,是你对俄罗斯有某种认知,认识某个重要的人物,和一些重要商业领袖有关系,基于信任,你去投资做生意,但你可能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但你相信,信任俄罗斯商人和政客,相信能赚到钱。

现代社会体系,是基于一系列的信任,包括对政府,对立法者,对货币等等,如果你不信任,基本上你就不会采取任何主动而有利的行动了。

像我们前面说的,信任是相互的。在政府和民众之间也是一样。中国政府不信任中国人,因此要监管,要搞防火墙,要专制,不能给你去民选,要全盘防范。过去几年,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中共就像一个患有严重心理疾病的人,那种受迫害妄想症,处处防范,时时紧张,搞得风声鹤唳。尤其是在特别时期,比如疫情爆发,比如国际形势不利的时候,整个就是精神病大爆发了。

这种相互的关系,现在到了另外一个境界了。现在是民间开始极度不信任中共当局了。其实富人和官场早就开始了,现在是轮到最普通的中国老百姓了。

比如大批中国人移民,情况严重到当局下令停止投资移民了。

前些年中共发病,但经济尚有增长,14亿人心态的大转弯,一定是个“大曲若直”的情况。如今疫情爆发,终于是直接刺激到每一个具体的人,这种信心崩塌,这种全社会信任的崩溃,因此才上了快车道。

专制体制因为执政合法性的弱点,摆脱不了泥足巨人的特点,总觉得别人都在挖他的脚后跟。过去两年中共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打压,正是来源于这种深刻的不信任。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成长最大的是高科技网络企业,几乎所有崛起的亿万富豪,都和网络科技有直接的关系,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美团等等。公平来说,除了中共圈定的墙内隔离市场优势之外,这些企业确实有不少可取之处。但最近有篇文章,我认为是预测了中国高科技的衰落。这篇文章题目是:“WEB 3.0,与中国无关”。

所谓Web 3.0,指的是新一代的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兴起,并且在电子商务和支付异军突起,基本都是Web 2.0的时代,下一代,也就是Web3.0时代即将到来,而中国大陆基本上一片沉默,完全没可能出现任何突破。

文章介绍说,Web1.0为“可读”(read);Web2.0为“可读+可写”(read+write);Web3.0则是“可读+可写+拥有”(read+write+own)。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Web1.0、Web2.0为信息互联网;Web3.0则是价值互联网;Web1.0、Web2.0本质上是在传递信息,侧重消费;而Web3.0则是在传递价值,创造财富。

文章的作者,显然是一位中国大陆的高科技业界专家,他认为,Web3.0带来的变革,是未来20年大国之间的决战舞台。谁先理解并发展Web3.0,谁就有可能站在世纪新高地。

他说,1993年,克林顿出台“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创造辉煌十年,获得Web1.0和Web2.0在全球控制地位。直至今天,美国借助互联网技术领导世界。

2022年,全球正处在Web2.0向Web3.0过渡的关键节点,谁在这个时刻建立一个完整Web3.0生态,谁就有可能在下一个20年领跑时代。

他甚至警告说,“很多人喜欢谈国运,这就是国运”。Web 3.0就是国运。

他透露说,中国曾经有不少企业要介入这方面的研发,但基本都停顿了,大量的科技人才和高科技企业创业人才都跑掉了,主要跑去了新加坡。原因是什么?是中共政府大力介入,一些领域遭到严厉监管,一些领域被严格禁止,一些领域受到严重束缚。所以他认为,这个被称为涉及未来20年国运的Web3.0,根本“与中国无关”了。

在我这个外行看来,Web3.0恐怕还有一个特征更为重要,因为这个特征的缘故,Web3.0注定是和中国无关了,或者说,注定和中共体制下的中国无关了,这就是“去中心化”。因为从结构的角度,也可以这么理解,Web1.0为“半中心化”;Web2.0为“中心化”;Web3.0则是“去中心化”。

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会在互联网的Web1.0阶段慢慢成形,在Web2.0阶段出现高速发展,而在Web3.0的阶段会戛然而止。因为这和中共这种体制有密切关系。半中心化的1.0阶段,中共开始设立防火墙,2.0阶段则是全面掌管网络数据,图以AI执行全社会管治。而去中心化的3.0,显然与中共高度中心化的治理体制冲突违背。

让我们回到信任的问题。蚂蚁金服被紧急叫停上市,滴滴出行上市后被严厉打压,腾讯遭到全面调查,这些事都和信任有关,不仅仅是信不信任这些企业的问题,也是信不信任互联网,信不信任社会和民众的问题。因为心虚,所以不信任,因为不信任,所以绝对不能去中心化。或者,中共因为不能了解未来高科技发展,包括技术和基本逻辑,所以就不可能让它发展下去。

国运如此,又何道哉?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