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共密商应对美国制裁为何一筹莫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高官近日召开公开和秘密的会议,甚至一度一天之内四个会议,议题都与经济衰退和应对美国制裁有关。但从最近的一个关于如何反制美国可能的金融制裁的会议上,报导说,没有人能够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法和解决方案。也就是说,中共在面对可能来临的美国制裁之时,根本就一筹莫展,已经全面的失去了方寸。

与此同时,中国的国门似乎正在逐渐关闭,不再向西方开放。北京已经实施了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难道要寿终正寝了吗?中共除了关闭国门,中共的高压政治也正在将商业企业、私人企业、高科技互联网企业,逐渐的斩尽杀绝。美国国会已经推出“轴心法”,目标直指中共的邪恶轴心,中共党魁习近平强调的“自力更生”,应该是迫不得已,也是在断尾求生。在世界面临暴露出软肋的中共,其对美元和西方技术的高度依赖,注定让中共在面临制裁之时,不得不乖乖地就范、束手就擒。

据来自大陆的消息称,中共当局正在实施“安可联盟计划”。当局要求政府、国企、事业单位全部上缴原有的电脑,一律换成国产电脑及系统,当局给出的理由是“防止外国势力盗取中国数据”,但实际上真正的原因,一定是为了防范欧美可能的在计算机软件和硬件上的制裁。所谓的安可联盟,全称是“安全可靠技术和产业联盟”,它的前身是“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工作委员会”(简称“信创工委会”),于2016年成立。安可联盟被认为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大市场,涉及一条庞大的产业链。安可联盟真正实现其“国产化自主可控”的目标之际,也是中国信息产业开始全面落后世界之时。

中共突然召开这几个应对美国制裁的会议,应该是与乌克兰局势和台海局势都密切相关。俄乌战争僵持之际,欧美对俄罗斯在金融和贸易上的制裁,其各种各样的制裁方式和参与制裁的国家和公司企业、行业,眼花缭乱,个个都让中共心惊胆颤。中共对台湾的野心不死,一方面可能会因为看到欧美都只是武器支援乌克兰而决不发出一兵一卒,而增加了信心,因为美国可能在台海也不会出兵,而只是提供防御性的武器。但欧美一旦因中共犯台而开始实施制裁,其制裁的力度、方式、对中国经济的冲击,都将是史无前例的,会让目前对俄罗斯的制裁,看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中共在如何应对的措施方面,据说现场金融人士提到三个可能性。第一个方案是要求出口商将所有外汇收入兑换成人民币,以增加在岸美元的持有量。这个方案毫无新意,因为中共目前就是将所有的出口企业的外汇收入,强制性的兑换成了人民币,被中共央行所持有,亦即所谓的“在岸美元的持有”.美欧的制裁开始之后,贸易被切断,外汇流入被截断,中共的强制结汇也会寿终正寝。

第二个方案是“大幅削减中国公民每年5万美元的兑换配额”,这一措施中共实际上已经在实施了,已经在用各种各样的借口不让中国民众兑换美元,不让中国民众出国旅途留学购买保险,因为这会消耗中共大量的外汇。这些举措对减少外汇流失是有些用处的,但这对应付美国制裁不管用,因为下面笔者会分析,这些外汇都不是现金,都在中国的银行、信用卡公司和支付机构之间电子流通。而一旦美欧的制裁开始,切断中共使用SWIFT的权限,这些外汇的支付能力,就会被取消。实际上,中国需要做的,不但不是大幅度削减中国公民每年兑换的5万配额,而是应该增加配额,让中国公民私人的财富离开中国,来到海外,这样一旦制裁开始,国人还有能力在国外支配自己的财富。但中共也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不会藏富于民,也不会让财富离开他们的控制。

第三个方案,是有的中共官员询问,是否可以多元化投资更多日元或欧元的资产。这个方案马上就被中共的银行代表所否决,表示这个想法不切实际。确实不切实际。因为欧美日的制裁,一定是联手的,他们都是从布雷顿森林体系一起走过来的货币联盟体系,美元、欧元、日元是可以之间自由兑换的,美元的制裁也同时会伴随着日元和欧元的制裁,SWIFT里所有的货币种类都会对中共关上大门。

西方祭出SWIFT对俄罗斯制裁,只是冻结了俄国3,000亿美元放在海外的支出,并且限制俄国使用SWIFT。但普京的反击非常有效,他的三板斧(见笔者相关文章)从要求用卢布支付外债、要欧洲用卢布购买石油和天然气、到将卢布与黄金挂钩,有效地抵御了美国的制裁,使得卢布的汇率回升到战前的水平,甚至超出战前的水平。换句话说,欧美对俄罗斯的金融战,基本上是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也很简单,俄罗斯有足以要挟欧洲的、廉价和方便的能源供应,相比之下,中共没有这样的优势,没有这样的杀手锏,也没有这样实施反制裁的勇气。因为中共虽然有六倍于俄国的外汇储备,但这些外汇储备的95%,都是处在美国制裁的威胁之下的。

人们只要研究一下中共中央银行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国际储备与外币流动性数据模板》(截至2022年3月31日),亦即今年第一季度的报表,就会看出端倪。虽然中共在几乎所有经济数据上造假,但这个数字不太可能造假,因为它涉及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清算银行(BIS)和美国的美联储,人们可以轻易的交叉核查,看出中共的造假。

从中共的《国际储备与外币流动性数据模板》看,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官方储备资产和其它外币资产,包括可兑换外币的外汇储备、IMF的基金组织储备头寸、IMF的特别提款权、黄金和其它储备资产如金融衍生产品(financialderivatives)。

中国的官方储备资产和其它外币资产的近似市场价值,是33,731.59亿美元,其中包括可兑换外币的外汇储备31,879.94亿美元,而其中的31,855.97亿美元,是各种各样的证券。可兑换外币的外汇储备中,除了有价证券,还有存放在其它国家中央银行、国际清算银行和基金组织的货币和存款,共有23.97亿美元。中国在IMF国际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是104.71亿美元。中国在IMF的特别提款权,是531.6亿美元。中国的黄金,包括黄金存款和黄金掉期,是1216.63亿美元。这些黄金的总量,是6,264万盎司,或约1,937吨。中共外汇管理局可能作为一种尝试或试验,也涉猎了一些金融衍生产品,数量非常之小,只有1.3亿美元。

也就是说,中共的官方储备资产的3万3,700亿美元里,其中的3万1,880亿美元是外汇储备,而外汇储备中的3万1,850亿美元,都是西方各国的有价证券(包括一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也就是说,中共的外汇储备中,94.44%都是证券,而现金只有5.56%(24亿美元)。中共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和外汇专业银行(中国银行)可能会有部分的外汇现金储备,中共也会保有大部分的黄金,但中共的所有外国债券、存在外国中央银行的存款、在国际清算银行的存款、在IMF的头寸和特别提款权,在纽约美联储地下金库的黄金储存,都是美国制裁的目标,都可以被美国政府所冻结或没收。

中国的黄金储备,大部分会留在中国本土,但一定有部分的黄金,也许几十吨或者几百吨,会存在纽约的纽约美联储地下金库,因为这是最方便和安全的用黄金支付其它国家的办法。但一旦制裁的时候,中共央行不能用存在纽约的黄金支付,甚至也不能用留在大陆的大笔的黄金支付,因为其它国家的央行也不会接受大笔的黄金支付,因为这也在制裁之列。

因而,中国在面对来临的美国制裁之时,中共官员会失去方寸、一筹莫展;反制金融制裁的方案,也付诸阙如、无从谈起。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