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对自发因素的恐惧与防疫“新常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3日0点至24时,郑州新增本土确诊病例9人,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4例,合计33例。

33例多不多?根本算不上多。可当日下午17时22分,郑州市却发布通告,决定从5月4日零时起,严控人员流动风险。除封控区外,主城区其他区域参照管控区标准管理,实行“足不出区、严禁聚集”措施。每天每家只能安排1人,凭24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小区临时出入证,到社区指定地点购买生活物资。

早几天,5月1日,山东大学只发现了1例阳性,整个校区1万多学生一个晚上都被转运隔离。

更早的4月底,义乌仅发现三例无症状感染者,全市就实行封闭式管理,市民非必要不得出村,全市初中,小学,幼儿园暂时停课。

毫不夸张的说,芝麻大的疫情,在国外根本就不会当回事,在中国却被视为天大的事,动辄就封控、封区乃至封城,非把病毒消灭的一个不剩才罢休。类似的例子可以说比比皆是,已经成了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中国的“新常态”,由此可见中共各级政府对病毒的恐惧之大已经完全到了病态的成度。

何以至此?

单就地方政府而言,这可能是因为主政官员害怕疫情失控丢乌纱帽,从而导致防疫过度,但问题是从北京到地方层层如此,这就不仅是保乌纱帽的问题,而和中共这个体制本身,和这个体制本身的内在逻辑有关系了。

有些对中共缺乏足够了解的西方人习惯于把中共说成是威权政府。中共真的是威权政府吗?其实根本就不是,它甚至都称不上是一般的专制政权,确切的说,中共的体制是极权体制。这种体制的要害是对权力和资源的全方位垄断和独占,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共对一切处于其控制范围之外的自发因素,用“党文化”的术语讲,就是所谓“不稳定因素”,本能的都会产生一种恐惧,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掐死它。只要它们存在一天,中共的恐惧就一天不会消失。为什么中共那么害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信仰人士,甚至包括环保人士和公益组织,想尽一切办法打压他们?原因正在于此。

按说病毒是细菌,并不反党,中共没必要对它那么害怕。但不行,中共绝对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因为病毒虽然是细菌,但本质上也是一种游离于中共控制之外的自发因素,在这一点上和社会性的自发因素并无区别,在中共看来,对它的政权和统治同样也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一天不消灭这种威胁,它一天都无法活的安宁。我认为,这才是中共动辄封控封区乃至封城,对清零的病态追求已经到了丧心病狂地步的根源所在。

可以断言,只要病毒存在一天,中共就要折腾中国一天。老百姓的苦日子,不是快到头了,而是遥遥无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