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的“抗制裁能力”强过俄罗斯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美国制裁跟踪平台Castellum.AI的统计,截止4月22日,俄罗斯已受制裁超过7,000项,远远超过了朝鲜、伊朗,成为受制裁最多的国家;而且,这也是迄今为止较大经济体所受到的最大规模经济制裁。

对俄经济制裁的影响绝非对朝鲜、对伊朗制裁所能比拟。比较而言,俄国GDP 2020年1.48万亿美元,世界排第11名,人均GDP为10,127美元;而伊朗该年名义GDP仅为6,357亿美元,人均7,550美元(IMF数据);朝鲜2018年GDP约174.87亿美元,人均接近700美元(联合国数据)。

因此,美欧制裁俄罗斯的有效性及其后续影响,受到各国高度关注。

中共尤其紧张。因为对俄制裁简直就是一场预演,如果其发动台海战争,势必诱发类似制裁。中共现在关注的是:(一)届时制裁规模会更大呢还是更小?(二)现在如何布局应对?换言之,中共考量的是如何增强其自身的抗制裁能力。

对美国而言,着眼点则是:(一)现行对俄制裁框架能移植到中共身上吗?(二)针对中共的应对措施,美国如何增强制裁的威慑?

由此看来,美国与中共之间,围绕着制裁与反制裁的谋划,对国际格局(包括经济格局和战略格局)重组的影响将是深远的。

制裁与反制裁谋划的基点之一,是对中共实力及其弱点的评估。通过与俄罗斯的对比,本文对中共的“反制裁能力”试作评说如下。

第一,中共的“抗制裁”经验多于俄罗斯。冷战期间,苏联自成一体,搞了个共产主义阵营,与西方对抗。苏东剧变后,俄罗斯与西方经济关系大力发展,还一度加入了七国集团。只是,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的8年,西方开始制裁俄罗斯,措施高达2,754项。因此,普京说俄罗斯应对制裁“经验丰富”。但这跟中共比起来,就逊色多了。西方对中共有两次大规模的制裁。第一次,朝鲜战争,美国并无入侵中国计划,但毛断然出兵,美国领导世界对中共进行经济封锁。直到1971年4月,即基辛格秘密访华前3个月,美国对华贸易禁运才取消。第二次,1989年“六四屠城”后,二十多个发达国家对中共实施制裁。第一次制裁,中共利用尼克松搞“缓和战略”的机会,与美靠拢,而最终化解了(其实1954年之后,国际制裁就大大松动了)。第二次,中共主要利用经济诱惑(还有中苏关系正常化、海湾战争等提供的机会),1992年就基本打破了制裁。

第二,美国制裁中共所付出的经济代价,远大于制裁俄罗斯。美俄经济关系与美中经济关系不是一个量级的。其一,2020年俄罗斯的GDP,只相当于美国的7.1%,中国则超过美国的70%。其二,美国在俄罗斯前10大出口市场之外,一年只有200多亿美元;中国却长期排位在美国前三大贸易伙伴之中,美国商务部数据,2020年中美货物贸易额5,601亿美元,美自华进口额4,354.5亿美元,占美进口总额的18.6%,对华出口额1,246.5亿美元,占美出口总额的8.7%。也就是说,美俄经济打架,是大人打小孩;中美则是接近于同一重量级的。

第三,美国联合伙伴制裁中共的难度,也大于制裁俄罗斯。乌克兰在欧洲的腹心。乌克兰的独立与领土完整,是西方冷战胜利的重要标志之一。乌克兰渴望加入欧盟和北约。欧盟一直在推动欧洲一体化(俄罗斯被排除在外),对俄罗斯一直戒心深重。俄罗斯这次对乌克兰大打出手,不仅没有吓到欧盟,反而令欧洲国家同仇敌忾,支援乌克兰力度空前,制裁俄罗斯也是力度空前。

如果中共发动台海战争,欧盟会不会像支持乌克兰一样支持台湾?这个还不好判断,虽然欧台关系近来在提升。相对有把握的,英国、日本、澳洲会协同美国。韩国、印度就不一定了。东盟十国则可能采取中立。除非,中共在攻打台湾的同时,也在中印、南海搞事,而金正恩也在朝鲜半岛闹,这样才会针对中共形成一个包围圈。但这种可能性应不大。

从经济角度讲,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货物贸易国,是10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共还通过“一带一路”,在发展中国家中扩张势力范围。这些都对制裁造成了困难。

历史上,为遏制亚洲的共产主义势力,防止中共和北越的势力向南方扩张,1955年美国搞了个东南亚条约组织,相当于亚洲的北约,曾有8个成员国,但组织内部的纠纷使它无法有效履行防务行动,最终于1977年解散。

以上三点表明,相对于制裁俄罗斯,美国制裁中共难度可能要大。

但是,这并不等于说,美国就一定不会制裁中共了。事实上,鉴于中美之间在经济、科技、国际影响力等等方面的巨大差距,美国抓住中共实力方面的内在缺陷,成功制裁中共的大门也是敞开的。相对于俄罗斯,中共在一些方面的软肋更明显。因此,一些论者认为,美国和西方可集体对中共精准制裁、瞄准命门,有多种精妙的制裁方式可以将负面影响最小化,避免互相毁灭的后果。举例而言:

其一,中共权贵阶层在美国的个人资产曝险远比俄罗斯要高得多,精准打击权贵阶层人员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可能远大于俄罗斯。普京执掌俄罗斯逾20年,其权力巩固程度要高于习近平。普京更多的是靠其自己来抓权,相对来讲,受的约束少;习近平是把自己和共产党捆在一起、利用党来抓权,而党内派系斗争激烈,制约习的因素更多,习连争取个三连任都很费劲,很难做到像普京那样长期执政。如果美国制裁中共权贵阶层,这相当于在中共内部投掷炸弹,后果相当严重。

其二,俄罗斯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能源、原材料、粮食出口国,美欧制裁时颇有顾忌,不得不给俄罗斯留个后门。而中国却正好相反,是能源、原材料、粮食进口大国,如果相应供应链条被切断,中共将难以承受。

其三,俄罗斯与美国、西方、世界的经济联系没有中国紧密,相对来说,因制裁受到的冲击要小些。中国经济和美国、西方、世界经济联系紧密,形成了相互依赖关系,但这种依赖是不对称的,美国和西方就可以利用其科技、金融优势,精准打击中共,如中兴事件所显示的那样(美方完胜),可靠、效果好、威力大,而不会对自己造成太大伤害。有论者说,“因为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化的结果,经济制裁和武器热战很像的地方就是,可使用的工具变多了,有效性也提高了。”

其四,美国制裁俄罗斯的三个核心措施——将俄一些银行踢出swift;冻结俄俄央行存在美国的外汇储备;取消俄最惠国待遇——如果用在中共身上,中共是无力化解的,效果是致命性的。

从更宽广的角度看,制裁政策不是孤立的执行,它的效果也远远超出经济领域。事实上,中共目前的状况类似于剧变前夕的苏联。经济衰颓(已无超过美国可能),党内外各种矛盾都非常大,民怨沸腾,整个社会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了。如果中共妄动招致美国制裁,就可能诱发火山爆发。

综上所述,中共和俄罗斯的“抗制裁”能力各有长短,很难说中共就强过俄罗斯。对美国来说,必要时制裁中共可能就如雷霆之击,只是这需要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和极高超的制裁手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