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极端防疫 阻断上海、吉林高校生回家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11日讯】长达数周,甚至几个月的封锁,激起了大陆高校学生中共病毒“清零”政策的焦虑和愤怒。与中共病毒之间的残酷“战争”,让上海和吉林长春等高校学生的内心,伤痕累累。他们纷纷喊出“我要回家!”上海封城所造成的次生灾害,仍在持续。

据香港《信报》报导,5月3号传出上海同济大学有学生跳楼的消息后,新浪微博就把有关话题标签撤下,但仍有许多IP地址显示为上海的账号纷纷诉苦,说大学封闭管理近两个月,大家就像坐牢,“真的是到了忍受的极限了”。

上海松江大学城女大学生姜微(化名):“同济大学的话,他们说是因为他听到那个消息说不能回家才跳下去了。”

上海松江大学城的一名女大学生姜微(化名),5号接受采访时表示,松江大学城从3月上旬开始封校,直至现在。

姜微:“五一都没放假。对,每天都在上课。就比如说你要出去买饭的话,到了规定时间内可以出去买饭。我们那个超市就是每天5点钟可以出去吃饭的话,它就会排队,就会排到好远,老远了。我们一个西瓜他卖100多块钱,然后一个橘子6块钱。”

姜微说,在学校被封闭这么久,日夜都颠倒了,经常无法入睡。上网课学习态度也特别消极。学生如果生病了,学校不让去医院,也没有给药吃。

姜微:“我们学校一直都是没有爆发疫情。我们学校总共出过的密接才两个。我现在只希望能早点放我们回去吧。在这边一直封在宿舍楼的话,就可能还是会比较崩溃吧!”

姜微说,自己已经两次准备回家,都无法成行。3月份时机票都已经买好了,夏天的衣服也全部寄走了。结果出校前几个小时,校方突然通知让退票。现在,回新疆的机票已经涨得离谱。

姜微:“回新疆的飞机票,昨天我看6000多块钱。平时的话我回去1500(元),最贵2000多吧。”

吉林省长春市虽然从4月28号开始逐步解封,但许多外地的大学生也依然有家难回。

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化名):“现在所有的大学生,就吉林这边高校都放假了,他们回去每个地方都要要隔离,而且是自费隔离的。我回山西,高铁票它没有直达的高铁,中转的话也要也是需要隔离的。我身边的朋友他们就是有中转飞机的。但是他们买了,就是过两天然后那个航班就取消了,就一直买不到这个票。”

来自山西太原的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化名)表示,“五一”期间,长春已变成低风险地区,行程卡上已经不带星号了。但太原有关当局说,因为长春是重点管控地区,所以只要她一落地,就会变成红码,需要集中隔离。

伊凡:“一个机票就得花差不多2000块钱,然后再加上14天的隔离又得花几千,那肯定是承担不起呀!”

这条回家路,遥遥无期。伊凡觉得既难受,又无法理解。她说,这两个多月来,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学生们们连宿舍都不让出,在学校核酸都做了十七八次。吉林当局既然同意让学生回家,学校也有返乡证明,地方政府不应该再实行14天的隔离政策。

伊凡:“基本上都是在宿舍的。有时候会比较烦躁、比较郁闷吧。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了,还回不去。我就希望能快点回家吧。”

4月下旬,推特有人发布视频,表示上海有大学生被封控逼疯。

(视频)“我要叫老师!直接打110,打12345。我是西方势力的间谍。把我带出学校,我收了美帝国主义的钱!”

有据说是来自上海的老师呼吁,需要关注被封闭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不能只是“投喂三餐,一关了之。”

天津南开大学,1月上旬开始紧急封校。

网上流传的图片显示,“五四”这天,南开出现了学生们的反抗张贴和标语。

一名上海大学生向媒体披露,经历了各种人道灾难,现在9成的上海大学生都成反贼了。

编辑/王子琦 采访/顾晓华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