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士兵死在手术台上 醒来后讲述濒死体验

英文大纪元EPOCH INSPIRED STAFF报导/李雪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12日讯】作为一名有天赋的运动员,斯科特‧德拉蒙德(Scott Drummond)在1971年被征召入伍。幸运的是,当他的同龄人被派往越南时,他因优秀的篮球技能没上前线,留在了德国的军队中打球,但他的许多士兵兄弟却在越南阵亡。

虽然德拉蒙德幸存了下来,但他在28岁时的一次滑雪之旅中与死亡擦肩而过,这场意外导致了一次濒死体验,当时他说他去了天堂,并遇见了主。

40年来,他一直不愿谈及自己的经历,直到他最终不得不分享它,因为这可以使身处困境的人看到希望。

德拉蒙德现年68岁,住在犹他州的普罗沃,几十年前的那一天,他在斜坡上发生了意外。拉开手套后,他看到自己脱臼的拇指软绵绵地耷拉在皮肤上。他给妻子打了电话,并被送到医院,在那里发生的医疗事故使他经历了濒死体验,德拉蒙德讲述了所发生的事情。

“我在手术台上,他们正在计划手术。当时是一名护士和一名医生;他们在我和他们对我的拇指进行手术的地方之间放了一张床单”,他告诉《大纪元时报》,“麻醉师原定在那里给我用药,这样我就可以出去做手术了,但他在紧急情况下被叫走了。”

(斯科特‧德拉蒙德提供)

这名护士是有经验的,但她从未进行过比尔阻断术(Bier block,使用止血带调节局部麻醉以进行手术),在医生对德拉蒙德的拇指做手术时犯了一个错误,药液沿着他的手臂进入了他的心脏。

“他们用于局部麻醉的药是利多卡因,但后来发现我对利多卡因过敏。这是使我当时离开人世的原因之一。”他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是,我被直接从自己的身体里抬了出来,我站在那里看着我的身体。我从上面看着下面这一切,向下看着,看到我的身体躺在手术桌上。”

护士惊慌失措地跑出房间,尖叫着说她杀死了德拉蒙德。医务人员开始努力挽救他的生命,而他的医生则继续对他的拇指进行手术——所有这些都被德拉蒙德清楚地看到,灵魂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他的脑海里听到了一个信息:“该走了。”

他说,“有人就站在我旁边。我无法注视他,但我通过我的思想与他们交流,他也是通过他的思想和我说话,我没有开口讲话,只是通过我的思想进行交流。接下来我知道我站在一片田野里,那是一片美丽的田野,高高的草大概长到我的腰际。……这些草在流动,向我流淌,在我的脑海里,我感受到了来自草的爱。”

(Nazarenko LLC/Shutterstock)

德拉蒙德的脑海中听到一个信息,告诉他不要回头,这个信息至今还在他脑海中回荡。

“我已经走了。我已经死了。我继续前进。我可以左右看,也可以看前面,但不允许回头看”,他说,“最左边是大树,那是一片森林。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树木,直到大约三年前,我去了华盛顿的奥林匹克森林。……接下来我注意到的是颜色;颜色很鲜艳。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颜色。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东西是三维的。你把它放大10倍,这就是树上叶子的颜色。它们是非常亮丽的绿色。”

在德拉蒙德和树林之间,是一片长及腰部的野花。

“野花的独特之处在于所有的花朵都面向我。”他说。

“我觉得与那些花联系在一起,因为这些花散发出爱。……这是一种非常平静的感觉。在我面前有一片云,但它是明亮的珍珠白色。”

就在这时,德拉蒙德在一段视频中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从8岁一直到20岁。

(IgorKR, Deliris/Shutterstock)

“我看到了一切。”他说,“这不像是视频流;这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完成;这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但我活在其中。我又活了一遍。我看到了我的家人;我看到了我的父母为我和我的运动所做的牺牲,带我参加所有的比赛和所有的活动和一切;这一切都是出于纯粹的爱。”

他敏锐地回忆起这些经历,再次活在“非黑即白”、“非善即恶”的清晰术语中,中间没有任何过渡的东西,没有中间地带。

“‘不是对就是错,不是善就是恶’。那里没有人让我用我的观点来证明事情的合理性。”他说,“在我的生活中,直到那时,我还没有真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参加职业运动和大学运动,你必须尽一切可能取得成功。而其中一些事情是不对的。甚至在商业界中,为了出人头地,很多时候你必须一路碾压其他人,我意识到我所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然后德拉蒙德又回到了那片云的前面,然后他向那片云走去。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

“这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因为它是如此纯净,我无法确定它是什么颜色。它实在是太纯了”,他说,“我研究了那只手臂……他的前臂比我的大,而且我注意到,从手臂穿过云层的方式来看,他比我要高一些。”

“然后我研究了他的手,他的手不瘦,这是一个在建筑业工作的人,或者是一个农民,也可能是一个木匠,你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经常用手干活的人……他的手臂非常强壮。”

德拉蒙德现在说,他相信那个人实际上就是主,然后主告诉他:“现在不是你(去世)的时间,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如今,德拉蒙德每天还能继续接收到这个信息。

他说,“接下来我知道的是,我被送回我的身体,我躺在担架上,被推出了房间,突然间我开始到处乱动。我的身体里发生了一场大战,因为我不想回来。我以前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爱,我的生活中也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平和。”

德拉蒙德被宣布死亡已经有20分钟了。现在他意识到,他在地球上获得了另一个机会,从那天起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我被送回来的原因是我这辈子太自私了。我还没有学会如何善待他人,并以我应有的方式尊重他人。”他告诉《大纪元时报》记者,“我可能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我从未告诉我妻子我有多爱她,在我进入手术室之前,我所做的只是说,‘待会见’,我不知道我可能会离开(人世)。”

自从德拉蒙德与死亡擦肩而过,并随后在天堂经历的遭遇,他学会了对他人友善和体谅。与其专注于自己,他更愿意在事业上帮助别人,培养他们,使他们能够进步。

“我学到的教训是如此宝贵”,他说,“而且这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这是我四十多年来必须学习的内容,因为我希望在下次回去的时候会有一个更好的报告。”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