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与薄熙来有关的一些往事的回忆

——写在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之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是5月13日,是法轮功洪传世界30周年纪念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大历史时刻。

值此全世界大法弟子庆祝大法开传30周年之际,我回想起与薄熙来有关的一些往事,这些往事或许对于读者更进一步了解中共,以人为鉴明得失,以史为鉴知兴替,有所助益。

我与薄熙来的父亲

薄熙来是红二代,他的父亲薄一波是中共元老之一。在毛泽东时代,薄一波当过中共第一任财政部长、国务院副总理等;在邓小平时代,薄一波当过国务院副总理、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等。

当年,我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时,与薄一波有过一面之缘。

1996年春,是我修炼法轮功的第二个年头,我作为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之一,到北京玉泉山访问了中共元老薄一波。

当时共去了四个人: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组长、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徐青,中纪委法规室主任张印忠,中纪委法规室副主任屈万祥,第四个人就是我。访问结束后,由我执笔撰写了“薄一波访谈录”。

中共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出要起草《党内监督条例》的呢?是在苏联东欧剧变时。

1989年至1990年,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德国、波兰、南斯拉夫各加盟共和国的共产党政权一个接一个垮台。苏联共产党正面临亡党亡国的巨大风险。

这个时候,中共有点慌了。1990年3月12日,中共十三届六中全会建议中纪委会同中组部拟定党内监督条例。

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乔石组织了一个起草小组,参考国内外一些有效的监督制度,起草了一个对中共中央总书记有一些硬性约束力的“党内监督条例”。

这个条例上报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那里后,江说了一句话:“只要我当一天总书记,这样的监督条例就绝对不能出台。”就这一句话,乔石组织起草的条例被封杀。

1994年9月28日,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再次提出要制定“党内监督条例”。1995年末,中纪委、中组部又组建了一个起草小组,并着手做一些调研。

1996年春到玉泉山访问薄一波,就是这个调研的一部分。当时,薄一波东扯西拉,说了不少话,但是,谈来谈去,就是没有谈怎么搞好党内监督。

起草小组领导从薄一波的谈话中得到的信息是:起草“党内监督条例”根本不用急。

此后,“党内监督条例”的起草,一拖再拖,一直拖到2002年江泽民卸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也没能搞出一个新条例来。

也就是说,当时,尽管有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相继垮台的前车之鉴,但是,集中共党政军最高大权于一身的江泽民,依然不愿受到监督与制约。

薄一波对此非常清楚,而且薄一波指望江支持他的儿子薄熙来将来能够“接班”,不愿惹江不高兴。在我们访问薄一波时,他对起草“党内监督条例”没有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

作为中共党魁,江泽民因为私心不愿接受监督;作为中共元老,薄一波因为私心不愿监督江泽民;中共高层某些领导因为私心(保自己的乌纱帽)不愿监督江泽民,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导致江泽民越来越刚愎自用,独断专行。

这是1999年江泽民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或反对意见,一意孤行,作出镇压法轮功决策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寄给薄熙来的信被“拒收”

在中国大陆时,我曾长时间接连不断地通过寄挂号信的方式,向中共最高层官员讲清法轮功真相。

在薄熙来担任商务部长期间,我给他寄过不少信。但是,到了2007年,我寄给薄熙来的一封信,居然被退回来了,退信的理由是“拒收”。

薄熙来为什么“拒收”我的信?原因可能有四:

第一,因为他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他在任大连市长、辽宁省长期间,在大连设立了两家全球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涉嫌大规模利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因为我寄给他的信都是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他迫害法轮功罪孽深重,不敢直面真相,索性不看,拒收,退回。

第二,与他张扬、狂傲的个性有关。他是红二代、也是官二代。文革时,是造反派中的一员。文革后,随着他的父亲薄一波平反、复出工作,成为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圈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他的优越感又上来了。

我薄熙来是中央委员、商务部长,将来可能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政治局常委、入主中南海,你王友群什么也不是,我凭什么看你的信?

第三,他因为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恶名昭彰,在美国、加拿大、英国、爱尔兰、德国、波兰、罗马尼亚、西班牙、瑞典、芬兰、俄罗斯、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等十几个国家,被法轮功学员以犯种族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告上法庭。

薄熙来当商务部长时经常出国访问。无论他走到哪里,哪里都有法轮功。哪里的法轮功学员就要控告他,这让他非常头疼。回到国内,又看到法轮功学员的信,气不打一处来,干脆拒收,退回。

第四,可能与他在澳洲被定罪有关。2007年11月5日,澳洲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潘宇控告薄熙来案作出缺席审判,法院裁决薄熙来犯酷刑罪,罪名成立。

这个判决结果可能令薄熙来非常恼火,于是,以拒收、退回我的信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我写信严厉谴责薄熙来

收到被薄熙来“拒收”退回的信之后,我感到很震惊。

我给中共最高层官员寄了许多挂号信,包括九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离退休的部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国务院所属委、部、局、办的主要负责人,中共中央所属委、部、局、办的负责人,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委书记等。

薄熙来是唯一拒收我的信的省(部)级高官。

我立即写了一封致薄熙来的信,对其予以严厉谴责。

我写道: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我给薄熙来寄信,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力。薄熙来没有权力以“拒收”信件为由剥夺我的合法权力。我特别谈到:

论资历,薄熙来没有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等13位退休老领导的资格老。宋平、乔石、朱镕基等13位老领导从来没有“拒收”我的信。

论官职,薄熙来没有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官职大,胡锦涛从来没有“拒收”我的信。

论能力,薄熙来也不一定比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强,马凯从来没有“拒收”我的信。

薄熙来凭什么如此傲慢无礼,无视宪法的明文规定,拒绝听取公民的批评与建议?

考虑到这封信寄给薄熙来之后,又可能被“拒收”,我将它寄给了我的老领导,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转薄熙来收。

如果薄熙来不想看我的信,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薄熙来就是“与众不同”。他“拒收”我的信这个举动,一下子将他与其他中共领导人区别开来了,显得他有个性,有狠劲,牛皮哄哄。

其实,这既不是“智”,也不是“勇”,而是傲慢与自负,违纪且违法。

我终于等到了薄熙来被抓捕

薄熙来原本是有当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的野心的。

1993年,薄熙来在大连当市长时,修建了一个比北京天安门广场大两倍的星海广场,广场中心建了一座比天安门广场上代表皇权的华表更高的华表。薄所建华表的底座雕了8条龙,柱身雕了1条龙,共9条龙,而天安门广场上的华表上面仅有1条龙。薄所建华表的顶端,坐着金光闪闪的望天吼,高2.3米,比天安门华表顶端的望天吼,更高更大,更耀眼夺目。薄还把自己的脚印经青铜铸就后刻在广场边上。

为了能够往上爬,除了他的父亲薄一波为他铺路外,他自己也不断巴结、讨好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主政大连市、辽宁省期间,大连市、辽宁省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正因为此,他得到江泽民、曾庆红的一路提拔重用。

到2007年中共召开十七大时,薄熙来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不久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到重庆后,薄熙来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唱红打黑”运动,目的是为他在中共十八大上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积累政治、经济资本。

与此同时,薄熙来与江、曾的另一个重要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密切互动,为他在中共十八大上接替退休的周永康,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做准备。两人还密谋在适当时机,通过“政变”把习近平赶下台,由薄熙来取而代之。

但是,薄熙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老婆谷开来,在时任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的配合下,毒死英国商人海伍德之后,不停地折腾,把王立军折腾怕了。

2012年2月6日,担心被杀人灭口的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王立军为了寻求美国政府的政治避难,将“薄周政变”阴谋等泄露给美国,并被美国的媒体公开报道了。

这一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中共高官叛逃事件,震惊世界,在中共政坛引发轩然大波。

2012年3月15日,在北京参加中共“两会”的薄熙来被抓捕。2013年10月25日,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

曾经狂傲不羁、野心勃勃的薄熙来,终于沦为阶下囚,被关进秦城监狱。

薄熙来之所以没有被判死刑,在我看来,是因为他还有迫害法轮功的重罪没有被清算。这笔巨债,他早晚得还。

薄熙来落马,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它是以江、曾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结语
薄熙来曾经是江泽民、曾庆红看中的接班人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成员,都欠下了累累血债。

如果薄能够成为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曾就不必担心有人清算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了。

但是,薄熙来却因为一件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的事,一头扎进了深牢大狱。

天意难违。谁跟老天爷过不去,谁就将自取灭亡。

薄熙来是如此,江、曾何尝不是如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