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颖宇:法轮功洪传三十周年有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2年是法轮功洪传三十周年。际此庆典,本人想从“香港人”和“公民社会”的角度略谈一下感受。

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香港人做出了义无反顾的反抗。一场自发的救港运动,不单引发了“颜色革命”的无稽之谈,最终落幕之时,连香港赖以生存的公民社会也几乎完全瓦解,独立自主的政党、传媒、专业团体均丧失了生存空间,在《国安法》新时代下,若没有赤裸表忠的往绩,便可能丧失基本人权。随之引发的移民潮,仍方兴未艾。

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也是公民社会不能伸张的结果。法轮功被镇压的直接导火线是1999年“四二五上访”。上访原因,则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科技》杂志发表文章称法轮功为“伪科学”。文章引发法轮功学员到杂志社,要求撤回该文,但竟遭防暴警察殴打和逮捕。逮捕进一步激化矛盾,超过一万名学员于四月廿五日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静坐,要求释放被捕学员和保证合法炼功的权利。政府与学员达成相关协议,学员和平散去。

然而,中国政府却暗地里成立“610办公室”,于7月20日起对学员进行大搜捕,两日后正式宣布取缔法轮功。观乎1999年以前官方报章一直都有刊载法轮功的正面报导,取缔和宣称其为“邪教”便明显属于政治决定。假如中国有成熟的公民社会,市民自然有结社权、信仰权,实践言论自由时不应受殴打和逮捕,和平请愿更不应被视为挑战政权而得到取缔的下场。在“没有/失去公民社会”这一点上,法轮功与香港人的命运最迟在2019年便连成一线。

作为香港人,若能免受中共有关“邪教”的洗脑,对法轮功的印象应该不会差。那些年我还在湾仔上班,地铁站连接入境处的行人天桥不时会见到学员在静静炼功,身体力行宣扬“真、善、忍”的讯息。法轮功举办的游行,是香港所有游行之中最赏心悦目的,漂亮的衣服,整齐的队伍,很有嘉年华的味道,借着一种传统美学渗透出浓浓的中华传统文化。而那时候,我因为学习闽南话,下载了《九评共产党》的闽南语朗读版,遂成为我一项重要教材。

作为香港人,也作为历史学者,我明白到法轮功能否不受干扰地公开炼功,成为了香港政治的寒暑表。结果,梁振英2012年就任香港特首,香港法轮功便不断受到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滋扰,我便意识到,香港政治正式进入了大批斗的年代。这亦可视为2020年公民社会瓦解的滥觞。

作为道教徒,我与大家分享《道德经》第72章:“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无独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虽不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在此谨祝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生日快乐,亦祝愿法轮功在提升人类身心灵健康继续做出应有的贡献。

杨颖宇:香港大学历史系文学士、哲学博士。曾于香港任教中学、大学。2005—2020年受聘于考评局管理历史科,“庚子科场案”后被辞职。2021年初,他获邀为《苹果日报》制作节目《这才是真实的香港史》,当《苹果日报》高层被捕、6月被迫停止运作后,他最终在当年7月末飞抵英国,继而延续未完的事业。人生格言是“有一分史料说一分话”。相信凡事都有广阔的讨论空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