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天坛公园派出所

文章分类: 网闻
更新时间: 2015-07-23 08:57 [纽约时间]
点此看大图片
康素萍陕西维权人士

【新唐人2015年07月23日电】控诉状


原告:康素萍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女工,汉族,47岁。

被告: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天坛公园派出所

2015年5月15日下午,我买票进入天坛公园游玩散心,因为,自2014年8月以来我一直被监视居住在北京,各种骚扰不断,并且2015年5月14日晚,维稳系安排小姐搅扰不让睡觉不得安宁……

独自一人漫无目地的在公园里漫步,我是第1次游天坛公园,据说这里很殊胜……

不曾想,当我行至斋宫东门的时候,被警察拦住禁止通行,我指着前方好几名游客问:〝为什么他们可以而我却不可以?您们歧视我!〞

警察说:〝没有歧视!他们不是游客是便衣。〞

我就静静地站在路边的栏杆的外面眺望……

警察用对讲机呼叫要求把我强制带离,无果。后再次呼叫,并且诬陷说我有精神病之类,眼神不正常等等,以达到警力增援从而强制带离的目的,后来天坛公园派出所的警察开车来到现场,在一个穿着迷彩衣的女便衣的暗示和怂恿下他们一群人都说我脑子有问题眼神不对是精神病等等,同时一拥而上连掐带拽、带拖、带架给我强行塞进警车后,那个穿着迷彩的女便衣还气狠狠的踹了我好几脚之后才强行关上车门给我拉进天坛公园派出所后,又被他们从车上强行拖出车外拖进侯问室按到椅子上。

我的胳膊和腿上多处软组织挫伤并呈现青紫状,疼痛不止。

接下来,该所的一名警察跟我谈话:〝今天是重大国事活动,李克强总理和印度总理在这里观看中国太极拳和印度瑜伽表演,这里汇集了国家安全局、中央保卫(还是警卫局我没记清)局、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片区派出所、武警、特警、特勤、安保等等多个部门联合执行任务,多大的场面啊,你也看到了,都戒严了,你应该理解和配合……〞

我答:〝首先,作为合法公民我享有基本的人权,我的人身权利受宪法保护不被侵犯。既然戒严了干嘛不净园啊?为什么卖票又不让游玩,我一个外地人,来1次我容易吗?我可是慕名而来的。关键是我没有违法违纪,还有,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

警察说:〝,那些人不是游客是在执行公务的便衣,因为你没有违法所以才跟你解释,否则……〞

我说:〝否则就击毙,像庆安徐纯合一样,是吗?〞据说那天的表演是17:10分开始,我17:10分已经被带进派出所里。

我坚持要一个理由:〝为什么任意抓随意放,抓时没有手续,放时像扔块抹布。〞

因为,这样的经历已经无数次了,逛公园(天坛公园)被抓、吃橘子被抓、上厕所被抓、18大献花遭绑架(套着黑口袋)、打110报人口走失被刑拘一个月加一年取保候审(我一个人在派出所里打110,罪名竟是是:非法集会示威游行刑拘,期满以寻釁滋事罪取保候审)、依法和平探监却差点被打死外加拘留5天等(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在这么多次被非侵权之后,我不该要个说法吗?

没人权没尊严!依法治国,法在哪里?

在该所滞留期间,饥寒交迫的在铁椅子上睡着了,突然(大约是次日凌晨1点左右),那名强带我回该所的警察像疯了一样,趴在我耳朵上狂吼,我从说梦中被惊醒,差点从以上掉到地上,心狂跳不止几乎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这是我才知道该警察故意把前后的门都打开对吹我,我的四肢几乎被冻的没有了知觉,(5月份北京的夜好冷啊)他自己已经穿上了厚厚的衣裤,不停的狂喊、踢踹我的脚和我所坐的椅子,还威胁要把我交给地方、要把我送去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我等,我在该所滞留20多小时,在此期间,限制我上厕所(无理非法禁止作为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并且没有给我提供过食物,大约是次日下午14:30左右,该所警察(两名全程录像录音)开着警车携两名特勤押送我去久敬庄接济中心,把我的随身行李抢走扔在脏兮兮油腻腻的后备箱里,把我扣押在久敬庄里26个多小时后才获释,说我是一级临控特别看护,感谢政府感谢党!我获此〝殊荣〞,〝受宠若惊〞。

至此,我依法向贵局控诉天坛派出所的警察,滥用职权,知法犯法,对我非法绑架、殴打、实施酷刑等恶劣行为,严重侵犯我的多项合法权利(在这里我不列举法律条款,因为您们执法机关比我更知法懂法,也没有必要进行法律知识竞赛,所以我只陈述事实,事实为依据这是我坚守的底线,法律为准绳是您们执法的度,对吧!)请依法核查,秉公处理。还我以权利,还法律以尊严!为盼,谢谢!

次致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

陕西康素萍

2015年7月22日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