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二百四十九期】兩會期間傳出反迫害聲浪

【新唐人】李天笑:每年中國人大政協召開期間都會有一些有意思的看點。就這些消息,我們請評論員鐘強先生為您做評點。鐘強先生,您好!

鐘強: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李天笑:鐘強先生,中國有兩句老話,叫做「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去年正好是人大換屆,政協換屆,人來人往,就像走馬燈一樣的有點看頭,今年的亮點在什麼地方?

鐘強:今年的兩會,是場內場外各不同,場內就像你剛才講的,是老生常談,提案沒有什麼新意,在場外情況就不一樣了,有一股一股的清流能夠傾倒反迫害的聲音,具體怎麼講呢?就像剛才講到的,一個就是蔣彥永醫師能夠為六四正名,丁石孫教授在法輪功問題上,提出自己獨到的見解,呂加平先生讓江澤民要趕緊離開中委主席的位置,讓給胡錦濤,而且提出了江澤民一些歷史問題和個人生活醜聞等等問題。

李天笑:我們順著你這個會內會外的思路走,會內我們今年一個重要的議題就是修憲,修憲的中心就是圍繞著保障人權,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鐘強:本來按道理來講,本次兩會的亮點應該在這兒,也就是可以起到舊瓶換新酒的作用,但是實際上情況不是這樣。中國把人權進入憲法實際上是有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實際上還是把人權作為花瓶,它沒有實際太大的意義,另外一個,它實際上是做給外國人看的,也就是手裡拿了個籌碼,如果到需要的地方,外國人,美國啊,歐洲啊,這方面提出疑義來了,說你中國是中權紀錄不好,它就可以把這個拿出來,放一個人啊,完了再關幾個,再搞搞這種遊戲。

李天笑:這個就跟撲克牌一樣的,打出去,換進來,是吧!好牌換來換去,到時候可以抓了又放。

鐘強:對,實際上沒有實質的進展。

李天笑:剛才從這個會外來講,你提到蔣彥永醫生的那封公開信,這個公開信有什麼樣的重要內容呢?

鐘強:內容主要是三方面,第一方面就是蔣彥永醫生提出來六四學生提出來的反腐敗反官僚,是正義的,是全國人民支持的,而那些維持腐敗的那些少數的領導人,他們就利用軍隊,利用坦克,利用開花彈,來殘酷地鎮壓無辜的老百姓,這是一個方面的情況。第二方面,他偷渡,就是像楊尚昆,陳云,這樣跟鄧小平平起平坐的一些高階領導,當然還有另外一些領導人,他們實際上多次反對六四採取這種形式,反對用部隊來鎮壓學生運動的。第三點實際上就是蔣彥永醫生用他自己六四前後自己的親身經歷,來揭露了中國政府那時候宣揚的謊言,媒體舖天蓋地的談,說廣場沒有開一槍,沒有殺死一個人,蔣彥永醫生就用他六月三號晚上,他在301醫院當醫院的外科醫師主持值班的情況,就在晚上十點到十二點之間,就有89個傷員進到醫院,其中有7個人一會兒就死掉了,他用自己親身的經歷來拆穿了謊言。

李天笑:這封信確實是揭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實,那麼前中共總書記趙子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怎麼講這本書呢?他這樣形容:「份量極重,非同尋常」,你怎麼看這封信的意義?

鐘強:這封信的非同小可起到了震撼人心的作用,原因之一就是蔣彥永醫師他個人的地位,美國的時代週刋,香港的亞洲週刋,都把他評為2003年的時代風雲人物,那也就是說呢,全世界的人民都看好,都認同他這種講真話的,讚賞他這種骨氣,讚賞他這種高風亮節,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他本身由他來提出這個提案,提出這個建議,那就非同小可,影響更大。欣賞他能夠拋棄自己的高官厚祿,能夠拋棄自己的利益,能夠站出來講真話,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不同凡響的是什麼呢?就是他做為體制內的人站出來揭露體制內的黑幕,這一點就是不同凡響,也是難能可貴之處。

李天笑:蔣先生寫這封信,他自己說是經過反覆的思考,反覆考慮以後寫出來的,那麼你認為現在平反六四的時機成熟了嗎?

鐘強:我想現在好多人覺得是給胡、溫出難題,或者要到2007年以後,才有可能時機成熟,但是我的想法跟他們不一樣。第一個,江澤民現在歲數越來越大,身體也不好了,而且聲名狼藉,你看他在兩會搶風頭,在政協帶著胡錦濤等政治局的常委先入場,自己在開會的時候不斷地連續打哈欠,這反應他身體也不佳,另外也不尊重其他人的發言。另外一點就是實際上胡、溫新政,不管他現在還看不出來具體的情況怎麼樣,但是為了能夠執行他的新的政權,他如果能夠把這個事情處理好的話,就能進一步樹立權威,這樣也就得了民心。第三個也就是時勢造英雄,大家也知道剛才講到了民間維權,去年2003年是中國最風起雲湧的,一浪高過一浪的波瀾壯闊的情況,今年從兩會這個情況來看更要勝過去年,也就是說形勢已經放在那兒了,你做為領導,你就要抓住這個機會來造時勢,才能產生真正的英雄。

李天笑:從你這個觀點分析,時勢造英雄也好,民眾的民意也好,那現在平反六四這個路上,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鐘強:就是江澤民,為什麼這麼說呢?你看以前跟六四有關的鄧小平也好,李鵬也好,相繼去世的去世,下台的下台,在位置上的只有江澤民一個,那麼江澤民是怎麼上台的呢?他就是第一個踏著六四的鮮血上來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六四學生反官僚,那時候就是準備提倡政治經濟改革,他是踏著歷史六四人的鮮血上來的,他就反對政治改革。第二個方面,他是鎮壓經濟導報起家的,因為李先念、鄧小平就看到他這一點,才把他提到這個崗位上來的,也就是說中國那時候八九年前夕,正好媒體起到社會監督作用的時候有一個小陽春,但就在這時候,用他的話講,就是要把這一些中國的希望,遏殺在搖籃之中,遏殺在盟芽之中,所以他直接給經濟導報開刀,讓他停刋、換人,所以才有他的今天,所以講實際上現在最大的障礙,最大的繼得利益者,就是江澤民,他現在還在中央軍委主席這個位置上,他不走,那他肯定會站出來反對。

李天笑:提到江澤民,前一段中國有一個學者叫呂加平,他上書要江澤民下台,同時也揭示出江澤民一些生活上的醜聞,同時還有一些歷史問題,你怎麼看這件事?

鐘強:我想他實際上提出來也是代表了好大一部份全國人民的民意在那裡,基礎在那裡,你本來講鄧小平在講,雖然是清吏,說他要把班交給胡錦濤也好,他到時間了,你這個十六大你該交班就交班,他就沒交班,那麼你過來又這麼一段時間,一年多過去了,那麼你現在本身又有歷史問題,又有生活醜聞問題,那你不下來怎麼呢?你還要而且把這個呂加平給抓起來,但是呢,網上一公佈說如果你再不放呂加平,那麼你江澤民醜聞的光碟就會出現在市場上,在這種壓力下呂加平就放出來了,但是把他的家也抄了,電話線也掐斷了,這實際上在兩會期間,在入憲期間,就明目張膽地違反人權。

李天笑:另外一位新聞人物就是原來的北大校長,也是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石孫先生,據說他在常委會上為法輪功據理力爭,下面是一段新聞片段:

丁先生是北大的一位老校長,也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非常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包括他在六四時對學生的同情,對學生的關心和愛護,以及六四鎮壓以後,他始終拒絕承認官方所強加給他的錯誤,然後我也知道在幾年以前,在對法輪功展開大規模的迫害的時候,當時做為人大副委員長的丁先生就拒絕出席會議,然後他們在信件中表達了他不同的看法,我覺得就是這樣的知識份子應該是中國的脊樑。

記者:如果人大兩會裡面提出停止鎮壓法輪功、迫害法輪功的這個提案,你會怎麼看呢?

余杰:我會非常讚賞這個提案,我覺得既然中國的憲法中有明確的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且中國目前已經簽署了聯合國的公民權利的公約,我覺得這樣的提案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對我來說我可能對某一位中共的官員的批判,我覺得當然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就我個人來說,我更重視的是對整個中共的專制,獨裁的體制的一種更深入的一種反思,對十幾年以來的中國整個的歷史的全面的一個反省,所以我覺得這樣的一種國際司法活動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

李天笑:鐘強先生,對於剛才這段新聞片,你有什麼樣的評價?

鐘強:1999年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江澤民也是一意孤行,實際上在政治局的大多數的常委都是反對的,但是在江澤民的一意孤行下,才造成了這種現狀。丁石孫是目前輿論第一次報導出來,他在人大常委會上對法輪功這方面的自己的見解。

李天笑:鐘強先生,假設說你是一個人大代表,那麼你會提什麼樣的議案?

鐘強:我如果要提案的話,那可能會內會外就會滿園春色,就是蔣彥永也好,呂加平也好,丁石孫老先生這位中國的脊樑也好,他們幾個所有的願望都能實現,怎麼實現呢?就是彈劾江澤民,把他馬上拉下台,送上歷史的審判台,中國就會有希望,改革開放了,中華民族也更有希望。

希望您對我們的節目提出寶貴意見,並參與我們的熱線節目。

聯系電話:1-(212)736-8535

聯系郵件:feedback@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