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華裔學者關注新唐人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生活在德國的華人同胞在得知歐洲衛星公司將有可能迫于中共的壓力而不再与新唐人電視台續約的消息后,也表示深切的關注。本台駐德國記者特別采訪了几位華裔學者對此事的看法。

自由學者,記者仲維光說﹕“這個事情我覺得也表明了法國公司的一种短視,一种近視,只看到眼前的,他沒有看到中國未來的發展。實際上我覺得西方有很多關心歷史社會的人,他們在過去几十年,在冷戰時期都為新聞的獨立自由作過很多的貢獻。而現在盡管冷戰已經結束了,但是由于法國和西方某些國家他們感到共產主義,共產党政府對他們已經并不构成威脅了,所以他們認為他們現在可以綏靖,可以只考慮經濟利益了,最后從長遠來說我覺得損失的還是法國的這些公司。”

民主陣線主席費良勇說﹕“我認為這個后面是共產党在操縱。因為共產党不愿意讓大陸人民接触到任何自由民主的信息.它認為這會影響到它的專制統治,所以它不惜一切要封殺自由民主的聲音.我認為共產党肯定是花了很多金錢來收買法國的電視台,因為共產党是專制政權,它控制著全中國的一切資源,它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來收買法國的電視公司,給他們很多的好處。但同時提出來,你這個台要想從我這儿得到好處,那你必須中斷同新唐人電視台的合同。”

全德學聯主席,記者彭小明說﹕“那么當時我就在想,我們作為普通的觀眾應該怎樣幫助新唐人呢?后來有朋友介紹說你們大家都可以寫信去,那么我就寫了一封信.看門見山我就說法國當時的巴士底獄,里面關押了很多無辜的人民.那些人民在監獄里暗無天日的時候,他們的想法是什么:如果沒有人馬上來解救我們的話,至少希望外面能有人幫我們奔走呼號。可是現在我就說法國的這個通訊公司,你們不要忘了,新唐人電視台就是今天中國的巴士底獄外面的那些人們在為巴士底獄里面的人們奔走呼號.那么你們法國人是最早的民主共和的先驅,應該說自由,平等,博愛是法蘭西民族的根本的价值觀 ,你們作為法國人是不應該忘記這些的.那么我最后就說中國人民是不會忘記那些在我們民族困難的時候給予我們幫助的那些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