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傑地靈】穿越生死(5)真理撒遍世間道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06年8月10日】【人傑地靈】穿越生死–王玉芝(5)真理撒遍世間道:在這麼苦的環境中,生的慾望反而更強烈。

王玉芝第五集

真理撒遍世間道

有一天一個醫院的護士呢給我拿來一個鏡子,這個鏡子讓我照,我自從被關壓到勞教所裡以後我就沒有照鏡子她拿鏡子讓我照,我一看呢,這哪是我呀,我已經瘦得皮包骨,頭髮都白了,簡直就像一個老太太,她就問我你看你都什麼樣子了,你就吃飯吧,吃飯了以後寫個保證回家吧,你就是死了又能怎麼樣呢?就跟我講,你看六四怎麼樣?天安門血流成了河!你們還想平反,沒得平反,你看你拿鏡子照照你都什麼樣子了,你不趕緊的保你自己的命回家,你家的大人孩子都在家等著你。

我照照鏡子我看著我自己真的是很可憐,我自己想我即使這樣,我已經走到今天了,我就要走到底!我想啊人都是想要生,人在絕食這麼長時間,這麼苦的環境當中走,反而我覺得我生的慾望更加強烈!如果呢我真的向中國當權者妥協了,我向他們寫個保證,我覺得我的生命就結束了!我活著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

有一天那是在我臨放的頭一天,萬家勞教所的所長到我們那個房間去了,我們有一個學員被抓進去了,所長他就跟所有的管教人員說,一定要把他轉化那個女學員到一個房間裡頭,她說我一定不能轉化,我既然已經修煉了,如果我轉化了,我的家人都不能饒了我,她說因為她開始的時候癱瘓在床上,生活都不能自理,自修煉法輪功以後呢,能夠工作了,而且家裡生活條件也好了,一切都好了。這個勞教所的所長就親自把這法輪功學員給她帶到大隊裡去,幾個人輪番的進行打罵,上刑,酷刑。到了第二天,天還沒亮的時候就把她送到醫院裡了,送到醫院裡去以後。她自己就說:我屈服了,我轉化了,然後她就跟我說我不是真心的,如果你要能出去的話呢?你幫我寫一個悔過書,她說你幫著我寫,你把他們在這裡怎麼迫害的我,這個你幫著我寫出來。我答應她我說我會幫你的,我說你一定要堅持。

第二天我、早晨起來,黑龍江省610來了兩個員警到我的房間來,他們一開這個房間的門就把鼻子捂上了,因爲這個房間整年整天關著這個門不見陽光,�是白�,全都都長的黑的那種毒素,象毛似的那種東西,然後他們就捂著鼻子不進這屋裡頭他說你自己出來吧,你自己出來,讓我出來,我也沒有力氣出來,那時候都已經絕食都一百多天了,我就躺在床上,後來他們就找人,把我拖出去,我就一邊靠著牆我一邊走當時我的眼睛和鼻子都流血流膿的他們怕外人看見我在我臨死的時候呢,我被折磨得這樣,他們給我拿墨鏡戴在我的眼睛上,讓監控器都看不著我,這個人就竟是甚麼樣子,然後我出去以後,提審我,還讓我繼續的交代,我說我都這個樣子了,你們還想要我交代,我就把眼鏡摘下來了,我說你們看一看都把我迫害到什麼樣的程度了。後來我說:你們要立即放了我!

這兩個員警二話沒說就走了,就出去了,他們就把我送回了房間,過了十分鐘以後他們院裡很多人就喊我說把她放了,我就打上包,很多犯人還有我們法輪功學員一聽說放了我都特別特別的高興,整個醫院裡的房間裡的法輪功學員還有一些犯人全部擁到我的房間裡,就抱著我呀,就說王玉芝啊你可回家啦,就抱著我的身體呀,你在這裡邊算熬出來了,你堅持到底啦!然後一些犯人啊,還有一些我們法輪功學員啊,都給我寫,在裡邊寫一些被迫害的信,每個人都有很多迫害的經歷,然後都給了我,之後我走到樓下的時候,我走出很遠的時候,那個窗戶打開了,那個所有的手都伸向房外,就向我招手啊!哎呀,我真的希望,我今天回想起來,我還是幸福的,我能夠逃到國外,能夠自由的在這一片國土當中,能夠向更多的人去講述我們千千萬萬法輪功受迫害的殘酷的經歷喔,我覺得我還是幸運的,相比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我還是幸運者!

我將要離開中國,因為我的家屬,我的母親都在阿聯酋,他們知道我已經出獄,我的家人就非常希望我能儘快離開中國。我於2002年的6月1日乘飛機離開中國到了香港。這是我第三次到香港,在1999年年末的時候,我得到了加拿大一個訪問簽證,那時打壓剛開始,我的先生就給我辦到了加拿大移民。那個時候想要我通過香港直接上加拿大進行考察。當時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有很多學員被關押,有很多學員被迫害致死,我在國外,在香港的時候就看到很多這樣的報導。我只住了七天,我自己就問我自己,我就這樣離開了中國嗎?我就這樣的走了嗎?中國有這麼多跟我們一樣的法輪功修煉者都在受迫害。我想我不能離開中國,我還要回去,我想到北京上訪這樣我就回到了中國。回到中國以後我就上訪,被關押。2001年4月份,那個時候我被通緝的時候,我有機會,又去了香港,到了香港以後,我就到了阿聯酋。家屬就想如果有這個機會,能夠辦移民,辦到加拿大,透過這個管道離開中國,我們家裏人也非常高興讓我去。可是我沒有得到加拿大移民的通知,我在那個地方只待了一個多月,我覺得很寂寞,也很難受。我看到電視上經常廣播中國政府的造謠宣傳,關於法輪功學員自殺、自焚,還有傅怡彬自殺,一系列的這個宣傳報導都是假的。

我想,我在中東一些國家我看到了,在香港我也看到了,因為它廣播是全球性的嘛,中國政府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把這個宣傳的機器開播到全世界各地,我想,我哪兒也不去了,我還想回中國去。這樣,有一天我就跟家屬說,我還要回中國,我繼續去講真相。我的家屬,我的孩子,我的姐姐當時都跟我鬧翻了,說什麼也不讓我走,把我的護照所有的東西都給我放起來。後來我跟他們講,我說,你給我放起來我也要走,我沒有護照我也要回中國,我回中國目的就是要向中國政府講真相。我就是要去把這些自焚、自殺等造謠的謠言,我去洗清,去講明真相。後來我的家屬看也說服不了我,就這樣我就離開了阿聯酋又飛到香港,到了香港正趕上江澤民在香港開一次經濟會議,一些民運人士就在香港大街上示威遊行,還有部份法輪功學員也在參與,但是我那些天沒有參加,我想我還是去找一些光碟。因為在中國迫害法輪功以來,所有大批量的光碟都被官方給控制住,我想,我從香港就拉它五萬張的空的空白光碟回去。我找了十幾家經銷商,有一個老闆就替我裝上了汽車,我想我這次一定回中國去,我要把這個真相,要所有的彌天大謊,要所有的民眾都知道,我就拉了這一大車的這個光碟我就回到了中國。

沒有想到回到中國幾個月以後我又被關押,而且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我才又逃出來了。

這次我到香港待了三天以後,又到了阿聯酋。到了阿聯酋,我在家裏頭很快的學法練功。我的身體、我的眼睛就恢復了,我也能看著東西了。不長時間我就出去,我就去找華人的地方,因為在中國我受到了這種殘忍的迫害,很多國外的華人,他們都不知道。我就到處走,印刷傳單,我還去講真相。

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一個中國的公安人員,他曾經在中國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說,你知不知道我是曾經參與抓捕你們法輪功的員警,現在在國外作生意。他說,雖然我們抓你,聽說勞教所對法輪功還挺好的,經常給你們吃魚、吃肉,他們像父母一樣對待你,你沒看看電視都廣播嗎?我聽了很吃驚,我說,你聽誰說的,你看到了嗎?你知不知道我就在勞教所裏頭,我最後一次被關押了九個月,什麼時間我說吃過魚肉啊?電視說的這話都是假話,沒有一句是屬實的。聽我這麼一說他說,這些我不知道,反正我參與過,抓過你們。現在到國外了,我就不參與這件事情了。

有一個大的超市是中國政府投資蓋的,足有一千多米,我記得,它剛開業的第一天,我聽說很多中國人都去了。我正好拿著真相資料,真相資料當中寫著:世界需要真善忍,反面是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正面寫著世界需要真善忍和一些法輪功在國外煉功,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民眾在修煉法輪功。我就把真相資料到處去發。超市里人很多很多,我就放到各個店主的櫃檯上,很快他們都拿著看。等到過去一個多小時以後,中國領事館就派人去了,就到超市的主管辦公室就跟他們講,下面有一個從中國來的女子在那發真相材料,你們把她給我抓起來。

我一看,中國政府的黑手,已經伸到海外來了。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把傳單放到辦公室,趕緊逃。逃出後門,我就撘個車回去了。回去之後我就想,這領事館的人到處都有,可能是在國外其他地方也有這樣的特務。

在阿聯酋有許多華人,有八萬多的華人吧!它那個地方人口流量非常大。我想我既然在這了,我又不能到加拿大,因為我在第三次被關押的時候,正趕上七月十六日我被關押,關押的時候我得到了加拿大的移民紙,由於我關押了九個月移民紙也就作廢了。作廢,我到了阿聯酋我才知道,所以我只能在阿聯酋這個國家長期居住。我每個月必須得到阿聯酋的一個簽證處去續簽,那個地方有五家飛機場,飛機場就是華人你簽證坐飛機不出國再落地,就給你發一個簽證,你可以在這個國家停留。

我就是每天幾乎就去找有這樣的華人地方,我都是早晨起來,很早我就起來了,我把真相資料印完了,然後我就搭著計程車,順著一個飛機場一個飛機場,我就去找,因為只有在那個地方華人聚堆嘛。我記得有一天我正拿著兩大包真相資料,我自己就搭著計程車,我就到了一個叫做迪拜的飛機場。那一天的華人特別多,能有三百多人,就是準備去簽證的人。傳單發完以後我就到樓上去,我在樓上一看,那椅子上坐的都是華人,他們都非常願意看。因為沒有華人報紙,每一個人都在那看我發的真相資料。這功夫我看就有中國的官員l還有阿聯酋移民局的人就在樓下看,中國領事館的一個代辦員就說,你讓她過來,你問問她是幹啥的?然後一個移民官就把我叫去了。

他就問,你在發什麼?我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在發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一些傳單。然後他說我接到通知,不允許你在這裏邊發這樣的資料,後來,中國領事館的一個代辦人員就過來,跟阿聯酋的移民官說我是一個危險的罪犯。說我是本拉登這樣危險的人物,發這種反動的傳單。因為我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我只是從他的表情和他有的說的話當中,我就說他,你在給我翻譯什麼呢?

他說,我在給他翻譯你發的東西我說,你要按我傳單的內容去給我翻譯,不要給我亂翻譯當時,他就把所有的傳單放到桌子上之後,他說,我是受中國領事館的委託,讓我來當翻譯。後來我說,你沒有權力來給我當翻譯,你給我翻譯不是真實的。後來,這個移民官和那裏的員警、保安人員,看到我和領事館代辦人員有爭議,兩人說的話不一樣後來他就給我找了一個翻譯,給我翻譯傳單什麼內容。警察局的人員看了以後,就跟我說,你到警察局去吧,我們要查你的身分。去了以後l他們就開始查,我就坐在那煉功,我說,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在中國被關押了三次,我是一個受害者,我逃到這邊來的。

後來,警察局說,我們同意你煉功,但是你要把你的護照拿來我們看一下。我說,我的護照在家裏,我沒犯任何罪和錯,我沒有必要給你看。後來他說,你要不給我看,我就不能讓你走,你要給我看我就讓你走。

我就給我的家屬打電話,我說,現在已經把我帶到警察局,你把我的護照影本給我傳真過來,我說,你們不用害怕,如果今天晚上不放我回家,你得不到消息的話,你通過我的筆記本,找到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你告訴他我已經被抓了,希望他能夠通過國際機構和法輪功學員營救我。

這樣他們把影本拿來了,他們對上了我的名字,當時他們就說把我帶走,把我關到一個黑黑的一個地下室裏頭。我沒有什麼可以表達的,我似乎從鎮壓開始,就跟絕食結上緣,我只有不吃不喝來抗議對我的這種無理的迫害。我就開始絕食,整整的在警察局絕食了四天。第二天我的妹妹和我的哥哥就知道了我被關押,然後就讓我到那個視窗給我五分鐘到十分鐘的家屬的接見。我的哥哥和妹妹流著眼淚跟我說,你這次被抓,中國政府要把你遣返國。我說,你怎麼知道的呢?他說,昨天你被抓,我們就去警察局去要人,他們不接待我們。後來我的哥哥找到律師一起到警察局,警察局的局長說,你們無論找任何人我們都不處理這件事情。這個人要交到中國政府,中國領事館,給她帶到阿布達比首都,然後從那邊遣返回中國。我的家屬就非常的著急我的哥哥說,你在這不吃不喝也不是辦法你能不能裝出說你有精神,這樣也能夠有個緩解,不能把你遣返中國。我跟他們講,我說:住嘴,我沒有精神病,我的精神是很正常的。我沒有做任何錯事,我不會向當權者,向這些邪惡妥協我以這種方式偷生!我的家屬流著眼淚,在視窗求我,問我怎麼辦?我說你們回去,給加拿大政府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只有他們能夠把我救出來。

到了第三天,他們把我帶到警察局,準備通過阿布達比首都然後遣返我回中國,就在這個時候,法輪功學員、加拿大的一些政府發了大量的郵件、傳真,往加拿大駐阿聯酋的領事館,講述我在中國被迫害的經歷,以及中國政府的黑手伸向海外妄圖遣返我回中國的種種罪惡的手段。警察局並沒有把我帶到阿布達比首都交給中國政府。他們把我送回監獄。第二天一大早晨起來,他們就把我放了。

我的律師和警察局當時也說了,你回去只能在這個國家停留五天,給你五天的時間,如果超過這五天,你還有可能被遣返回國。我想我到哪里去啊?我沒有地方去了啦!正在這為難的時刻,我接了到一個電話,加拿大領事館給我來的電話,讓我明天到加拿大領事館去一趟。我到那以後,他們很熱情的接待了我,問了我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我在中國被三次關押的所有經歷,他們都一一記錄。我講述完了,他們就跟我講,:你今天回家,哪里也不要去,明天你會得到一個好消息,我會把你的事情跟我們的上級彙報。第二天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我去了以後,他們就給我發了一個特許的簽證。他說你是一個幸運者,你可以自由的回到你嚮往的加拿大這個國土去,你會有一個幸福和美滿的家園。他就這麼講的。

我獲得了自由,是因為全世界有許許多多善良的人們,他們支持法輪功,他們贊同人權、他們是信仰、自由的捍衛者,我的生命才能夠獲得新生。與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相比,我是幸運者。我能夠活著來到了加拿大,這個和平友好的國家。我時刻都在想念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儘管在中國我失去了很多,我的生意,我的一切都沒有了。但是我在國外卻感覺到我的精神、我的一切都很充實。我的生命,我活的很有價值,很有意義。我也同時希望受過中國迫害的所有民眾們能夠起來,共同來揭穿中國這種獨裁暴政。正義終將戰勝邪惡,謊言終究會被揭露揭穿,所有善良的人們,堅持信仰自由,堅持正義精神,都將會給人類帶來更大的希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