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民彬:中共害怕的是人們說真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記得在小時候,不論是父母還是學校的老師教導我們不要說謊。可是,在今天面對中共政權,他們原來也是相信以及對中共說謊的,甚至是一副向中共獻媚的樣子。在港澳,超過95%的人支持北京舉辦奧運的,認為北京舉辦奧運是中國人的光榮,不容許有人反對北京奧運,這種情形在中國大陸也是如此。無形為中共政權作政治宣傳。可是,不論是港澳人,還是中國大陸的人,對於中共專制獨裁、打壓異己、支持流氓政權、暴力和謊言治國,卻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並跟著中共一起說謊。其實,正因為對於中共謊言和暴力不聞不問,害怕得罪中共,以及仍對中共作出「政治改革」存有幻想,就是使中共得以維持其專制政權的原因之一,也是港澳不能儘早舉行普選的主因。

社會缺少說真話的人

不論是在中國大陸,還是在港澳,為了向中共政權示好,以及害怕得罪中共,妥協、獻媚、拍馬屁、擦鞋和不敢嚴厲批評中共,甚至寄望中共會「釋出善意」。因而,整個社會被謊言所污染,敢說真話的人真的少之又少。謊言正是專制暴虐的統治者得以維持政權的工具。2003年獲得奧斯卡獎項的電影《鋼琴戰曲》(Pianist)的原書中,一位救助猶太人的德國軍官說,在戰爭爆發之前,希特勒就已進行了為時10年的謊言宣傳:「謊言是所有邪惡之最。所有惡行都由謊言開始。我們一直被灌輸謊言。公眾一直被欺騙,沒有一張報紙大說謊……工人們都跟著納粹走了,教會沉默不語,中產階級嚇得不敢有任表示,知識分子同樣。在過去十年來,任何個人都無法自由表達任何意願。」現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甚至是尚有一點言論自由的港澳地區,不正是如此嗎?

已去世的台灣作家柏楊曾批評中國人說:「中國人個個都是好演員。」這句話還是非常適合的。「六四大屠殺」曾支持學生的人,在屠殺後卻要寫「悔過書」,承認自己錯了;現在海外異見人士為求回國而向中國領事館寫「悔過書」;港澳的媒體回歸不是向中共獻媚,就是「自我審查」;曾經參與當年反對中共進行「六四大屠殺」而上街示威遊行的港澳保皇黨,現在則對中共百般討好和拍馬屁;還有的是為了爭取「嗯賜」式的普選,而不敢激怒中共,甚至對中共妥協的民主派人士。這些都是柏楊所說的「演員」。他們的生命其實早已經結束了,因為生命已不再屬於自己。前捷克總統哈維爾也說過:「人們即使不接受謊言,但當他們認可謊言中生活時,就已經是在確認這個制度,完成這個制度,製造這個制度,把自己變成這個制度的一部分。」

至於有人說寫「悔過書」只不過是一種形式而已。但必須指出的是,中共正是需要這種形式,來建立共產黨「你服從我」的權威,維繫本身的謊言統治。索忍尼辛早已明確指出:「暴力並不是孤零零地生存的,它與虛假相互依存,暴力在虛假中找到了避難所,虛假在暴力中獲得了支持。」這句話恰好是中共的最佳寫照。

喊出「皇帝光著身子」才會有真正曙光

不少拒絕謊言的智者早已指出:「謊言是一切暴力統治的最根本基礎,沒有謊言,暴力一天也維持不了下去。」中共就是謊言治國的典型代表,表面上是凶狠殘暴,實際上是經不起真話的衝擊。倘若中國大陸有眾多喊出「皇帝光著身子」的聲音。中共政權或者早就土崩瓦解了。

可惜的是,儘管有很多港澳和中國大陸的人已知道中共是「赤身裸體」的,但就是擔心貿然喊出,會惹怒了皇帝,招致鎮壓犧牲。所以仍寄望「赤身的皇帝會穿褲子」,亦即希望中共會作出政治化,自我民主化。並透過與中共「良性互動」,用「忠誠」與「諫士」來感動統治者的方式進行。換言之,還是停留在「皇帝與大臣」之間奴性文化階段,對於直接挑戰共產黨的作為仍視為大忌和不可接受,甚至是「脫離群眾」(這種心態在海外民運人士和港澳民主派特別明顯)。可是,他們並不瞭解,「八九民運」正是因為停留在「忠誠」與「諫士」的落後思維,「八九民運」才會失敗告終。反之,東歐各國則因人民能揭穿共產政權的謊言及其本身是「光著身子」的,所以民主運動得以成功。

專制政權靠的是暴力和謊言來維持的,只要有人說出真話,專制政權便會很快崩潰,中共就是這樣的政權。為何中國大陸和港澳出不了揭穿「皇帝沒有穿衣服」的「小孩」?在我看來,究其原因正是幾千年來的奴性文化所累,而奴性文化包含的正是阿諛奉承、謊言和暴力。奴性文化一天不除,中國大陸和港澳只會永遠生活在專制和充滿謊言的黑暗世界。

--原載:《陳民彬Blog》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