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奧會期間獄中盲人維權者陳光誠家人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張敏的採訪報導)北京殘奧會第六天9月11日,山東臨沂獄中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等家人在此監獄「探視日」前往探視陳光誠,獄方臨時告知改期。陳光誠家人返回途中短暫接受外國記者採訪,處於嚴密監控中的袁偉靜未能見到記者。陳光福當晚被警方帶走並受到威脅,一小時後回到家中。

北京殘奧會進行的第六天9月11日是山東臨沂監獄的「探視日」,獄中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家人前去探視,未能見到陳光誠。他的大哥陳光福等人在返回途中見到外國記者,陳光福當晚受到警方威脅。

大約十點半回到家中的陳光福先生談當天發生的事情。他說:

「監獄裡邊定9月份的會見是11日和12日。我今天就和媽媽(七十多歲)、克斯(陳光誠的三歲女兒)去,早晨四點多鐘就起來了,下著雨。到監獄的時候排隊,登記的時候才知道,(陳光誠所在的)『新收監區』探視改在27、28日。看來大多數人得到通知了,只有我們不知道。因為排隊的只有七、八個人,平常五、六十個人排隊。

陳光誠2005年揭露臨沂地區在「計劃生育」中 使用暴力,2007年1月在律師被毆打、證人被綁架不能出庭的情況下,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個月,妻子袁偉靜一直處於不同形式的監控中,最近兩個多月被每天四十多人分兩班看守,近來發現她的手機出現通訊障礙。

陳光福接著講11日見到外國記者的事情:

「走到青砣,距我們村子三十多里路,吃飯的時候,有村民打電話說有朋友過來,被看管偉靜的那些人推走了,問我在什麼位置。我們見了面,只有幾分鐘時間,問現在對偉靜看管的情況,她的手機信號也被屏蔽…就講了這些。」

記者:「幾個外國記者?」

陳光福:「一個男的,兩個女的。有三輛車,都沒有牌照,跟蹤著他們。採訪過程中,跟蹤的人也出出進進。因為我媽媽擔心,就結束了談話。我回家以後,到農田裡去幹活,晚八點多到我媽媽那裡,對偉靜講我們今天去臨沂的情況。九點十分左右,村裡的書記打電話,說在我們門口,讓我出去一下,我就出去了。他說『派出所來人讓你過去解釋一下今天的情況』。我問『有沒有正式的法律手續?』,他說『只是縣局有人想和你聊一下』。
這位書記陪我到雙堠鎮派出所,所長張昌國介紹縣公安局『馬大隊』(習慣稱呼),是刑警隊長,還是什麼隊長不知道,還有一個人作記錄。問我今天見外國記者的情況,然後又對我進行威脅,說『私自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是嚴重違法行為,可以借這個事情把你抓捕起來』。」

記者:「一共談了多長時間?」

陳光福:「一個小時。我們只是知道中國政府承諾,奧運會期間外國媒體可以『零距離』接觸被採訪者』,但是按照他們的解釋『必須有宣傳部的批文』,我認為是沒有依據的。」

我偶爾打通了袁偉靜的電話。她說:「我每天都拿著手機在不同的位置嘗試,什麼地方會有信號…(彼此呼叫『喂』)」

記者:「又聽不清了。」

袁偉靜:「今天我們都挺生氣的,媽媽那麼大年齡,克斯那麼小,冒著大雨去見光誠,改了時間他們也不告訴我們。改在27、28日,是星期六、星期天,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記者來我們村,我根本不知道,他們離我家已經很近了,還是被看守在我家門口的這些人攔截了回去,沒能夠見到我。」

記者:「都知道中國承諾奧運會期間自由採訪嗎?」

袁偉靜:「都知道。我想…(下面說的話完全聽不清了,呼叫『喂』,對方聽不見)」。

又無法正常通話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