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從911到國際反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熱點互動直播(300)從911到國際反恐:沒有再受到恐怖襲擊,美囯如何做到這一點?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今年的9月11日是「911事件」七週年紀念日。

這7年來每年的911,美國政府和民眾都有非常隆重的悼念儀式,在每一次悼念儀式中,人們越來越知道生命的重要。那麼在這7年來,美國沒有再受到恐怖的襲擊,美國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另外,由於911的襲擊,「反恐」成為全世界一個主要的目標。那麼現在正值美國大選,由911引起的伊拉克戰爭,成為人們熱談的一個話題。在布什總統在任期間,本拉登還沒有被抓捕到,那麼下任的美國總統在反恐的重心上會不會有所改變?今天我們就請兩位嘉賓和大家一起討論,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者發表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

首先跟各位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也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這位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妳好!

主持人:今天我們看到911已經過去了7年,您覺得美國的民眾對911恐怖主義的警惕有沒有放鬆呢?

陳破空:跟911剛剛發生頭幾年相比來說,民眾的警惕性可能是少了一點,但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當初估計911這種恐怖襲擊發生之後,可能會在美國發生更多的恐怖攻擊,所以在最初的幾年,民眾都處於恐慌之中,尤其是頭一年。

那麼這麼久下來,看美國政府的施政非常有效,美國社會非常防範,所以在7年中沒有再發生一起恐怖攻擊。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們可能警惕性會放鬆一些,或是會淡化一些,這是正常的。

李天笑:我倒覺得這個警惕性套用一句中國人說的話是「內緊外鬆」。首先你去看各個民間的大公司,還有政府的部門,還有其他重要的像機場、港口等,實際上它是查得很嚴的。

像私人公司的話,從911之後,開始要用私人的刷卡,就是要每個人都發一個證件。像我們公司的話,要刷兩次卡才能進出。另外,在911之後,實際上在重大的場所,以紐約來說,像中央火車站還有其它幾個重要的地方,有多種的警察,有國民警衛隊,也有警察還有狼狗等等在巡邏。

還不斷的廣播,比如說包包放在什麼地方,如果沒有人查看,或者沒有人照顧的話,馬上就會被拿走,這個實際上是很緊的。再有,像在銀行的交易當中,如果懷疑跟恐怖主義的帳號有連繫的,政府是要查的,要暫停的。

再有就是在移民、學生簽證方面,還有對於整個國家結構的調整,比方說22個聯邦的部門全部被調整在國土安全部之下等等,實際上整個國家的結構性已經定下來了。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又想起來一點,過去在美國出口的管制上主要是由海關來管制,那麼現在國土安全局也已經介入了。比如說你要是往蘇丹賣東西或者運東西,即使以一個第三方,比如說你在加拿大的分公司都不可以做,因為它是跟你的美國總公司有關的,這個我看到也是很緊的。

李天笑:應該說是911改變了美國,改變了美國人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世界的格局。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在911之後,每一年都有非常隆重莊嚴的紀念儀式,而且大家都是真的很肅穆的,能感受到對生命的那種尊重,每一個遇難者的名字每次都被唸一遍,對生命的那份尊重讓人覺得非常感動。您怎麼看在美國這種對生命的尊重呢?

陳破空:我們看到每一年911的紀念儀式,儘管它已經過了7年,但仍然是在非常隆重莊嚴的那種悲愴的氣氛中去紀念,而且這種紀念在當時發生恐怖襲擊的三個地點,紐約、華盛頓,和賓州的田野,有四起恐怖攻擊,四架飛機。在世貿總共有2千7百多位遇難者,他們的名字都會被一一讀出來,由他們的家屬去讀他們的名字。

所以這種對生命的尊重,對人性的尊重,具體上是每一個人,而不是說這麼2千多人就算了,所以這是美國的宗教情懷,也是一個人性價值,這個社會真正做到了「以人為本」。

我們還看到另外一個現象,這次紀念911的時候,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兩大黨候選人,麥凱恩、奧巴馬他們都停止打廣告來互相攻擊,一同出現在世貿遺址上悼念911的遇難者,這些都反應了美國社會的朝野,各代人之間對生命的尊重,這也是美國之所以稱為「全球民主樣板」的原因。

主持人:說到這兒,在中國也是有「見義勇為」的人,不能說反恐啦,就是說他看到有人做壞事,他見義勇為,然後可能受傷或殘廢了,這種情況下,他的生命有沒有受到重視?或有人可能犧牲成為烈士,您覺得在中國對這種生命尊重的方面?

李天笑:這個在形式上也有,可是我覺得中共的統治是以蔑視人的生命為特徵的,可以從三點來看:第一,本身這政權殺人如麻,就從中共建政之後,建政之前我們不談,建政之後歷次運動到現在為止,有6千萬到8千萬中國人死於中共的統治之下。

還有現在的勞教所還在不斷的奴役人。還有比方說奧運,也是把有功績的農民工全部趕走,在奧運期間加緊對各宗教信仰團體,還有訪民等等各界人士,採取驅趕,還有迫害等等。

第二、就是妳剛才提到的為它死的這些人,它只不過是草草的立一個「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面沒有一個人的名字,都叫所謂的「人民」。但是對於中共的黨魁、獨裁者毛澤東立了一個很大的紀念堂,就在它的對面。對獨裁者的崇拜,對人民的蔑視,它是相對照貫穿在中共的政權歷史當中。

還有一點,中共它也講人道主義,但是這種人道主義叫「革命人道主義」,如果你不革命就沒有人道了,當時它認為劉少奇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所以對他是很不人道的。整個過程來說,中共它是以非人道、滅絕人性、蔑視人性為特徵。

主持人:那陳先生您對這有什麼感想呢?

陳破空:中國政府通常只對自己的高官死了才會下半旗致哀,但中國每年發生很多的慘劇,像礦難、洪水等等,它們都不下半旗致哀。在中共統治的59年裡,只有在今年四川大地震發生之後,由於祕魯這國家要為四川大地震死難者下半旗致哀、設哀悼日,中國政府受到這樣的壓力被迫設置哀悼日和下半旗,這是唯一的一次。

但我們知道中國每年礦難死亡的人數,就比美國的911還多;美國的911死亡人數加起來3千多,中國每年的礦難死亡人數要超過3千多,我們從來沒有看過中國政府對這些死難的礦工下半旗致哀或者設哀悼日,更不要說朗誦他們的名字。

在中國政府的眼裡只有他們自己的人才是重要的,像毛澤東或鄧小平死的時候,他們可以隆重的國葬、隆重的下半旗,要全國人民去默哀,而對具體民眾是漠不關心的。

所以這就反應了這個政府怎麼來的,如果這政府是自封的,它跟民眾沒有關係,它當然不關心民眾。但是美國政府是選舉的,是來自於人民的選票,它當然就關心民眾,關心的程度也就不一樣。

主持人:7年前發生911之後,很多人非常擔心恐怖分子會不斷以美國為目標進行恐怖襲擊。但現在7年過去了,我看美國也沒有遭到恐怖襲擊,就像您剛剛提到的內緊外鬆,至少一般的人沒有覺得很恐慌的那種感覺,美國政府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呢?

李天笑:它是一個多層次的、全方位系統的工程,首先是有立法的,在911之後馬上立了《國家安全法案》和《愛國者法案》,這些法案本身保證在結構上如何對恐怖主義進行防範。

在組織上來說,當時把整個聯邦22個部統一成立一個「國土安全部」,這個部本身包括移民局還有其它一些部門,統籌以反恐為主要的目標,來進行政府工作職能的轉向。

具體來說,比方民航,你現在到美國的任何機場,本來是檢查1個小時,現在起碼要2至3個小時,檢查非常的仔細。飛行員現在進行帶槍訓練,當然這是自願的,當出現歹徒的時候,有武器可以自衛,不單是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實際上是保證整個飛機人員的安全。

另外比方說,對移民和留學生的管理也出現了一些變化,入境之前要進行嚴格的背景調查,特別是有某些特別的跡象的時候就查得非常的嚴。另外留學生到了美國以後,就嚴格要求外國學生登記註冊。這次我們看到陳水扁的兒子到美國的大學註冊,結果他沒註冊,因為沒有參加提前訓練,學校就說你不能上學,所以他簽證無效只能就回來了。

就是整個過程當中,比原先要嚴格許多,通過這些具體的措施,包括我剛才講的具體的重要部門、大樓、交通要道、大公司,全部採取防範措施,使得恐怖分子沒有辦法來進行恐怖活動。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有觀眾朋友在線上,先接一下紐約林女士的電話,林女士請講。對不起,林女士掉線了。現在再接紐約另外一位女士的電話,您請講。

某女士:安娜妳好!

主持人:您好!

某女士:兩位評論員辛苦你們了,我講一下911這個事情。在911事件一發生我就說了,911的大後台老板是中共,我不管它哪個國家、哪種壞蛋來把那整個樓推倒,但確實是中共領了很多壞蛋來美國,跟不同的那些壞國家,比方如北韓、伊朗等等,都是中共惹的禍,是中共在製造仇恨,利用那些壞蛋,給它們錢訓練它們對美國的憤怒,所以要炸掉美國。

你看柯林頓跟希拉里夫婦,中共對他們兩位從小到大都是到大學裡面去跟蹤他們、培養他們,現在奧巴馬也是這一類的人,所以我認為奧巴馬跟希拉里、克林頓夫婦都是中共一樣的,所以美國一定不可以給他當總統。

主持人:好,謝謝!剛才這位女士說的很有意思。我們也知道一些被國際上稱為「流氓國家」的比如像北韓,還有緬甸、津巴布韋這些國家,我們知道中共政府跟它們的關係的確是非常密切,您覺得中共跟這個恐怖襲擊有關係嗎?

陳破空:首先這位女士講到柯林頓夫婦和奧巴馬的部分,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這是不存在的事情。只是我們要講一下,在國際恐怖主義背後有沒有中共的影子?中共與國際恐怖主義即便沒有直接關係,也有間接關係。

因為我們知道911發生的當天,中共就跟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簽訂了一份經濟技術合作協定,所以非常尷尬。

另外,它跟本拉登的基地組織是有連繫的,當初它為本拉登基地組織安裝了通訊網路,是中共安裝的,所以中共跟本拉登的基地組織跟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以至跟當時的薩達姆政權等等,還有跟中東的一些支持恐怖主義活動的國家,包括敘利亞、伊朗、利比亞等等,關係都非常密切。

從間接來說,中共在輸出它的武器,在背後支持這些流氓國家、縱容恐怖主義活動,後來在一些反恐戰爭中,像阿富汗、伊拉克都起出很多的武器,都是中共輸送的。

所以中共至少跟這些恐怖主義國家有間接的關係,它們的意識形態是一致的,它們的意識形態都是反民主、反自由、反人類,他們背後的這些活動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一致的方向。

李天笑:陳破空先生剛剛講的很有道理,當時打阿富汗戰爭的時候,在繳獲塔利班政權留下來的東西時,發現上面都是「Made in China」,這個是鐵的證據。

再有一個,在這之前實際上中共也向塔利班政權提供武器,幫助它們訓練等等,而且向巴基斯坦轉移核導彈技術,還有對北朝鮮等等,這個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中共跟恐怖主義的關係是逃脫不了的。

還有一點,除了在物質上跟恐怖主義聯繫之外,在中共宣傳的黨文化當中,對採取無人性的襲擊這種方式使民族受到毒害。911之後,據香港記者的統計,大概有70%的中國網民在網上表示對911不但是不同情,而且還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和程度上表示讚賞。

這就是一個非常可悲的現象,因為911當無辜的美國民眾受到恐怖襲擊的時候,大家都想不到會發生用飛機去襲擊大樓這樣一種恐怖的巨難。

甚至當時中國代表團在美國國土上,也有這種幸災樂禍的現象出現,這個我想跟中共長期以來對敵人講殘酷無情,還有階級鬥爭的教育是有直接關係。我想這是一個更大的悲劇。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李女士的電話,李女士請講。

李女士:主持人您好,剛才我聽到主持人還有兩位嘉賓談到美國911事件,每年都要舉行紀念活動,對美國這種情況大大的稱讚,說是對生命的尊重。但是我也有一點想法,我覺得美國攻打伊拉克,死了那麼多老百姓,而且這個攻擊行動最後證明是沒有任何名堂的,那這怎麼體現它們對生命的尊重?希望聽聽這方面的評論。

主持人:謝謝李女士。我們再接一下新澤西江先生的電話,江先生請講。

江先生:主持人妳好!我想談三個問題。第一,所謂的「恐怖主義」,中共是最先的老師,因為中共搞破壞、搞暗殺,從搞革命的時代開始,它就是這樣做的,這第一個我要講的。

第二,最近的國際局勢,就是格魯吉亞被俄國占領以後,整個世界劃分以後,美國也有它的理由先是反共產主義、反恐怖主義,可能今後要反那些鎮壓人權的人權主義。它都有新的理由。

但是世界格局來看,「恐怖主義」只是美國給這些所謂的「獨裁者」下的一個定義,其實打伊拉克也好,打阿富汗也好,或格魯吉亞。格魯吉亞實際上被占領以後,這幾天整個歐洲和美國都在衡量整個世界的勢力範圍平衡問題。

所以從911看整個世界,從格魯吉亞能看出來,中共和共產國家是最先的老師,從列寧的十月革命……

主持人:好,謝謝江先生。如果您還有沒講完的,一會兒再打過來。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911到國際反恐」,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

剛才紐約李女士提的問題很有意思,可能也是很多人的想法,就說剛才我們談到美國人非常尊重生命,但是您怎麼解釋,打伊拉克又怎麼體現是尊重生命?

陳破空:我覺得李女士提的這個問題非常好、非常中肯。伊拉克戰爭是非常複雜的事情,我們知道美國在911之後攻打阿富汗師出有名,就是因為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庇護本拉登政權,而本拉登是911的直接製造者。所以美國攻打阿富汗,殲滅了本拉登的基地組織,同時推翻了塔利班政權。

出兵伊拉克當時有這麼幾個原因,第一個,當時伊拉克沒有遵守聯合國的決議,它在1998年驅逐了聯合國武檢人員,並且自己誇耀自己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主要是為了恫嚇。但是由於薩達姆政權的誇耀,給國際社會造成誤會,美國這時要求嚴查。

一開始薩達姆拒絕,後來在聯合國通過決議後,薩達姆也被迫配合;但是美國大軍壓境,要求查他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到後來戰爭結束之後,發現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又有兩個說法,一個是薩達姆政權自己誇耀自己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召來殺身之禍;另一個是說,薩達姆政權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轉移到敘利亞,所以就找不到了。這是一個。

但是伊拉克戰爭還有一點,就是改變中東的地緣政治,因為中東一直是種族衝突的火藥桶,美國攻打伊拉克在那裡樹立了一個民主的樣板,將極大的改變中東的地緣政治。現在正在發生效果,就是對中東的民主化、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衝突釜底抽薪。這是第二點。

另外一點,究竟這跟反恐有沒有關係?薩達姆政權曾經支持巴勒斯坦的炸彈客襲擊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炸彈客自殺攻擊以色列,那時薩達姆政權獎勵每一個家族2萬5千美金,實際上就是巴勒斯坦恐怖攻擊的幕後元兇。也就是說薩達姆在支持恐怖主義。這是另外一點。

再一個,就是伊拉克人生命傷亡的問題。戰爭必然帶來生命傷亡,但是我們看到美國攻打伊拉克,推翻了獨裁政權,解救了伊拉克人民。如果美國不去攻打伊拉克的話,在過去的很多年裡,薩達姆政權屠殺了30萬的伊拉克人民,那樣生命的犧牲是非常巨大的。

就算這幾年沒有伊拉克戰爭,我想在屠殺伊拉克人的生命方面,薩達姆政權遠遠超過這場戰爭。這是一個。

另外還有一個數據就是,美國在伊拉克製造的人員傷亡,美軍就死了4千多人,平民的確死了很多。除了戰爭行為以外,最主要的是外國武裝分子,尤其是從阿富汗流竄到伊拉克的恐怖分子,大量的殺害伊拉克的平民,用路邊炸彈攻擊等等攻擊伊拉克平民,造成伊拉克死了很多人。

但是儘管有這種傷亡,仍然比不上薩達姆政權對伊拉克平民的屠殺,甚至用毒氣彈、毒氣瓦斯集體的屠殺伊拉克人民。這是一個。

另外,美軍在伊拉克作戰的時候,根據美軍及當地老百姓的各種回憶,美軍並不是先開槍,當遇到敵人先開槍的時候,美軍才會開槍還擊,他並不是主動去對對方開槍。如果對方顯示出敵意、作出攻擊的時候,美軍才會開槍。

這些細節我們就不講了,我們就講中國《南方都市報》有一個記者叫陳思,於2004年訪問伊拉克,他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他說伊拉克人不僅不恨美國人,反而很熱愛美國人。

他說當天上飛下來美國直升飛機的時候,降落的時候伊拉克人都歡呼,問他們為什麼歡呼?他們以為是美軍來了,結果是伊拉克的部長走下來,老百姓反而不高興。他們說美軍改變了伊拉克人的生活。

那陳思就問他那為什麼你們在電視上反美國呢?他說因為不在電視上反,恐怖分子會認出我們。但是美國人不在乎,我說反對美國,美國人不在乎,所以我在電視上假裝反對美國,但是伊拉克人民真正是對美國是歡迎的,是不仇恨的,這是2004年就是中國《南都時市報》陳思的一個詳細的報導,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到網上查一下。

李天笑:關於伊拉克問題,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是不是對人生命尊重是很明顯的。當時薩達姆‧侯賽因殺了30萬人,同時使用毒氣一次就毒殺了5千多人,而且在整個統治過程中,採用各種酷刑來折磨本國的人民,在兩伊戰爭中也殺了大量的人民。

這樣一個政權,從道義上來說是應該被剿滅的,那麼如果說按照這個原理的話,我們在二次戰爭的時候,第二次大戰也是對日本法西斯和德國法西斯發動戰爭,那照這個原理說那國際的反法西斯力量也不要去打柏林,也不要攻打日本了,是吧,這個道理是說不過去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就是關於攻打伊拉克的理由的問題,當時來說有五個主要國家的情報部門都一致認為,這個伊拉克有在發展大規模殺傷武器,而且第二,沙達姆‧侯賽因拒絕聯合國去查,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而且美國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恐怖主義的襲擊。

在這樣情況下,第一美國兩院的民意決定,就是幾乎是兩院除了眾議院差一票,全票通過授與美國總統以軍事方式來解決伊拉克的問題。第二個聯合國發了1373號決議,安理會全部通過,包括俄國和中國在內,一致同意對伊拉克採取行動。

第三,北約在成立的幾十年來中,第一次會用第五項條例,就是說當一個國家,北約和美國是盟國,美國是北約的一個成員國,美國遭受襲擊的時候,北約全部支持美國,所以在伊拉克我們看到了有近20個國家的軍隊在那。

當然北約出動了大概15、16個國家,但是其它還有像南韓這些國家都出了兵,所以這是一場世界正義力量對這個邪惡的伊拉克政權進行一次的圍剿,所以說並不存在所謂當時沒看清楚現在清楚,當時有當時的情況,有它的歷史決定條件,後來發現是另外一個問題,所以這兩者之間你不能用現在的方式來衡量當時的這個情況。那麼如果按當時情況要檢討了,所有美國的兩院、聯合國、北約全都要檢討,所以這個問題不是那樣看的。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再接一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王先生請講。

王先生:這個美國所有的戰爭都是正義之爭,所以這個正義之戰輸了也是贏啊,美國第一次世界大戰,沒有美國,全世界沒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美國,全世界沒有了,現在越戰跟韓戰,表面看是失敗了,實際是贏了,為什麼?

你看現在所有的共產國家都垮掉了,如果當時美國不打韓戰,不打越戰,那麼整個亞洲就沒有了,整個亞洲就被共產主義給消滅掉了,那麼就是因為它打敗了,最後還是共產黨一個一個垮掉了,為什麼呢?正義嘛!美國所有的戰爭都是正義嘛,打希特勒是不是正義?打日本人是不是正義?它哪一次發動戰爭都是為了救世界。

現在打反恐戰爭,反恐戰爭也是救世界,你看現在美國7年了,美國一次恐怖都沒有,你看英國、德國、法國、中國都發生了很多恐怖戰爭,假如沒有美國這一次主動出擊的話,可能全世界有很多國家都滅亡了。所以這個美國你不要表面看美國好像這次打得不好,這個恐怖主義內部已經發生變化了,再等個多少年我看恐怖主義可能自然就消失掉了。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王先生這個觀點很有意思,那我們現在看到本拉登還沒有被抓到,而且對布什政府的抨擊的聲音還是比較多,也成為這次美國大選的一個重要的討論議題,那您覺得今後,就是說下一任的總統會不會把這個反恐的重心轉移呢?

陳破空:美國大選的兩大主軸,一個是關於經濟和民生的話題,另外一個就是國家安全和反恐戰爭的問題,所以這個話題在美國大選中占舉足輕重的地位,我想說一下美國7年來沒有發生恐怖襲擊,這個在民主社會很不容易,民主社會尊重個人自由,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做到7年不發生攻擊,跟美國政府兢兢業業、持之以恆的反恐措施非常有關係。

有一個網上流傳的笑話,就是講說恐怖份子唯有在中國不能成功。說本拉登派了幾波恐怖份子,每一波都失敗了,首先第一波派到了雲南,說剛到了雲南,要搞恐怖襲擊的時候發現他的行李包和證件全被偷掉了,也就是說他搞不成了。

又有一個恐怖份子到了廣州,結果一進去,人家看到生面孔就把他拉進去辦暫住證,他又搞不成了。說又有一個恐怖份子跑到上海,結果準備炸公共汽車,說連公共汽車都擠不上去,也失敗了。

那麼還有一個恐怖份子就說好不容易炸了一個煤礦,去跟本拉登報功,結果中國政府宣佈發生了礦難,結果本拉登就把這個恐怖份子槍斃了,說他撒謊。

所以就說像中國這種政府,這個國家是這麼的荒唐,但是我們看仍然發生了像新疆的維吾爾人襲擊中共軍警的一些事情,但那是武裝衝突,也很難說是恐怖攻擊,所以美國做為一個民主社會,保障自由的社會,能做到這樣是很了不起的。

李天笑:我覺得這個現在已經有美國的智庫,給兩個美國的總統候選人送了幾百頁的報告,讓他們看,就是要求美國把重點從中東移到東亞,就是對北韓和中共政權本身不應該放鬆。我們看到在美國進行伊拉克戰爭這幾年當中,其實是把北韓外包給中共,所以中共這個勢力逐漸在那邊發展起來,沒有得到遏止。

所以說這些報告就要求兩個候選人對此加強注意,再有一個就是本拉登這個問題,這次跟巴基斯坦發生民主化的轉變也有關係,因為政權現在發生了一點變化,總統自己下台了,然後議會的民主開始走上正軌,這個對於剿滅在巴基斯坦跟阿富汗邊界這個問題,抓住本拉登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主持人:那您覺得下一任的美國總統會不會轉變它的反恐重心呢?

陳破空:下一任的美國總統基本上除了繼續目前的反恐以外,他會把抓住本拉登做為一個主要的任務,因為這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我想只要本拉登逍遙法外,恐怖份子就還有一個精神領袖,如果本拉登像薩達姆那樣被繩之以法的話,我想恐怖份子的徹底解體就為期不遠了。

主持人:好,謝謝陳破空先生,也謝謝李天笑博士,那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很抱歉下一次您可以提前一點打電話,那也非常感謝參與的觀眾朋友們,您們的參與和各位的收看,那如果您還有意見或者想法,也可以給我們反饋到 www.ndtdv.com 謝謝各位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