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熱線直播】毒奶粉合法化 海外華人能做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中國的毒奶粉事件已經使幾十個國家限制和禁止進口中國的乳製品,但是就在10月8日,中共的五大部突然同時推出了一個新的奶製品標準,這個標準中規定可以限量的含有三聚氰胺。

我們都知道,在海外尤其在美國,人的食品中,甚至是寵物的食品中都不能含有三聚氰胺的。那麼三聚氰胺在乳製品中,在中國合法化會不會意味著這樣的東西也可以進口到美國?我們在海外的華人會不會受到影響?我們海外的華人對此能做些什麼,如何保護我們自己以及其他的人?

今天我們請兩位嘉賓來和大家一起來探討這個話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者發表高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互動,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首先向各位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大家都比較熟悉的胡平先生。他是《北京之春》雜誌的總編,胡平先生您好。

胡平:您好。

主持人:這一位是高大維先生。高大維先生曾經是中國華南理工學院輕工食品學院的院長,也曾經是廣東省政協委員,現在是美國「Future Health」的高級專家。高先生您好。

高大維: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首先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朋友介紹一下,這次中共五大部同時推出的乳製品的標準,它都有什麼樣的規定?

高大維:它說在嬰兒奶製品裡面,容許含有1mg/kg(1PPM)的含量,另外在普通的奶粉和奶製品裡面容許含有2.5mg/kg(2.5PPM)的含量,而且生產的廠家或商家都可以依照這個標準去銷售。同時還引用說,歐洲、澳洲、美國、香港都有類似的規定。就推出了這樣的公告。

主持人:在毒奶粉事件發生之後,可能大家都比較關心三聚氰胺到底是什麼樣的化工品。我們看到《化工辭典》中說:三聚氰胺具有毒性,不可用於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但是中國官方說,這個新的標準是根據歐洲、澳洲、美國,甚至還有香港的一些標準而做出的,而且中國這個標準比世界通行的標準含量還低。那我們知道,在美國,食物中是不可以含有三聚氰胺的,甚至寵物食品中都禁含三聚氰胺,為什麼中共要把它合法化呢?

胡平:三聚氰胺的問題之所以嚴重,是因為它不屬於食品的正常添加物或者是附著物。我們知道我們現在買的食品常常有添加劑或者附著物,比如說我們有些食品會有防腐劑,防腐劑可以讓食品保持一段時間的新鮮,所以放入防腐劑有它的必要性。但是防腐劑本身並沒有營養,如果劑量多了,對人體還有害,所以這個時候就要對防腐劑的含量做一個嚴格的規定。

另外,許多食品中還有一些附著物,比如蔬菜它要防治病蟲害,就需要噴灑農藥。農藥對人體也有害,所以就要求蔬菜在上市之前,要清理這些殘留的農藥。可是一般來說,你很難把農藥清理得百分之百乾淨,所以也就需要做出一個規定,使農藥的殘跡只能在極小的含量之內。

這兩種情況,農藥的殘留也好或者是防腐劑,它們固然對人體都沒有好處,但是對食品來說,本身有它的正面意義,如果它是惡的話,它是一種必要的惡。而三聚氰胺的情況和這個不一樣,因為它沒有這些功能,把它加進來,純粹是為了魚目混珠,是為了賺錢,所以三聚氰胺的問題之所嚴重是嚴重在這個地方。

現在中共當局把三聚氰胺的問題合法化,實際上就是利用它來「魚目混珠」、來坑、矇、拐、騙顧客,把這件事情加以合法化。至於它的含量,由於它的含量比較多,對人體造成的傷害,那就更不消說了。

主持人:那高先生原來在中國的食品行業一直參與工作,而且還曾經參與過中國食品質量檢測的立法。從您的知識來看,現在中共官方所說的,中國現在奶品中所規定的三聚氰胺含量的標準比國際標準還要低,這是不是事實呢?

高大維:這是混淆了兩個基本的原因,據我知道,除了香港容許在食品中含有2.5毫克的所謂安全量以外,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容許在食品中添加或者含有三聚氰胺。因為國際上做過試驗…我在美國有一個朋友,他叫徐建超,他在耶魯大學,是腎臟疾病的專家,他做過調查研究,專門對三聚氰胺的毒性做試驗,他僅用小白鼠,因為沒有哪個國家容許用食品添加劑來做類似的試驗,所以只用小白鼠試驗,測定它的致死量和致癌發病率。但絕不意味著這個安全量就可以用在人身上,沒有這個概念的。

中共是把這個混淆起來,甚至它的所謂專家在這個時候也配合黨的利益出來說話,說FDA批准了三聚氰胺做為一種食品添加劑。實際上沒有這回事,請大家去查一查大紀元報,就在中共發佈這個新聞以後,大紀元的記者採訪過美國FDA,FDA的發言人正式否認,他們根本沒有把三聚氰胺做為食品添加劑並做出最低限量的規定,絕對沒有。在美國三聚氰胺是零含量,食品中絕對不允許存在的,他們做的僅僅是一個小白鼠致死、致癌的試驗。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接一下台灣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請講。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高大維博士好,胡平好,現在高雄快要到中午了,前面一個時段,我打晚了,所以沒機會,好多人在我前面。我是住在台灣的一個國民黨黨員,關於大陸毒奶粉事件合法化的確令人憤慨無奈,他們那邊把毒奶粉及其他損人利己的消息一併封鎖,不少幼兒、嬰兒患了腎結石、腎病,有的已經死了,他們當權派還在草菅人命,慘無人道。

南加州洛衫磯1370雙語台的主播還在天天說中南海怎麼好、怎麼好,良心何在?理性蕩然無存,也還在罵台灣不好,像他們那種共產黨員主播應該早點帶到台灣來,好好洗洗腦,希望他們能夠改過,退出他們那個黨,加入我們國民黨,做好人好事。

至於善良的大陸同胞該怎麼辦呢?毒奶粉很多都不能吃了,相當可憐,現在有辦法的話,應該立刻削尖腦袋,移民移到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紐西蘭,海外各地,削尖腦袋也要鑽,要求各國政府放寛對大陸同胞的移民政策。

當然我們也熱烈歡迎大陸同胞前來台灣定居,安居樂業,我們會要求國民政府想辦法給你們安排好的工作,絕對不會虧待各位。這是我所認為的幾種辦法,移民海外或到台灣來過真正自由民主的,享受真正三民主義新中國,一個真正有道理,懂是非,懂善惡,真正好的中國政府跟人民,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的關心。剛才丁先生說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中國政府現在已經在草菅人命了,甚至讓毒奶粉都合法化了,但在海外這個自由的環境之下,仍然有一些人,有媒體在為中共大唱讚歌,胡先生,您有什麼感想?

胡平:這種情況當然是非常令人憤慨,尤其這些人自己身在自由的海外,他們平常也有條件去得到一些更安全的食品,對生活在大陸的同胞得不到安全的食品不但不表示關切,反而和中共一起來掩飾這些罪惡,我覺得對身在海外的人,這種錯誤尤其不能原諒。

當然這也反映出很多問題,就是很多事情的發生對有些中國人來說,他甚至都已經習以為常。其實像中國食品安全問題由來已久,就包括前兩年大陸的一個作家叫周勍,他寫了一本書《民以何食為天》,副標題就是「中國食品安全現狀調查」,這本書在前年就獲得國際著名的「尤利西斯」報告文學大獎,獲得優勝獎。這本書下了很大的功夫,查了2千多頁的資料,而且他還親身到第一線做過調查,那要冒很大風險的,有些行業它在中間搞鬼,看你去調查就打你。

安娜:是啊,很可能獻出生命的。

胡平:就是啊!結果這本書在國內影響反而很有限,後來這書翻譯成各種外國文字,包括也翻成日文,結果在日本就成為暢銷書,在日本的銷售量遠遠大於在中國的銷售量。這個說起來就很滑稽了,日本人不怎麼吃你中國食品,他都那麼重視這個問題,你中國大陸自己天天在吃的東西,你自己倒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當然很多人有個觀念,所謂俗話說的「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另外就是所謂「吃五穀生百病」,他覺得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主持人:可是你現在吃的不是五穀了。

胡平:這當然有個問題,這次三鹿奶粉之所以引起這麼大的震動,就因為它剛好是個嬰兒食品。嬰兒吃的食品很簡單,你看很多嬰兒才幾個月,一檢查就是腎結石,有的是死於腎衰竭,那他從出生到發病進醫院,只吃過兩樣東西,一樣是水、一樣是奶粉。那你一下就查出罪魁禍首是奶粉。

而成年人呢?你得了各種各樣的病,醫生告訴你,你多半是飲食引起的,但是究竟是哪一種食品引起的,這就很難說得清楚,廠家也可以抵賴,那很多人也就不在乎了。但是一到了嬰兒毒奶粉事件,第一,身為父母的當然很疼愛自己的孩子,害病死了當然非常難受。另外,因為這個事,罪魁禍首也找出來了,也無可抵賴,所以這個事情才引起這麼大的轟動效應。

我想重要的是,不要光被這一件事情吸引我們全部的注意力,而要意識到這在中國是很普遍的問題。而且一定要改變我們過去的毛病,就像有人說的,中國人只有三分鐘熱情,什麼事熱情過去了,還沒解決呢,大家就不把它當回事了。

主持人:比如像地震的豆腐渣工程,很多孩子的父母要去打官司,但是被當局打壓,現在我們都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

胡平:不光我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甚至在自由的海外,很多媒體也不提這件事了。另外,即便有些人在海外還能得到這些消息,他也無動於衷了。記得剛發生地震的時候,很多人是很悲痛的,心裡很沈重的要去捐款啊,爭先恐後的。到後來你看那報章披露的,到現在為止,說那些由於地震造成殘疾的孤兒,只有兩個被領養了。當時那麼多人說我們要領養、領養,那些人跑哪兒去了呢?那就是他沒那個勁頭了。

這一點我覺得媒體必須負很大的責任,因為一些重要的問題能不能讓大家持續的表示關懷,媒體在中間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你媒體老提這件事,大家就會關心這件事;你媒體不提這件事,它就不成為公共話題。

主持人:它就是公共傳媒嘛!

胡平:對,大家就不把這個事當回事了。所以我覺得不管地震豆腐渣工程也好,這次毒奶粉事件引起的中國食品安全問題也好,首先我們需要的就是在海外的、在自由世界的媒體,應該長期的、持續的關注這些問題。

主持人:是,很有道理。那高先生您看到這些有什麼樣的感想?

高大維:我覺得剛才台灣那位先生講的情況很重要,中共不光是在中國大陸毒害中國人民,它從思想上和物質上也在毒害海外的華人。就像剛才講到的這些海外親共媒體,在這個時候不是站在中國人民一邊,像我們新唐人電視台這樣,真正為解決這個問題、為受災的民眾服務與發出呼聲,而是去為中共粉飾、為中共掩蓋,這種人的良心,說重一點是被狗吃了。

所以我覺得海外華人在這個時候應該通過這些事件,真正的辨別哪一個媒體是真正為中國人民說話、為中國人民著想的,哪一個媒體是給收買了,是沒有良心,良心給狗吃了。大家都要起來說話、起來抵制邪惡,我覺得這樣才能夠把「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這種被中共毒害了的風氣扭轉過來。

當然我也知道法拉盛還有一些人,在地震豆腐渣工程害死這麼多人,毒奶出來時,還披著中共的血旗,還在喊共產黨萬歲,還在跟共產黨歌功頌德,這種人要麼是神經病,要不就是真的給中共收買了,這種人都應該受到譴責。所以我覺得海外華人這個時候都應該行動起來了。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一下新澤西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請講。

高先生:你好,關於這個毒奶粉的事情我覺得已經談的那麼多了。我曾經在80年代初期當過兵,去過毛主席住的地方,叫做中南海,去了以後呢,就看見有游泳池啊,而且他的床特別大,那我就開了個玩笑,因為當時有幾個戰友問我,說聽說他的半張床上堆的全是書,我看了一下,我說,不像是堆書的地方,可能都是堆吃的,不然怎麼都那麼髒的東西。可見中國共產黨的高層幹部之腐敗,就在那個年代,毛澤東就有私人的游泳池,那個床大的…那個房子大的唷!

所以溫家寶這次到聯合國來的時候,我就想問問這些人,他在談話中來了個「多難興邦」,那麼是不是一個邦就得「難」了才能「興」?不難就不興?所以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很可笑的事。第二個,溫家寶說,我死了以後怎麼辦?有人(周恩來)死了,骨灰都不敢留,都扔走了,不要說溫家寶了。

還有,中國人有一種「強盜哲學」,說日本也有毒米,美國當時也有什麼什麼問題…不能說人家殺人,你也要殺人,人家犯了錯誤你也要犯錯誤,因為他打了人,所以我就可以打人。這種強盜邏輯是中央宣傳的,是溫家寶親自說的,美國也有什麼什麼問題。因為美國有問題,所以我就可以有問題?我覺得這事件就不是哪個部長的責任,溫家寶、胡錦濤應該向全國人民表示,他們應該不幹了,讓有能力的人來幹。

所有這些海外華人,我要談一下,談到當初溫家寶見我們紅衛兵時,就像在天安門廣場見毛主席一樣,人山人海。我去遊行時我沒有看見,後來回去他們問我看見什麼了?我說看見的全是一些臭鞋,那鞋臭的要命,我捂了三天三夜了。他們說你說反革命,我反什麼革命,事實上就沒看見毛澤東,我說我也不想看他,我圖好玩所以我上北京去了。所以現在一看,說溫家寶熱淚盈眶,我不知道溫家寶有什麼看的,論學問,不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主持人:謝謝高先生。待會兒如果您還有要說的話,您再打過來,因為我們還有其他的觀眾朋友在線上。現在接一下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請講。

王先生:我發現你們講的非常正確,像這樣一個害人民的政府,它還不去檢討。尤其在紐約,紐約有很多華僑是台灣來的,我就奇怪,台灣來的有一部分就非常親共。打個比方,你們不是講劉醇逸、楊愛倫,還有孟昭文嗎?中華民國的國慶那天,他們三個人只有楊愛倫去了,拿著中華民國的國旗,孟昭文、孟廣瑞都不去。你知道孟昭文、孟廣瑞都是吃國民黨的奶水長大的,從小學到大學都很會讀書,把他送到美國來,今天他發了財,卻去親共。

我希望你們電台要仔細調查一下,真的要仔細調查一下,這三個人,最親共的就是孟昭文、孟廣瑞,你不相信,你到他店裡去看,他的貨物90%都是從大陸過來的便宜貨,賣給華僑,當美國貨賣,所以他賺了很多錢,他不敢反共,叫他不要參加中華民國國慶,他就不敢去。所以我希望你們仔細調查,以後詳細報導,讓他們感到羞恥,這是我的希望。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如果大家知道什麼樣的消息的話,都歡迎您告訴我們的媒體,那現在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李女士的電話。李女士請講,

李女士:我看國內那些人吃的方面沒什麼選擇,很少有人買得起進口的東西。我們在美國的人最好的幫助國內老百姓的方法就是抵制中國貨,都不買它們的東西,那麼它們可能會改變一點,這樣國內的民眾也能吃上沒有毒的食品。謝謝。

主持人:謝謝李女士。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毒奶合法化 我們在海外的華人可以做什麼?」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者發表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剛才幾位觀眾朋友談到了他們的一些想法,胡平先生有什麼要回應的嗎?

胡平:剛才幾位聽眾發表了很好的評論,也提出了很有意義的問題。而高先生也談到這些年來有一個很常見的現象,就是中共和中共的辯護士當面臨到各方面的批評時,它們新的辯護手段是什麼?就是「向壞看齊」。你說那個事兒你怎麼怎麼壞?那你們什麼時候也壞過,誰誰誰也壞過。這就很可笑也很無恥,你應該向好看齊,怎麼專向壞的看齊呢?這本身就不對了。

這也說明共產黨知道,它的辯護士也都知道,這事沒辦法說成好事了,沒法把它當成好事來宣揚,它只有向壞看齊。另外,它所舉的向壞看齊的例子多半是不恰當的,都是不對的,比如當我們說中國有毒奶粉,它就說那日本也有毒大米啊,美國也有毒牛奶的事件,其實這幾件事都不一樣。

我們知道最近日本就發生過毒大米事件,導致日本的部長、副部長都辭職,還有商人自殺。那毒大米是什麼事件呢?其實那個毒大米就是中國出的大米,而中國出的毒大米,按照中國的檢查標準來說是屬於優質大米。但日本的標準比較高,它就說這大米不能食用,只能作為工業用。但是有一些商人因為它的米便宜,就拿那些米去做食品加工、做燒酒去了。

那麼這件事被揭露出來以後,當然這些官員都下台了,而且有些商人覺得對不起國人,就自殺了。所以你說是不是日本的毒大米?到頭來這些大米恰恰是中國的大米,不是他們自己的大米。

另外有關美國奶粉事件,前陣子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文章,作者叫比.威爾森(Bee Wilson),他就寫到,中國現在發生的事情,也就是過去美國早期資本主義階段,現在在中國式社會主義時期的再現,過去美國也發生過牛奶有毒事件,導致很多嬰兒受害。

主持人:您那兒有可比性嗎?

胡平:他就談到這個問題,但他也舉出,美國在沒有嚴格的規定和現代化的測試設施之前,美國是發生這種情況。而中國則相反,中國是發生在有了嚴格的規定和現代化的測試設施之後,所以它們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你像過去的商家,在中國古代也好,西方也一樣,都沒有專門的機構來檢測你的東西是不是符合食品安全,只是到了現代社會才有這些科學測試的手段並設立權威性機構。

那麼三鹿奶粉的惡劣就在於它不光是產品本身有問題,中國質檢總局還多次出來表彰說它是優質產品,而且還給予免檢資格,並通過中央電視台反覆做廣告。那麼這個問題跟美國當年一些個別商人在奶粉裡頭摻假是不可同日而語的。所以中國更多人都反映說這是共產黨的體制問題。

台灣的丁先生說的也有道理,是不是要移民?但畢竟讓中國十幾億人都移民也不太可能。另外,我們在海外的固然可以抵制或少用中國大陸的食品,但是對大陸的人來說,他們不可能都買進口的食品,他們也得用。所以我覺得除了採取抵制迴避的辦法之外,還得有積極的行動。那麼這就更有賴於我們在海外利用自由的環境,發出我們的聲音,不斷的揭露這些問題,施加各種各樣的壓力,促使中國能夠發生一種變化,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主持人:另外,我們可以告訴國內的親朋好友一些真實的消息,讓他們也都能注意。那麼高先生,剛才有位朋友談到抵制中國貨可能改變現狀,您覺得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嗎?您覺得這是一個合適的辦法嗎?

高大維:「中國製造」是中共一直拿來矇中國人民的一個說法,說它吸引多少多少外資,這個問題是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因為毒食品毒原料的污染毒害,不光是對中國人,它也波及到全世界。我們知道那麼多國家下架了,那是檢查出來的,但還很多是沒有檢查出來的、潛在的。其中直接進口的你到海關可以查得到,但有些是不經過海關,是經由地下渠道的。

我知道美國有一萬多家中餐館,所以餐館的原料供應是一個很大的行業,像洛杉磯、紐約都有很多大的商業機構或者是批發商。據我了解,我有朋友就告訴過我,有些都是通過不當的渠道進來的,這是要關注的,大家要做到「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抵制這種毒源。

再有一個很大的渠道,可能我們有的海外華人都疏忽了,就是合資企業,像沃爾瑪(Wal-Mart)這樣的,據說它有80%的廉價產品是在中國做的,那麼如果在中國做的東西拿到美國來包裝,你怎麼查?商標是美國的,原料…很多是查不到的。

主持人:那它的包裝會不會寫「中國製造」呢?

高大維:如果是在中國包裝的,那必須是「中國製造」,但也有一部分你可以看它的條碼,6字開頭的,上次紐約法拉盛的何老先生就專門去調查了,是690到695。但是也有一些,譬如它委託另外一個國家,或者透過香港或者台灣或者其它國家,那麼你就看不出來。比如我曾到一家店去,看到一個中國的條碼,但卻是墨西哥製造的,那它有可能是通過墨西哥對美國的進口額度,因為它對美國的貿易是不平衡的。

主持人:它先從中國出口到墨西哥,在墨西哥製造之後,再進口到美國。

高大維:海外華人起碼還有幾點可以做的,除了直接抵制,發現有毒當然要抵制,很多超市你要舉報。我講到過美國的紐約農業廳和FDA,在大紀元紀者採訪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設立了一個舉報電話。也就是你在中國餐館、中國超市裡面發現有毒的食品,你要向美國政府舉報。同時,大家都要關注在美國的合資企業,因為它的傷害很多是通過這個渠道出來的,不易覺察,所以每一個美國人,包括美國的華人,都可能受到這種傷害。

主持人:您指的合資企業,是說美國公司在中國有合資企業的產品,是嗎?

高大維:對對對。它在那裡的產品除了用到中國的人工以外,還有相當一部分原料在中國買,你就防不勝防。

主持人:那我們今天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再接一、兩位觀眾朋友們的電話,下面一位是紐約的楊先生,楊先生請講。

楊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覺得這個毒奶粉的合法化,完全和它的制度有關係,因為它那種制度沒有像你們這種媒體,緊抓著…沒有一個反對派來提醒民眾。像中國這個地方只有一個黨,它肯定會合法化,這個我覺得不奇怪。因為這個制度的本身,它的架構就表明了在中國犯了什麼樣的錯誤,即使是天大的錯誤,像嬰兒都給害了,它們也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像毒奶粉等等,什麼都會…它只要覺得搞不定的,就會慢慢地都沒有媒體報導了,新聞都給它封鎖了。如果在美國的話,它有另外獨立的媒體,另外一個黨派就會抓著這些事情,所以我覺得這整件事情合法化,主要和它的制度有關係。

主持人:謝謝楊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請講。何先生,你只有一分鐘了。

何先生:我聽了你們講的話,我想到了台灣的陳水扁在審問的時候,他講沒有申報,他說如果我把黨內的人都講出來了,你們都沒有申報。那麼現在大陸也是這樣,我這裡邊有毒奶粉,其它國家我都講出來了,你們也都有。大陸的吳邦國、賈慶林、曾慶紅,原來的商務部長薄熙來都到三鹿奶粉去參觀過、考察過,特別是薄熙來曾說三鹿奶粉很好、很好,因此檢驗局出了個免檢驗,它就成了名牌。

主持人:好,謝謝您,謝謝何先生。我們時間已經不多了,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那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候著,我們沒有接起來。如果您要是在超市,不論是華人超市,還是美國其它超市,您看到有對人身體不好的,比如吃到的食品有過期的味道,或者是您認為不合適的話,都歡迎您告訴我們的媒體,我們會予以追究和報導。謝謝各位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