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派出所內一月死五人 各地陸續曝光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12月18日訊】(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近期河南公安廳廳長公開講話中透露今年十月一個月內該省當事人在看守所、派出所內非正常死亡案件五宗,引起輿論譁然,全國各地陸續再有懷疑遭酷刑致死的案例曝光。其中本台首發的山東昌邑服刑人員死亡事件近日警方表示望儘快以經濟賠償息事寧人。

本台日前曝光山東昌邑市公安局看守所服刑人員王風生懷疑因遭受酷刑致死事件,家人不斷上訪以及在互聯網上發帖呼籲輿論監督,週三警方間接向他們的律師表示希望儘快商談賠償金額,劉建軍律師週三對本台說: “公安局這邊今天上午也給我們打電話,說讓我們再坐下來談一談,死者兒子不停在網上發帖,死者媳婦挺激動老要去北京上訪,他們對這個也挺害怕,因為我們有百分之百的證據。”

本台週三找到了負責處理家屬申訴的昌邑市檢察院主任王利鋒,他堅稱王風生屬於自殺(雖然原因不明),沒有遭受酷刑的證據,所以不會立案偵查: “我們檢察院這邊調查事件中沒有犯罪事實,他是上吊自殺的。(家屬懷疑受酷刑,你們會做法醫鑒定麼?)因為不夠立案條件,不立案就不用去做。(家屬說入院病歷寫了頭部有傷。)不可能不可能,他當時都沒提供證據。(但說他上吊自殺有什麼動機麼?你們調查了麼?)查了以後。查不出來。”

但他表示如家屬“妥善處理”的話不排除會有金錢補貼:“他是一個服刑罪犯,自殺後果因該自己承擔。(但當時說過給他五萬塊補貼是麼?)他的確是生活不能自理了,那時說是給點困難補助的,但他家屬嫌少了不要。(現在人死了還會給家屬補貼麼?)處理好了也有這個可能。”

王風生家屬今年四月被看守所方通知稱他上吊自殺未遂因腦部缺氧住院手術。醫院病歷顯示他頭部有外傷,而脖子上勒痕均勻,上吊難以造成。家屬不斷要求司法鑒定一直不獲批准,官方更曾以以五萬元救濟金以及低保福利為條件,要求家人簽署一份認同王風生是自殺的協議書,但被拒絕。經過數月一直無法說話寫字狀態王風生與上月十八日死亡。警方強行從醫院將屍體運往殯儀館,目前家屬要見遺體也必須得到公安部門同意。死者兒子王法泉說:“現在見屍體不需經過公安局同意。當時我父親剛去世的時候我們要求他們給合理的答復之後才把屍體拉走,結果公安局去了很多人,強行把我父親屍體拉去殯儀館。”

家屬聘請的律師劉建軍說大陸公安部門內酷刑現象普遍,追究刑事責任困難,目前主要寄望合理的補償:“補償能多要點,追不追究法律責任這個。。因為那種現象很普遍;制裁個別員警改變不了中國現狀,而且把他搞進監獄,拿不到錢對老百姓個人沒有實際意義。 我們就是說,總不能一條人命五萬塊錢打發了吧! ”

就在王風生死亡同期,聯合國相關報告稱中國酷刑現象普遍,而越來越多的證據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的嚴辭駁斥難以立論。

河南省公安廳10月29日一個專題教育整頓活動的電視電話會議上,廳長秦玉海講話中批評刑訊逼供情況嚴重,並透露10月份不足一月間該省連續發生5起案件當事人在派出所或看守所內非正常死亡事件。這個十月底就隨演講內容在法制日報上不經意曝光的驚人數字,直到本周《瞭望》東方週刊詳細報導了具體的案例後,引起了輿論譁然。

在該週刊報導的三個分別發生在河南汝州市、安陽市和洛陽市的基層派出所內死亡事件其中兩宗家屬被告知死者屬於自殺。其中被稱撞牆自殺的洛陽馬軍安並不包括在省公安廳廳長講話中的5起非正常死亡案件之內;而稱上吊身亡的汝州劉學新家屬領取經濟賠償四十多萬不了了之;唯一一宗有目擊證詞指死者杜學雷遭警員毆打的案件,據該報導引述安陽公安市局稱目前五名涉案派出所人員分別被以涉嫌故意傷害和製造偽證批捕,所長被以怠忽職守批捕,縣公安局局長免職,政委調離,兩名副局長記過處分。

河南省公安廳針對員警違法違紀現象出臺究責的五條鐵規,11月底更向社會公佈了24小時監督舉報電話,警員週三接受記者詢問時表示熱線開通三周以來收穫過千宗舉報:“上千個電話了,主要反映交警、治安、刑偵;這個電話開通後群眾給予很高期望,我們也積極按照廳長要求,事事有著落件件有回音,在規定時間內給舉報群眾予以答復,群眾不滿意還要繼續再調查,目前就是這樣,你要想瞭解詳細情況的話請通過正規管道通過宣傳部門。(促使這一新政策出臺是因為十月份五起非正常死亡?)這個電話的開通和那些事件有沒有什麼必然聯繫我就無法告訴你了。 ”

而各地陸續有新的“非正常死亡”曝光,成都商報本周報導,十月初一名四川基層幹部王顯成在山西運城因一起小糾紛報警被帶到當地站前派出所後不久因顱內出血死在該所樓道裏,警方解釋是“酒後摔倒死亡”,但卻又賠償給家屬45萬元,要求其放棄究責,同時一直拒絕家屬立案偵查的要求。

律師劉建軍認為警權過大、公檢法系統腐敗、失去制衡是公安執法犯法、酷刑問題普遍現象的問題根本:“公安的權力太大,現在整個公檢法尤其是公安,都不怕事, 為什麼不怕?從上到下都黑。基層執法不公,老百姓遇上這種事,通過正常訴訟途徑根本不能解決問題。只好上訪,而且使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這不就是一個非常不正常的現象麼?不鬧就沒有公平。中國政府天天整呀整,都是流於表面的東西,沒有實質性的推動。它應該下狠心整頓公檢法的系統腐敗。”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