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圍困戰役——淒慘的死亡之城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09年10月6日訊】 前些天母親單位送來數袋新大米,我慾把兩袋有些生虫的陳米扔出,母親說:不行!你信嗎?這兩袋米若在長春被圍時,能換來我們居住的整個樓。我無言,於是母親再次念叨起長春被圍時她所經歷的一些事情,悠悠往事重浮心頭。

長春被圍時,母親已上高中,當時正是國共兩軍爭奪東北之時。世道混亂、民生凋零,許多事情,許多情景至今已年邁的母親都歷歷在目。那時在母親學校,國共兩黨都在積極爭取青年學生,有一進步教師在學校一夜之間到處都灑滿傳單後突然失蹤。解放後,年輕的母親在省委食堂吃飯再見到他時,那位教師已是省委的宣傳部部長了。母親回憶,長春被圍的初期,家中還有一些糧食,但我的姥姥執意要在院中打井,結果井打了很多天才見到水,許多糧食都被打井的工人和幫忙打井的人吃掉了,打井雖然浪費了許多糧食,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後來還是這口井,救了我母親的一條性命。

圍困的持續使許多百姓紛紛冒死出逃長春,當時母親與姥姥雖家中沒糧,但每天還能吃一點存下來的糠來維持,而我大舅家由於孩子多,實在難於在長春繼續生存,就冒死全家去出卡子。母親回憶那時長春現在的南關大橋就是一個國民黨士兵的卡子,國民黨士兵允許城中的百姓出逃,但過了南關橋往前需要走很遠才到解放軍的哨卡,這個漫長的緩衝區於是就變成了一個很多出逃百姓的死路。當時的東北解放軍,是有條件、有時間段地允許城裡的百姓出逃,於是滯留在緩衝區的許多城中百姓在這條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上,飢餓難挨,紛紛倒斃,餓死在出卡子的路上。但即使如此,出卡子對許多被圍在城裡的百姓來講也是一條不得不走的死路,因為此時的城中也是遍地餓蜉,變成了死亡之城。

當時的母親由於姥姥身體不好,就只能目送我大舅推著小車出了長春南關的國民黨哨卡,大舅臨走時告訴我母親,在他家廚房的一個暗格裡,藏有一小碗蓖麻子,讓我母親取回家慢慢吃。結果飢餓的母親取回蓖麻子,一嚐很香就一口氣全給吃了,於是回到家就中了毒,躺在床上,一病不起。母親後來多次說幸虧姥姥當時打的那口井,在那條街上鄰居大多出逃,連姥姥家對面開糧店的老闆也因沒糧全家出了卡子。但有一老中醫因家裏可能藏有存糧,就沒有走。那些沒走的鄰居,大多每天都要來姥姥院中打水,於是姥姥便與那個老中醫說,孩子吃蓖麻子中毒了,求他看看。老中醫看完後說:主要還是餓的,於是每天來打水時,都會在水桶裡面藏一碗或飯、或糠菜糰子等食物偷偷帶來救濟我母親,母親說:也正因這老中醫在餘下的二十多日的生死相助,才使母親熬過了這場舉世矚目的生死之劫,得以生存。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