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飛被警綁架絕食54小時 網友搭救終獲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6月21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心語採訪報導)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日前再遭到當局突然綁架,經過54小時絕食和網友們的共同呼籲搭救終於獲釋,星期日網友們集體前往報案並參觀綁架關押陳雲飛的黑監獄。

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自6月17日清晨被警方從家中帶走之後,杳無音訊達64小時之久,此間網友們多番致電詢問帶走陳雲飛的清流派出所。星期六深夜,陳雲飛終於被警方釋放並抬回家中,由於他已經在被拘押地絕食長達54小時,到最後歸家已經神志不清。

陳雲飛星期日一早向本台講述了失蹤幾天的經歷:「現在可以了,昨天晚上11點45分快到12點他們把我抬回來,因為絕食,人是虛晃的。」

記者:「你一共絕食了多久?」
陳雲飛:「54個小時,我準備絕食72個小時,我前年也是絕食那麼長時間。」

記者:「那你的身體現在怎麼樣?」
陳 雲飛:「就是虛弱口乾,感覺昏沉,他們抬著我好一點。」

記者:「他們這次是為什麼又要這樣做?」
陳雲飛:「他們每一次都沒有任何說法,我也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出來之後才知道周永康來四川了,說是明天走,我絕食他們也不管,還希望我死,這次出來還是推友還有訪民、書友、朋友、媒體的關注才釋放的,給他們施加了壓力,他們把我關在黑監獄裡面。」

在陳雲飛失蹤的幾天內,網友們一直堅持尋找和營救的努力。除了不斷向成都當局提出抗 議,各地網友還組成黃絲帶探訪團,親自前往成都進行追尋,並去看望陳雲飛的母親。星期天,本台記者也致電清流派出所詢問:

記者:「我想問一下為什麼之前要抓捕陳雲飛?」
清流派出所警察:「我不清楚這個事情。」

記者:「你們抓他之前有沒有考慮 其他網民的反應?」
清流派出所警察:「我不曉得,我沒有辦法給你解釋,你如果要依法諮詢,請你到派出所來,我不好說。」

記者:「為什麼不好說呢?」
清流派出所警察:「因為不好說所以不好說。」

記者要該名接聽人員轉接其他人員接聽,但他聲稱派出所只有他一人,之後便逕自掛斷了電話,此後記者又多番致電成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近幾年,陳雲飛在敏感日子和當局認為重要時刻就常被警方隨意綁架,成為「被綁架專業戶」,並曾經被帶上黑頭套關押在民房裡,有時多達十幾天。今年5月8日陳雲飛再次被警方綁架後還被注射了狂犬病疫苗。即使這樣,陳雲飛從來沒有悲觀面對和過激反抗,反倒是用各種溫和的行為藝術去抗議當局的黑惡行為。例如他選擇自己手機號碼後四位是8964,在他經營的苗木場外面的招牌上,這四個數字還格外放大,國保問他為何這樣,陳雲飛答說:因為這四個數字不好記,容易被忘記。2007年,陳雲飛曾經在《成都晚報》成功刊登一條小條幅廣告「向堅強的64遇難者母親致敬」,引起外界許多關注,此後卻也受到更多打壓。

網友們沒有因為陳雲飛獲釋而放棄對事件真相的追尋,星期日,一批網友超過十人聯合前往新都公安局報案,並前往參觀關押陳雲飛的黑監獄。由北京趕往成都的著名博客作者莫之許告訴本台記者:「首先是關注的力度,從網上的聲援到實際行動的支持,另外我們準備報案,督促當地警方嚴格執法不要搞出違法事情來,不要知法犯法,把非法拘禁的事情好好說一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