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專業截訪公司 每人日收3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0年9月13日訊】(新唐人記者王子琦綜合報導)今年年初,中共當局對駐京辦下達限時6個月的“撤銷令”後,部分駐京辦“轉入地下”,“黑駐京辦”仍活躍京城。最新一期《財經》雜誌披露,至少有來自7省區的10多名赴京上訪者反映,近年他們遭遇到一家北京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一名保安隊長透露,扣押上訪者一天可獲利200至300元,并揚言「如果沒有背景,敢在北京的大街上抓人嗎?」

保安公司年收入2100萬元

在各地維穩、打擊上訪者的高壓下,北京催生出專業截訪公司,與地方政府勾結,將訪民羈押再「遣送」回原籍,從中賺取高額利潤。“保安公司”可代為攔截群眾、關押群眾、遣送群眾,還可開發票。

報道說,這些訪民均是被一群身著「特勤」標誌的人帶上車,手機和身分證遭沒收,然後被帶到隱秘地點關押,直至被屬地官員接走,或被「特勤」人員押回家鄉。他們獲得自由後,仍不知自己之前被關的地點,少數人通過路牌等印象重新找到這些地方,它們散落在北京城各處,環境髒亂、保安嚴密,被關押者不僅行動、生活不便,內心的恐懼猶勝生活條件的艱苦。

有湖南訪民說,被關期間,「特勤」非常嚴苛,「不讓我們隨意走動,不允許我們在走廊裏,否則就遭喝斥。上廁所也必須先請示。」若是不聽話,就被揍一頓,但「看不出來傷」。

報道指有關事件均指向北京安元鼎安全防範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下稱安元鼎)。這群身穿深藍色制服、戴「特警」帽、胸牌印有「特勤」字樣的人,均是安元鼎的保安。資料顯示,安元鼎業務發展迅速,2008年全年營業收入達2100萬元人民幣,其主要業務之一即是幫助各地政府攔截上訪者,業務範圍甚至已進入上海、成都等地。

有訪民獲得自由後報警,但安元鼎依然無恙,業務照舊。一名安元鼎「特勤隊長」透露,扣押上訪者「第一天300元,以後每天200元」,還可提供運輸發票。他又豪言:「如果我們沒有背景,敢在北京的大街上抓人嗎?」

駐京辦裁撤 名亡實存 地方政府截訪「隱形駐京」

今年初中共中央對駐京辦下達限時6個月的「撤銷令」,但不少地方政府出於維穩、上訪壓力保留相關人員「隱形駐京」。

有中部省份的縣級駐京官員稱,安元鼎正是在地方政府巨大的現實需求下產生:有截訪與看管的需求,就有人專門做這種生意。

中部某省縣級市駐京聯絡處一位科長曾公開對記者稱,三四年前駐京辦職能就只剩下維穩了。這位科長說,「每年大約有幾百人來京上訪。這些人後來被交給省駐京機構,省則轉給地方機構,再送回去。沒有我們,這些工作誰做?」

2009年轟動一時的李蕊蕊被強奸案就與阜陽駐京辦有關。去年8月3日,到北京上訪的安徽姑娘李蕊蕊,被阜陽市駐京辦截訪後送進丰台區聚源賓館。次日凌晨,21歲的李蕊蕊在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期間遭到一位「看守」的當眾強姦。

駐京辦三宗罪:跑部錢進 攔截上訪 滋生腐敗
 
「駐京辦」起源於20世紀50年代,是各省市與中央各部門保持「上傳下達」的紐帶。多家國外媒體對中國要清理駐京辦進行了報導,外媒普遍認為,駐京辦是滋生腐敗的機構,也是官僚機構臃腫和公共資源濫用的標誌。

實際上,駐京辦還承擔著很多地方的截訪的任務,地方的駐京辦就是上訪人員的最後一道關,能起到信訪村民的攔路虎的作用。大多數村民還未到京,各地駐京辦都已經出動人馬在火車站汽車站進行攔截了。連蒙帶唬,有的被羈送原籍,有的則是強行被送到精神病院,甚至還電擊、捆綁。

有專家評論: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一種神聖的權利,用納稅人血汗供養起這大大小小的駐京辦,到頭來卻就是為了封堵公民的嘴巴,甚至卻是完全違背憲法的勾當。這樣的“維穩”是維護國家的穩定,還是肆意添亂?

分析人士指,用駐京辦維穩,說白了,就是為地方政府捂蓋子,掩蓋問題。更是有組織有預謀的遮捂中央的耳目。設在北京的地方上的一把傘,幫助地方政府遮風避雨,又能讓地方的群眾「不見天日」。

撤銷令只是從表面上取消一些駐京辦,而未從體制上來改變。以前有上訪的村民認爲,至少駐京辦撤銷以後,可能上訪就少了一層阻礙。現在看來還是名亡實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