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我家鄉四川反抗共産暴政很給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月11日訊】文革後期四川鬧起了“搶劫集團”。全部是武裝人員專門端共産黨的鄉村供銷社,因爲當時生活物資緊張,爲了生活就向供銷社下手。一到晚上整個川西平原要麽死一般的寂靜,要麽就是武裝“搶劫集團”鬧得熱火朝天。他們都是帶上武器,開上解放牌汽車,一個鄉場一個鄉場的端。有時候是大白天開進鄉場,朝天開幾槍,人一跑散就到供銷社搬東西上汽車。這種事情到把槍交了才沒有了。

運動後期共産黨要群衆組織把武器交出來,群衆組織知道一旦把武器交出,就隻有仍共産黨宰割,根本不願意交。結果還是出動共軍在廣元,榮昌等地和群衆組織對打,才把事情按平的。并不是“解放軍”一來就乖乖繳槍的。當時我就和一個同學去找這些打着紅旗反紅旗的武裝組織,準備走武裝抗共的道路,走到簡陽就被家裏找回來了。

成都的“李向陽部隊”,老一點的成都人都知道,全部是文革中搞過武鬥的紅衛兵,上了老毛的當,知道槍一交就是成都甯夏街的市大監在等着。幹脆一不着二不休把槍口直接對着共産黨開火,在成都開展了城市遊擊戰,幾次和共産黨的警察,共軍的成都警司交火對打,把一個九裏三分的成都鬧得雞飛狗跳。據說當時的台灣國民黨也在積極聯絡他們準備給以支援。當然後來因爲力量懸殊失敗了。但他們最後和欺騙他們的共産黨拼個魚死網破以死相博的精神人民還是非常敬佩的。現在的年輕人敢嗎?

後來下了鄉在知青中收聽“敵台”更是普遍現象。那個時候農村搞有線廣播,家家都按了個喇叭。我所在的生産隊就經常“擰錯台”,在大中午放點“中央廣播,自由中國之聲”對大陸同胞廣播。“擰錯台”的就是生産隊長,中共黨員,自願軍轉業軍人。他“錯擰”,全隊就“錯聽,”大家裝傻,沒有一個人去指出,更沒有一個人去報告。農民中罵共産黨,罵老毛的多得很,開口就是“反動話”,什麽毛胖娃,私娃子,好一點的是毛大爺等等。老一點的人說起民國25年打“黴老二”笑逐言開,繪聲繪色。

在那樣的年代有這樣的人,有這樣的思想,有這樣的行動不是對共産暴政的反抗是什麽?

到了8964,成都和整個四川都動了起來。

最近幾年由于強折征地,工廠破産,雖然有唐福珍式的自焚。但更多的是四川人民的英勇反抗。反折遷的鬥争更是風起雲湧,星火燎原。很多地方的農民聽說要征地都組織起來,準備好了扁擔、鋤頭、糞桶,談不好你來強征,先用糞檔擋潑糞伺候,你不怕你就來!再不行你有警棍他有扁擔,大家砍!我們廠因爲資不低債沒有錢付自來水廠水費,自來水廠威脅要停我們廠的水,下面人彙報給廠長。廠長說:他敢停,老子就把人給他開到市委去,再不行老子把炮給他拖出來。結果自來水廠從來就不敢停水。

現在四川每破産一個企業,每征一塊地,每折一處房,共産黨不把錢說好都不會風平浪靜的。很多反抗隻是外界不知道而已。四川人民是具有光榮革命傳統,英勇反抗暴政精神的人民。

100年前的四川保路運動,就是由四川的保路同志軍打響了武裝鬥争反抗專制暴政的第一槍,占領各個縣城宣布獨立,武裝圍攻成都,最後殺了總督趙爾豐。爲辛亥革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今天在反抗共産暴政中我相信四川人民也不會落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