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滅絕文章原文 原來不隻是小鬼搶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1月11日訊】小鬼子!老百姓遲早會和你算總帳的!

錢雲會案所有核心證據都被和征地利益直接相關的樂清當地所壟斷,随着時間的推移,一切不利證據都會被從容銷毀(如果存在不利證據的話),錢雲會案就永遠沒有真相。或者應該這樣說,錢雲會案肯定有真相,但我們由于缺乏證據,永遠無法獲知真相。比謀殺更可怕的真相"究竟是什麽呢?那就是持續十多年,在中華大地上釀成無數慘劇的萬惡的征地拆遷制度!錢雲會案不論真相是什麽,核心症結就是征地。

征地拆遷中,誰獲益最多?是來建設廠房的企業嗎?是來興建房地産項目的開發商嗎?當然不是,他們最多就是撿點地方ZF土地财政的剩飯而已。所謂土地财政,就是地方ZF把農業用地幾萬元一畝的低價強制征收到ZF手中,城鎮原有國有土地也是類似,采取再出讓的方式,也是以極低的價格把原來的住戶全部趕走,再通過拍賣以幾百萬乃至上億元賣給開發商,這之間的差價,全部都進了地方ZF的口袋。所以,對于錢雲會這樣給地方ZF的土地财政搗亂的維#權分子,地方ZF怎麽能不痛恨呢?讓當地ZF這樣的利益相關者來主導調查,能獲得真相嗎?遭殃黨校的周天勇教授曾專門計算過,改革開放以來,低價征用制度從農民手中轉移的利益大約在15萬億人民币左右,而賣地補償給農民的不到其中的5%!許多農民因征地而緻貧,形成4000萬失地、失保和失業農民。

ZG(中國)的農村,不是隻有一個錢雲會,而是有着4000萬個錢雲會。

錢雲會不斷上訪,希望以此維護村民的合法權益。他天真地以爲這是地方ZF(政府)的胡作非爲,遭殃ZF(政府)并不知情,一旦遇到一位青天大老爺,他們就能告下禦狀,拿到合理的補償。據統計,全國各地到BJ的上訪,40%和征地拆遷有關。其實錢雲會實在太天真了!不僅錢雲會天真,千千萬萬因征地拆遷到BJ上訪的農民,都太天真了!他們竟然不明白,以征地拆遷爲核心的土地财政,本來就是遭殃和地方的合謀。他們去與虎謀皮,怎麽能解決問題呢?

土地财政的出台,根源就是1994年開始的分稅制改革。此前,遭殃ZF财力有限,經常要向地方财政借錢,當然是很不爽。于是從1994年開始搞分稅制改革,就是稅收分爲國稅(遭殃财政)和地稅(地方财政),那些穩定的稅種都歸國稅,那些不穩定的、收稅成本高的歸地稅。這樣一來,地方财政占财政總收入的比重急劇減少,于是不得不經常找遭殃要錢。“駐京辦”、“跑部錢進”都是從那時候大規模出現的。這樣就解決了地方不聽遭殃的話的問題。但事事找遭殃要錢,不是每次都能要來,而且遭殃出台的社會保障、醫療、教育和環保等方面的政策,都是隻出個政策,并不給錢,都需要地方ZF(政府)來掏錢。這樣逼得地方必須開辟新的收入來源,那就隻有靠賣地。而在分稅制的制度設計中,從一開始,土地出讓金就是不需上繳中#央财政,全部留歸地方。所以我說,這本來就是一個合謀。盡管遭殃出台一系列法規政策,禁止違法征地拆遷,但問題是,遭殃财政把好的稅種都收去了,返還又那麽少,又要地方ZF(政府)維持正常運轉,那怎麽辦呢?這不就是慫恿地方 ZF(政府)持續不斷搞征地拆遷嘛。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那馬兒就隻能去搶别家的草吃了。其實就是遭殃搶地方,地方就去搶農民。

《人命日報》2010年12月27日發表《全國土地出讓金或破2萬億賣地成地方最大收入》,在有些縣市,土地出讓金占預算外财政收入比重已超過50%, 有些甚至占80%以上。這些數字實在太可怕了!這種情況下,惡性的征地拆遷能停止嗎?所以雖然《拆遷條例》引得天怒人怨,幾乎人人喊打,但直到現在,替代它的《征收條例》遲遲無法出台。不搞拆遷了,必須給予合理補償了,那樣地方ZF要失去一半以上的預算外财政收入,還怎麽活?

釀成征地拆遷惡政的萬惡之源,就是1994年開始的分稅制。但到底是誰從1994年起強力推行分稅制呢?直到今天,這位鐵腕豬還廣受網民的擁戴,被頌揚爲好官,因爲他在任時,喜歡說一些罵貪官的狠話,至今還在網上流傳。ZG(中國)的老百姓真是好糊弄,隻要痛罵幾句貪官,就能獲得如此高的民望,幾乎沒有人知道正是他力推的分稅制,成爲今天ZG社會矛#盾和問題愈演愈烈、一觸即發的源頭。4000萬的失地、失保和失業農民,這還不夠可怕嗎?

在ZG(中國)當官太好當了,ZG(中國)的老百姓太可憐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