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我爸是武鋼 打你成變形金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5月8日訊】捂汗這座城市最近熱得捂汗。套用本地廣告語就是,思想有多遠,精神就病得有多遠。

最近幾天這座城市出現了兩個精神病人。一個是很多人希望我寫寫的五杠少年黃藝博。其實我一直沒寫是因為同情他。這個 兩歲看新聞聯播七歲看人民日報,一臉塑膠的笑容,一身釣魚臺國賓館的影姿,一腔第八代領導人風範……的少年,以我們對這個國家豐富的經驗,確實病了。當他 說“……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偉大奇跡!”當時我沒震撼,鳳姐也這麼說的。他說要讓“中華獨霸于世界”時我才震撼,後來知道,拉登年前確實留下遺囑,已在東方找到轉世靈童,實現夙願。

不怪孩子,怪孩子的父母,也不怪父母,怪父母官,也不怪父母官,該怪……再往下我是不敢說的,因為我想起另一個精神 病。寫徐武之前我一直斟酌使用怎樣幽默的筆法以示淡定,後來發現不用,整件事情本來就很幽默:該名精神病人,居然想得起“同工同酬”的中央文件,能從李連 傑電影裏琢磨出用濕衣服纏住鐵柵欄擰彎,還知道高鐵,還知道廣東輿論環境更開明,還點得清1600元和2000元的區別,以及電話可能有人監聽……但在武 鋼跨省行動小組同志們眼中,他仍是精神病,偶爾正常的思維,只是一個資深精神病抽空裝出來的。

精神病裝不精神病,不精神病裝精神病,這繞口令是我們奉獻給世界精神病史的一個奇跡。前有李剛,後有武鋼,所以大家都明白了以後出來混不要說我爸是李剛,得說我來自武鋼,對方一定唬斃。

我很好奇為什麼一家鋼鐵廠會擁有自己的公安局和精神病院,這跟為什麼中國的鐵路局有自己的司法體系和醫院是一樣的。 就像幕府時代,寺院都歸將軍管,稍不留神就成了一休哥。這裏插播第一個故事,小時候在新疆哈密的故事:鐵路二中有個教物理的萬老師,因為工宣隊長的妹妹搶 了他的教學崗位,他就向校長舉報她連交流電和直流電都搞不清,鬧了好久。後來他就被鐵路醫院診斷出精神病,而醫院工宣隊長是學校工宣隊長的哥哥。再後來他 在鄉下收麥子時說今天的太陽好毒,被鐵路公安認為惡意攻擊偉大領袖,緩刑。再後來他就真的精神病了。兩年後的一個春節,我爸發現他好多天沒出門了,踹開房 門聞到煤氣撲鼻而來。新疆冬天是在家裏用鋼爐燒那種優質煤的,他燒煤而沒開氣窗。當時我爸見他不動,伸手去拉,腿就掉下來,因為他不僅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幾天慢烘之下連身體都烘乾了。

這個萬老師會鼓搗好多電磁電路的玩意,憑空閃閃發光很好看,放現在就是東視的中國達人,可在那時是中國病人。我認為 中國這些年物質上取得很多進步,但精神狀態一直沒進步,大家都不快樂,其實從上到下都不快樂,只是上邊的還可以說日理萬基,下面的不小心就會遇到孫東東的 99%。進去是竇娥,出來是瘋子。

這是一個大的精神病院,每個人都有病。這裏就說第二個故事,昨晚微博發生一件論戰,我跟我仍然的朋友高曉松之間的。 起因是他說:已取消對所有憤青精英簡稱公共各種分子之關注,皆因他們發現圍觀者眾之後,嘩眾取寵之心太盛:處處激進為出人右,每每立論而不證明……路邊少 幾個起哄加油的,這群人和唱歌的有一比:嗓門大沒腦子的多,淡定唱動人心者少。我沒忍住,對這位外賓說:我還正屬於那憤青型的,榮幸被高校長取消了。以後 你把美國綠卡換給我,我一定跟高校長一樣站著說話的。不過說些人話,便是嘩眾取寵,不過擺些粗淺道理,便為處處激進,怎不說我們處處激情?我最看不起拿著 美國綠卡,跟我談愛國的爺。

我承認我又激情寫作了,我有病,這裏向高曉松道歉。可我想套用一個別人的句式:強拆,全國人民都看得見,你看不見。 食毒,全國人民都看得見,你看不見。被精神病,全國人民看得見,你看不見。你除了高雅淡定,到底還看得見什麼。徐武這件事情,中央台看得見,人民日報看得 見,全國媒體看得見,就是武鋼看不見,中國就是有這樣一些單位一些人,簡稱“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只是分局級或廳級或部級的“看不見”,只是在人海裏偶 爾看了我們一眼,你就是《傳奇》。

外面的是病人,裏面的是正常人,有病的成為副總隊,沒病的跨省追,這就是精神病的圍城。赫魯雪夫說的,凡懷疑蘇聯偉大光明未來的,就是精神病。只有證明你是有病的,他才是正確的,只有摧毀一個人精神的合法性,他就永遠合法了。所以別總提憲法,精神衛生法就是以後的憲法。

為了讓病友們輕鬆一下,這裏講第三個故事:昨晚一些很不正常的記者在武漢試圖採訪徐武家人,可是酒店裏忽然就佈署了 好多正常的人,上海的王思景也就是差點把五四青年節過成四五清明節的那位元女記者,跟我通著電話忽然發現手機不對頭了,吃著飯忽然發現記者們說笑的“第二天 讓徐武父母舉橫標”的事情居然被武鋼知道了,記者們一開始還想查內奸,後來發現,不是自己人有內奸,是手機得精神病了……可以想像,那些正常人躲在牆壁那 側用同步器或玻璃杯隔空偷聽,在餐廳假裝系鞋帶看手錶議論天氣預報,互相煞有介事說著“咳,今兒星期四是禮拜幾啊”,那場面,多感人。

我覺得我們這裏有個很不好的管理邏輯,我們不快樂,他就快樂,我們都不正常,他才能感到自己正常。那個武鋼發言人威 嚴的聲音聽上去就是,平兒,讓你媽吃藥。所以這其實就是青山醫院的做法,以後也不要搞公務員考試,也不要辦黨校或長江商學院,直接從精神病院選拔,都是官場熟練工。為穩口號是,我爸不是李剛,我爸是武鋼,把你打成變形金剛。

──轉自《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