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恩寵:春回大地(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日訊】6月23日,上海《東方早報》刊登了《沒有土地財政就沒有新北京》一文,該文作者葉檀,系官方資深財政評論員。

作者認為,沒有土地財政,就沒有新北京,北京土地財政接近破產的邊緣。大廈傾斜,支柱快倒,幸虧,補上其他的支柱還不算太晚。該文分析:“據《21世紀經濟報導》披露,北京過度依賴銀土地儲備貨款進行土地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從2009年至2011年5月,相關貨款總規模超過2500億元人民幣。字2011年初開始,大規模還本付息已經開始,目前每月還本付息在100億元以上,而今年以來每月土地出讓收入只有50億元左右,還貸壓力巨大。

解剖麻雀可以瞭解我國當今財政體制,貨幣體系的真實運行模式。通過分析北京土地財政與土地貨幣,我們可以說,沒有土地財政,就沒有新北京,沒有土地抵押,就沒有龐大的地方貸款。北京土地財政接近破產的邊緣,中國以房地產為主要抵押品,為造成運動主要燃料的激進式經濟發展模式將告一段落”。

“把土地作為最重要的抵押品物發放貨幣,是世界上比較不靠譜的生意,也是金融危機爆發的常見導火索。一項研究顯示,我國90%以上價值下降,從地方財政、企業到銀行,風險會在一夕之間暴露……

大廈傾斜,支柱快倒,幸虧,補上其他的支柱不算太晚”。

這篇觀察,分析和評論刊登在上海官媒,若刊登在北京的官媒上,標題或許是《沒有土地財政就沒有新上海》。我認為該文點出當今中國大陸最要害的問題之一,揭示了改革開放取得偉大經濟成就的秘密。

2008年下半年至今,香港《開放雜誌》幾乎每月都刊登我一篇政論。至少五次提到,89年“六四”屠城後,經濟上實行九四財政,中央政府財權上收,爭權下放。最終導致中央政府財政收入喜洋洋,省級政府穩穩當當,地級政府搖搖晃晃,局級政府哭爹罵娘,鄉級政府地動山搖。各級政府一年不炒地,經濟困難,三年不炒地,財政危機,五年不炒地,自動垮臺。

實踐證明,土地財政導致全國大面積強征強拆和低價補償的同時也推高了房價。從今年起為何用舉國體制在五年中建造3600萬套保障房,這是執政黨在民生問題上一張最後的大王牌,否則國民將揭竿而起。用軍人、武器、防爆員警、特警、城管和裝甲車來維穩,但這些人的住房都難以保障,有可能掉轉槍頭。

但話要說回來,經濟體制和結構調整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改變依賴土地財政發展的思路至少要用十年的平穩過渡期。土地財政的受害者是一代人的事,我們不希望這種大面積錯誤再延續一、二代人。

說白了,《沒有土地財政就沒有新北京》一文,反映了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理論,道路和實踐的真實一面。

按此推理,當年農民陳永貴能當上副總理,今日陳永貴們為何不能當總理和中共總書記?因為陳永貴們最懂的土地的價格和價值,他們才是土地財政的行家。炒地最好用陳永貴們,他們私心少一些。任用黃菊們炒地,真是大材小用,讓陳永貴們當上海市長,要比黃菊、徐匡迪、陳良宇和韓正好得多,起碼750萬在上海的農民工有房住,而黃菊一當市長,獨生女急嫁美國的臺灣人,他們早已作好中共亡黨外逃的準備。徐匡迪更聰明,一當市長,兩個女兒、兩個女婿當美國博士,比黃菊外逃更加爽快。站在中共党文化層面,他們是一些“叛徒”式的人物,望中共在建黨100年時,寫出一部真實的歷史。

據央行一份報告,2008年6月前有16000——18000名貪官外逃,卷走八千億財產,但日前中共中央外宣辦舉行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中共的一位新聞發言人否認了這一事實。
這八千億財產何時追回至今是個謎?各級政府還能多少資源去補償訪民?各級政府的“奶子”真有那麼大,真有那麼多的“奶水”去滿足日益增多的民生問題?只有母親的奶水才是可靠的,政府不是神,世上有幾個是靠喝“神奶”長大的?企望“神奶”的人,恐怕自己沒把自己當自然人,最終也可能被正常人群當作另類。

企望海外能下美元雨的人,有幾個能喝上外國的“大奶子”的“神奶”的?當他們吸不上政府的“奶”吃不到外國人的“奶”,就有可能人民的“奶”為生。

我建議大家學一下《聖經》,《聖經》很舊約和新約兩部分。舊約有39卷,主要以希伯來文寫成,亦有少數章節是亞蘭文寫成,新約有27卷,由希臘文寫成。

“約”是指協議或盟約。盟約是雙方面的協議,《聖經》作者以“約”來表達上帝與人的關係。舊約是上帝與人類的首部盟約,主動立約的一方是上帝,而首先受惠者是以色列人。

《舊約》是這份盟約的記錄,指出以色列人和其他人必須遵照上帝所訂下的律法典章,上帝才與他們同在。然後,以色列人一而再地背約,證明了上帝的子民不能單憑自己的能力守約。所以上帝要為他們另立新約,唯有靠賴上帝給予屬他的人一顆順從他的心,子民方能守約。

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的降生帶來了“新約”,但主動立約的一方仍是上帝,但受惠的人不是單是以色列人了,而是全人類。

我不知馬克思給德國人立過“舊約”沒有?馬克思的後人給中國人、全人類訂過“新約”沒有?

我在去年年底的香港《開放雜誌》上發表過《我勸溫家寶天天讀》,該文談到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會成立六十周年時,我和蔣美麗事先各接到一份精美的邀請書,參加該大會。我們沒想到官方把我們夫婦倆當“貴賓”。北京和上海基督教的領袖幾乎都到會了,會上傳達了國家宗教事務局王局長訪香港時一次演講:“我認為,在中國(大陸)多一個基督徒就多一個好公民”。當天到會的人都很激動,事後我考證了一下,這個講稿經中共中央常委的多次批示。當天會上談到家庭教會存在時,即未認為批准也沒認為是非法。

北京最大的家庭教會受打壓之後,本人已向中共高層提交自己的陳情,希望不要談判,不要悍然將家庭教會打成非法和邪教,把幾千萬信眾趕入地下,世界幾十億信眾將強力反彈。我通過了包括給鄧小平女兒鄧楠部長當過翻譯的親屬遞上我的陳情。據回饋鄧的女兒們對天主教、基督教有好感。與我同齡,同是知青的毛毛還曾帶領一支輕音樂團到梵蒂岡參加教皇舉行的一次會議並演出。

官方的底線是家庭教會不要參與政治,但政治的領域是什麼?太讓人捉摸不定。若家庭教會成員天天讀鄧小平理論,官方還是歡迎不過來。

若有一天,當局宣佈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為非法和邪教,我將昂首走向十字架,走向當局刑場。

文章來源:投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