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薄熙來是一個危險的演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日訊】7月26日,重慶媒體大肆宣傳了一條新聞,說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市領導張軒等人,會見了香港大學生重慶社會實踐團和臺灣青少年“同根同心”重慶行訪問 團一行。這表明薄熙來不僅要爭取年輕一代的支持,而且還要繼續向海外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以便稀釋眾多媒體對他真面目的透視,文章表示,聊感悟,說體會,談 理想,話人生……市委辦公廳會議室內,話筒往來傳遞,青春激情四溢。一個半小時掌聲不斷,笑聲不斷。這種場合筆者似曾相識,薄熙來在大連工作期間,也是如 此刻意地忽悠了媒體和強姦了民意,現在故伎重演,如同一幕古裝戲一樣,已使有點記憶的人們,耳熟能詳,薄熙來這個中國政治舞臺上演技高超的演員,正在伴著紅歌和血雨,走出大幕,走到看臺的中央,每個中國人都要清醒地認識到: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到了!

薄熙來是目前中南海高層領導人當中,長相最瀟灑,語言最善辯的人物,假如你只聽他表演,他的確很有魅力,但假如你和他相處久了,就會感到,他的人品 是最陰險而卑劣的,他的滔滔雄辯不過是遮掩政治野心的道具和煙幕彈,他沒有事非標準,他所做的一切都以升官發財為目的,都以實用為轉移,但由於他講的比唱 的還好聽,所以很容易欺騙兩種人,一種是女人,一種是年輕人,你看,記者描寫的情節,是多麼動人啊,他說,“很高興見到小朋友們,重慶是個好客的城市。” 看到滿屋子笑盈盈的港臺學子,薄熙來和大家親切地打招呼。他還說:“別看今天熱,其實重慶氣候宜人,一年中最悶熱的也就幾天,全被你們趕上了。不過,我也 理解,活動組織者就是想要鍛煉一下大家。”一席話,使同學們都笑了起來。就是在這種笑聲的感染下,涉世不深的學生們在思想上解除了對他的戒備。

文章報導說,香港大學生重慶社會實踐團團長、香港城市大學中文系二年級學生彭璐斯,第一個接過話筒。她用標準的普通話說:“在重慶生活的一個多月, 我實現了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比如第一次吃老火鍋、酸辣粉,第一次參加‘三進三同’,第一次參加萬人唱紅歌。” 我想,重慶邀請這些大學生,一定費用都是當地政府出的,這也是老百姓納稅的錢,既便是家常便飯,加上住宿交通,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薄熙來絕對不能讓這筆 錢沒有社會效益,所以,記者這樣寫道,薄熙來感興趣地問:“你們也參加了‘三進三同’?住在老鄉家裡了麼?住了幾天?” 彭璐斯響亮地回答:“住了三天兩夜!” 薄熙來表揚說:“這可不簡單。有不少人到重慶參加‘三同’,‘同勞動’還可以,就是累一點嘛;但‘同吃’就比較困難了,心裡會嘀咕,這飯菜怎麼吃啊,碗筷 不乾淨吧?而‘同住’尤其困難,與城裡差太多了,味道就不行,很多人不適應。你們能住上兩夜,也真難得!有了切身體驗,印象會深刻,會終生難忘這兩夜。” 果然,心靈純淨,天真浪漫的孩子們中了圈套,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薄熙來一步步把他們引入了紅色陷阱。

新華社的報導說,彭璐斯頻頻點頭說:“薄書記說得對。我還有一些體會。如果用兩種顏色來形容重慶,那就是‘紅’和‘綠’。不少香港人對重慶唱紅歌不 瞭解,來了之後才知道,其實紅歌不只是革命歌曲,它代表了激情,充滿了力量,我們學唱紅歌,愛唱紅歌,親身體驗了紅歌中蘊含的精神和力量,還要把紅歌帶回 香港,讓更多的香港人分享。綠色代表著健康,充滿了活力。我們和市民一起,在廣場上、公園裡跳壩壩舞,很開心,很享受,真正感受到了‘健康重慶’的魅 力。” 我看,記者是在借孩子們之口為所謂的“紅歌”辯護,其實,彭璐只要讀了我最近寫的《李俊驚爆薄熙來打黑內幕》一文,就知道薄熙來人格分裂到了怎樣一種令人 愕然的程度,試問,“紅歌”中講“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其中的內容不用說大學生,連小學生都知道,可是,他是怎樣把民企老闆李俊打成黑社會的,又是怎樣 把他抓起來轉給成都軍區的,最後,又是簽定了什麼不平等的條約,轉走了4000多萬元的?薄熙來敢公開否認這一驚天大案嗎?他的目的是巴結鐵哥們張海洋和 成都軍區,而和部隊結好是為了奪權,薄熙來為什麼不把這事講給香港和臺灣的年輕人聽呢?!

我們知道,高超的演員總是能說會道的,但包藏的禍心卻總是陰暗的,薄熙來說,“紅歌”是健康、向上的歌曲。年輕人朝氣蓬勃,有理想,有追求,千萬不 能年紀輕輕就委靡不振了。我們唱紅歌,唱的是愛國的歌、救國的歌、強國的歌,《黃河大合唱》、《五月的鮮花》、《在太行山上》……哪一首不是志士仁人的內 心呐喊啊?抗戰時期香港淪陷,不少港人也來到重慶,就是高唱著抗戰歌曲。唱紅歌還有個好處,就是好學、好唱、好普及,小廣場裡,我覺得,重慶‘熱得不得 了’,一是重慶人非常熱情,二是重慶非常熱鬧” 。
對此,我們靜下心來想一想,他講得是什麼意思,是在鼓動年輕人救國嗎?不是,是在告訴別人,中國已經淪陷了,只有推舉他為領袖,才能振興中華,才能 挽狂瀾於既倒,是的,中國的最高領導人已坐失政改的良機,使各種社會矛盾雲集積化,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溫家寶,汪洋等人正在把歷史向前推動,他 和吳邦國等人正在朝後拉動,而胡太軟弱,正在左右搖擺,中國空前危機的時刻到了,如果薄熙來上臺,不僅不能化解社會矛盾,而且將帶來巨大的災難。對此,香 港和臺灣的上述的孩子們還沉浸在重慶的熱鬧中,不知薄熙來的用心所在。真是令人悲哀!

薄熙來到底是不是一個政治騙子,我一個人的觀察或許有所偏差,剛好我今天收到了住在溫哥華的一名網友的來信,幾乎每週我都收到一兩封類似的來信,但象他這樣曾在大連工作過的外商卻是僅見,好在文字不長,語句也簡但,我不妨把原文引述如下:

Hello Weiping,
I have read quite a few of your articles about “Bo Xilai". I must say that I can not agree with you more.

Back in 1995, 1996 while I was on business trips to dalian, I noticed that one of the slogans I saw on the streets was “to turn dalian into another Hongkong in Northern China", red lights districts could be seen in many streest in Downtown Dalian. At that time Bo was mayor of Dalian. Now Bo encourages people of Chong Qing to sing “Red Songs’ which refresh people’s memory of the notorisous Massive movement in 10 years cultural revolution. At the same time Bo sent his only son to study abroad and live a luxious life.

Bo is typical opportunist, I totally agree that to have Bo as Chinese a member of political bureau of the communist of China, it is a diaster to the whole Chinese people. Bo is more an actor rather than a political leader. He is very dangerous man that Chinese people should watch for.

Right now I reside in Vancouver. Sorry I can not write you in Chinese as my typing is way too slow.

由此我們看到了一個局外人,一個和我和他都沒有利害關係的第三者,對他的公正評價,最精彩的是這樣一句:與其同時,『指“唱紅”』他把兒子送到海外 讀書,去過奢華的生活。我不知道,香港,臺灣的這些大學生和薄瓜瓜一樣的年齡,一樣的好奇,為什麼不請教薄熙來這個問題?是出於幼稚和輕信,還是因為功利 和實際,俗話講,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軟,難道公款旅遊之後,是不好意思提出尖銳而尷尬的問題嗎?

當地媒體充分利用了這些海外學生的嘴,給薄熙來捧臭腳,幾乎把他忽悠的所謂“五個重慶”吹了個遍,記者的生花妙筆寫道:“‘五個重慶’讓我印象最為 深刻。”香港大學生重慶社會實踐團副團長楊學文說,“宜居重慶”,建公租房,對外來人才很有吸引力;“暢通重慶”,為重慶成為國際化大都市打下了基礎; “森林重慶”,種了很多大樹,非常環保、利民。剛才薄書記說“重慶平時不熱”,我倒覺得,重慶“熱得不得了”,一是重慶人非常熱情,給我們很多幫助;二是 重慶非常熱鬧,特別是“共同富裕”這個概念,中外媒體聚焦,全世界都很關注。相信重慶的未來一定會更好!

至此,比相聲演員還高明的薄熙來找到了“包袱”,急忙抓住話頭盡力發揮,作者轉述說,薄熙來表示:“小楊同學說的‘熱’,我再補充一個,重慶最近又 多了一頂“帽子”——‘溫泉之都’,那可是熱氣騰騰!這裡溫泉礦物質含量很豐富,世界級的,據說經常泡一泡,能治不少病。重慶是個山川秀麗、人傑地靈的好 地方。這裡有‘天坑地縫’,天坑有600米深,地縫有3公里長,抬頭一看一線天,真是雄奇壯觀!至於講到人文歷史,半部《三國演義》的故事,都發生在重慶 區域內。沿長江往下走,白帝城、張飛廟、石寶寨、三峽……到處都是故事。” 可見,他強調的中心點是所謂“人傑地靈”,是指這個地方是出“治國之才”的所在,那麼,“薄澤東”就呼之欲出了!

薄熙來不忘在年輕人中間,忽悠他的多年描繪的“宜居重慶”的“紙上大餅”,他說:“正如同學們所言,近幾年,重慶正在建設‘五個重慶’。比如‘宜居 重慶’,蓋公租房,還要建成花園式社區,用輕軌連起來,入住的不少是農民工和剛畢業的大學生。過去年輕人成了家,正是幹事創業的好時候,但就是為房子愁眉 苦臉。現在有了公租房,就可以放心幹事業了!‘暢通重慶’,要實現主城不塞車,提高效率,讓市民生活快捷方便。‘森林重慶’,要種銀杏、香樟、桂花等好 樹、大樹,種上十年八年,重慶就變成森林城市,氧氣就多多了”。由此看到,薄熙來在自賣自誇時,巧妙地變換了角色,偷換了“人稱”:“正如同學們所言 ”,做為一個精彩的演員,沒有爐火純青的技巧,何至於此?!

但是,忽悠了學生還不夠,還得忽悠教師,記者又舉例說,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講師余維君,從臺灣到重慶工作已有5年。他現場講起了自己的親身經 曆:“打黑”前,自己的錢包被人偷過,走夜路被人搶過;“打黑”後,乘公車即便是睡著了,醒來錢包也還原封不動。他說,重慶的“打黑除惡”印證了一句話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真是令人敬仰。 我想,試問,餘維君在公車上睡著了,但旁邊前後左右都有乘客,當然錢包還是安全的,這是基本的常識,應和“打黑”沒有關係吧?此外,以前的重慶報紙從未報 道過余老師被偷被搶的事,總是說“形勢一片大好”,是否這也是為了表現“英雄本色”?

看來,這些臺灣人都沒看過薄熙來的古裝戲,所以,一個個成了可憐的捧角,記者的報導為了取悅于薄熙來,又把話題集中到了打黑上來,文章說,臺灣成功 大學醫學院物理治療系老師鐘偉洲,接過話筒激動地說:“香港的同學來重慶一個多月了,我們臺灣的師生才來三天,但感觸也很深。我去過內地很多城市,但我要 說,重慶是我在這個夏天裡‘最美麗的相遇’!這裡,有大的美,也有小的美;有城市的美,也有鄉村的美。重慶,真的很美!而且,大刀闊斧‘打黑除惡’,城市 環境煥然一新,我想問,是什麼力量推動重慶下決心去‘打黑’?”

當虛假的詞藻堆積的舞臺變的平坦了,主角薄熙來又出場了,他象京戲中的人物,帶著油亮的臉譜,說話時使人看不清真相,他說,我們對政法系統有個要 求,就是“鎮得住壞人,幫得了百姓,管得住自己”。現在,儘管事業在發展,但社會上還是有壞人,有的還動刀,對老百姓下毒手,這是任何法制社會都不能容忍 的!對這些罪犯決不能客氣,一定要嚴懲!對受害的百姓,我們一定要負責任,竭盡全力幫助他們!在一段時間集中力量對黑惡團夥進行打擊,整個社會環境就乾淨 多了。現在人民警察已不光是維護安全、疏導交通,還扶老攜幼,主動為老百姓做好事、辦實事,使整個城市就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

可是,薄熙來已經淡忘了,也就是在去年“十一”,他命令裝甲車開到了大街上,全國第一個“襲警研討會”曾在山城召開,試問,你那裡警民關係如果不是 全國最緊張的,為什麼要當東道主?另據中廣網重慶7月27日報導,26日,重慶市公安局成立“維護公安民警正當執法權益律師顧問團”,首期簽約聘任20名 律師。為何要成立這個組織?記者說,市公安局通報:今年1月至7月,全市共發生侵害民警正當執法權益案(事)件410件,涉及542名民警。這意味著,平 均兩天就有5位民警在正常執法過程中遭遇不法侵害。如去年9月30日武隆“寶馬哥”煽動百人堵路毆傷員警;去年10月16日醉酒男女夜襲渝中區大田灣交巡 警平臺;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18日晚渝北區交巡警支隊西區平臺民警在查酒駕時反被車主誣衊酒後執法等。今年初重慶市“兩會”上,十餘位市人大代表提出了關 于維護民警合法權益的議案。其實,這條新聞已經足證了重慶的警民關係緊張程度。

最後,薄熙來又借學生們的嘴,渲染他新近雇傭李希光等人推出的所謂“共同富裕論”,文章表示,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學生李樂恒說,通過一個多月的 “三進三同”,逐漸理解了“共同富裕”的目標,瞭解了農村“萬元增收”計畫,看到了可持續發展的現實路徑。我覺得共同富裕這個概念很好,只有在共同富裕的 環境下,中國人民的生活才會大大提升。重慶的實踐,真正體現了“民本”的思路,彰顯了信仰的力量。未來的重慶發展之路,是通往共同富裕的道路,是通向幸 福、公平的道路!香港人的表楊還不夠,再加上一個臺灣人,這表明炎黃子孫都支持薄熙來的施政綱領。

文章說,臺灣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研究生周大為,通過幾天的觀察,發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現象。比如,重慶高樓林立,但少有災害發生;重慶人性格火爆, 卻又熱情好客,能和諧相處。他總結為:重慶城市很有前瞻性,重慶人富有道德心,假以時日,重慶定能從各大都市中脫穎而出。我想請教這位朋友一件事,他是否 聽過流亡海外的民企老闆李俊的血淚控訴,是否聽過動遷戶向平華的呐喊,是否聽過引火自焚的重慶一個殘疾人的呼籲,重慶真的那麼和諧嗎?

不過,高超的演員總算講了一句真話,文章表示,薄熙來說,重慶雖有很大發展,但我們有自知之明,重慶面臨的難題還很多,需要做的事情還更多。但騙子 終究是長於騙術,至此,薄熙來把忽悠人的古裝戲推向了高潮,他說,有同學提到信仰,我的理解很簡單,就是讓人民群眾“共同富裕”。最近我們市委開了全會, 專題研究共同富裕,避免出現兩極分化。共產黨人就是要追求人民大眾的共同富裕。西方從英國1640資產階級革命算起,走向近現代文明已有370多年歷史。 他們常以“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的口號為榮,但就是不提“共同富裕”這個涉及人類最大多數人、最大利益的根本問題。

真的是這樣嗎?薄熙來瞞天過海,胡說八道,竟忘了他是北大的研究生,說出了這樣的傻話:370年中沒有一個國家提出過“共同富裕”的問題,讓我們翻 一翻西方的思想史吧!不用說著名的思想家講過,連中國起義的農民也提出過“均貧富,等貴賤”的觀點,這是不是“共同富裕”的意思,如今西歐許多國家,比 如,加拿大的高稅收和高福利,是不是為了“共同富裕”?象醜化馬悅然一樣,李希光幫了薄熙來的倒忙!

薄熙來恬不知恥地說,現在一些人富甲天下,住豪宅、開跑車,山珍海味,遊山玩水;另一些人卻為生計發愁,四處奔波,這怎麼行呢?我們主張搞市場經 濟,鼓勵競爭,不搞平均主義,不吃“大鍋飯”;但我們同時主張,在分配的過程中要公平合理,決不搞兩極分化。相信有正常思維、善良的人們,都能理解共同富 裕的主張和做法。

這臺詞講得多麼動人啊!我由此記起1999年,在大連“一二九街”的立交橋上,恰恰是薄熙來支持的一家廣告公司掛出了推廣房地產相目的廣告詞:“坐 寶馬,乘賓士,住華麗山莊”,薄熙來還讓這家公司老闆讓出另一塊位於中山路197號的看板,畫上了巨幅的江澤民的像,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設計的草稿 均親自由薄熙來審定,該公司的李老闆靠官商勾結發了大財,賺了幾千萬,難道不是事實嗎?那時,薄熙來為何不講“公平合理”,不反“兩極分化”,不講“走共 同富裕的道路”?

原來,時過境遷,往事並不如煙,那時他爹還活著,江澤民還在鼓勵各級官員變著法兒貪腐享樂,薄熙來肆無忌憚,而現在,前有城府頗深的胡錦濤,謀略非 凡的溫家寶,欲擒故縱的李克強,坐右逢緣的習近平,後有思想開闊的汪洋,經驗老道的王歧山,燥動不安的賀國強,等等,真是九龍勁舞,小蛇哀歎!薄熙來的大 連老巢已被京城幹部唐軍佔領,自家十幾年的貪腐和枉法罪行即將浮出檯面,不進則退,退了則死,故此,只有靠忽悠民意,確保過關。

但是,再好的古裝戲,畢竟有人看過,再棒的一招一式,總有破綻露出,再妙的演員總有散場卸妝的時候,薄熙來的表演,雖力顯現代氣息,但骨子裡還是封建意識,他的末日已經到了!

2011年7月29日夜於多倫多。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