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動車慘禍欲蓋彌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日訊】星期一,在中國當局實行嚴格的新聞報導管制、嚴格限制中國媒體報導溫州動車追尾慘禍之際,與溫州動車特大事故相關的話題依然是國際媒體中國報導的一個主題。

中國當局矢口否認

這次溫州動車慘禍發生之後,引起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關注乃至震驚的兩個最明顯的問題,一個是當局早早停止搜求倖存者和死者,並在事故原因還基本不清楚的情況下迅速恢復通車;再一個是當局在事故發生後,迅速對調查事故原因所必需的事故車輛進行搗毀和掩埋。

近日來,中國當局再次給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一個震驚。在大量證據面前,中國政府高級官員矢口否認過早停止現場搜求倖存者,否認對事故車輛進行搗毀和掩埋。中國政府官員如此不理睬事實,顯然令日本主要報紙《讀賣新聞》記者加藤隆則陷入中國年輕網民常喜歡說的所謂“無語”狀態。

《讀賣新聞》8月1日發表加藤隆則從北京發出的報導,題目是“明明有掩埋事故車輛的錄像,中國當局還是說’沒有埋。’”報導說:

“新華社與國營中央電視台7月30日、31日相繼報導鐵道部副部長陸東福等官員的談話。當局在事故發生後搗毀事故車輛並加以掩埋,然後又將(殘骸)掘出。這些事情都有錄像為證。但陸副部長等人卻說,’沒有掩埋事故車輛,也不存在銷毀證據的問題。’另外,當局將恢復鐵路通車放在優先的地位,早早中止了救援活動。這一切也有錄像為證。但他也予以否認說,’沒有停止救援作業。’

高鐵依然能行駛在原因不明中

雖然中國當局否認銷毀證據,否認過早停止救援行動,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否認在事故原因還不清楚的情況下就恢復通車。

中國當局在事故發生之後不到兩天就恢復了通車。而當局所謂的這次事故的肇事原因在於信號系統設計缺陷導致的故障的說法,是在恢復通車四天之後才提出來的。

當局提出這一說法之後,事故路段的信號系統建設單位“北京全路通信信號研究設計院”(簡稱通號院)發出道歉信,表示承擔責任。

但幾個小時之後,通號院官員又舉行記者會,否認“通號院為事故負責,” ​​並表示信號系統是否有問題,有什麼問題,現在還不清楚,需要等待國務院的調查結果。

這就是說,從事故發生後恢復通車到目前,至少是溫州事故路段的列車現在依然依靠運氣行駛在事故原因不明的路段上。

小伊伊叔叔譴責當局救人不力

兩歲半的小姑娘項煒伊(小伊伊)完全是靠了運氣躲過被撞死,然後再靠運氣遇到溫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隊長邵曳戎拒絕執行極有可能再致她於死地的移動車體的命令從而獲得了救援。

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內兩次躲過來自中國鐵路的致命威脅的小伊伊被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說成“是一個奇蹟。” 中國鐵道部由此被中國網民譴責為“最厚顏無恥”的政府部門,王勇平被譴責為“泯滅良心,” 小伊伊則獲得了全國億萬電視觀眾的心。

在小伊伊獲救之後,中國當局一度用她來宣傳當局的“社會主義好”、“共產黨好”、“大災面前有大愛”的主旋律。隨著中國公眾和媒體對鐵道部在事故發生之後的救援行動提出越來越強烈的質疑,控制中國媒體的執政的共產黨中央宣傳部星期五晚上下達命令,要求國內媒體有關溫州鐵路特大事故的報導迅速降溫,包括停止“大災面前有大愛”的宣傳。

與此同時,日本《東京新聞》駐北京記者安藤淳報導說,小伊伊的伯父譴責當局忽視搜求死傷者急忙恢復通車。

《東京新聞》8月1日發表安藤淳的報導說:“在中國浙江省溫州市發生高速鐵路事故後,一個女孩在搜索活動終了之後獲救,由此導致公眾對當局的譴責高漲起來。女孩(項煒伊)的伯父項餘遇(42歲)……接受本報的採訪,對鐵道部的事故應對措施提出強烈批評,責問’為什麼急忙恢復通車,忽視救援?’”

“項餘遇說,’跟賠償問題相比,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故。否則,伊伊長大了,我要怎麼跟她說?’項餘遇接著強烈批評鐵道部,’為什麼不在救援上花力氣,急急忙忙恢復通車?有什麼比人命更重要?’他強調說,假如得不到充分的回答,他就要’去北京上訪。’”

中國的新聞封鎖

在另外一方面,中宣部在上個週末下達的有關溫州鐵路特大事故媒體報導禁令,近日來也是國際媒體關注的一個話題。

《紐約時報》星期一發表記者沙倫·拉弗拉尼耶的報導說:“經過數天公眾對上個月高速鐵路撞車事故以及政府的應對措施越來越感到憤怒之後,中國當局對那場交通災禍實施了事實上的新聞封鎖。中國新聞媒體只能播發刊登正面積極的消息或政府發布的信息。”

“在政府決定給媒體鉗口之前,中國互聯網上出現大量針對政府在7.23事故問題上的批評。對很多中國人來說,這次火車相撞事件凸顯出他們的擔憂,這就是政府是否是為了追求高速經濟發展而犧牲人民的生命和安全,並用保密或宣傳來掩蓋其失敗。”

“就像在處理近年來其他一些有關人民健康或安全的醜聞一樣(如2008年四川地震導致許多學校豆腐渣樓房倒塌),政府這次採取了強力行動,讓媒體不再能發出強烈的抗議批評。政府擔心,假如不這樣做,抗議批評會演變成失控的社會動亂。”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