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談溫州動車事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日訊】高鐵從開通第11天起,5天時間里京滬高鐵發生就發生6起較大故障,7月23日發生了更為慘烈的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人們在震驚和哀悼死難者的同時,中共政府對事故的處理方式,引起了廣大民眾的不滿和質疑。更不乏有識之士對此作出更深層次的思考,對現行體制及盲目追求高速的發展模式提出疑問。

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女士從中國人出行到食品安全等各個方面談到中國人從來沒有享受過免於恐懼的自由。談到鐵道部在救援善後中的對人生命的漠視。政府無視民意,靠經濟繁榮來掩蓋社會矛盾,使中國老百姓為高速發展付出沉重代價。

中國人從來沒有享受過免於恐懼的自由,這種恐懼從此前單純政治方面的發展到現在從出行、食品安全等各個方面。

《BBC》報導:高瑜溫州動車事故是一個超乎想象的大災難。在胡趙執政的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中國人免於恐懼的自由的狀況有所緩解,到了九十年代,尤其是六四鎮壓后,免於恐懼的自由基本上集中在政治方面。但從新世紀開始,從經濟上、政治上、社會安全上等各方面、包括類似出行中的事故、天災人禍威脅生命安全等,所有的恐懼都壓在人們心上。

這次事故,雖然中宣部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禁令,但是媒體還是敢於突破禁令,記者不斷做報道和評論,此外,人們也用微博表達對中國模式、對中國人現在面臨的安全擔憂,說出中國一黨專政下搞資本主義所帶來的嚴重的安全問題和社會問題。他們敢於這樣做,實在是因為這一慘案已經超出人們心中的恐懼,使得媒體人和公眾敢於打破了禁忌。媒體和公眾的憤怒,應該引起高層深刻的反思。高速發展為什麼給人民造成了這樣大的災難。

鐵道部在救援善後中的表現是對人生命安全的漠視

高瑜:中國過去說「發展是硬道理」,現在是「穩定是硬任務」,就是用這種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壓倒了人們的生命安全。在執政者方面,前者是第一位的。鐵道部「鐵老大」的做法,代表了官方,是對人生命的漠視。似乎他們在事故發生一天後恢復通車、掩埋現場是體現高效率,電視畫面上我看到鏟車把高鐵的車體夾碎,場面慘不忍睹。這麼重大的事故,竟然這麼草率的處理。我認為是對生命的漠視。

不認為政府可能會因這個事故反思速度第一、DGP第一的發展模式

高瑜:中國從鄧小平開始,南巡講話帶動了中國經濟的「大躍進」。胡溫上台後,從開始提出的「和諧社會」到後來的「科學發展觀」,所要糾正的就是江澤民、朱鎔基時代GDP挂帥、強調經濟發展,產生了許多社會問題、社會矛盾、貧富差距。但效果是(胡溫)執政的八年,不僅沒有糾正,反而更加嚴重了。GDP是發展最快的時候,尤其是世界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的出口貿易受阻,在這種情況下,溫家寶提出了一個四萬億的計劃,這個計劃就直接給高鐵注入1.5萬億。而且高鐵發展規劃全面加速。規模全盤擴大,今年就要有12條高鐵開通,明年是大概有四十幾條,直接帶動了高鐵的大躍進。

四萬億是在2008年提出來的,2009年的兩會期間就有代表提出要經過評議,結果溫家寶回答一句話:「已經評議過了」。這一點是非常令人震驚的,你看美國現在為金融還債的數字,參眾兩院進行這樣的複雜的、長時間的院內爭議,而我們中國是領導人一句話,兩千個代表就得閉嘴。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指望其反思什麼呢?頂多就這個事故揪出幾個下層的責任人,這麼慘重的事故,也就與被掩埋的車體一樣埋在高鐵橋下了。

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建立在經濟高速度上 需要靠經濟的繁榮來掩蓋社會矛盾

高瑜:中國速度第一、DGP第一、發展速度第一為什麼總是糾正不了,就是因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就建立在這個高速度上,好像經濟發展了,就可以永遠執政下去了,無論是建國60年還是建黨90年,它強調的都是經濟發展、比較也大都是縱向比較,即使是橫向比,也是說外國經濟速度多麼慢,中國經濟「一枝獨秀」,而中國的經濟主要是靠投資的拉動,投資帶動更多的項目上馬,才能保證人們少失業,以此來穩定社會。中國現在維穩的經費已經超過軍費,哪裡發生問題,就到哪裡鎮壓,在這種情況下,所有的矛盾就用這種經濟的繁榮來掩蓋。

中國一黨專政之下的資本主義的高速發展使老百姓為之付出沉重代價

高瑜:我看到一些網文對這個問題提出了尖銳的批評。我的一位老朋友、現年80多歲的新華社老記者曾給我念了一篇「中國你要慢慢走」的網文,說的是中國人為經濟的高速發展付出了太多、太沉重的代價。汶川地震,已經讓我們看到,政府的大樓是世界最豪華的,但是豆腐渣的校舍卻砸死了五、六千的中學生、小學生以及幼兒園的孩子。這種慘痛的教訓政府接受了嗎?還有三聚氰胺奶粉,哪有一個國家的食品安全能讓母親對自己吃奶的孩子都不放心,那麼小的孩子就有得腎結石而死去。而此次事故,一輛后發的列車停在鐵路上,先發的列車就這麼荒謬地竟然撞上去,現在聽說還有失蹤的幾十個人,事故之慘烈,與汶川地震一樣震撼人心。溫家寶說,(事故發生后)他就講了兩個字,「救人」,每次都救人,每次都救人,好像只有在人死了才想起人的生命價值,政府在最後階段才提到人,平時呢?高速發展、四萬億的投入考慮到人的生命安全了嗎?

正如我上面所講的,中國人從來沒有享受過免於恐懼的自由,毛澤東時代曾經發生過餓死幾千萬人的慘劇,六四時用軍隊殺人,這都是史無前例的。到現在,從人的出行、到食品,到住房,到校舍,一切都要為高速發展的GDP付出代價,我認為這個代價太沉重了,網民所說的中國你慢慢走,就是中國人經不起這種一黨專政之下的資本主義的高速發展了,政府所說的會接受教訓、要嚴查,但是從掩埋車頭車廂等等舉動是超乎常規的,用常識是不能做解釋的,所以民眾對領導人所說的「接受教訓」是有疑問的。

政府無視民意、一手遮天的原因是人民手中沒有選票

高瑜:為什麼政府能如此一手遮天,從來不考慮人民群眾的意見?主要人民沒有選票,出現這種事故,在國外每一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應該怎樣追查這樣的人禍。但在中國,中國人沒有這個權利,現在有了微博,用微博來呼籲一下,也是要被封殺的,所以現在仍然是中共怎麼說就怎麼算,還是中共說了算,還是中共的那些最主要的領導人怎麼說怎麼算,而不是人民說了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根本就是一種奢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