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偉:社會不和諧 官場很「和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日訊】平日你只要打開廣播、電視或翻閱報刊雜誌,就不時都可聽到、看到「和諧」這個詞的使用頻率是相當高的。諸如什麼「構建和諧」,什麼「和諧社會」,什麼「盛世和諧」等等。甚至商家、房產商也不甘落後,打出了「某某商場,薄利多銷,和諧購物,歡迎光臨」,「某某花園,人居天堂,和諧小區」之類的廣告。不禁使人回想起上世紀九十年代,某商場的大幅橫標是「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本商場商品一律七折銷售」。此情此景不但使人想起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老話。而且更證明中國人不是不關心政治,連商人做生意也沒忘記「緊跟」、「高舉」!

當前中國的「和諧」美事好像確實不少。比如說吧:北京一套房月租才77元;工資年增長11.2%;大學生就業率99.13%;官員不分晝夜學習八榮八恥;大學生食堂就餐平均每頓2至3元……以上這些都是信譽度全世界第一的CCTV十分嚴肅的加以報導的,莫非你還敢來「闢謠」不成?至於什麼大學附近招聘二奶的廣告,電視上擺闊驚豔的富豪徵婚,以及什麼「男想高,女盼瘦,狗穿衣裳人露肉」之類的「花邊新聞」,雖然也可在—定程度上體現社會的「和諧」,但好像不是我社會主義社會的主流,亦似欠嚴肅。至於深圳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還沒開,就下令驅逐成千上萬的「高危人群」(實際就是外地來深圳打工的農民),武警、消防官兵就在演練如何排除(可能是外星人放置的)爆炸物。並還要演練如何應對那定義不明、語焉不詳的「群體性事件」。而北京奧運期間不但大量驅趕外地人和農民工,到處草木皆兵,幾成兵山一座。鳥巢場館周圍的民房陽臺上也不許站人,窗戶不許打開,王麻子剪刀都被「管制」不許買。廣州亞運會同樣如此,買萊刀都要身份證,舉行開幕式時,海星沙沿江岸的居民被「掃地出門」強行去臨時住旅館,而其家裡還必須把燈亮著,以免影響了「社會繁榮、和諧」的景象…..這些天大的笑話,又似乎使人覺得咱們這個社會並不怎麼「和諧」。

但是,我(套用一句官方發言人的官腔)「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中國的官場則是十分和諧的。不但和諧,而且團結,而且「團結」得像當年老毛罵當時的北京市委時說的那句「名言」一樣,是個「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不過這只適用於他們在對付自己的「主人」(無權無勢的民眾)時是如此。至於「公僕」們「蕭牆」內的撕咬打鬥則又當別論。為了證實我「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的關於官場內的和諧情景,不妨看看下面這個典型的事例。

根據中共官方《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報導:貴州畢節阿市中學26歲的初中英語老師周琴(微博)稱,她的校長軟硬兼施強行將其拉去為當地官員陪酒,酒醉後的她,被當地國土資源管理所所長王忠貴強姦。周琴向當地派出所報案,阿市鄉派出所?副教導員鐘顯聰,竟然對周琴做起了「思想工作」說:「(王忠貴)戴了避孕套不算強姦」,並且勸周琴「私了」。接著,檢察院亦以證據不足為由,讓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地球人都知道當今中國的國土部門主管,那可是天字第一號的「肥缺」。可以說每個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都靠的是所謂「土地財政」的收入來作支柱,來維持。這當然也是極富「中國特色」的事兒。而王忠貴則貴為當地國土資源管理所所長,當然是當地炙手可熱的「紅人」。所以才敢如此有恃無恐膽大包天地作案。但奇怪的是作為「人民公安」的派出所教導員鐘顯聰,其「聰明」更「顯」得格外特別。接到報案,他首先考慮的竟是如何給犯罪嫌疑人開脫,給強姦犯網開—面。更不知這位教導員是從那本「偵探學」,還是「刑事犯罪學」上,得到了這麼一個「教導」,竟稱戴著避孕套對受害人進行性侵害,「不算強姦」!那麼請問周教導員這算什麼?莫非一戴了避孕套,雙方就成了「自願」,甚至成了「情人」不成?避孕套竟有如此神奇的功能?周教導員的「理論「恐怕不知會改變諸如生理學、醫學、法學、刑事犯罪學裡多少重要的概念,又會「填補」上述領域中的多少「空白」實在是功莫大焉。不過據網上消息透露,事發當天周顯聰也在酒席現場上舉杯痛飲,而此時正是上班工作時間。周的行為已嚴重違犯了公安部關於員警在上班時間內「不能喝酒」的五條禁令的相關規定。所以周顯聰還不僅是為了維護官場的「和諧」而對王忠貴的「官官相護」,而是這其中也牽涉到周顯聰自己的違紀行為。所以受害人一來報案,他便勸對方,「這個事全都是你自己弄的。現在不要聲張鬧大,為了名譽著想,我會替你保密」。「人民公安」的官員,面對刑事犯罪案件,竟然成了維護「和諧」的「和事佬」!

現在隨著事情被「鬧大」公開於網上以後,又被揭出當天在酒桌上喝酒的,除了周顯聰外還有畢節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教導員張強及畢節市阿市派出所所長王騰。於是維護官場「和諧」的機制在此又開始展示功能。7月18日,貴州畢節市公安局政委郭少全在接受採訪時稱,「公安部關於員警工作時間不能喝酒的五條禁令,並非經人大常委會討論通過,是違法的」。由此可見在當今官場,不但沒有是非善惡準則,甚至法律在這些官員的眼裡也形同兒戲,連廢紙都不如。強姦罪《刑法》明文規定,凡違背婦女意願,施用暴力、威脅,或利用酒醉、藥物等方法強行與女方發生性關係的均是強姦行為。而一個小小派出所的教導員就可給法律加上一「但款」,「戴了避孕套不算強姦」。甚至他們「頂頭上司」公安部規定的員警上班時間不許喝酒的禁令,一個小小畢節市公安局的政委,就可稱此禁令是違法的。說穿了,在他擁有權力的「一畝三分地」上,他就是皇帝,他說的話就是法律。人們說這就是「人治」。筆者認為這種「人治」,確切地講是流氓式的「人治」。正如網上流行的一個段子說的那樣:你給領導講民意,他就給你講政治;你給他講政治,他就給你講法律;你給他講法律,他就給你耍流氓。一句話,領導主導遊戲規則。這就是權力本位體制運作的邏輯。誰擁有更大的權力,誰便是遊戲的贏家。

現在由於有了互聯網,終於把事情「鬧大」了。但除了那個「土地財神」王忠貴被捕外,其他這些胡作非為的官員,也不過就是個黨內警告呀,留黨察看一年呀,再大不了暫時免去職務,不久便異地為官。到了「異地」不須多久又會故態復萌,依然故我。將來不知道這些人,為了維護官場「和諧」,還不知會再鬧出些什麼新花樣,再創造出些什麼「新概念」呢!

2011年7月22日完稿

文章來源:《議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