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三生:鐵道部漸露馬腳 7•23事故難成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訊】不論你是否相信,政府官員基本是屬於傻麅子一類。別看他們平日裡趾高氣揚、非橫跋扈,講三個代表,講科學發展觀,講學習比政治,講馬克思主義的大道理,他們可以口若懸河,人五人六地講三天三宿都不會卡殼。可一旦要他們做人事兒「撒謊」,十有八九,都他爺爺的會綻露馬腳。這大概就是易經所謂的否極泰來吧?

甬溫線重特大事故,以死亡40人,傷192人的悲慘震驚了全世界。但也因鐵道部在第一時間搶先破壞機車,挖坑掩埋的非常舉措,引起了世人瘋狂的遐想。依法,即使一場小小的車禍,都需要保護好現場。鐵道部此舉無疑是在毀屍滅跡;以理,國人從來都是輕生重死。不論死的多艱難、多難看,都會想方設法美化一下遺容。不是有伍員掘墓鞭屍的仇恨,等閒不會再在死人身上踏一腳。鐵道部毀壞機車的同時,自然也會破壞了裡面的遺體,此舉無疑有天理不容之嫌疑。石三生在前文中說了,鐵道部其實就是在掩埋真相。可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從目前媒體透露的消息看,鐵道部毀埋機車的行徑非常了不起。幾乎已經可以將事故的原因完全歸咎於黑匣子,朝著他們願意的任何方向上發展。黑匣子說是老天爺搞破壞就是老天爺搞破壞;黑匣子說事故是人為他就是人為。以中國之大,相信還沒有人能被允許貼身肉搏、戰勝了黑匣子。然中國的事物往往是會顧此失彼,兩全其美的願望常常就在不虞之隙中灰飛煙滅。事故的成因可控之後,死亡的真相卻在官家們得意忘形中顯山露水。

大家都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只要公開脫軌車廂裡的人數,除掉還在人間的,餘者肯定都在去往了黃泉的路上。鐵道部再蠢,也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至今不敢公開。儘管有了溫總理貌似雷霆震怒的保證,久經新中國災難考驗的人們已經想當然地不可能再從官家嘴裡得知真相。胡、溫二位大人聯袂亮相的後果,當然就決定了甬溫723事故,必然也會同王家嶺礦難一樣:在創造了世界史上又一個災後奇蹟的同時,遇難者的家屬們,會毫無例外地、滿懷羞愧地懇請黨和政府為死難者隱姓埋名。世人都知道,死人是最不在乎什麼名啊利啊啥的了。

既然大家都明白,鐵道部自然也是門清,官家們幾乎都心照不宣。這死傷的數量是否就成了不解之謎了?當然不會!石三生大師我不光是會在錢雲會案中顯擺一招精妙的小學數學本領;這次,還要再故伎重施,運用在《西南大旱五十年不遇是個大謊言》、《農業部大豐收造假》等文中,用官家的後一個謊言推翻前一個謊言的方法,證明鐵道部目前公開的死傷人數遠遠小於實際。

7月28日,陝西手機報一則《鐵道部稱甬溫線運輸秩序已基本恢復》的消息說:「記者從鐵道部獲悉,甬溫線自7月25日恢復通車後,兩天來共開行動車組列車135列,運送旅客156253人,平均上座率117.6%,運輸秩序已基本恢復。7月25日當天開行動車70列,停運12列,變更運行區段9列,發送旅客67322人,上座率98.1%。7月26日共開行動車65列,停運17列,變更運行區段11列,發送旅客88931人,上座率138.4%。7月27日,甬溫線計劃開行動車82列,變更運行區段1列,無停運列車,運輸秩序已基本恢復。」

通過這條新聞,我們可以確信:既然如此重大的事故後,甬溫線還能保證至少98%的上座率。發生事故當日的和諧號上,上座率絕對不會比98%更低。但當時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告訴我們,發生事故時:「D301共載有558人,D3115次隸屬上海客運段,共載列車旅客1072人。」D301的上座率僅僅只有50%。為何前後兩輛動車的上座率會差別如此之大?通過鐵道部至今百般搪塞不敢公開乘客名單等行徑,自然可以看出,這個558人的數字妄圖掩蓋的,必然是事故中死傷的確切人數。有人或許會說:為何D3115次上座率看起來很正常,偏偏要掩蓋D301次呢?如果不出所料,當然是因為兩輛車分屬不同的鐵路局。在事故發生後,如果隱瞞D3115次列車人數,難保不會遭到上海局被旋即免職的大官人出於私憤洩露國家秘密;而由北京始發的D301次動車,就完全可以在鐵道部的掌控之中。很有可能:558就是北京始發站賣出的票數。如今時代,不知道天上飛機機長是否會掌握乘客數量?這地上跑的,三輪車伕拉一個是一個的錢,絕對不會糊塗;那跑線路的汽車,更是常常為了朵拉一個人,在市內兜圈子。以動車價值近億的車頭,龐大的資訊採集能力,其中,會不會有關於乘客方面的資訊?在看到鐵道部下令毀埋機車後的第一感覺,當然他們是想掩蓋一些僅僅憑凡人肉眼就可以看穿的真相。比如:D301次駕駛員醉駕了?比如:駕駛室中有行車記錄等書面材料?還比如:機車的電腦顯示屏上最後的信息?如果僅僅只有黑匣子一種資訊備份方式,相信鐵道部是絕對不至於如此喪心病狂的。

嗚呼,真是大不敬呀,居然又懷疑到了駕駛員的頭上,希望不會再惹得大明星姚晨阿姨大發雷霆。姚阿姨不惜以自己父親的人格為司機做擔保的勇氣非常可嘉。但逢當今和諧盛世,人人都是正人君子時代,個人的品德,實在算不了什麼。石三生在1056次列車上,就親自經歷了列車像個醉鬼一樣的前進方式,加速和剎車,總是會引起旅客們的謾罵和嘲笑。有人說司機是個初兒;有人說司機是個女人,經期還堅持駕駛;更有人說,這他馬的司機是不是喝醉了?顧曉軍先生評論姚阿姨說,她說的司機沒有臨陣脫逃沒道理,因為那會被格殺勿論。我覺得老顧更不著調,且不說那機車上根本不可能有一摁電鈕就能像飛機一樣逃生的椅子。就算有,估計司機也逃不掉。只是按旅客所說的當時108公里的時速,司機發現前方有障礙物之後,打開車門跳車活命的幾率不會比0%還大!剎車,只是一個司機本能的反應。會開車的人,發現前方有險情之後,即使只有50公里的時速,不選擇剎車而選棄車的人也世所罕見!

723特大事故到底死傷多少?我也不知道。但憑現在就爆出有遇難者不在鐵道部的事故名單之列,以及災後恢復通車就達到了駭人的98%的高上座率。可以肯定:遇難人數絕對要比鐵道部的40人多!

但是,好像也只能這麼多了。再多幾個,也無非是那些在搶救中不幸逝世的人們。艾未未成了個一問三不知的傻子以後,估計也不會再有人會對失蹤人口感興趣了。可以預見:如果中宣部不混帳、不封殺,八月份也許以後數月間,全國各地會突然冒出許多尋人啟事。

文章來源:《一五一十部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