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中共一貫是「順我者昌 逆我者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訊】在共產黨成立的時候,它對任何反對它革命的、阻礙它革命的,它都要消滅,而且暴力消滅它。到延安以後,慢慢發展起來更厲害了,算毛澤東統治時期達到最高峰,尤其是文革。那個時候是沒有別的東西控制,就是赤裸裸的暴力,集中把毛變成神的一種精神力量。當時幫助共產黨推動「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方法。結果「逆」的人越來越多,包括國民黨、後來又變成民主人士、後來又變成一般知識分子、後來又變成黨內的右派,種種。到最後黨內高級幹部都是「逆我者亡」了,包括鄧小平、包括劉少奇。所以共產黨第一個階段就垮掉了。

等到鄧小平上來以後,照說應該好一點。開始時候好像是要容忍一點、開放一點,可是慢慢地一黨專政性質不會改變,所以越來越覺得跟它衝突的東西太多,都是要亡它的黨的,所以就要嚴格加以打擊。共產黨做的錯誤行動,拆民房之類的,只要你一抗議,你就變成「逆我者」。所以這個「逆我者」的範圍就越來越大,不但是在漢族本身,就是在少數民眾中間,也是越來越多。比如說西藏、新疆,再加上內蒙古,都出了問題了。尤其是新疆最近又鬧很大的事情,抗議共產黨警察局亂抓人,佔領警察局。這個事引起衝突,共產黨軍警開槍,殺了很多人。而且維吾爾族人也起來反抗,不過按照在德國的維吾爾族人的宣稱,完全是他們被壓迫所促使的,並不是暴力行動也不是恐怖分子。

維穩,就是維持穩定。這是共產黨花了很多錢、很多人力、投資很多人力,要做的事情。可是它現在也自己檢討發生了方向性的錯誤,把一切社會矛盾、對不公平的抗議種種,都看成反黨,也就是「逆我者亡」。所以在這個方向之下,就是採取不妥當的鎮壓。老百姓到處去抗爭,而且武力抗爭,有些地方鬧的事情就很大。比如說廣東增城四川人跟本地人的衝突,也是共產黨在後面搞起來了;又加上潮州,也是四川人被本地人欺負、被老闆欺負,並且把手腳筋都掐斷了,所以引起大抗議、大衝突、大流血。

像這種星星之火,隨時都有可能燎原的。個別的例子來講,比如說艾未未事件,尤其是很明顯的例子。艾未未是一個藝術家,雖然批評共產黨,他也不是壞意的;他父親還是擁護共產黨的詩人,雖然也對共產黨越來越失望,晚年已經異化了,但是並沒有要推翻共產黨的意思。艾未未也不是要推翻共產黨,他只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對一切被迫害的人起來說幾句話,藝術家的一種怪癖在那裡,這個如果容忍他,沒有什麼問題。

問題就是最近把他關起來81天,而且沒有任何罪名的。放出來以後,就說他逃稅,說他從2000年就逃稅,所以現在也要罰款,一共達200萬美金之多,實在是很荒唐的。造證據來陷害他,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從這地方看,共產黨繼續用不公平來對待「逆我者」,要「逆我者」亡,這就是艾未未的待遇。這個艾未未的待遇引起的後果,對共產黨可以說是十分不利的。所以無論是從個別的例子來看,或者整體的例子來看,這個「逆我者亡」這個政策,也就是朱永康檢討的維穩政策失利、方向性錯誤,共產黨也已經開始認識了。但是它沒辦法逃脫這個圈套,最後還是要一步一步地在「逆我者亡」上做工作。

當然有「順我者昌」的,也有很多人是因為與共產黨沆瀣一氣,或者只是他們家裡的親戚、朋友、種種故舊,跟著發財的、跟著賺錢的,在腐敗集團中洋洋得意的,也一大批人。有些人被收買的,可能上千萬的人是願意跟它走的。可是反抗的人是越來越多,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點。這兩邊最後是不成比例的,沉默大眾只是在等待時機。但是沉默大眾是在被壓迫、反抗的人這一面,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共產黨不公平繼續保持下去,而且毫不在乎,認為自己大權在握、錢很多,不能用權力鎮壓的,我就用錢來收買,以為這兩個方式可以維持它黨的特權永遠持續下去,我想那它就是大錯特錯了。

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逆我者亡」的政策是越來越讓它的生存發生威脅;而「順我者昌」的那些人並不能真正讓它的黨興旺、復興起來,只有把它的黨越拉越垮。所以這樣的「順我者昌」的人越多的話,也就是腐敗貪污、沒有原則的人佔了社會的上風,社會上一點正義感都沒有、一點道德意識也沒有,這樣的社會是維持不下去的,到最後一定變成毫無秩序。

所以我想「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共產黨的特色,可是在這個情況之下,它的前景是很值得擔心的。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視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